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骑士kiva]Prayer》坑中坑人丁佬 ^第7章^ 最新更新:2019-06-13 19:16:5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袭击x不良 ...

  •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杏躲开攻击,试图通过问话让对方分心。那一瞬间怪物的拳头击中管道,厚重的水泥钢筋如同豆腐一样粉碎,碎片擦过她的脸颊,隐约有些刺痛。粉尘遮挡了她的视线,只能依靠直觉躲过向自己挥来的拳头。
      根据管道损伤的程度,杏可以轻松的判断出一件事情,如果面对面吃下这一击,骨折都是轻的。
      灰烬散去后,杏看清楚了怪人的模样。
      吸血鬼应该不是这个样子吧?
      她的脑子里第一时间闪过这个想法。
      吸血鬼给人的印象应该是蝙蝠,或者传说里的恶魔一样,如果高级一点就能保持个人形,最好还是一张能让人为之倾倒的脸,这样就是最理想的吸血鬼啦。
      面前的家伙却不一样,不要说俊美了,完全就是怪物的外表。
      甚至不是蝙蝠,连常被归类为恶魔眷属都山羊都不是,更像是,嗯…老鼠?
      看看尾巴和尖而突出的鼻子,杏确定了自己的判断,是老鼠。
      果然校园传说信不得。
      倒是一点是真的。
      本该是阴沟中令人害怕的生物,此刻怪物的姿态带着异样的美丽,在夕阳的追逐下,黑暗的部分被染上一层漆色,如同花窗的外形中浮现出人类的面容,她模糊的记忆里挖出了一张脸,是昨天来自南信的挑战者们。
      却不是那个领头羊。
      杏试着挖掘对那张脸的印象,昨天晚上对面这个怪物,应该是那个跟在少年的背后,穿着校服,勉强称得上帅气的男生,她昨天晚上轻而易举的打败了他,现在他找上门,不知道是为了报仇还是为了其他的什么。
      怪物的模样和被粉碎的管道证明了它的实力,杏小心翼翼地和对方拉开距离,然而只要稍微移动,攻击就会立刻追至。对方并没有多么着急地想杀死自己,现在的场面更像是猫捉老鼠。
      明明老鼠应该是对面那家伙。
      昨天晚上被打败,怕是演戏吧。
      演得还很逼真,让人看不出是演技。
      杏有些头疼,她开始回忆自己的书包里有什么东西,书是不可能用了,小刀因为上一次差点被抓进警察局,就在也没有用过。
      如果没记错的话…
      杏屏住呼吸,她的脑内出现了一个很简单的方案,成功的几率难以确定,不过总要试试。
      依靠一条腿做轴心,她旋转了自己的身体,迎面对上怪物向自己挥来的拳头,就在她即将用脸迎接攻击的时候,一个屈腿,拳头从她的头上扫过。她另一只手按下开关,直接对着怪人的心脏部位攻击过去。
      电流在一瞬间释放,成功地为她创造出了一瞬间的空隙,她加大电流,在心底倒数三秒。
      一。
      二。
      三。
      跑!
      不过是一瞬间,她把自己和怪物的距离保持在了十米远,这个距离的话,暂时应该是追不上了。
      感谢近江,当时不管她的想法就往书包里塞了□□,现在派上了用场。怪物不怕阳光,那电击多少有点用处。
      放开步伐奔跑的她没有看到,在她的背后,怪物发出了声音,从带着异样美丽的姿态里,它发出了老旧磁带一般的声音,咯咯咯咯咯的笑声由小渐大。
      欣喜,从二十二年以前遇见某个男人之后,他再没有这么兴奋过了。
      “果然,美丽而强大…”
      嘶哑的声音从怪物的口中发出,诉说着疯狂和生长的恶意。
      他记得那个男人,随意,任性,却从来没有思考过放弃战斗。二十二年前,他差一点死在蓝白色的装甲手下。濒临死亡让他恐惧,却也为了那不屈的眼神而沉迷。
      那之后他就追逐着幻影,寻找着优秀的人类,然后就像是报复一样,杀死他们。
      这次的猎物很有意思,难得让他又想起了那个男人,也坚定了怪物的想法。
      他要杀死这个女孩。
      “就像是珍珠宝石一样。”
      这样的赞美,杏不想听第二次。
      杏不知为何脊背生凉,随后她停下脚步,不应该是出现在日常中的生物,此时就伫立在她的面前,用碾压式的姿态粉碎幻想和传说。
      她刚刚拉开来的距离瞬间失去了意义。
      猫捉老鼠的游戏结束,狩猎者向着猎物露出獠牙。
      “让我如此地想碾碎。”
      她听见这句话的同时,身体被一阵重击推向墙面,前后同时迎来冲击,她的内脏仿佛被拧在了一起,咳出一口血,她想,这下肯定骨折了。
      希望没折太多根。
      杏这么想着,扭头避开拳头,眼前的景色其实已经有些模糊,撞击还造成了耳鸣。
      应该不会死在这里吧。
      她不确定,如果没有猜错身上应该已经淤青了几块地方,被碎石擦过的右侧肩膀正在往外渗血,头脑因为撞击而处于混乱之中,再来一击她大概没有力气躲了。
      视线也模糊了。
      杏能感觉到,死神就在她的身边等待,她一旦松懈下来就会被怪物送给它,成为又一个祭品,如同怪物所言,被碾碎成粉尘。
      然而就在她准备好躲过那一拳的时候,对方从她的面前消失了。
      不对,不是消失。
      是加入战场的新朋友踢开了怪物,这才让死神遗憾地放弃了杏。
      她没敢放松,从发丝间渗出的鲜血,顺着脸颊向下流淌,左眼被一片红色覆盖,还能视物的右眼则努力试图看清楚是什么东西阻止了怪物。
      能看清楚的只有模糊的轮廓。
      …蝙蝠吗?
      阻止了她被死神带走的是穿着铠甲的怪人,眼部的样子不知为何,让她想起了那个自称kivat的奇怪玩具,他们之间应该是陷入了战斗,杏得到了喘息的机会。
      神经放松下来之后,疼痛和伤口带给她的感觉越发明显。
      眼前的景色逐渐被黑色所替代,她的意识已经接近模糊,身体上的,没有哪里不在交唤疼痛的,自从初三后,她很久没有被打的这么惨了吧。
      如果没错的话,近江会生气的。
      啊…
      想再吃一口那个三明治…
      这是她失去意识前,最后想到的东西。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