《[红楼]小爷我是个粗人》duoduo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5-24 17:09:3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第五章
      贾玩睁开眼睛,发现这次倒没被五花大绑,只是有一只手,从背后揽着他的腰。
      
      那人贴的他极近,头更是埋在他的后颈处,呼出的热气让他脊柱一阵阵发麻。
      
      贾玩拨开那只胳膊,坐起身来,他一动,躺在他身后的少年便被惊醒,猛地睁开眼睛,眼神瞬间由迷茫变得锐利。
      
      “你……”
      
      贾玩话未说完,便被少年捂住嘴按倒在地上,在他耳边低声道:“不要说话。”
      
      少年的声音,已经不能用沙哑两个字来形容,仿佛他的嗓子,被人用砂纸磨过,用小刀割过,仿佛他说的每一个字,都要拼劲全身的力气,遭受千刀万剐之苦,才能从嗓子里挤出来一般。
      
      便是如此,出口的也只是低哑近无的“沙沙”声,若不仔细聆听,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贾玩推开他的手坐起来,将声音压到极低,道:“你被人灌了药?”
      
      这样的嗓子,已经不是自己可劲的糟蹋能达到的程度了。
      
      少年“呵呵”笑了起来,声音沙哑刺耳,像是破了的鼓风机,“嘶拉嘶拉”的,语气中却又极尽嘲讽。
      
      这人,真是让人完全同情不起来。
      
      贾玩不再理他,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个狭窄的空间,长宽不足一丈,房顶高不过四尺,以贾玩如今的身高,勉强能站直身子,其余别说是成人,便是换了那少年,也只能低头弯腰或匍匐而行。
      
      四壁和上下都是木质的,不见门窗,只头顶一排龙眼大小的孔洞,透进微弱的光芒。
      
      贾玩将眼睛凑上去看了眼,因为木板厚实,孔洞又小,视野有限的很,只能看见木板外依旧是木板。
      
      几乎全木质的结构,加上地板和墙壁都在不断的晃动,贾玩很容易判断出,他们现在是在某条船上。
      
      所以这少年没能逃出去,而是被抓回来并灌了哑药,然后现在那些人要将他们一起,运去某个地方卖掉?
      
      坐船的话,或许是去江南?
      
      舱房的地上,铺着一层稻草,便算是他和那少年的“床铺”,离“床铺”最远的角落里,放着一只木桶,应该是恭桶。
      
      房间的另一端,离他们的“床铺”不远,有一个小小的瓦罐,瓦罐边上两个碗,其中一个碗里放着两个颜色怪异的馍馍。
      
      一看见馍馍,贾玩的五脏六腑像是被叫醒了似得,争先恐后的抗议起来,连手脚都开始发软。
      
      他这是被饿了多久啊?
      
      贾玩在瓦罐边坐下,拿起一个馍馍,试探着咬了一口,一股刺鼻的霉味直冲口鼻,恶心的他差点一口吐出来,幸好他并不是真的八岁孩子,且知道眼下的情形,若不吃点东西,到时候连打架跑路的力气都没有,才强忍了下来。
      
      赶紧从瓦罐里倒了碗水,捏着鼻子,就着水,艰难的将嘴里的东西咽了进去。
      
      少年靠在舱壁上,冷眼看着贾玩一面干呕一面吃东西……小小的一个馍馍,倒用了两碗水才送进肚子。
      
      微微催下眼眸:这小家伙,明明看着比谁都娇生惯养,偏偏性子里,却又找不到任何娇惯的地方,却不知是哪家的孩子。
      
      一个馍馍下肚,贾玩像熬完一场酷刑似得,长长的出了口气。
      
      缓了缓,又倒了半碗水递给少年,道:“你伤了嗓子,别说话,沾了水在地上写就是了。”
      
      他记得少年不让他说话的事,一直将声音放得极低。
      
      少年接过,看着手里的半碗水,似笑非笑的瞥了贾玩一眼,哑声道:“你知不知道这半罐水,我们得用多久?”  
      
      端起碗,小小的喝了一口。
      
      贾玩皱眉,这些人,竟连水都不肯给他们喝么?
      
