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大反派活剥了男主脸皮?”
      
      林若轩死死盯着手机屏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追了整整半年的网络小说《紫禁秘史》,大结局给他看这个?
      
      大反派亲手活剥了男主脸皮,砍了男主四肢,放在地牢的酒缸里,做成了人彘?
      
      林若轩捏着手机,只觉得一口老血噎在喉咙里,怎么也吐不出来。
      
      作为一名苦逼的心胸外科小医生,他昨晚刚刚值了个通宵夜班,早上交了班回到家里,惦记着《紫禁秘史》今天大结局了,甚至来不及补觉,就打开APP追更新,结果呢,作者你他妈给我看这个?
      
      虐主角的小说也不少,可是《紫禁秘史》前面的剧情,明明是篇标准的逆袭爽文啊!
      
      故事发生在架空的大渊朝,昏庸的老皇帝听信谗言,诛了世代忠良的萧家满门,只有最小的一对姐弟逃了出来,那便是男主萧图南,以及萧图南的姐姐萧月容。
      
      萧月容被一户人家偷偷收养,而萧图南却流落江湖,吃尽了苦头。
      
      经过数十年的努力,萧图南终于辅助一名不得宠的皇子做了皇帝,为萧家平了反,自己也做了大渊朝唯一的异姓王——宁远王,为大渊朝镇守边疆。
      
      本来到这个地方,就可以完结了,可是不知道作者发了什么疯,到最后三章,剧情急转直下,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
      
      十三年后,萧图南辅助的皇帝壮年暴死,年轻的新帝召萧图南进京,以谋反罪名,将萧图南下了诏狱。
      
      最后,在暗无天日的诏狱里,萧图南被新帝亲手剥了脸皮,斩断四肢,放在酒坛里,做成了人彘。
      
      广大无辜读者:“……”
      
      神展开也不是这样展开的吧!
      
      其实仔细推敲的话,这一切并不是神展开,因为作者早就埋下了伏笔——萧图南的脸,和新帝季如雪长得一模一样。
      
      为什么萧图南和新帝长得一模一样呢?其实很简单,先帝还是皇子的时候,娶了萧图南的姐姐萧月容为妻。说通俗一点,萧图南的亲姐姐,就是季如雪的亲娘,所谓外甥像舅,季如雪和萧图南的长相,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也就罢了,偏偏萧月容生季如雪的时候,大出血而死,先帝和萧月容伉俪情深,称帝之后,便追封萧月容为端淑皇后,同时恨毒了季如雪这个害死亲娘的小畜生,要不是被人劝着,简直要手撕了这个亲儿子。
      
      于是乎,季如雪从小被扔在冷宫里,没爹没娘地长大,饱受太监宫女欺凌,吃不饱穿不暖,被人虐被人打,不仅身材瘦弱矮小,还是个瘸子,连马也不能骑。
      
      真是凄凄惨惨戚戚。
      
      由于小时候的悲催遭遇,季如雪长成了典型的反社会人格,手段残忍六亲不认,先逼死了三个皇兄,又逼迫先帝退位,最后踩着一堆血淋淋的尸骨,登上了九五之尊的位置。
      
      他生性多疑,不愿意相信任何人,萧图南虽然是他亲舅舅,但身为先帝重臣,又手握重兵,自然被召回京城“述职”。
      
      本来,季如雪没打算杀这个亲舅舅,只是想要软禁他,可萧图南回京的那一天,说巧不巧,季如雪正好微服私访,在京城最有名的醉仙楼上喝酒。
      
      他坐在二楼窗边,看着萧图南带着数百名萧家军,骑着高头大马,踩着笔直的青石大道一路进城,英武潇洒顾盼神飞,沿途百姓们欢呼雀跃,兴奋不已。
      
      “看啊,是宁远王!”
      
      “萧家军真威风!”
      
      “是啊是啊……”
      
      季如雪远远盯着萧图南,盯着那张和自己九分像的脸,捏着酒杯的手指,缓缓收紧了。
      
      同样的一张脸,凭什么萧图南可以征伐四方,万民景仰,而自己贵为九五之尊,却又矮又瘦,还是个瘸子,连马也不能骑?!
      
      然后萧图南就倒霉了。
      
      他虽然武功高强,但长年征战,身上有好几处旧伤,在金銮殿上被数名锦衣卫当场拿下,当晚就被季如雪亲手剥了脸皮,斩去四肢,放在酒坛里,做成了人彘。
      
      黑暗的诏狱中,萧图南哑声道:“为什么?”
      
      季如雪慢吞吞地从怀里摸出一条明黄色绣帕,仔仔细细将染血的手指擦得干干净净,而后轻轻扯了扯唇角:“舅舅,骑马是不是很好玩?可惜,朕是个瘸子。”
      
      【全文完】
      
      林若轩很想抽作者一顿。
      
      他深深吸了口气,算了算了,自己可是一名宽容冷静的外科医生,连最难缠的病人,他都能一一搞定,区区一篇狗血网络小说,不值得自己发飙。
      
      这么想着,林若轩勉强忍住了破口大骂的冲动,拉下去看评论区。
      
      果然不出所料,评论区一片乌烟瘴气。
      
      “作者你妈死了。”
      
      “负分滚粗啊啊啊啊!!!”
      
