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第 15 章 ...

  •   第15章
      中午下课,汪森照例给谈青柠送来了盒饭。
      可白津寒并没有留下和她一起去食堂吃,而是坐汪森的车回了家,吃好饭再回到学校。
      
      晚饭时也是一样。
      
      谈青柠的便当非常丰盛,每一顿荤素搭配,还有一份水果和汤品。
      季岚对于这样的安排十分满意,跟着闺蜜蹭了不少美食。
      
      谈青柠对蒋阿姨的手艺当然没话说,可她不明白为什么白津寒不留在学校吃,非要回去。
      晚自习开始前,她忍不住问了回到教室的白津寒。
      
      白津寒和她对视了一会儿,坦诚说自己受不了食堂的味道。
      
      青柠一时不解:“味道?”
      
      江南多梅雨。每次下雨,食堂会有些阴暗潮湿的味道,有点像冬天被阴干的衣服上的气味,不太好闻。可其他时候青柠并没觉得有什么特别难闻的味道。
      
      白津寒唇角不情不愿地抿了下:“肉味。”
      
      他对这个气味太敏感,上次和谈青柠一起,同桌皆是素食,勉强可以。
      可如今,谈青柠的便当有荤有素,加上季岚也是吃肉大户,他没办法再和她们共同进食了。
      
      青柠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她只道白津寒是娇生惯养的大少爷作风,并没有意识到他对肉味敏感到什么地步。
      
      直到两天后,季岚犯馋,拉着青柠去楼下买鸡排。
      
      超市旁边的鸡排奶茶店,生意很好。
      两人等了好一会儿才将香酥脆嫩的鸡排拿到手。匆匆将鸡排在楼下解决了上来,正好到了晚自习时间。
      
      课上,白津寒表现如常。
      可下课铃一打,他就快速离开了教室。
      
      再回来的时候,他的面色略显苍白,额发和面颊都湿漉漉的。
      
      “你洗脸了?”青柠关心地问。
      白津寒“嗯”了一声,一声不吭地喝水。
      
      班长周源路过,站在白津寒的桌旁问:“你没事吧?不舒服可以去医务室看看。”
      
      青柠一惊,下意识地以为他头疼犯了“不舒服?你怎么了?头疼吗?”
      
      周源大喇喇地回答:“他刚刚在厕所吐来着。是不是胃不舒服?”
      白津寒摇摇头:“没事。”
      
      他白天胃部就有点不适,刚刚闻到鸡排的味道更是难受。
      下课实在忍不住,去厕所将晚饭吐了个干净。
      
      周源耸耸肩,说了声“好吧”便离开了。
      
      一旁的青柠看着白津寒的脸色,猜到了几分,心里不免懊恼。
      
      白津寒要求自己做同桌,不就是因为自己和他熟悉一点,在这些方面可以照拂他一下吗?自己天天吃着蒋阿姨做的东西,却没有照顾好白津寒。还因为贪吃让人家吐了。
      真是太不应该了。
      
      “你要不休息一下?”谈青柠心中愧疚,语气不免有些讨好,“吐完了应该好受一点吧?你现在想要喝点什么饮料或是吃点什么东西吗?我去买。”
      白津寒侧头,目光扫过她乖巧的神情,扯了扯嘴角:“不用。”
      
      谈青柠“哦”了一声,心里暗暗决定以后随身带个清新喷雾,或是吃完在外面散了味道再回来。
      
      周源回到最后一排,旁边的刘诩皱眉搭话:“你管他干吗?”
      周源抓了抓后脑勺,笑笑说:“正好看到了,就问一下。”
      
      刘诩不屑地“切”了一声,“不就富二代吗?真拿自己当个人物了。作业不做,早自习不上。也不知道来清中干吗。”
      他早就对这个新同学不满了。早自习不上,作业不做,晚自习还会睡觉!最重要的是,老师也不管他,由着他搞特殊。
      
      周源翻出下一节课的课本,无所谓地说:“他不是插班的吗?以后不在我们这高考,对班级又没什么影响。” 
      
