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第2章
      
      “小心点啊,这里的围栏有点低。”谈青柠提醒他,“这是四楼,摔下去应该死不了但是很可能会断手断脚,还会破相……”
      
      白津寒依旧沉默着没有反应。
      
      这个人真的很难聊。
      作为一个话多的人,越是遇到不喜欢讲话的人,谈青柠就越是想逗他开口。
      
      正当她准备再说话的时候,白津寒轻抬眼皮,看了她一眼。
      
      谈青柠这才注意到,他的眼睛是漂亮的浅棕色,眼皮的褶皱深而窄。看人的时候自带了几分冷漠效果,加上他那张轮廓分明的脸,整个人都呈现一种“生人勿近”的态度。
      
      一般人碍于他的气场,会知趣地主动离开。
      ——然而谈青柠并不是一般人。
      
      “哎,对了,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我叫谈——”
      “我知道。”白津寒出声打断她的话,转身面对她。
      
      这是他第一次正眼注视谈青柠。
      
      她很白,黑色的眼珠又大又圆,头发浓密黑润,额前一圈细细的胎毛在阳光下泛着金色的光。她的个子不高,穿着背带牛仔短裤,脖颈和四肢修长,整个人看上去像抽芽的柳枝一样纤细幼嫩。
      
      其实白津寒不太能分辨其他人的好看与否,他也不在意这些。
      人在他看来只有两种:顺眼和不顺眼。
      谈青柠属于顺眼的那一类。
      
      “谈青柠。”他嘴唇一动,低声吐出她的名字。
      白津寒嗓音清冷,讲话字正腔圆,听起来很悦耳。
      “我们见过。”
      
      “见过?”谈青柠表情微怔,“什么时候啊?”
      她怎么没有印象?
      像白津寒外表这么出色的人,她肯定是不会忘记的。
      
      白津寒却不打算多说,从她身边擦肩而过离开了露台。
      谈青柠来不及多想,跟在他后面随他一起下了楼。
      
      楼下,父母和赵叔叔的交谈已经告一段落。
      
      父母坐在沙发上,两个阿姨依旧在忙忙碌碌地收拾东西。赵朝正低着头在手机上打字。
      
      听到两人下楼的声音,赵朝抬起头来,随后站起身子走到白津寒面前,姿态恭敬。
      “少爷,您的东西已经全部送来。蒋阿姨她们会给你收拾好。以后她们留在这里照顾你。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带着其他人先回去了。”
      
      白津寒“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赵朝看着白津寒面无表情的脸,心中微微叹气。
      “好。您有任何需要告诉汪森,打电话给我也可以。”
      汪森是留下来给白津寒的人之一,负责他的出行和其他事宜。
      
      见白津寒还是冷冷清清的样子,赵朝忍不住多嘴了两句:“您联系白总也可以。要不是他人在国外谈判,这次肯定会亲自送您来的——”
      
      白津寒轻扫了一个眼风过去,赵朝倏地住了口。
      豪门家庭,复杂关系不便言说。要不是迫于无奈,也不至于将独子送到这座江南小镇来了。
      
      赵朝和其他人叮嘱了几句好好照顾少爷之类的官方话,又拒绝了谈明佑吃饭的邀约,郑重告辞。
      短短一个下午,浩浩荡荡的送人队伍便离开了槐镇,只留下几个照顾他的人。
      
      白津寒从家里人走后就一直在自己的房间里没有出来,连晚饭也是由阿姨做好送进房的。
      
      因为怕影响谈家人的休息,赵朝在小区里另租了房子供阿姨起居。
      她们每日会做好食物送给白津寒,等他吃好再离开。
      
      蒋阿姨是谈家人的晚饭时间来的,她把外卖箱一样的东西送到楼上后便要离开。
      “就在这儿等等吧,跑来跑去的多麻烦。”妈妈颜荟挽留。
      
      蒋阿姨笑着摇摇头,不好意思地解释:“那边还有很多东西要收拾,我一会儿再过来拿东西。”
      见她坚持,妈妈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阿姨走后,谈青柠不自觉地朝楼上白津寒的房间看了一眼。
      心里隐隐地,总有一丝怪异的感觉。
      
