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林若轩心中暗暗感叹,脸上却维持着淡定的表情,大大方方地走了进去。
      
      林府人不多,只有一个老管家,还有几个婢女仆役,林若轩在系统指引下,一路进了书房,陈嶙也跟着进来了。
      
      林若轩在太师椅上坐了下来,接过婢女送来的莲子银耳羹,慢悠悠地喝了一口,模仿着电影里奸宦的派头,淡淡道:“还有什么事吗?”
      
      陈嶙抱拳道:“督主,关于周思逊一案,钟怀秀上折子弹劾您了,折子被我们司礼监的人拦了下来。”
      
      周思逊?
      
      钟怀秀?
      
      林若轩忍不住蹙起了眉头,周思逊估计就是方才那群人说的什么“周大人”,他对这名字没什么印象,多半是个小炮灰。
      
      至于钟怀秀,林若轩倒是印象深刻,在《紫禁秘史》原著里,这位钟大人可是状元出身,不仅才华横溢,而且清高固执,将来还会成为季如雪的得力谋臣,未来的内阁首辅,千万不能得罪。
      
      见林若轩沉吟不语,陈嶙压低了声音,手指在脖颈上轻轻比划了一下:“那个钟怀秀,要不要……?”
      
      “要不要什么?咳咳!”林若轩忽然反应过来,差点被银耳羹呛着。
      
      陈嶙是在问自己,要不要做掉钟怀秀!
      
      这短短一天之内,一会儿要自己杀小孩,一会儿要自己杀忠臣,能不能放过他,大家过点儿正常日子?比如吃吃饭,加加班,打打牌?
      
      再说了,那钟怀秀现在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翰林,但将来可是大渊朝的内阁首辅,自己惹得起吗?
      
      “督主?”陈嶙疑惑道。
      
      林若轩定了定神,故作深沉道:“此事不必着急,留着那个钟怀秀,他还有些用处。”
      
      陈嶙沉吟片刻,恍然大悟一般点了点头:“原来如此,属下明白了。督主运筹帷幄,思虑深远,属下佩服。”
      
      “你明白就好。”林若轩神色淡淡的,心中却忍不住暗暗吐槽,你明白什么了?我就那么随口一说,我自己都不明白。
      
      陈嶙又道:“督主,东厂那边仿制的罪证,属下已经看过了,与周思逊的笔迹一模一样,天衣无缝。”
      
      “什么仿制的罪证?”林若轩眨了眨眼睛。
      
      “就是周思逊毁谤朝廷的书信啊。”
      
      “哦,呵呵。”林若轩汗颜,感情就是栽赃嫁祸的假证据,还说得这么光明正大!
      
      陈嶙道:“罪证已经齐全,只是那周思逊虽然受了刑,但还是不肯招供。如今看来,只能用他的老婆孩子,逼他在认罪书上按手印,督主批阅之后,便可以提交大理寺结案了。”
      
      黑,真他妈黑。
      
      “……”林若轩无话可说,只能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这事儿先放一下,先不要动他的老婆孩子,免得他狗急跳墙,过两天我亲自去东厂看看。行了,我有些乏了,你先退下吧。”
      
      “是,属下告退。”陈嶙端端正正地行了个礼,退下了。
      
      林若轩目送着他远去的挺直背影,忍不住心中感叹,这么一个清秀小哥,不仅思路清晰,而且执行力一流,居然做了东厂太监,三观歪成这样,真是可惜。
      
      都怪万恶的封建社会。
      
      送走了陈嶙,林若轩又沉吟起来,最多再拖几天,自己就得去东厂上班了,可这提审犯人,批阅文书什么的……哎,有点儿不好办啊。
      
      所谓提审犯人,多半就是用酷刑折磨忠良,这种事情自己肯定不会做的,到时候只能尽力帮帮那个倒霉蛋周思逊。
      
      至于批阅文书,就更不好办了。林若轩觉得脑袋有点疼,自己连繁体字都不会写,笔迹和“林若轩”肯定也完全不同,批阅文书这种事情,那不是立马露馅儿吗?
      
      要不然,就像当年期末考一样,临时抱佛脚,学一学“林若轩”的笔迹?无论如何,至少得把“准”字学会吧!
      
      想到临时抱佛脚,林若轩稍微镇定下来,他可是期末考试十几门的临床医学出身,临时抱佛脚,那不是自己最擅长的吗?只要找到“林若轩”的笔迹,仿几个字还不容易?
      
      这么想着,他登时精神一振,立刻开始翻箱倒柜,试图寻找有“林若轩”笔迹的纸张。
      
      找了老半天,书房和卧房都翻遍了,一片纸也没找着,林若轩失望极了: “难道这家伙在家的时候,从来不加班?啧,看来也是个懒虫。”
      
      就在他灰心丧气的时候,却忽然有了新发现——枕头下面的床板处,有个小小的暗格。
      
      暗格?
      
      林若浑身的疲倦一扫而光,整个人都振奋起来,奸宦卧房里的暗格,不是奇珍异宝,就是武林秘籍!
      
