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chapter 1 ...

  •   楚王府。
      
      书房的灯亮了一整夜。
      
      明州雪灾,奏报灾情的折子一递上来,皇上就把这一摊子事全扔给了楚王萧天凌。
      
      一早,王府不少人进进出出,却沉静依旧。
      
      就如它的主人般。
      
      越靠近书房就越安静。
      
      书房外只有萧天凌的乳母苏嬷嬷守着。
      
      苏嬷嬷站得笔直,留心着书房里的动静,心里算着时间什么时候该进去添茶水。
      
      忽而,石灰色月亮拱门外出现一抹明艳颜色。
      
      一个穿着石榴红齐胸襦裙的女子带着一个丫鬟走进院子里,风风火火,姣好的脸上挂着明媚笑意,尤其那双杏眼生得极好,清澈干净,宛如林中鹿。
      
      她一出现,原本沉闷的院子都变得明亮一分。
      
      不过苏嬷嬷见到来人,脸色瞬间沉了下来,迎上来,拦住来人的去路。
      
      “王妃,殿下正在跟大人们议事,吩咐了,闲杂人等不得进去打扰。”
      
      晏梨脸上笑意丝毫未减,不见半分愠色,声音清脆,“苏嬷嬷,我怎么会是闲杂人等呢?我可是天凌明媒正娶的妻子。”
      
      苏嬷嬷再次被这个毫无体统,油嘴滑舌的王妃堵了个结实,哑然片刻,板着脸道:“王妃,直呼殿下名讳是不敬的。”
      
      晏梨眨巴眨巴眼,“他是我丈夫,不叫名字,难道我叫他喂吗?”
      
      “……王妃非要讲歪理,老奴讲不过您。”
      
      知道苏嬷嬷对王府很忠心,只不过是不喜欢她而已,晏梨笑吟吟道:“那苏嬷嬷稍等我片刻,等我把这粥送进去让他吃了,出来我再听您训诫可好?”
      
      他昨晚又在书房熬了一夜,问过底下的人,早饭也没用。本来刚病过一场,这样熬,又不好吃饭迟早身体要熬出毛病来。
      
      说着,晏梨就要带着流萤越过苏嬷嬷继续往前。
      
      “王妃您不能进去!”苏嬷嬷坚持不让她进书房。
      
      晏梨只觉得头疼,上京的人哪儿都好,就是这儿也是规矩那儿也是规矩,人死板得很。
      
      靠着自己那点上不得台面的身法,晏梨单手接过流萤手里放着一盅粥的托盘。流萤双手得空,眼疾手快就抱住了苏嬷嬷。
      
      主仆配合默契,晏梨趁机赶紧往书房跑。
      
      “王妃!”
      
      “吱呀——”一声。
      
      书房里说话声骤然停下,众人齐齐看向门口。
      
      数道目光齐刷刷落到自己身上,晏梨愣了一瞬,不过闯书房这种事,这几年她干过不少回,早练就了“你看任你看,我自岿然不动”的本事。
      
      眉眼弯弯地笑着,端着托盘径直走向坐在书桌后的人,边走边道:“你们聊你们的,不用管我,当我不存在就好。”
      
      在座有人是第一次见到晏梨,本来还惊叹着上京城中何时有了这样的佳人,眉眼如画,灵动逼人,结果一听她说话,毫无大家闺秀的样子,登时面色纠结。
      
      想来,这就是那个闻名上京的楚王妃了。
      
      晏梨把手里的托盘放到书桌边上。
      
      旁边穿着一件金丝滚边黑色常服的萧天凌头也不抬,声音冷冰冰道:“苏嬷嬷没有告诉你我们在议事?”
      
      面对他的不悦,晏梨还是那么心比天大的样子,丝毫不同他置气,知道自己说话不那么招人喜欢,经常叫他丢脸,于是倾斜身子,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道:“说了。但是我不会打扰你们太久,你把这粥吃了,我马上就走。”
      
      萧天凌放下手里的折子,偏头看过来。
      
      一张刀凿斧刻,棱角分明却俊美非常的脸映入晏梨的视线,看着他,巴掌大的脸上笑意愈发明媚,脸颊边出现两个浅浅的梨涡。
      
      见他像是不太相信,晏梨立马打保票,“不然,我直接从窗户跳出去也行。”
      
      萧天凌眉一拧。
      
      发现自己又说错话,晏梨立马闭嘴。
      
      坐得近的有人听到她这话,一个没忍住笑出来,不过立马轻咳一声,掩饰了过去。
      
      这位楚王殿下跟上京城中那些从小娇生惯养的王公贵族不同,一身战功,年纪轻轻手里便握着十万骁云骑,铁血手腕。现在又颇得圣宠,都说皇上已经属意他继位了。虽说世人皆知楚王一向不喜这个没有规矩的王妃,但是这当面嘲笑,下了楚王面子,遭殃的还是自己。
      
      这时一个模样沉静的丫鬟带着两个小丫鬟,端着茶点四平八稳地走进来,刚好打破了书房里的尴尬气氛。
      
      看到来人,晏梨忙吩咐,“忆妙,把茶点给各位大人奉上。”
      
      忆妙跟流萤都是晏梨的贴身丫鬟。流萤是陪嫁过来的,忆妙原本是萧天凌的贴身丫鬟,不过成婚后不久就被晏梨要到自己身边来了。
      
      “是。”忆妙应声。
      
      虽然这上京的规矩晏梨记不住几条,但是见者有份的道理她还是知道的。这一屋子的人,还都是在给王府办差,她进来送吃的,只送一份,到时候传出来还不得有人说楚王小气。
      
      怎么说她都行,但是不能说楚王跟楚王府半句不是。
      
      晏梨回头,发现萧天凌还是没有松口的意思,趁着大家吃点心喝茶没有人注意到这边的时候,伸手,小心揪住他衣袖,轻轻晃了晃。
      
      没有遇到萧天凌之前,晏梨从未这样低声下气地哄过人。照她以前的脾气,不吃饭?直接灌!
      