      刘诩将凳子挪得离周源更近,目光直直朝左前方看过去。
      那边的谈青柠正在和白津寒说话,一脸的关切。
      
      “这不就是凭着家里的几个臭钱来清中享受教育资源的吗?我看他也是烂泥扶不上墙的料!”刘诩越说越生气,下了定论,“我看他也不敢参加周考,考个倒数第一多难看。”
      周源皱了皱眉,没有搭话。
      
      班主任老罗特意和他提过,不用管白津寒,随他去。
      他不是很赞同刘诩的态度,但也不得不承认,白津寒这样特殊的存在确实很容易遭到大家的不满。
      
      甚至,不止是同学,连老师也一样。
      
      第二节晚自习是数学李老师的答疑课。
      所谓答疑课,是指任课老师在教室坐镇,同学们自习那门课程,有不懂的问题去台上小声找老师解答。
      
      白津寒因为呕吐,胃里还有点难受,也没了学习的心思,索性趴在桌上休息。
      胳膊垫在下面,头向里,对着谈青柠的方向。
      
      谈青柠在做数学的五三,表情严肃认真,有时候要皱眉考虑良久才会下笔计算。
      
      白津寒默默看了会儿,准备闭上眼睛休息一下。
      
      眼皮刚阖上,一只粉笔突然被丢到了谈青柠的铅笔盒上,发出尖锐的一声响。
      谈青柠被吓了一跳,连忙抬头。
      
      白津寒皱眉,也坐起身子朝讲台看去。
      
      李老师板着脸,一双眼凌厉地射向白津寒:“要睡回家睡去!我的课不准睡!”
      李老师30出头的年纪,年轻气盛,对于这种不守纪律的行为很是厌恶。白津寒平时不做作业就已经让他很不满了,这次便借着睡觉的由头一股脑将怨气都发泄了出来。
      
      白津寒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李老师,”谈青柠举手,小声帮着白津寒解释,“白津寒他今天身体不舒服。”
      
      “不舒服?”李老师轻嗤一声,不怎么相信。
      “这是答疑课,你数学都懂了吗?平时作业都不做,上学校来玩了?”李老师声音严厉,“是,你班主任是给你赦免权不用做作业。但你不做光听就能出成绩了?就能考到150了?”
      
      “——可以。”白津寒淡淡出声,打断李老师的话。
      
      话音落下,不仅是老师,所有的同学都愣愣地看向他。
      教室里瞬间安静,仿佛连呼吸声都没有。
      
      “可以?”李老师气笑了,见台下的少年镇定坦然,心下更是窝火,“这种大话连实验班的尖子生都不敢保证你可以?”
      “好!好!”他腮边的肌肉抖了抖,“我等着你后天的周考成绩。不算附加题,你要是考到150以上,以后我的数学课随你干什么!好吧?”
      
      他说这话是有原因的。这次周考的题目他已经提前看过,和现在的复习进度相比是要偏难一些。要是白津寒成绩很好,早就插进实验班了,怎么可能来7班?这次试卷,实验班都不一定能有几个考150的,更不要说普通班的学生了。
      
      比起李老师的激动,台下的白津寒要镇静很多。
      “好。”
      少年开口,一个字又把李老师气到了。
      
      “口气比实验班的要嚣张,我看你们也不用答疑了!”
      李老师气得拂袖而去,留下鸦雀无声的同学们。
      
      晚自习一下课,教室里顿时变得嗡嗡的。大家迫不及待地讨论着刚发生的事。
      “看到李老师被气成那样我好高兴是怎么回事?”
      “白津寒能考到150吗?”
      
      “肯定不能啊!说大话呗!”
      “卧槽我早看他不爽了。平时作业都不做,能考120都不错了,周考等着看他被打脸。”
      “120?100吧哈哈哈哈。”
      ……………
      
      白津寒皱了皱眉,起身离开。
      
      他一个人去了楼下的树林。
      沉闷夏日,僻静的树林没有人烟,只能听到偶尔的几声虫叫。
      
      “你们听说了吗?白津寒之前被绑架,然后……”
      “真的假的?天啊好恶心。”
      “听说他妈妈是精神病,说不定会遗传,好可怕。”
      