      但这种感觉很快就被她抛到脑后,因为闺蜜季岚在呼唤她上游戏了。
      
      “我上去玩会儿游戏。”谈青柠擦擦嘴巴,摇了摇手中的手机。
      “去吧,别玩太晚。”妈妈不以为意地挥了挥手。
      
      妈妈平日也会经常念叨谈青柠的学习,但她对于女儿的要求并不严厉,给了她充足的个人空间。
      谈青柠从小到大都处在一个放松自由的家庭环境中,她本人的成绩也一直保持在上游,没有多让父母操心。即使偶尔考砸了,父母也不会多加责怪。
      在这种松弛的环境下,谈青柠考试的压力很小。中考时更是发挥出色,考上了市区的省重点。
      
      【等我三分钟。】谈青柠给季岚发了微信,快步上楼回了自己房间。
      
      旁边白津寒的房门开着,谈青柠无意识地朝里看了一眼。
      空荡荡的没有人。
      桌面干干净净的,阿姨带来的箱子被放在靠近门口的地面。
      
      人呢?
      
      见对面的洗手间门也是开的,谈青柠捏着手机走向露台的门。
      
      她推开门,闷热干燥的气息扑面而来。
      半明半暗的天色模糊了少年的身姿轮廓。
      
      白津寒面朝外,坐姿笔直安静,身形清瘦挺拔。
      炎热的夏日没有风,少年白色的衣衫贴在身上。配合着天空暮霭沉沉的景象,这背影显得分外孤单寂寥。
      
      不知为何,谈青柠微微松了口气。
      她不自觉放轻脚步走到白津寒的旁边。
      
      少年微微歪了下头,一言不发。
      
      “你吃好饭了吗?”谈青柠开口,声音轻得怕打扰了他。
      “吃了。”白津寒声音淡淡,语气平静。
      
      这么快?
      谈青柠微微讶异,从蒋阿姨送饭到自己上楼,才不过十分钟,他已经吃好换了地方。
      
      “坐在这里不热吗?”
      空凋可乐冰西瓜不够香吗?
      槐镇的夏天向来嚣张得毫不客气。她不过才来了两分钟,脖颈已经有了汗意。
      
      “不热。”白津寒依旧惜字如金。
      
      谈青柠甚至怀疑,这仅有的几个字已经算是白津寒礼貌施舍给自己的了。
      
      她看向白津寒,脸颊和脖颈白皙干净,头发也干燥的没有汗意。
      张了张唇还要说点什么,手机铃声却突兀地在空荡露台响起。
      
      刚一接通,季岚催促的声音响起:“谈青柠你干嘛呢?快点!我都等了几个三分钟了?!”
      
      “知道了知道了,马上来。”谈青柠匆匆挂掉电话。
      
      她打开游戏界面,心思一转看向白津寒,友好地邀约:“要不要一起玩游戏?王者你会吗?”
      
      白津寒淡淡扫了眼游戏界面,态度冷漠:“不玩。”
      
      “好吧,那我先回房间了。你也早点回去吧,这里晚上蚊子多。”
      谈青柠一边等着组队一边往里走去。
      
      关上门的时候,她再次看了眼静静坐在前方的白津寒,脑子里突然回想起今天许灼他们勾肩搭背的背影。
      或许,自己可以把许灼介绍给他,男孩子嘛,篮球打着打着也就熟了。
      
      露台恢复了安静。
      
      夏日的夜晚总是姗姗来迟,天空残留着白天的一点余晖。远处,白墙黛瓦的房子星罗棋布,小桥流水人家的景象隐约可见。小区的环境安谧,只有知了在不甘示弱地鸣叫,为此处增添了几分吵闹。
      
      白津寒的内心毫无波澜,像一尊静止的雕像在露台坐着。
      当天色完全暗下来后,他才迈步回了房间。
      
      *
      “打龙打龙!”
      “啊啊啊!我死了。”
      “季岚不是我说你,你真是史上最菜小乔。”
      ……
      
      叽叽喳喳的声音从一墙之隔的房间传来。
      这里的隔音不好,偏偏旁边还是个话多的。
      
      白津寒皱了皱眉,有点嫌弃。
      他伸手拿过桌上的手机,里面躺着一条爸爸发来的微信,问他在这里的情况。
      
      白津寒眼神疏淡地看着信息,过了会儿才回复了几个字。
      
      爸爸很快再次回过来,言语间透露希望他换个环境能多和同龄人相处,好好享受青春时光。
      白津寒按灭了屏幕,没有再回复。
      
      同龄人……
      谈青柠吗?
      
