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被对方满是疑惑不参杂其余情绪的目光盯着,凌昔辞眉心轻跳了一下,抬起右手抚上眉梢,“实不相瞒……”
      
      也许是语气太过正经,林子洵也收了收表情,肃容等着他的下文。
      
      凌昔辞面瘫着一张脸,慢吞吞的把后半句话吐了出来,“我失忆了,只记得名字。”
      
      林子洵脸上表情有了一瞬间的空白,凌昔辞垂眸不语,表情淡淡的等着对方的反应。
      
      “哎……”好一会儿过去,林子洵才小心翼翼的出声,看着他欲言又止,终于忍不住道:“你还好吧?”
      
      凌昔辞:“?”
      
      林子洵满脸我懂的表情,“没有记忆,应该挺不好受的吧。”
      
      “……”凌昔辞绷着面无表情的一张脸,“还行。”
      
      居然这么轻易就信了,凌昔辞有点意外,各种想法在他脑海里转了几转,尽数被按捺下去。
      
      林子洵居然没跟他动手,他暗道可惜,状似无意道:“你方才问我为什么不姓秦,是为什么?”
      
      “哦,这个啊。”林子洵挠了挠头,指了指他衣服上的暗纹,“我先前听大师兄提过,只有北国皇室才能在衣服上印这种雀翎纹的。”
      
      雀翎纹?
      
      凌昔辞不动声色的低头,认真比对了一下衣服上的暗纹,果不其然是孔雀尾翎的形状。
      
      北国皇室……,与他先前猜的差不多,这壳子的身份的确不简单。
      
      他随口道:“兴许我是随母姓吧。”
      
      林子洵听的很是认真,“也有可能啊。”
      
      这话说完便没了下文,凌昔辞转眼看过去,便见对方正在盯着火堆发呆。
      
      “也不知道小辰飘到哪里去了。”林子洵拿木枝戳了戳火堆,语气中有些担忧,“但愿不要出事才好。”
      
      好歹算是有了些交情,凌昔辞寻思他现在也应该说点什么表示一下,但他还没想好该说什么,便听对方又用十分乐观的语气一脸崇拜着道:“不过小辰那队是由逸阳君带队的,逸阳君那么厉害,小辰肯定不会有事。”
      
      凌昔辞:“……”
      行吧,你开心就好。
      
      夜色渐浓,林子洵在洞口撒了些驱赶野兽的药粉,又布置了个小型的法阵。
      
      凌昔辞也没闲着,他明里摆弄着火堆,实则暗中注意了一下林子洵布阵时用的手法和舒展术法时灵力运转的流动轨迹,确定与自己前世用的没什么区别后,悬着的心也稍稍放下了一些。
      
      既然灵气和运转轨迹都没什么区别,那术法方面应当也不会有什么不同,只要他能够积聚灵力便能够使用。
      
      做完准备,两人约定了守夜的顺序,林子洵便躺下挨着他的兔子睡了。秒睡,凌昔辞晃个神的功夫,他那边的呼吸就已经均匀了。
      
      是真的没戒心啊。
      
      凌昔辞扫了两眼,确认他已经睡熟,才悄无声息的起身,站在洞口的转角处朝外望了望。
      
      外间氤氲着雾气,月光落在地面撒上一层银辉,透出一股薄而凉的味道,静谧的只剩凉风吹过时发出的极轻的呜咽。
      
      凌昔辞忽然有了些置身于虚幻之中的不真实感,但也不过是一瞬罢了,他很快便收敛好情绪,重新坐了回去,准备尝试沟通天地灵气引气入体。
      
      这个过程他做的驾轻就熟,即便是注意力高度集中,也依旧留了一丝分神在外,警惕着与他隔了数尺的人。
      
      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
      
      很快,周围的灵气便受他吸引,不受控制的朝他汇聚,被他吸进体内,引气入体达成。
      
      凌昔辞本想再接再厉直接升个级,却没想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他后续吸收的那些灵气都好似被什么东西吞掉了一般,在进入他体内后便消失无踪,再找不到痕迹了。
      
      这个现象简直闻所未闻,凌昔辞又试了几次,俱是一样的结果。
      
      难道是此方世界跟他过去的有什么不同?他转眼看向一旁睡的昏天黑地的林子洵,内心天人交战。
      
      一方面师门规定不可违,另一方面他又想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只是读一下记忆,不弄死应该没事的吧?
      
