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而越疏风是那么好设计的人吗?
      
      显而易见的,他不是。
      
      设计不成,便只能谈判。
      
      凌昔辞本以为秦云廷已经想出了什么对策,却没想到对方说完这一句就没了后话。
      
      “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是谈判这回事的确不是我擅长的。”秦云廷摊手道:“况且对象还是越疏风。”
      
      “术业有专攻,这种费心劳神的事情当然还是交给擅长的人来做,比如三哥。”秦云廷一脸理所当然,“等轮到打架的时候你七哥再上。”
      
      凌昔辞:“……”
      你这也太真实了吧。
      
      不过秦云廷这种做法倒也足够稳妥的,谈判这种事情,若是在明知算计不过对方的情况下硬是要上,很容易便掉进对方的坑里,最终赔了夫人又折兵。
      
      尽管只是跟越疏风短暂的接触了一段时间,甚至连半天都不到,但凌昔辞也能感觉到对方温和表面下隐含着的暗潮。
      
      就只说这次的事情,他在发现自己的身份之后,并没有直接挑明。简单试探过后,便把秦云廷叫了过来,隐晦的表明了他已经知情的事情。
      
      表面的尊重下透出的是事不关己的冷漠。
      
      不过他们本就没有什么感情基础,本就是被一道批命被迫捆绑在一起,越疏风这样的应对态度实在是再正常不过,凌昔辞也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应该。
      
      但从个人角度来说,他真是对这个人非常不喜了。
      
      趁着等人的功夫,秦云廷也跟凌昔辞大概讲了一下大陆上的势力分布。
      
      大体可以用十六个字来概括,北陆雪国,南境六派,西域鬼都,东海妖族。
      
      而在这东西南北之外,在大陆的中心还有一块中立的势力,被称作琅琊书院,先前说过的琅琊殿便是建立在琅琊书院里的。
      
      东西两边都是非人族,又偏安一隅,很少涉足于内陆,也不参与人族之间的势力争夺。
      
      便只剩下南北两边,南边是以清剑阁为首的六大门派,北边则是以皇室为尊的秦家一系,除此之外还有些零零碎碎的世家,错综复杂,如散落在棋盘的棋子一般混合交织在一处。
      
      虽然都是人族,但在没有共同外敌的情况下,内里难免会产生一些小摩擦,虽不至于太严重,但也依旧存在着。
      
      而南人和北人更是处于一种互相瞧不起的状态,一边是认为修者本就逆天而行,不畏天地,何必还要遵从于帝王。另一边则是报效家国情怀天下,反倒不耻于南边只顾自身的做法。
      
      简而言之,还是各自信仰不同。
      
      好在中间还有一个琅琊书院作为缓冲,南北之争才不至于太过激烈。大环境上争不出个高低之分,人们便把注意力投到了青年一代上。
      
      比如十年一次的南北试炼,参与试炼的必须是年龄不过百的新生弟子,这样既可以激励年轻弟子修炼,也避免了高阶修士出手难以控场,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毕竟激励好胜心是一回事,真的将新生代折损了就得不偿失了。
      
      而这样的做法在过去几百年里也的确取得了很好的成效,双方都是有来有往。但自从越疏风二十岁便结成金丹,随后不满三十岁便晋阶到金丹后期后,这差距便被拉大了。
      
      现在的北国是没有能跟越疏风相类比的天才的。
      
      更何况他现在还不满三十岁,而南北试炼只规定了年龄却没有限制修为,若是随后的七十年都让越疏风这么赢下去,北国定然是要吃亏的。
      
      而由此造成的,就是南北境之间近些年来愈发微妙的关系。
      
      凌昔辞道:“那如果我们在这种时期退婚,岂不是会加大双方间隙吗?”
      