      他深深吸了口气,小心翼翼地打开暗格,往里面望去。
      
      暗格不大,里面没有奇珍异宝,也没有武林秘籍,只有一个小小的铜盒,铜盒下面压着厚厚一叠银票。
      
      林若轩眨了眨眼睛,把铜盒和银票都拿了出来,好家伙,银票全是大面额的,有五千两的,有一万两的,至少百来张,这不得好几十万两?果然是大大的奸宦。
      
      而且,这叠银票是放在铜盒外面的,这说明什么?说明铜盒里的东西,更值钱啊!
      
      啧啧,不会真的是武林秘籍吧?
      
      林若轩压抑住兴奋的心情,捧起那个沉甸甸的铜盒,却发现打不开。
      
      难道有什么机关?他一边暗暗嘀咕,一边仔细检查着铜盒,铜盒盖子上有数百个方方正正的铜片,铜片上有些乱七八糟的线条,看不出是什么图案。
      
      林若轩观察了片刻,发现角落缺了一块铜片,他立刻想到了什么,按住旁边的铜片,轻轻往前一推——动了!
      
      果然,这些乱七八糟的铜片,是一副打乱了的拼图,估计把这些铜片复位之后,铜盒就能打开。这么复杂的工艺,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宝贝?林若轩心里痒痒的,但也并不着急,他小时候就很喜欢玩拼图,打开这个铜盒应该不成问题。
      
      “嗯,这个铜片应该是挨着这个铜片的……”
      
      大半个时辰之后,林若轩终于装好了最后一块铜片,形成了一幅精美的白鹤展翅图,与此同时,只听 “咔嚓”一声轻响,盒盖缓缓打开了。
      
      里面是一叠巴掌大小的宣纸。
      
      “这是什么?”林若轩一边疑惑地嘀咕着,一边把那叠宣纸拿了出来。
      
      最上面的那张宣纸,是一张精美的工笔小像,虽然只是一张侧脸而已,但也看得出来,画中男人极其英挺俊美,眉目含笑,顾盼神飞。
      
      林若轩盯着那张小像,心中有种十分异样的感觉,怎么有点眼熟?
      
      肤色雪白,嘴唇凉薄,眼尾上挑……林若轩拧着眉头,细细端详着手里这张栩栩如生的小像,过了片刻,猛地反应过来。
      
      虽然神色不大像,可这眉眼脸型,分明就是季如雪嘛!等等,不对,季如雪才十四岁,这小像的年龄似乎大了点儿,看起来至少二十来岁了,所以自己才没有一眼认出来。
      
      难道是大号季如雪?感觉怪怪的,谁会画这种东西啊……林若轩蹙眉看着手里的小像,忽然一个激灵,猛地明白过来。
      
      这小像不是季如雪,是萧图南!
      
      原著男主,大渊朝唯一的异姓王,季如雪的亲舅舅,萧图南。原著说过,萧图南和季如雪,长得就像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这小像定然是萧图南。
      
      可是,“林若轩”为什么会藏了一张萧图南的小像?难道他们认识?林若轩一时半会儿想不明白,只得摇了摇头,把小像暂且放到一边,又继续翻看下面的纸张。
      
      小像下面是一叠厚厚的信纸,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字迹清秀阴柔,十分漂亮。
      
      诶,这是“林若轩”写的信?林若轩大喜,终于找到“林若轩”的字迹了,可以抄作业了!
      
      这叠信纸是雪白细腻的上等宣纸,带着隐隐的丹桂暗香,映入眼帘的第一句话——“思君若狂,辗转难忘。”
      
      ???
      
      等等,这是什么?
      
      林若轩眨了眨眼睛,而后缓缓转动眼珠,看了一眼上款——“阿南”,又看了一眼下款——“瓦儿”。
      
      “阿南”自然便是萧图南了,可“瓦儿”是谁?
      
      这叠没有寄出的信纸,既然放在原身“林若轩”卧房里的暗格,那么这“瓦儿”,难道是“林若轩”的小名儿?
      
      林若轩正琢磨着,系统已经开了口:【嘟嘟嘟,亲猜对了呢,林若轩原名林瓦儿。】
      
      “既然林若轩便是瓦儿,那这些信……”林若轩说不下去了。
      
      阿南,瓦儿,思君若狂,辗转难忘?这玩意儿,好像是……情书?原著“林若轩”,或者说“林瓦儿”,给萧图南写情书?
      
      一个变态太监给宁远王写情书?
      
      这他妈什么猎奇情节?
      
      林若轩按捺住心中极其荒谬的感觉,继续往下翻看,这厚厚的一叠信纸,居然全都是情书,内容极尽哀怨缠绵,基本上都是对萧图南的爱慕眷念,以及对萧图南冷酷无情的指责控诉,可以说是非常怨妇了。
      
      林若轩看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怎么回事?变态太监喜欢萧图南?他们是怎么认识的?是暗恋还是两情相悦?不会有什么重口味的隐藏剧情吧?
      