      没等他想出个结果,胸前忽的一烫。
      
      凌昔辞抬手按住自己的胸口,那里挂着一块玉珏,即便隔着衣服,他也依旧能够感受到那里散发出的细微的灼热之感。
      
      旁边的林子洵翻了个身,显然睡的正香,丝毫不知自己在睡梦中已经逃过一劫。凌昔辞扫了他一眼,动作飞快勾着脖子上的细绳把那块玉珏掏了出来。
      
      玉珏通体莹白,剔透的表面上没有半点雕琢痕迹,毫无特色,普通至极。
      
      他刚穿过来时便试图用这东西解读过原身的身份,但除了其上精纯的灵气彰显这东西的确不是凡物外,便再无其他表示了。
      
      但现在不同,不知是不是因为他成功引气入体,能够调动灵气的缘故,这块玉珏忽的发起了热,灵光也更加耀眼了些。
      
      凌昔辞微微蹙眉,心下犹豫不定,暂时拿不准这东西的变化是好是坏。
      
      想了想,他还是把玉珏重新塞了回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还是等着吧。
      
      一夜很快过去,林子洵醒的时候万分不好意思,连声道歉自己睡的太熟忘记轮班守夜的事情。
      
      凌昔辞听他一句话翻来覆去说了数遍,还是没忍住告诉了他根本没叫他的事情,“反正我也不是很困,守一夜没什么关系。”
      
      说罢,他便率先出了山洞。林子洵呆了一会儿,连忙扑灭火堆跟着跑了出来,没忘记抱上他那只兔子。
      
      “你还真准备养着它?”凌昔辞回头看了他一眼。
      
      “也不是啊。”林子洵被问的发窘,含糊道:“找个合适的地方再放生吧。”
      
      凌昔辞点了点头,没再多言,迈步朝前走去。经过昨天夜里的套话,他现在已经知道了秘境出口的方位,出去是没什么问题的了。
      
      麻烦在于出去后要怎么应对原身认识的那些人,失忆虽然勉强能用,但也不是人人都会信。如果能避免接触的话,自然是避免接触更好。
      
      那他要怎么做,才能避开一众人的视线从秘境里出去呢?
      
      因着凌昔辞一路外放的神念威压,幸存的妖兽纷纷退避三舍,两人一路直行畅通无阻。林子洵起初还有些奇怪,后来便只当是妖兽受了惊吓不敢出来乱逛。
      
      如此行了大半个时辰,两人也算是走了一部分距离。林子洵大致算了算,得出的结论是按照他们现在的速度,再这么走一天半便能走到出口了。
      
      林子洵叹气,修为没到筑基不能御剑飞行,他现在只恨入秘境前没有多努力一点。
      
      他这边发愁,便没注意走在前面的凌昔辞忽然停了下来,一个不留神差点撞了上去,好在凌昔辞及时往左边错了一步,伸手扶了他一下。
      
      林子洵稳住身体,神情显而易见的有些茫然,“怎么了?”
      
      凌昔辞等他一站稳便收了手,抬眸望向前面的方向,“那边有人来了。”
      
      “啊?”林子洵探头看了看,“谁?”
      
      “不知道。”凌昔辞简单答了,左手抬起,有意无意的在自己心口拂过,眉宇轻蹙。不知是不是错觉,在感应到那边来人的同时,他胸口的那块玉珏有一瞬似乎变得更烫了些。
      
      以防被对方发现,凌昔辞警惕的把外放的神念收回体内,表情也做了细微的调整,虽然没什么大用,但至少聊胜于无吧。
      
      没等太久,远远的天边便出现了两道身影,一高一矮。凌昔辞眯着眼睛瞧那边,试图辨认一下敌友,但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身边的林子洵突然兴奋的叫了出来。
      
      “是小辰,还有逸阳君。”
      
      林子洵一蹦三尺高,努力的朝那边挥动双臂,一边挥还一边喊。凌昔辞默默的朝旁边挪了两步,试图跟他拉开距离。
      
      天边那两个显然也注意到了他们,短暂的停留一瞬之后,矮的那个便驱动着飞剑朝他们这边过来,高的那个则是绕到了一边,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矮的那个很快便落了下来,是一个和林子洵一般装束的面容相近的少年,冷着一张脸,下来就对着林子洵劈头盖脸一顿训,内容从不认真修炼到不紧跟大部队一一列举。
      
      林子洵被他训的耷拉着脑袋,模样可怜兮兮,揪着对方的衣袖摇了摇,“小辰,我知道错了,对不起。”
      
      少年哼了一声,脸别向一边,却没把衣袖从他手里抽出来。他目光顺势落在一边的凌昔辞身上,微微一愣,“这位道友是?”
      
      “他叫凌昔辞。”林子洵跟他们互相介绍,“这是我弟弟,林子辰。”
      
      “弟弟?”
      
      “姓凌?”
      