      “何必呢?作者失心疯了?”
      
      “我有很多小问号???”
      
      林若轩忍着熬了一宿通宵夜班的头疼,翻了一会儿评论区,只觉得头更疼了——全是各种宣泄谩骂,没一个有条有理的。
      
      他无语地揉了揉太阳穴,决定亲自操刀,写一篇理客中长评。
      
      “首先,我尊重作者的创作权,但是这个大结局,恕我不能接受。其一,前面没有丝毫铺垫,季如雪作为一个冷宫长大的皇子……”
      
      林若轩洋洋洒洒地写了好几千字,只觉得手指头都有些发麻了,一颗心跳得越来越快,眼睛也越来越花,渐渐地,耳边什么也听不见了,只有自己巨大而清晰的心跳声:“砰,砰,砰……”
      
      而后,眼前陡然一黑。
      
      在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秒钟,林若轩做了个简单的自我诊断——熬夜过度,猝死了。
      
      呵,二十六岁猝死,还真是现代青年的愉快归宿呢。
      
      ……
      
      【亲,您好……】
      
      “别吵,刚下夜班,困着呢……”林若轩烦躁地翻了个身。
      
      【亲,您好……】
      
      “别吵,让我再睡……”
      
      林若轩话还没说完,整个人猛地一激灵,陡然清醒了——自己不是猝死了吗?
      
      难道没死?被同事救了?
      
      想到这里,林若轩心中不由得一阵欣喜若狂,感谢上天!感谢现代医学!感谢XX大学附属教学医院!
      
      他一边感谢,一边费尽了吃奶的劲儿,终于缓缓睁开眼睛。
      
      然后,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眼前并不是雪白的病房,而是一片虚无的黑暗,自己便悬浮在这片虚无的黑暗之中,仿佛好莱坞科幻电影场景。
      
      林若轩茫然地四下张望:“怎么回事?”
      
      话音刚落,一块顶天立地的巨大屏幕,在黑暗背景中缓缓浮现,仿佛电影院的IMAX巨型屏幕。
      
      林若轩喃喃道:“什么鬼?”
      
      屏幕上出现了一行复杂的声波,与此同时,一个娇滴滴的女声响了起来:【亲,我不是鬼呢。按理说,您已经猝死了,您才是鬼呢。】
      
      自己真的死了?
      
      林若轩愣了好一会儿,才不得不接受“自己死了”这个事实,虽然他父母早逝,除了几个狐朋狗友之外,只有一些不远不近的亲戚,但还是忍不住一阵心酸。
      
      不过,他毕竟是个见惯生死的医生,很快便振作起来:“谢谢你,我明白了。这是什么地方?总不会是阴曹地府吧?”
      
      女声娇滴滴道:【亲,这不是阴曹地府哦,这是《紫禁秘史》世界线维护中枢呢。由于原著大结局烂尾,读者情绪疯狂波动,导致原著世界线崩溃,必须进行系统维护呢。】
      
      林若轩有些疑惑:“系统维护?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主系统监测到,《紫禁秘史》的119896名读者中,您是最理智的哦。】
      
      “所以呢?”林若轩隐约明白了点儿什么。
      
      【所以,主系统想聘请您作为工作人员,执行维护原著世界线的任务。任务报酬是:在现实世界重生。】
      
      重生?还有这种好事儿?
      
      林若轩顿时精神一振:“真的?”
      
      【亲,是真的呢。您要执行的任务也很简单哦,就是拯救本书男主——宁远王萧图南。】
      
      拯救萧图南?
      
      林若轩有些为难:“他旧伤太多,被锦衣卫活捉,又被季如雪剥了脸皮,还做成了人彘,这可怎么救啊?”
      
      【亲,很简单呢。第一、为萧图南治疗旧伤;第二、杀掉季如雪。】
      
      治疗旧伤?杀掉季如雪?
      
      林若轩忍不住蹙起了眉头:“治病疗伤倒是没问题,我是个医生,这是我的本职工作。可是,杀人这种事情……而且,那个季如雪又变态又聪明,就是朵黑莲花,我杀他?他杀我还差不多。”
      
      【亲请放心,系统将为您提供最合适的身份、最合适的地点、最合适的时间,亲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杀掉季如雪。嘟嘟嘟,传送开始,五、四、三、二……】
      
      “喂喂,你不要自说自话啊!我还没答应呢,等等……”
      
      林若轩急了,可话还没说完,一阵无边无际的倦意便涌了上来,整个人陷入了一片粘稠的黑暗之中。
      
      ……
      
      头好疼……
      
      眼皮好沉……
      
      不知过了多久,林若轩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
      
      视野逐渐从模糊到清晰,眼前是一间古色古香的屋子。
      
      “……怎么回事?这是哪儿?”他挣扎着撑起身子,渐渐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不会吧,真的穿越了?
      