      可是她很吵。
      
      *
      另一边,谈青柠的生活并没有因为白津寒的到来产生什么变化。
      
      两人虽然同处一个房子,但神奇的是,他们见面的机会并不多。
      除了必要的事情,白津寒平日几乎不出门。
      
      谈青柠观察了几天,这个看上去有些古怪的少年似乎喜欢家里的露台,经常一个人坐在那里。
      
      有时候,谈青柠也会去那里找他聊聊天,只是大部分时间都是她一个人在说,得到的回应寥寥。
      
      “蚊子都比你热情。”这天,谈青柠嘀咕着从家里翻出一个电蚊香,拿着东西去了露台。
      
      槐镇以槐树多出名,小区里的植被也很多,夏季尤其招蚊虫。
      白津寒细皮嫩肉的,肯定很受蚊子喜欢。可他居然一点也不介意,真是奇奇怪怪的一个人。
      
      谈青柠打开露台门,白津寒还没来。
      她找到电源插座的位置,低下身将电蚊香插好。
      
      “你干什么?”身后突然响起一道声音。
      
      谈青柠转身,目光正好对上门口的少年。
      他穿了身休闲的衣服,面容隐在灰暗的天色中,看不清晰。
      
      谈青柠站直了身子解释:“这里蚊子挺多的,插上这个好一点……”
      
      白津寒走过来,声音平淡地回复:“不用。”
      
      谈青柠皱眉,带了点“好心当成驴肝肺”的语气:“怎么就不用呢?我们这里的蚊子可毒了!你看我的腿,我才来了一会儿就被咬了一个包。”
      她抬起腿,用右手指了指自己的脚踝。
      
      白津寒垂下眼。
      
      少女穿了条宽松的长款T恤,膝盖下的小腿笔直,脚踩一双藤编拖鞋,鞋面是一个小姑娘的图案,猛地一看和她本人还有几分相似。她的小腿纤细,脚踝更是细得一折就断似的。莹白的肤色上,一个红色的疙瘩格外显眼。
      
      白津寒抿抿唇。
      他知道谈青柠是好心,可自己一是本能地抗拒生人,二也是确实用不着。
      
      “没有蚊子叮我。”默了默,他出声解释。
      他来这里几天了,完全没有这方面的困扰。
      
      “怎么会呢?”谈青柠喃喃自语,“这蚊子还懂礼貌不成?”
      专门欺负老熟人,对客人就手下留情。
      
      她抬起头,似乎看到白津寒向下微扯嘴角。
      接着是一道冷冷的声音:“也许蚊子怕吸了我的血会中毒。”
      
      谈青柠:“……”
      这笑话有点冷啊兄弟。
      
      白津寒恢复成了沉默是金的状态,走到一旁的椅子边坐下。
      
      谈青柠得到了长一点的回答,一时有点高兴,觉得两人的友谊有了些许的进步。
      她想了想,也走过去拉开一张椅子在白津寒旁边坐下。
      “你如果无聊的话,可以找我玩啊。”
      
      白津寒侧头,眸光微闪。
      她的眼睛很黑很亮,认真看着别人的时候很种真诚感。加上清甜的声音和欢快的语气,好像真的很愿意和自己玩似的。
      
      如果没记错,她昨天晚上还因为自己没理她有点丧气。
      才不到一天,她已经又恢复成了充满活力,轻松明快的样子。
      
      白津寒喉头动了动:“玩什么?游戏?”
      这几天,自己每天晚上都能听到从隔壁传来的叽哩哇啦声。
      
      她白天很安静,似乎在做作业。一到了晚上声音就开始多起来。
      有时候笑有时候叫,听上去很快乐的样子。
      而这种情绪,自己已经很久都没有了。
      
      谈青柠点点头,“是啊,很好玩的。”
      她拿出手机,打开游戏递到白津寒面前,兴致勃勃地点开一个有些:“这个,你玩过吗?”
      
