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她娇媚可人》大碗馒头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5-11 17:17:0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三章 ...

  •   十万两白银摆在桌面时,那阵仗吓得芹妈妈右眼皮使劲个跳,她眼睛泛着绿光盯着银子咽了口口水。
      
      “买下新晋红牌玲珑够了吗?”
      
      秦屿脾气本就不好,上次被谢茗堂以权压人就让他够恼火的。
      
      他不是很喜欢这个妓.女吗,那他不介意买回去好好调.教。
      
      芹妈妈一脸为难,她咬了咬牙,翻个白眼“那可不行,你是不知道侯爷有多宠咱们家玲珑,这几个月天天往咱这跑。”
      
      “再加十万银子。”秦屿眼睛都没眨,他笃定自己胜券在握“不过说到底她也是个被人穿过的破.鞋,芹妈妈心里也得有点数。”
      
      芹妈妈悬着的心微微一动,她不再拿乔,张口就要应下。
      
      “且慢,我等要为玲珑姑娘赎身。”
      
      芹妈妈眼尖,瞧见了来人正是淮南候府的张大管家。
      
      “哟,今天这是吹了哪门子的风,竟把张大管家招来了。”
      
      芹妈妈抬起袖子掩口一笑,眼里的精光噌噌发亮。
      
      “我家夫人说了,侯爷喜欢的人就要抬进来。”
      
      秦屿诧异地望了眼张大管家,语气略带嘲讽“呵,郡主娘娘倒是贤惠,给自家夫君纳妾。”
      
      “夫人是个好心肠的,想必也不会亏待玲珑姑娘的。”
      
      张大管家始终笑眯眯的,也不搭理一边的秦屿。
      
      “去,叫姑娘下来,终究是她自己的归宿,老身也不好做主。”芹妈妈打发下人去把玲珑喊下来。
      
      “姐姐,芹妈妈派人喊你下去。”
      
      玲珑搁下了笔,最后一个字还差了一撇,杏儿可惜地叹了口气。
      
      “该走了。”
      
      楼下芹妈妈等得有些不耐烦,她左右张望,看到玲珑的身影才算松了口气“我的小祖宗,你可算来了。”
      
      玲珑蹙眉,她看到了桌上一箱一箱的真金白银,又看到一边站着的秦屿,瞬间了然。
      
      “芹妈妈……”玲珑还没说完,张大管家就插话了“这位就是玲珑姑娘吧。”
      
      “瞧我,”芹妈妈忙拍了几下自己脑袋“都没来得及跟玲珑介绍,这位就淮南候府的张大总管。”
      
      “不打紧,这次前来本就是奉了夫人的命令接玲珑姑娘回候府享福。”
      
      玲珑捏紧了拳头,面上却不显,依旧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玲珑不过薄柳之姿实在难登大雅之堂,怎配得上侯爷与秦二公子。”
      
      秦屿把玩腰间系着的玉坠,一副懒洋洋的模样“挺有自知之明的,不过谁让你是谢茗堂的女人。”
      
      张大管家老狐狸一般的人物怎么会看不出玲珑的畏惧,他什么也不说,就笑眯眯的等待着玲珑最后的决定。
      
      “玲珑,你说你愿意跟谁走?”
      
      芹妈妈的话压得玲珑抬不起头来,即使她不愿意,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玲珑心悦侯爷,此生只想伴在他身边。秦二公子,实在是抱歉。”
      
      玲珑会选择谢茗堂,秦屿一点也不奇怪,他只是恼怒谢茗堂又摆了他一道,连着落他的脸面。
      
      秦屿眼里的嘲讽清晰可见,玲珑毫不在意,假话她说的多了去,如今算什么。
      
      ***
      
      侯府后院内,沈铭心躺在床上,她脸色苍白气若游丝。
      
      站在一旁的吴妈妈满脸怜惜"郡主,你怎么要把外面那个小贱蹄子抬回来,我可听说她……"
      
      "吴妈,不,不许说,咳咳……"
      
      沈铭心闭上眼,紧咬着牙,脸色因为剧烈的咳嗽而变得红润。
      
      主子都制止了,吴妈妈当然不敢违背,心里却不免有些嘀咕。
      
      这边,同样有人知道了郡主要把侯爷的新欢接进府内,她们的脸色可是更加不好看。
      
      一袭荷绿襦裙衬上月白色的大袖袍,头上零星的点缀,发饰并不繁重,颇有点灵巧感。
      
      女子眉目如画,秀雅精致,像极了出自名家之手的山水画。
      
      "主子,那边做主抬了个人进来,不知道又是什么打算。"
      
      丫鬟小心翼翼帮女子捏着腿,生怕哪惹着面前的女子。
      
      宋乐琦一想到这个事就气的牙痒痒,她抬起手就把桌上的茶杯往地上扔"定是那女人瞧自己一副病秧子样,不能得侯爷喜欢,特意找个狐媚的来争宠。"
      
      茶杯里的水溅到丫鬟身上,她一动也不敢动,炙热的温度让她暗吸一口冷气,却还得安抚眼前人的火气。
      
      "主子,您现在还怀着身孕呢,可不能气着了,对小主子不好。"
      
      "也是,"宋乐琦抬起手,打量着前几日用蔻丹染的颜色"可真艳啊,就是不知道侯爷喜不喜欢。"
      
      谢茗堂下朝归来,朝服还没来得及换,就听到了府中下人议论纷纷。
      
      "怡芳阁红牌接入府"这几个字清晰落在谢茗堂耳里,他脚步一顿,转了方向去了后院。
      
      踏入沈铭心院子里那刻,谢茗堂一下踌躇了,他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没看他发妻安乐郡主。
      
      "侯爷!"
      