      毕竟依着林子洵之前的说法,婚约订下之后他便因着意外失踪,在大众的眼里等于已经是个死人,在世人的眼里,越疏风等于是被亏欠的一方。
      
      “所以才说要让他同意才行,最好是由他来提。”秦云廷道:“不过南境近些年来确实是有点过分了,前些年南境有些世家还阴阳怪气的传些风凉话,偷偷摸摸的安排自己女儿去拜访清剑阁什么的,简直不把我们北国放在眼里。”
      
      秦云廷说到这里哼了一声,“还算姓越的够识相,一个也没见,不然哥哥们非要把他按在地上打。哥一个人打不过他,就不信七个人还打不过。”
      
      凌昔辞鼓了鼓腮帮子,他倒情愿越疏风不那么识相,那样他也不至于找不到退婚的理由。
      
      “群殴这种话都说的出来,你还真是一点都不脸红。”
      
      一道带着笑意的男声远远的从外传进来,凌昔辞闻声看过去,便见一个和秦云廷有六分相似的青年从殿外走了进来。
      
      虽面容相似,气质却大有不同。来人与秦云廷比起来少了几分肆意张扬,周身气势内敛平和,带着能够让人心境平和的气度。
      
      停在殿门口的侍人纷纷行礼,“三殿下。”
      
      “三哥。”秦云廷眼睛一亮,忙上前两步去迎,“来的这么快,我传讯符才刚发出去没多久啊。”
      
      “都下去吧。”
      来人温声屏退一众侍人,这才对他们道:“沧澜境开启的消息传到宫里之后,大哥便令我过来寻你了,路上才又收到你的传讯符的。”
      
      他目光转向秦云廷身后的凌昔辞,凌昔辞见他看过来,短暂犹豫了一下也跟着叫了一声,“三哥。”
      
      “乖。”秦云阗揉了揉他的脑袋,放柔了语气,“不用担心,即便越疏风不想配合,最多也是由我们来提罢了,退是一定能退的。”
      
      凌昔辞抿了抿唇,有些别扭,“不会给你们添麻烦吗?”
      
      “这算什么麻烦。”秦云阗失笑,“就算你是女孩,我们秦家的人也是想嫁就嫁,不想嫁就不嫁。”
      
      “不过若你是女孩,哥哥可能还要劝你再考虑一下,毕竟当下与你年龄相近的年轻一代里也就他能勉强让人看的过眼。但既然你是男孩,又确实不喜欢他,那便罢了。”
      
      “谢谢三哥。”凌昔辞面上乖巧,心下则道,就算他是女孩,他也不会喜欢越疏风这种外表好说话内里却强势的不容拒绝的人的。
      
      与表面上的乖巧不同,凌昔辞其实也是属于性格强势那种的,只是突然失去修为,再加上冷不丁的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他才暂时收敛了锋芒,装作无害的模样。
      
      若是他上辈子的修为还在,他早就把越疏风揍一顿再强逼着对方写退婚书了。
      
      又效率又方便又快捷,哪里还用得着这么麻烦。
      
      ——
      
      与此同时,越疏风二人也在谈论此事。
      
      宋濯问越疏风,“确认了?”
      
      他先前见到凌昔辞时便注意到了对方衣服上的暗纹,以他的记忆力,自然是能够辨认出那暗纹是与秦云廷毫无差别的。越疏风二人走后,他便从林子洵二人那里得知了始终,方才又先后看到秦云廷两兄弟进入浮游天宫便再没出来,对凌昔辞的身份自然也有了一些猜测。
      
      越疏风“嗯”了一声,“十有八/九。”
      
      宋濯先是惊讶,而后又变成复杂,他欲言又止的看了越疏风一会儿,忍不住道:“你怎么还能坐的住?”
      
      “为什么坐不住。”越疏风反问他,语气七分薄凉三分无谓,“跟我有什么关系。”
      
      “那可是你未婚妻。”宋濯提醒他,“就算他是……是男的,你们也是琅琊殿见证过的。”
      
      “呵。”越疏风低声笑了笑,“也许很快就不是了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