      “没有。”
      
      谈青柠“唔”了一声,“那我教你玩吧。先玩一把匹配,我告诉你怎么玩。”
      这几天她流年不利,连连掉星,反正就一个黄金号,给白津寒玩玩也没事。
      
      白津寒顿了几秒,伸手接了过来。
      
      谈青柠将椅子挪得更近一些,头也凑了过去。
      “我和你说,这里可以选英雄……”
      谈青柠声情并茂地讲解着规则,时不时还要上手指指点点。
      
      白津寒靠近她一侧的手臂微微有些僵硬。
      少女身上的气味霸道地入侵着他的嗅觉,是牛奶混合着花香的味道,清淡甘甜。
      
      白津寒的眉头蹙起来,不习惯和别人这么近。
      
      沉浸在游戏中的青柠恍如未觉,柔顺的发丝偶尔从肩膀滑落,擦过他裸露在外的臂膀。
      “哎快跑快跑!”她着急地伸手去点屏幕。
      
      白津寒一个愣神,手中的英雄已经倒地了。
      
      “啊,可惜。”谈青柠遗憾地感叹,等屏幕上的人复活后又恢复了斗志昂扬。
      “好了好了,我们出发。”她轻快地说。
      ……
      
      随着游戏的进展,白津寒渐渐放松了不少。
      他举一反三的领悟力很强,很快就适应了游戏规则。
      
      “对对对!打这个水晶就行了!哎哎哎赢了!”
      
      谈青柠开心地看向白津寒。旗开得胜的人没什么表情,看上去还没有她这个军师开心。
      
      “再来一把吧!”
      她对这位少爷的冷淡已经佛了,于是点开匹配,又开了一局。
      
      就这样几次下来,白津寒已经能玩得有模有样了。
      
      “天呐你好厉害。是不是玩过类似的游戏啊?我们组队吧!就叫‘精灵’组合怎么样?”谈青柠跃跃欲试。
      
      白津寒睨了她一眼,纠正她:“是jin不是jing,是ning不是ling。”
      
      谈青柠:“……”
      “只是谐音啦大哥。等我拿个pad来,我还有个号,我们试一试。”她挥了挥手跑开。
      
      没两分钟,谈青柠拿着pad回来了。
      “好,我们组队一起玩。到时候我带着你,听我指令行事。”
      
      游戏开始后——
      “跟我蹲一波。”
      “他们在开龙,去抢好像来不及了。”
      “哎,你怎么一个人去了?”
      “啊啊啊,你居然抢成功了!人才啊!”
      …………
      
      耳边的声音嗡嗡,白津寒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星星散落在夜幕。
      露台亮着灯,将一对少男少女笼在晕黄灯光下。
      
      两人连赢了两局后,谈青柠兴趣不减,邀请白津寒继续一起上分。
      
      第三局进行了一会儿。
      
      “你的等级没对方高,还是走吧。”谈青柠的话音刚落,敌方的人已经死了。
      “可以可以。”她忍不住夸奖。
      ……
      
      “对方的貂蝉有点傻乎乎的,她老公也不救她……”
      像是想到了什么,谈青柠突然笑起来。
      “难怪她要去找子龙哥哥,哈哈哈哈哈。”
      ……
      
      “谈青柠。”白津寒终于忍不住,说了两人一起玩游戏后的第一句话。
      她真的很吵,和小时候一样。
      
      “干嘛?”
      游戏界面上,两个人选的英雄站在一起,俊男美女的组合颇为般配。
      
      白津寒对着谈青柠所在的方向放了个技能,声音淡淡:“这个游戏可以杀队友吗?”
      
      

  • 作者有话要说:  更一个小剧场:
    现在的寒崽(凶):闭嘴,不然杀你。
    一段时间之后。
    青柠(好奇):你为什么一直盯着对方的法师杀啊?
    寒崽(平静):因为他说你菜。
    ------
    收到好多评论,谢谢大家(感动)
    明天五一啦,祝大家玩得开心。今天发88个红包,前50,后38随机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一位远近闻名的贵妇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芦苇微微 10个;7Bu不不不不不不不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反正迟钝、乜莺袅 6瓶;就爱看小说、奔奔 5瓶;35942870 3瓶;YYYYY、吃藕女孩、Zora、多加一点可爱 2瓶;小番茄的、TwBing.、茶茶、anotherday、燚妤、宇宙大帅比666、晋江丧杨、陈陈爱宝宝、墨卿酒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