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骑士kiva]Prayer》坑中坑人丁佬 ^第11章^ 最新更新:2019-06-19 18: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木板x不良 ...

  •   “果然好吃。”
      “为什么你又在这里啊…”
      看着杏露出十分幸福的笑容,静香则有些无力地扶住额头。
      时隔三周,她又见到这个女人了。
      三周前的见面之后,因为不安,野村静香打听了下这个人,结合外貌特征,她向森罗高校的学姐得到了不少关于面前一脸幸福吃着三明治的女性的消息。
      在森罗高校,实里杏也算是个名人,但是在森罗高校之外,她更加有名。
      主要事迹说来也简单,作为不良学生,做的最多的自然是打架,她入学森罗高校的时候,一人单挑了高二和高三的学长学姐,把他们全部打趴下之后,她成为了森罗高校的顶点。
      随后野村静香在高校学生的论坛中找到了更多的消息,比如说她初中的时候已经是个不良了。初三的时候甚至在关西那块大闹一通,将那边有名的家伙全都打败之后,回到关东依然正常的升学了。
      在不良群体里也算是个传奇人物,听说老师都要听她的安排,翘课了也得给她写成出勤。
      想打败她的人自然不少,甚至有从关西坐新干线来特意挑战的,不过据说目前为止她还没有输过,代价是学校后门诊所的医生总是能赚到一笔外快。
      据说她家里父母都不会管她,母亲似乎是钢琴家,父亲是作家,怎么想女儿都应该优雅的搭配,却诞生出了最强不良。
      毫无败绩的实里杏被称为森罗的魔女,如果不出意外,往后三年都会是她,甚至毕业后,这个称呼也只会是实里杏的专属名词。
      
      杏可不知道边上这个小丫头在想什么,她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三明治,顺带等近江给她消息。
      红渡后来也来过一两次,自然没有忘记给她带吃的,配合医院的喂食,她觉得这三周自己都胖了三斤,心情都没有那么暴躁了。
      然后一出院就碰上不要命的臭小子和家里老头子要钱,把这两批人都揍了一顿之后,原本平静不少的心情又暴躁了起来,出院当晚她直接通宵了,现在想睡也睡不着,只能靠食物治愈一下心灵。
      “还是不行。”
      在上完一层清漆后,原本专注地红渡似乎也变得暴躁起来,直接将未完成的小提琴扔进了垃圾桶。
      本人则是一幅很苦恼的模样,烦躁地揉乱了头发。
      “他就这么扔了?”
      杏侧过身询问坐在自己身边的野村静香,静香脸上的表情更加无奈了。
      “唉…”
      她叹的这口气甚至让杏以为这是个几十岁的老婆婆。
      果然养孩子老十年啊。
      静香振作的比杏想的要快,她走到堆了一堆东西的架子前,拿起一个小提琴盒子。
      “小渡,先不要想那个了,这是昨天有个客人送过来的。”
      客人
      她有些兴趣,带着疑问的视线看向倒挂在墙上上的kivatⅢ世,想要从它那里得到答案。
      在kivatⅢ世回答之前,红渡抢答了。
      “说过不要再擅自给我找些工作了吧…”
      原来如此,是工作啊。
      打开的小提琴盒里摆放着一把损坏的小提琴,损坏的程度相当严重:正中间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贯穿,留下一个拳头大的洞口,要修复这样的损伤可不简单。
      红渡刚才还有些抗拒的样子,在看到这把小提琴的瞬间,连拒绝的话都吞进了肚子,开始认真打量起这把小提琴。
      堪比做琴时候的认真表情。
      对感兴趣的东西认真,不感兴趣的拒绝,还真是小孩子一样。
      杏这样想到。
      
      修复需要合适的木材,在这个问题上红渡表露出了非同一般的执着。
      比如差点就把人家的招牌给砍了下来。
      这个人是很认真的想用那个牌做材料的,还好主人家发现的早,不然第二天就是失窃事件了。
      再比如。
      看着红渡像对待情人一样抚摸木桌的动作,还有那双眼睛里流露出满意的光芒,杏有些恍惚。
      不知道为什么,她想起了某个女人,曾经也是用这种眼神抚摸着钢琴的。只是后来那双眼睛里的火焰熄灭了,连灰烬都被清理一空,只剩下漆黑的炉灶,失去了一切的声音。
      
      “你在干什么呢?”
      又被发现了。
      杏有些幸灾乐祸的想到,走上前,打算用暴力手段,或者其他什么手段,帮红渡一把,把这个桌子拿回去。
      当做是食物的报酬,还有一点人情的回礼吧。
      她想起那双如同死去的双眼。
      “这张桌子能卖吗?其他条件也行,谈一下?”
      暴力手段留到最后,面对长得好看的女人,杏其实还是很有耐性的。
      麻生惠想打开握住自己手腕的那只手,却发现对方的力气比自己可能还要大一点,她转过头,想看看是谁拦住了自己。
      然后她发现那是一张熟悉的脸,这几个星期的资料重点提到过的人。
      “实里杏…?”
      喊出对方名字的瞬间,麻生惠反应过来对方没有见过自己,所幸,实里杏这个名字的名气太大,大到她就是认识也不奇怪。
      “你认识我抱歉,虽然我也觉得你眼熟,但是我不记得见过你。”
      另一个幸运的点是杏的记忆力还没有好到能记住三周前听过几句话的人声音如何的程度。
      “进去谈谈?”
      
      红渡觉得自己不应该呆在这里。
      现在的情况是他的左边坐着实里杏,对面坐着静香和麻生惠,心里想的是那张桌板的木材。
      “谁先自我介绍还是直接跳过这步”
      杏最先开口了。
      “不过你也认识红渡和我吧,那问题只剩下边上那个小丫头,是这个小子的妈妈,对吧,静香?”
      “等等!哪有这样介绍的!而且为什么我的饮料是牛奶!”
      “小鬼就老老实实喝牛奶吧,喝咖啡当心长不高。”
      不,要说的话,你和静香是一样高的。
      求生欲让红渡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
      “暂停!问题不是介绍!”
      麻生惠有些头疼地看着两个未成年,还有在坐唯一一个男性,她觉得很糟糕,非常糟糕。
      要从杏那里获得关于Fangire的情报,还有对这个奇怪的红渡到底在做什么的好奇,麻生惠觉得自己是这里唯一一个靠谱的成年人了。
      优秀的大人真是不容易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