      没有说话,将剩下的一个馍馍递给少年。
      
      少年一语不发的接过,开始吃了起来。
      
      若说贾玩吃这些东西,宛如一场酷刑,那少年这顿饭,就是真正的酷刑。
      
      他嗓子正伤着,每吸一口气,都像被火燎了一遍一样,喝水就像吞刀子,更别提吃东西了。
      
      贾玩没去旁观他的狼狈,走到一旁开始打拳,因空间狭小,且有人在一旁吃着饭,他打的便是太极,腾挪于方寸之间,动作舒缓,起落轻盈,点尘不惊。
      
      拳未打完,就听少年敲了敲碗,贾玩扭头,少年抬手,示意他替他把碗放回去。
      
      贾玩去接过放好,不满道:“你腿断了啊?自己不会放。”
      
      少年似笑非笑道:“是啊,我腿断了。”
      
      贾玩错愕的回头。
      
      少年掀开身上盖的烂毯子,露出血迹斑斑的双腿,对他勾唇一笑。
      
      贾玩没有说话,返身坐到少年身侧,伸手在他腿上按了下去。
      
      他不是怀疑少年撒谎,以这少年的高傲,当不屑说这种谎话。
      
      果然两条腿都断了,不过断过之后,又被人接了上去,且接骨的大夫医术不错,已经有了愈合的迹象……倒是因为他自己在断腿之后没少活动,以至于骨头又有些错位。
      
      贾玩低下头,两只手在少年的伤腿上一寸寸细按着,低声道:“人贩子都该死。”
      
      少年“吃吃”笑着,看着贾玩在他伤腿上折腾,额头上渗出黄豆大的汗珠,面容有些扭曲,却始终没有一声惨叫或呻1吟。
      
      贾玩“摸”完了骨,将里衣退下来,撕成布条,将他的伤处重新包扎了一遍,又给他盖上毯子。
      
      少年低笑道:“就你这样,还想着杀人呢,前儿也不知道是谁,被两个死人生生吓晕了过去。”
      
      贾玩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回应他先前的那句话。
      
      只是他何曾被吓晕过?
      
      然而再一想,吓晕这个解释,委实比睡着这个“事实”更能让人相信,且更能让他逃过一劫,否则说不定他现在也断了腿,在地上瘫着呢!
      
      道:“你还是少说点话吧!”
      
      嗓子都哑成这样了,废话还多。
      
      少年眼中的悲怆一闪而逝,撇开脸,嗤笑道:“我为什么不说?他们越是不想让我说话,我偏要说。”
      
      贾玩瞥了他一眼道:“好,那你就折腾吧!把自己折腾的越惨越好,让那些害你的人去心疼后悔去吧!”
      
      少年沉默下来,不再说话,那双仿佛永远锐利狠厉的眼睛渐渐黝黯下来,显出几分脆弱和痛苦。
      
      贾玩忽然有些后悔,便是一片好心,他也不该将话说的这么难听。
      
      这少年虽看似成熟狠辣,却到底不过是个十二三岁的孩子,试问换了他自己,被人打断双腿,毒哑了嗓子,关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还能不能笑的出来?
      
      此时此刻,他除了发狠折腾自己,还能做什么?
      
      贾玩不惯安慰人,更知道这少年并不喜欢被人安慰,默然片刻后,又倒了半碗水过来,道:“你刚刚出了汗,再喝点水吧。”
      
      少年一声不吭的接过,手攥的很紧,贾玩甚至已经做好了收拾碎瓷片的准备,然而他显然低估了这个人,他不仅没有连碗带水一起摔出去,反而默默低头喝完了水,将碗又递了回来。
      
      贾玩挨着他坐下,将手伸过去,放在他腿上,道:“你可以在我手上写字。”
      
      被小小的、暖暖软软的身子近距离挨着,少年仿佛被烫着了似得,僵硬了一下,才缓缓抓起腿上那只爪子,开始在上面写字。
      
      贾玩终于知道了眼下的处境。
      
      他们的确是在去扬州的船上,不光他们两个,一起的还有数十个被拐的孩子,因他们两个“不老实”,才被单独关押。
      
      这艘大船原是运盐的,官盐混着私盐一起运,他们这些人,算是空船回航的时候,顺道带的货。
      
      因这些孩子都是拐来的,没有正式的卖身契,没有盖了官印的文书,便是运到外地,也不会卖到正经人家。
      
      长得好的,就送去那些有背景的秦楼楚馆,或有特殊嗜好的达官贵人,做那最见不得人的行当。
      
      剩下的,先给二道贩子挑一遍,挑中了,自然会设法给他们办身契,挑不中的,那就打包卖给“丐帮”。
      
      然后打残了,毒哑了,扔在街上乞讨。
      
      因买的便宜,便是打死了、病死了、饿死了,那些“丐头们”也不必心疼,再掏点银子补充一批就是……
      
      船上除了被拐来的孩子,还有几十号人,这些明官暗私的盐贩子,个个都是亡命之徒,还有押船的武师,个个身手不凡,绝不像先前两个人贩子那般好对付。
      
      贾玩有些为难,他原本想着,押送几个孩子不需多少人,他大可趁人送饭的时间杀出去,可现在的情形,他能不能对付这么些人是一回事,如何保证不连累这少年和其他孩子是另一回事,更麻烦的是,这么大的船,他不会开。
      