      林若轩茫然地扫视着眼前的屋子,这屋子非常精致,但摆设明显有些陈旧了,一缕熏香在空气中袅袅浮动。
      
      他又低头打量自己。
      
      自己坐在一张黑檀木太师椅上,穿着一袭朱红色的刺绣锦袍,十根手指头雪白纤细,显然是个达官贵人。
      
      这是哪个角色?
      
      如今又是哪段剧情?
      
      林若轩努力镇定下来,在屋子里晃悠了一圈,终于找到一面黄铜镜子,壮着胆子照了照。
      
      镜子里的人下巴尖尖,一双琥珀色的猫儿眼,皮肤像最好的汝窑细瓷,一点瑕疵也没有,跟过去的自己倒有八分像,只是气质非常阴柔,还有些变态。
      
      林若轩摸了摸自己光溜溜的下巴,嘀咕道:“这谁啊?怎么这么娘?”
      
      【嘟嘟嘟,恭喜亲成功绑定炮灰配角——东厂督主林若轩。】
      
      “哐啷——”林若轩手一松,铜镜掉在地上。
      
      东厂督主林若轩?!
      
      或许其他读者已经忘记这个小炮灰了,但林若轩绝对不会忘记,因为他们同名同姓!
      
      虽然只是一个出场不到两页的小炮灰,但因为同名同姓,林若轩对这位“林若轩”印象深刻,他还在评论区抱怨过,为什么自己和一个炮灰同名同姓,作者回了一句话——“哈哈哈,是不是很开心鸭?”
      
      开心你大爷!我才没那么变态!
      
      简单地说,原著“林若轩”是个变态太监,喜欢虐待猥亵小男孩。
      
      先帝厌恶季如雪,把他扔在冷宫里不闻不问,任由太监宫女欺辱,季如雪十四岁的时候,先帝又派出自己的亲信——变态太监“林若轩”,让他每天下午去冷宫,好好管教季如雪。
      
      先帝特别暗示,要好好“管教”季如雪,不用在乎他的皇子身份。
      
      “林若轩”自然心领神会,把季如雪虐得死去活来,如果是个普通孩子,估计就这么毁了。
      
      可季如雪是谁啊,是活剥男主脸皮的大反派,是一朵吃人不吐骨头的黑莲花,心理素质跟金刚钻一样,居然硬生生忍了下来。
      
      到了后来,季如雪终于登上了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他登基的第二天,“林若轩”便被押往菜市口,凌迟了三天三夜,痛恨他的老百姓争着捡肉片吃,跟过年似的。
      
      这就是变态太监“林若轩”短暂而不光彩的一生。
      
      自己竟然穿成了这种人?
      
      一个虐童变态?
      
      一个太监?!
      
      林若轩觉得眼前有点发黑,不得不扶住桌角,才勉强稳住了身形,不会的不会的,系统不会这么坑爹的。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做好了心理准备,颤巍巍地伸手往下一摸——
      
      噫?还在?
      
      “呼,不是太监。”林若轩长长吁出一口气,简直要热泪盈眶,但是很快,他又想起了一个问题。
      
      这么说,自己是个假太监?可原著没说“林若轩”是假太监啊?难道有什么隐藏剧情?
      
      林若轩正胡思乱想着,忽然听见一阵轻轻的敲门声。
      
      “砰砰砰!”
      
      不会吧,这么快就要开始走剧情了?好歹给人点准备时间啊,这就像刚刚上课,数学老师微微一笑,说今天随堂测验。
      
      外面的人又轻轻敲了敲门:“砰砰砰!”
      
      林若轩实在没法子,只得整了整衣裳,模仿着电影里那些权宦的架势,沉声道:“进来。”
      
      一个矮矮胖胖的老太监推开门,迈着小碎步走到林若轩面前,满脸褶子几乎笑成了一朵菊花:“督主,老奴已经把四殿下弄醒了,督主要继续管教吗?”
      
      四殿下?
      
      “什么四殿下?”林若轩话刚出口,便忽然明白过来——这老太监嘴里的“四殿下”,自然就是幼年大反派,大渊朝四皇子季如雪啊!
      
      这么说,现在的时间线,是“林若轩”在冷宫里管教季如雪的那段日子?这个时候,季如雪才十四岁……原来系统说的,轻松杀死季如雪的法子,就是“趁他嫩,要他命”?
      
      靠,真够不要脸的。
      
      见这位喜怒无常的东厂督主许久不说话,老太监张有德努力堆起一个谄媚的笑容:“督主,之前那根鞭子打断了,老奴的已经把新的鞭子准备好了,带倒刺儿的,特别带劲儿。”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可爱们,俺又开新文啦,挨个啾咪一口!
    老规矩,每晚八点日更哦~
    PS:每天在最新章节留言,会有小红包哦~因为是系统自动发放,所以不想要红包的小可爱,可以在其他旧章节留言,就不会收到红包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