      吴妈妈眼神好使得很,她立刻开口叫住谢茗堂,生怕谢茗堂转身就走了。
      
      沈铭心还在昏睡,谢茗堂离得有些远,他没有上前"她怎么样"
      
      "郡主还是老样子,这病怕是难得好了,侯爷您又不来多看看郡主。"
      
      吴妈妈还是忍不住抱怨了一句,要不是今天这件事,侯爷会来看郡主吗。
      
      谢茗堂没有理会吴妈妈的话,他转身离去"告诉她,以后我的事她不用插手,我的人我自己接。"
      
      床上的沈铭心悄然睁开眼,又立马合上眼不再看谢茗堂的背影。
      
      ***
      
      玲珑的东西本就没几件,大多都是来了怡芳阁添置的,而这些侯府里都会有的,所以说她根本不需要带什么东西。
      
      "姐姐,我舍不得你!"
      
      杏儿年纪到底小了,虽然比外面很多孩子都要早熟懂事,可面对离别,她还是忍不住扑进玲珑怀里小声啜泣起来。
      
      玲珑眼睛有些发涩,她安抚的拍了拍杏儿的肩"杏儿,我答应你,我一定想办法把你带出来。"
      
      杏儿摇摇头,声音也哑了"杏儿不想给姐姐添麻烦,姐姐一定要好好的。"
      
      "我可以进来吗"
      
      门口传来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话,杏儿主动跑过去开了门"清青姐姐。"
      
      清青莞尔一笑,迈着纤纤细步入了玲珑的卧房"想不到,你在怡芳阁还待不到三个月就得嫁人了。果真,世事难料啊。"
      
      玲珑难得没有应和清青的话,她罕见地沉默下来。
      
      一时半会,没有一个人开口。
      
      清青偏着头望向窗户,眼中似有向往"很快我也会出去,只是没想到你倒比我快一步。"
      
      "若是可以,我想待在这儿。"
      
      这次,玲珑的话脱口而出,她指尖在床边摩挲"我仍是处子,那晚什么也没发生。"
      
      "玲珑"
      
      "姐姐"
      
      清青诧异地望着玲珑的,连杏儿也瞪圆了眼睛,眼神里满满的不可置信。
      
      "可姐姐,我第二天明明看到……"
      
      杏儿还未说出来,小脸已经红了大半,她有些支支吾吾。
      
      玲珑摇摇头,她说的有些累了,索性坐在床边"你看到的落红是假的,障眼法罢了。"
      
      "看来,这位淮南候真如传言种那般麻烦,你进了他的府,以后怕是讨不得好。
      
      若我是你,绝不会选他,宁愿面对秦家那个暴戾二世祖。"
      
      这番分析倒是出自清青的真心,玲珑明白她所说的不假,可若她想攀得更高,还非得嫁给淮南候谢茗堂。
      
      玲珑收拾好东西,张大管家还带着一干人在外面等她。
      
      下楼的时候,恰巧碰见了锦绣,她站在那儿,像是特意等她。
      
      "是不是该恭喜玲珑妹妹了!"
      
      锦绣的话听不出喜恶,她微微抬起下巴,语气带着点矜贵"做妾,也确是你一个好去处,更何况是做淮南侯的妾。"
      
      "那多谢锦绣姐姐美言,就是不知姐姐有何去处,若是玲珑没记岔的话,姐姐虚岁二十五了吧。"
      
      玲珑不想惹是生非,并不代表她就矮人一头。
      
      先前忍让锦绣是没得法子,而如今她的靠山是淮南候,自是不必再受怡芳阁的规矩。
      
      锦绣扬起手掌就往玲珑脸上挥,玲珑嘴角勾起一抹笑,身子主动迎上去。
      
      "啪"极其清脆的响声,玲珑白皙的脸颊出现鲜红的巴掌印。
      
      谢茗堂一进大厅就瞧见垂眸强忍泪意的玲珑,他几步上前,把那抹娇小的身影捞入怀里,冷冷看着锦绣"锦绣姑娘好大的气势,连本候的女人也敢打。"
      
      "哎哟,这又是发生了什么"
      
      芹妈妈原本没把锦绣玲珑二人的争执放在眼里,人打了就打了,反正锦绣才是给她挣银子的摇钱树。
      
      没想到,这么不巧让淮南候撞见。
      
      "没事的,侯爷,锦绣姐姐不是故意的,平日里都是她关照奴家。"
      
      玲珑努力扬起笑容,可疼痛到底不是假的,她倒吸了一口冷气"嘶。"
      
      谢茗堂眸色深沉,他伸出手掌轻轻拂过玲珑被打的那边脸,不仅红还有些肿。
      
      "芹妈妈,若你不想第二天怡芳阁被拆,最好给我个交代。"
      
      芹妈妈扯了扯锦绣的袖子,锦绣掩下眼中的怨毒,抬起头,满脸笑意"今日真是对不住玲珑妹妹了,想必妹妹这么善良,也不会在意的。"
      
      玲珑低下脑袋,装作什么也听不懂的样子"侯爷,锦绣姐姐说的有理,奴家怎么敢在意呢。"
      
      谢茗堂当下拿定主意了,他指了指锦绣对芹妈妈开口"既如此,本候就做个顺水人情,买下她送给秦家二公子罢了。"
      
      芹妈妈有些发愣"可,锦绣是这儿的花魁啊!"
      
      "按她的身价,我出十倍的价格。"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