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兆来临》江风渔火 ^第67章^ 最新更新:2019-11-09 06:15:4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7、第 67 章 ...

  •   武绍存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失态连忙松开手,但仍然不敢放松,顿了片刻脸色有些松动,“如果当年你还在,你应当也会跟我一起回来,他们一直念着你,这么多年我听着已经将你当做自己流落在外的孩子。”
      
      “你也知道,人老了就喜欢热闹,平时他们都有自己的事情忙,在家里的只有小恩和阿迪,你如果在他们也会回来。”
      
      “难为你满足一下老人的心愿。”
      
      陆衍不动声色,觉得他说这些话有令人说不出的奇怪的感觉。好像急着要他留下来一样
      
      他拍了拍老人的手,“老人家这点心愿,陆衍若是不满足岂不显得不近人情!”
      
      武绍存似乎松了一口气,吩咐管家,“去给陆先生安排一间房间。”
      
      “是。”
      
      “陆先生,这边请。”
      
      武西竟起身,“大哥先随管家去歇息,有什么事吩咐管家就好,父亲长年躺在床上,需要一些日常护理,家里虽然有护工,但有些事需要儿子做才算尽心,我就不陪大哥过去了。”
      
      陆衍理解,“你今天也累了一天了,早点休息。”
      
      房间门一关,武西竟变了脸色,阴狠的瞪着床上的武绍存,“你怎么回事?”
      
      刚才还一脸虚相的武绍存,立即抖擞了精神坐起来,他也知道自己刚才那一下拉有些激动了,当即有些心虚,“不是您说的要留他下来。”
      
      “楼下他已经答应小恩了,我正准备暗示你,你就急着留他。”
      
      武绍存吶吶,“不至于吧…他应该会认为是老人家热心吧…”
      
      武西竟深吸一口气,“他已经答应留下来,这次就算了。你记住你是个病人,时刻记住这一点,如果因为不小心被人察觉了,你也就没用了。”
      
      武绍存浑身一凛,连忙从床上翻下来,“你放心,大少爷,绝对不会有下次了。”
      
      武西竟肃整了下衣服,这才从房间离开。
      
      ......
      
      武西竟站在书房窗边看着外面的夜色,脸色笼在烟霭里看不出神色。
      
      “叩叩叩。”门外响起敲门声。
      
      “进来。”武西竟转身走到书桌前。
      
      门被拧开,进来的是管家,他关上门站在门边,“客房已经备下,小姐和二少爷得了消息回来了,现在正跟陆先生在下面说话,大少爷不下去叙一叙旧!”
      
      武西竟嗤了一声,“不必了。”
      
      管家微微笑,“大少爷累了就早点休息,计划很成功,老爷很满意,陆先生能回来大少爷功不可没。”
      
      “老爷让我带句话给大少爷,陆先生现在是贵客也是家人,希望大少爷能好好跟他相处,以后谁不许提离开的事。”
      
      武西竟的脸色骤然紧绷起来,书桌底下的拳头暗暗握紧,“父亲为什么非一甲不可。”
      
      管家敛下笑意,“大少爷跟在老爷身边这么多年,应该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事不该问,老爷承诺给你不管陆先生出现与否都不会变,陆先生的出现对大少爷你也有好处。”
      
      “但是…”
      
      “没有什么但是,安宁孤儿院的计划很成功,老爷很满意,大少爷早点歇息。”管家公式化微微一躬身退了出去。
      
      武西竟脸色阴沉下去,有陆衍在他永远是第二选择,以前是现在也是。
      
      他灭了手中的烟,刚才门开关的一瞬间楼下武文文他们的笑声传进来,那是他很多年都没有听到的欢欣雀跃的笑声。
      
      一甲......就这么好......比他照顾了他们二十来年还要好…
      
      鬼使神差,武西竟起身出门,他缓缓走到楼梯口阴暗处,这个角度恰好可以看到客厅全景。
      
      客厅里,武文文、武迪围在陆衍身边欢欣雀跃,脸上的笑容是他这么多年都没有看到的灿烂,武西竟脸色愈发的阴沉。
      
      客厅里,武文文挽着陆衍的胳膊,激动的眼冒泪花,“陆先生,你真的是大哥,你真的是大哥,陆先生竟然是大哥。我的天哪,我一下子都无法消化这个事实。”
      
      武文文对着陆衍看了又看,激动神色溢于言表,“你真的是大哥吗?”
      