      偏偏萧天凌就像是长在她心窝里,哪怕他对她冷眼相对,她也发不出半分脾气。
      
      见他终于伸手把瓷盅端过去,晏梨登时眉开眼笑,热情招呼起来,“大家不要客气。”
      
      后面半句“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直觉不对,生生咽了回去。
      
      “这奶酥清甜可口,还从未吃过。”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
      
      晏梨看过去,看到坐在斜对面的温玉衡,一笑。
      
      温玉衡是吏部的人,因为跟萧天凌有私交,晏梨还算熟悉,也算是这偌大上京城中对她还算客气和善的人。
      
      “长平街上新开的点心铺子,温大人若是喜欢,有空我……”
      
      晏梨正要说有空带他去,不过不等她把话说完,旁边的人忽而出声打断。
      
      “出去吧。”
      
      看着已经见底的瓷盅,晏梨一刻不敢多待,不想惹他生气,把瓷盅放回托盘里就要走,忽然想起一件事,“母妃叫我今天入宫陪她说说话,大约傍晚才能回来。”
      
      “嗯。”他没有看她,不咸不淡地应了声。
      
      可就算是这样,晏梨看他仍觉得心中欢喜,偷偷多看了他一眼,才退出去。
      
      *
      
      流萤跟忆妙等在院外。
      
      见她出来,流萤忙迎上来,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小姐,殿下吃了吗?”
      
      晏梨得意一抬下巴,“你小姐我是会半途而废的人吗?”
      
      又道:“好了,赶紧回去准备准备进宫,千万别让母妃久等。”
      
      晏梨口中的母妃是萧天凌的生母,贤妃。虽只居妃位,但是多年圣宠不断。在后宫也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
      
      晏梨从小在漠北长大,家里只有两个哥哥没有姐妹,生性自由,向来不喜欢珠宝首饰,但是毕竟进宫,太朴素了就成了寒酸,要是被人看到,不知道又要传出什么闲话来,便叮嘱让流萤帮她好生打扮一番。
      
      忆妙不在,房间里只有主仆两人,流萤说话便没有顾忌。
      
      “不知道贤妃娘娘这次叫您进宫又是要干什么。”流萤一边帮晏梨梳头一边噘着嘴嘟囔。
      
      反正每次进宫基本没有什么好事。
      
      上次因为将军被人诬告养寇自重,朝堂上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皇上一怒之下罚殿下在正和殿外跪了大半天。第二天贤妃娘娘宣她家小姐进宫,夹枪带棍,后来小姐回来抄了一百遍女德,抄得筷子都握不住。
      
      虽然流萤一直都知道这个贤妃娘娘不是个好相与的,但是上次这件事过后,她愈发怵这位娘娘。她是殿下的生母,她说什么小姐就得听什么,她让做什么就得做什么,不得有半分反抗。
      
      流萤愁眉不展,晏梨倒是不以为意,“左右不过那几件事。”
      
      顶了天就是给萧天凌纳侧妃侍妾。
      
      其实上次本来女德只用抄五十遍,就因为提到把户部尚书大人的女儿纳为侧妃的事被她一口否决,把人惹恼了才变成一百遍。
      
      但不过管它一百遍还是一千遍,她都不在意,谁都别想往楚王府里塞女人。
      
      “放心,我应付得来,定护得你家姑爷周全!”晏梨说得豪气冲天。
      
      半个时辰之后,一辆马车驶向皇宫。
      
      *
      
      夜色四合,煌煌宫城沉在一片苍茫夜色中。
      
      流萤站在宫门口伸长了脖子往里张望,心中焦灼。
      
      都说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下人,她自小在镇北将军府长大,跟着她家小姐上山打鸟下河捉虾,什么都干过,唯独没有学过这上京城里多如牛毛的规矩。为了不坏事,一般小姐进宫都是忆妙陪着。
      
      这会儿眼看就要宫禁了,小姐跟忆妙还没有出来。
      
      以前从来没有被留过这么晚过,就连上次罚抄女德一百遍也没有。
      
      天色每沉一分,流萤就愈发不安。
      
      望眼欲穿,终于看到长长的夹道里亮起了一豆灯光。
      
      那灯光微弱,在风中飘摇,但总算是见到人了。
      
      流萤长舒一口气。
      
      等人走近些,流萤看着那摇摇晃晃,仿佛随时都要晕倒的人,脸色一变,忙迎上去,“小姐……”
      
      摸到晏梨的手,被没有一丝温度的冰凉吓得后面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再一抬头,借着宫灯看到晏梨脸色煞白。人像是虚弱极了,却在注意到她的目光之后,还冲她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流萤蓦然红了眼眶。
      
      “……这、这是怎么了?”
      
      “先上马车吧。”忆妙还算冷静,伸手拢住两人,挡住周围人的目光。
      
      流萤反应过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红着眼小心将晏梨扶上马车。
      
      等晏梨稳稳站上马车,流萤才松手,一句“小心”刚到嘴边,就见站着的人身形一晃,直接从马车上摔了下来。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处暑,据说处暑的意思是出暑,即炎热离开。
    作为一个怕热星人果断今天开文啦!
    新的故事,希望小可爱们喜欢~
    隔壁现言连载中,这边更新会慢一点哒~不过会加油码字哒!
    笔芯mua! (*╯3╰)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