      即便他大发神威,将船上的歹徒一扫而空,最后的结果,可能是他带着一船的人,在礁石或岸上,撞的船毁人亡。
      
      看来只能等靠了岸,再想办法。
      
      幽暗狭小的船舱中,两个身影挨在一起,一个默然不语,一个指尖在他手心无声的滑动。
      
      头顶忽然传来脚步声,少年的手指一顿,而后飞速写了三个字:“别说话。”
      
      上面响起刺耳的摩擦声,像是什么沉重的东西被推开,抱怨声也跟着传了下来:“要我说,犯得着在上面压这么个东西吗,那小崽子两条腿都断了,还能飞了不成?妈的,重的要死。”
      
      头顶被掀开一个方形的洞口,强光一下子射进来,刺的贾玩眼睛发疼,只能隐隐看见上面站着一个裸着上身的汉子,身材高大,肌肉壮硕。
      
      五六个黑乎乎的馍馍被扔了进来,滚落在船板上,发出石头落地似得“咚咚”声,汉子道:“小子,省着点儿吃,后面几天爷可没功夫来侍候你。”
      
      见里面没什么动静,不耐烦道:“小子,还活着就吱个声,否则小心大爷我把你那宝贝弟弟拖出去喂鱼!”
      
      少年沉着脸,狠狠一锤船板。
      
      “得!活着就成。”
      
      汉子正要重新盖上“舱门”,忽然发现眼前多了样东西,定睛一看,却是那个小的,双手捧着一个瓦罐站在下面,顿时乐了。
      
      “怎么?还想喝水啊?爷有尿你喝不喝?”
      
      贾玩依旧举着瓦罐,一双眼睛安静的看着他,不说话。
      
      汉子果然作势去解腰带,贾玩眯起眼,换了单手抱瓦罐,捡了个硬度十足的馍馍在手上掂了掂,眼睛在汉子身上上下打量着,想着是冲那张臭嘴去,还是直接废了他的命根子算了。
      
      反正人贩子都该死。
      
      不想那汉子腰带解了一半却被人拦住,道:“算了,不就是一点水吗?给他们就是了。下面又闷又热,若是把人渴死了,挨骂的还不是咱们两个?”
      
      那人蹲下身子,从贾玩手里捞起瓦罐,汉子冷哼一声,骂道:“妈的,真当自己还是爷呢,倒要咱们来侍候!”
      
      那人笑道:“你只想着,咱们侍候的不是他们是银子,就不会这么生气了。
      
      “你看这幅小模样儿,咱们这么些年,何曾碰到过这样的好货色?待脱了手,光是落到咱们头上的那份,也够去扬州最好的楼子快活几日了……不说他,便是那大的,虽性子乖戾,若卖对了人,怕不比这个小的少赚。”
      
      汉子笑道:“那倒也是,只可惜都给毒哑了,少了许多趣处,否则只怕还能再多些。”
      
      都给毒哑了?
      
      贾玩微楞,原来他也被灌过了哑药?他竟一点感觉都没有。
      
      又有些恍然,难怪他一觉睡了这么久,难怪那少年一再不许他说话。
      
      苦中带乐的想,他这算不算另一种的百毒不侵?
      
      一时有些走神,冷不防头顶一个瓦罐扔下来,想也不想便伸手一捞,一转,不仅稳稳接住,连扔下时溅出的水,也被他一滴不漏的兜了回去。
      
      那汉子毫无预兆的丢下瓦罐,原本就存了戏弄的心思,想看看他失落痛苦的模样,见他接住,颇为意外,却也没多想,冷哼了一声,“砰”的一声重重盖上“舱门”,又两人合力将木箱拖过来,压在上面。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Ayee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19号晴天 20瓶;Ayee 10瓶;云吸猫的又一天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