      不不不,他拒绝!
      
      林若轩越看越心慌,赶紧在心里大呼:“系统,系统!”
      
      【嘟嘟嘟,亲有什么问题吗?】
      
      “系统,那个林若轩,不对,那个林瓦儿,他是不是暗恋萧图南?还是说他们两个有一腿?原著没有这情节啊!我不搞基的,先说好了啊!”
      
      【亲,林瓦儿只是个小炮灰,原著把他的过往略去了,我也不清楚呢。】
      
      林若轩怒了:“大哥,我这两眼一抹黑,怎么执行任务?不行,你必须得告诉我,林瓦儿和萧图南到底是什么关系?还有,我之前就想问了,为什么这个身体是个假太监?”
      
      【嘟嘟嘟,原著没有写,系统也无法解答呢。】
      
      “……要你何用,还不如淘宝客服!”
      
      恼火地退出系统之后,林若轩冷静了一会儿,又仔仔细细将整件事情捋了一遍。这么看来,不管林瓦儿和萧图南是什么关系,总之林瓦儿是喜欢萧图南的,对了,他之前想要猥亵季如雪,是不是因为季如雪和萧图南长得像?
      
      啧,真是有够变态的,还有点可悲。
      
      还有,林瓦儿为什么是个假太监?
      
      林若轩苦苦思索了许久,只觉得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片茫茫迷雾之中,怎么也想不明白,简直只想仰天长啸,作者大大,就算是龙套炮灰,你好歹也把前因后果写清楚啊,不要随便略过好吗?!
      
      唉,算了算了,不想了,林瓦儿的过去并不重要,如今要紧的只有两件事,第一,好好教育季如雪,第二,寻找四种药材,炼制“四方回春丸”,给萧图南疗伤,这才是自己的主要任务!
      
      假太监的事情,自己当心一点,不要被别人发现就行了;至于这一叠娘们唧唧的“情书”,还有林瓦儿和萧图南之间不可告人的关系,自己就当没这回事好了,等以后遇到萧图南,再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林若轩打定了主意,便拿起那叠情书,凑近了烛火。
      
      销毁了比较保险。
      
      火舌刚刚舔上纸角,他忽然想起了什么,猛地把手缩了回来,慌慌张张地拍熄了火星——差点忘了,自己还得模仿笔迹呢!
      
      还好还好,只烧掉了小小一个角,恰好把上款“阿南”两个字,给烧掉了。
      
      林若轩小心翼翼地吹了吹信纸边缘的灰烬,把这叠“情书”放回铜盒,又把铜盒放回床板暗格里,最后用被褥和枕头仔细盖住了,这才松了口气,毕竟这种坑爹玩意儿,自己私下照着练练字就行了,绝不能让别人发现。
      
      做完了这一切,他直接往床上一瘫,连手指头都不想动弹了,这漫长的一天,简直比通宵夜班还累。
      
      东厂那边的事情,等自己练好了字,再去处理吧,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教导季如雪……对了,跟林瓦儿相比,他今天的态度,是不是变化太大了?季如雪该不会发现他是个冒牌货吧?唔,就像系统说的,得想个理由,解释这一切。
      
      还有皇帝那边,皇帝既然派林瓦儿来折磨季如雪,如果自己对季如雪的态度变好了,皇帝会怎么想?不过原著也写了,皇帝沉迷求仙礼佛,把季如雪丢给林瓦儿后就不闻不问,估计也不会注意冷宫这边吧,不过还是要稍微低调一些……
      
      林若轩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
      
      ……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是满眼阳光。
      
      “糟了,怎么就中午了!”
      
      林若轩赶紧爬起来,随便用了点午膳,然后拿了入宫腰牌,便往紫禁城赶去,冷宫里那位未来大反派,可不能怠慢了。
      
      他匆匆忙忙赶到冷宫,院子里冷冷清清的,只有两个小太监百无聊赖地打扫着荒草丛生的地面,两人看见林若轩,都吓了一跳,赶紧跪下:“督主!”
      
      林若轩摆了摆手,没让他们通报,自己一路进了季如雪的卧房,而后微微一愣。
      
      床上空空荡荡的,根本没人。
      
      人呢?季如雪昨天刚刚接了骨,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才第二天呢,不可能下床啊?
      
      张有德匆匆赶了过来,一张老脸堆满了谄媚的笑容:“督主,您来了。”
      
      林若轩意识到了什么,厉声道:“四殿下呢?你们把他弄哪儿去了?”
      
      张有德愣了愣,而后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督主您放一万个心,老奴已经像往常一样,让四殿下去地窖悔过了。”
      
      林若轩瞪着眼前的老太监,有种心肌梗塞的感觉:“你把四殿下关地窖了?我不是让你好好照顾他吗?!”
      
      张有德迷惑地挠了挠脑门:“这……老奴有些不明白。督主说’好好照顾四殿下’,不就是关地窖的意思吗?一直都是这样的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