      “那还能有假,看你说傻话了。”武迪也高兴,只是不好意思像武文文表现的那么明显,他指着陆衍手背上一道浅浅的肉色痕迹,“你还记不记得这道疤,小时候你爬墙掉下来,大哥接你被旁边的竹片刮得。”
      
      “是的,是的。”武文文抓住陆衍的手,“你是大哥没错了。”
      
      “你说我们多么可笑,这么多次见过大哥竟然都不知道他是大哥。”
      
      武迪也有些感慨,陆衍是天武集团的股东,在有些场合是有见过他,但他跟小时候完全不一样了,他从来没有将他跟大哥联系在一起。
      
      “大哥,你回来就不走了吧。”
      
      陆衍淡笑着点点头,“我已经答应武老爷暂时留下来。”
      
      “太好了。”武文文举起双臂欢呼,然后扑到陆衍身上就像小时候一样。
      
      陆衍没防备被她撞得歪了下身子,随即坐正将她扶好,在她的背上轻轻拍了拍,“小心点。”
      
      低沉磁性的嗓音一下子钻进了武文文的心里,这句话明明大哥小时候常说,但如今听来令她格外的动心。
      
      她从来就知道陆衍,只是那时候她心里记挂着大哥,即便觉得陆衍凸显于众人也只是欣赏,但如今知道他是大哥,那份欣赏瞬间就变成了心动。
      
      武文文的耳廓染上几分粉红,说话也不自觉拘谨起来,“让大哥见笑了。”
      
      “时候不早了,该去歇息了。”
      
      “可是我还有很多话,没跟大哥说。”武文文现在已经分辨不清,自己是因为久别相逢想跟陆衍说说话,还是因为喜欢想跟他待在一起,总之她现在不想离开他。
      
      “现在已经晚了,你该早点去歇息,这几天我都会住在这里,我们说话的时候有。”陆衍宽慰着。
      
      “对呀!大哥今天肯定很累了,让大哥去歇息吧,你不是十点前一定要睡美容觉的,这会也到点了。”武迪也出声劝慰。
      
      “什么规矩都比不得大哥,我还想跟大哥待在一起。”
      
      “大哥,我还有好多好多话还没跟你说,我还不想去睡。”武文文半嗔半娇,她很清楚武家人人都会让她,陆衍虽然是大哥但到底分开了二十来年,她急切的想确定,在陆衍心里是不是还是像小时候那么宠她。
      
      “丁丁。”楼梯口传来一声低喝声。
      
      武文文转头一看,是武西竟站在那里,对于他武文文向来有点怕,低低的唤了声,“哥”。
      
      “大哥,虽然不是外人,但你到底长大了,你这样抱着他成何体统。”武西竟的眼神在武文文攀住陆衍的那只手上狠狠地剜了一眼,只觉得分外的刺眼,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些最喜欢跟在他屁股后面的小孩,便不再跟他亲近,而陆衍才来了一个晚上,一个个就跟他这么亲热,半点生分也没有。
      
      武文文有些怕怕的将手缩回来,有些含糊道:“可是他是大哥嘛!”
      
      这一句又扎了武西竟的心,武文文向来只叫他哥,绝不叫他大哥,原先他也没在意后来他才想明白,这个大哥在她心里只有一个人,而他虽然不再是二哥却也只是哥。
      
      武西竟沉脸走下楼梯,有些讽刺道:“他可不是你的亲大哥。”
      
      武文文脸红了红,武西竟无意间的一句话正刺破她的心思,她有些难为情,恼羞成怒的跺了一下脚,“我去睡觉就是了。”说着转身往楼上去。
      
      武迪想缓和气氛笑了笑,“文文也是高兴,也不是故意缠着不让大哥睡觉的。”
      
      “我知道你们高兴,不过很晚了也该睡觉了,这家里可不止你们几个人,待会吵着父亲看你们怎么办。”
      
      武西竟将武老爷搬出来,武迪也有些怕,他只好转头对陆衍道,“大哥,我们明天再聊,晚安。”
      
      陆衍对他笑笑送他上楼,然后才转头看向武西竟,随口问了句,“阿兵还不歇息吗?”
      
      “下来喝点东西。”
      
      “喔!那便不打搅了。”陆衍客套完毕转身就往楼梯走去。
      
      武西竟站在客厅愈发的气闷,明明刚才还是欢声笑语的客厅,唯独他来了以后一个个都急着散去,好像他是瘟神一样。
      
      大哥是吗,如果这个世界上彻底没了他就好了。
      
      武西竟走进厨房,从冰箱里取出一瓶牛奶倒进杯子里,牛奶助眠最好能让你长眠下去。
      
      ……
      
      黑框眼镜助理走进客厅,“武总睡了吗?”他叫住从客厅经过的佣人。
      
      “武先生刚刚上去。”
      
      “是送给武总的吗?我带去好了。”黑框眼镜助理注意到佣人手中端着的牛奶,武家大小姐减肥晚上定然不肯喝牛奶,恩少爷早睡这个时候早已经睡了,迪少爷只喝水,这杯牛奶除了武总本人,他想不到第二个人会要。
      
      “武先生交代,这杯牛奶一定要送到陆先生手里,看着他喝下去。”佣人如实交代,周特助不是外人,他是武先生的贴身助理,常来往武家,有时甚至也会帮忙处理武家家务事,所以这些话说给他听她认为并没有什么不妥。
      
      “陆先生?”
      
      “是的,听说是武先生的家人。”
      
      周特助立马知道是谁了,刚才他还在安宁孤儿院跟着处理了半天事情,原来股东陆先生也是从安宁孤儿院出来的,那么他跟武总应该是十分亲密的关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