      “他就是心理有问题啊,你不知道吗?他……”
      “难怪他成绩这么好,听说有病的人智商高。”
      …………
      
      质疑,讽刺,嘲笑,流言蜚语。
      这些曾经带给他痛苦的回忆,又重新回荡在脑中。
      
      他有时真的痛恨自己良好的记忆力。
      白津寒的脑子嗡嗡作痛,背后也沁出了一层冷汗。
      
      “砰”一声。
      他狠狠踢了旁边的大树一脚。
      
      树叶哗哗作响,白色花瓣飘飘洋洋散落在地。
      树林又恢复了寂静,连虫叫都不再有。
      
      *
      白津寒回到教室,已经是第三节晚自习结束了。
      放学时间,整个教学楼都喧闹起来。
      
      谈青柠小心翼翼地观察他的神色:“你没事吧?”
      白津寒摇头。
      
      季岚一边接话一边收拾东西:“李老师就这样,每次都看不起我们班,别理他。”
      李老师同时教1班和7班,平时总喜欢把两个班做比较,言语间或多或少对7班有一些嫌弃。班里的同学对此早就意见,却也只敢怒不敢言。
      
      “是啊。他就喜欢杨辰安那种学霸。要是人人都像杨辰安一样聪明,那我TM早自学成才了。”季岚的同学也懒洋洋地附和。
      
      又是杨辰安……
      白津寒下意识向谈青柠看去。
      她正神情担忧地看着自己。
      
      白津寒垂眼,转过头不再说话。
      晚上回到家,他坐在写字台前,毫无复习的欲望。
      
      这时,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
      
      白津寒随手打开,是谈青柠的微信。
      【我在看一本很难的书,你能不能指导我一下?】
      
      自从开学,谈青柠就没有再给他发过微信了。
      他还想怎么突然又给自己发了,原来是为了学习。
      
      白津寒才提起的心又“咚”一下落了回去。
      修长手指在谈青柠的头像上摩挲了会儿,他回了个【什么书】过去。
      
      谈青柠回复得很快,两个绿色的青蛙图霎时出现在了屏幕。
      
      其中一只青蛙正在看书,书名:《白津寒心理学》。
      另一只青蛙正在听歌,歌名:《男孩的心思你别猜》。
      
      白津寒愣愣地盯着图片看了好一会儿,心里被一种不知名的情绪渐渐填满。
      
      这青蛙真的好丑。
      丑到他想笑。
      
      *
      另一边的青柠在等了两分钟后,终于收到了回复。
      ——【过来。】
      
      

  • 作者有话要说:  青柠:我,一个平平无奇的哄人小天才
    下一章就入V啦,更新时间推后一点,是5.15号的0点。
    前3天的订阅对作者很重要,希望各位小天使支持一下正版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_^谢谢大家
    ————
    下一本开《和前夫的死对头在一起后[重生]》,戳专栏可收藏
    文案:季乔和常宁远在一起7年,陪着他从白手起家到公司上市,成了人人艳羡的总裁夫人。
    直到收到小三发来的照片,季乔才发现自己被狗男人骗了。
    强势离婚之后,季乔和闺蜜喝酒庆祝,准备迎接小鲜肉,拥抱新生活。
    一觉醒来,季乔身在七年前的高中教室,恍如梦中。
    看着手握奶茶面带笑容朝自己走来的常宁远,季乔怒从心起,当场将奶茶泼到了常宁远那张好看的脸上。
    常宁远懵了。
    同学们惊了。
    季乔爽了。
    为了让缠着自己的常宁远死心,季乔转头追起了常宁远的死对头
    ——富家公子贺宴礼。
    贺宴礼长相俊美,成绩优异,是学校有名的高岭之花。
    三个月后,季乔当着常宁远的面和贺宴礼接吻,成功将“前夫”刺激进了医院。
    后来,恐婚的季乔第十次拒绝了贺宴礼的求婚。
    当晚,喝醉的贺宴礼死死抱住季乔不肯松手,嘴里喃喃低语:“不要和常宁远结婚。我也爱你啊。”
    季乔:???
    男朋友似乎有什么瞒着自己……
    一句话简介:从前从前,有个人爱你很久——《晴天》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