      凌昔辞和林子辰同时开口,又同时意外的看了对方一眼,旋即在目光交接时默契的错开。
      
      “对啊,小辰是我弟弟。”林子洵继续道:“阿凌说他应该是随母姓吧。”
      
      什么叫应该?林子辰还想再问,便听林子洵探头朝他身后看,“逸阳君在那边做什么,怎么没过来?”
      
      “哦。”林子辰解答,“先前离这边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越师兄说感应到有一股陌生的威压,不确定是哪位前辈还是妖兽,要去确认一下。”
      
      林子洵恍然大悟的点头,压低声音悄悄问,“逸阳君是不是在找长公主前辈啊?”
      
      林子辰“嗯”了一声,目光似乎不经意的在凌昔辞身上略过,“我跟大师兄说要来找你的时候逸阳君也在,他说反正他也要找人,就带着我一起了。”
      
      “那还真是挺巧的。”林子洵挠了挠头,“也不知道那位前辈是不是在这里。”
      
      他转眼看到一边的凌昔辞若有所思,眉间隐隐有疑惑,想起对方失忆的事情,便主动同他解释了一番。
      
      原来在北国上一代曾经有一位长公主,自己修为高深不说,驸马也是一样厉害,而他们的孩子更是了不得,人还在长公主的肚子里,便天降祥瑞。琅琊殿一遭后更是算出了这胎儿和现任清剑阁传人的天赐姻缘。
      
      已知二人有天赐姻缘,现任清剑阁传人性别为男,求长公主腹中胎儿性别为何。
      
      已经生了七个儿子都没有生出一个女儿的上任北国皇帝龙颜大悦,御笔一挥,这两人的婚事便昭告天下,彻底订了下来。
      
      凌昔辞的表情有点微妙,一半是对这从头到尾透露出不靠谱的婚约,一半是对上任北国皇帝居然生了七个儿子这一事实的惊讶。
      
      也太能生了,说是修仙界一代劳模都不为过了。
      
      偏偏这故事还没说完,若到此为止,倒也难说不会成就一段佳话,可后来出了意外。长公主和驸马在沧澜境探险时神秘失踪,而那尚未出生的孩子自然也就没了音信。
      
      最奇怪的是,沧澜境自那之后就完全封闭,再也没有开启过了。不少人私下都猜测长公主和驸马可能是陨落了,但却没有人敢在明面上提起,毕竟婚约的两边都是大人物。
      
      大人物没表态,便代表这桩婚事还没完。
      
      凌昔辞听到这里终于回过味来,“所以你们口中那位逸阳君就是……”
      
      林子洵竖起食指放在唇边“嘘”了一声,说道:“这事还没个谱呢,没完全定下来之前,我们还是不要乱说的好。”
      
      凌昔辞无所谓的点了点头,又看了看周围,在发现那位原先悬停在不远处半空中的人影消失时略略皱了皱眉,但很快便舒缓下来,状似无意道:“既然你找到认识的人了,我们便分开走吧。”
      
      林子洵有些惊讶,“你不跟我们一起走吗?北国这次秘境也来人了的,你可以跟我们一起去见他们。”
      
      凌昔辞心道他就是不想跟对方碰面,便拒绝道:“不用了,我不喜欢人多,想自己走。”
      
      “不行啊。”林子洵依旧不同意,嘴上嘟囔着,“你这样不安全啊,而且你修为也不高,还失忆了,万一出什么事……”
      
      “失忆?”在一旁默不作声的林子辰忽然插话,目光如电般射向凌昔辞,隐含审视,“真的是失忆?”
      
      “嗯。”
      凌昔辞答的无比坦荡从容,他昨天不能调动灵气时便有信心放倒林子洵,现在引气入体成功能调动灵气了,再多一个林子辰也不是不可以。
      
      只要动作够快,赶在那位逸阳君发现之前。
      
      他正这样想着,便听一道因为满含笑意而透露出些许戏谑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失忆了?那更不能让你一个人走了。”
      
      此人是何时到他后面的,他居然一点也没察觉到。凌昔辞抿紧了唇,绷住面无表情的一张脸转了回去。
      
      白衣外罩青纱,墨发束着玉冠。青年隔着数尺的距离瞧着他,唇角牵出弧度,像只蓄谋已久的狐狸,“小孔雀,你还没成年吧。”
      
      孔·凌昔辞·雀:“……”
      
      神特么孔雀,呸,你个狐狸精。
      
      两人目光相接的瞬间,凌昔辞脑中忽的又响起一道机械的电子音。
      
      【触发剧情关键人物,系统绑定,开始激活,加载中……】
      
      

  •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基友的连载古耽,感兴趣的可以去搜一哈。
    《我抢了万人迷剧本之后[穿书]》——by飘说
    师徒年下
    黑了个化病了个娇的精致开屏小公主攻×看所有人都是智障的乖张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