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她娇媚可人》大碗馒头 ^第33章^ 最新更新:2019-07-13 21:03:2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3、第三十二章 ...

  •   东殿内,殷明帝听着下面的人禀报这次的事,一旁站着的都是御前伺候的宫女。
      
      宫女个个都尽职尽守,捏肩揉腿样样没落下,底下的人倒也乖觉,根本不敢去看。
      
      "陛下,这都是出自祝老的话,您看要不要"
      
      殷明帝即使打住了那人接下去要说的话,他不耐的挥挥手,眉头紧皱"得了吧,你们就会给朕出些不靠谱的主意。谢家,暂时不能动。"
      
      他这句话说的斩钉截铁,就是其他人再想挑拨皇上与谢家,也不会冒冒然这个时候出头。
      
      "祝老可来了"
      
      殷明帝翻过刚刚的话,眯着眼,似乎在回想什么。
      
      一边的大总管立马开口"那位可在殿外等着呢,陛下是否要招他进来"
      
      "还不有请,怎么能这么慢待祝老呢,毕竟是个大人物。呵!"
      
      殷明帝脸上神色不定,其他人都看不出他究竟在想什么,明明口上尊称一声祝老,可这语气全然不像有丝毫敬意。
      
      "陛下说的是,奴才这就宣祝老进来。"
      
      大总管脸上挤出一抹谄媚的笑容,他脸上的褶子格外打眼。
      
      祝老这次依旧不修边幅,但比上次好上许多,至少没有满身都是泥污。
      
      "来人,赐座。"
      
      殷明帝斜斜睨了祝老一眼,看上去并没有把他放在心上,就算此人是大家公认的大家又怎样,还是得给他这个皇上行礼。
      
      祝老咧嘴一笑,他那一头乱糟糟的长发跟几百年没有修理过似的,可他自己却没有这个自觉,还一副高人风尚的样子"参见陛下,此次离上次见陛下已有十年之久,想必陛下仍对往事寄怀于心。"
      
      "祝老果然是高人,朕的心思都敢猜吗"
      
      殷明帝抚掌而笑,而其他人并没有觉得好笑,甚至只觉得后怕。
      
      这皇帝老儿是在吓唬他
      
      祝老想是这么想,但话可不能说出来,做人得有艺术。
      
      祝老的坐姿更加放松,全然当没听见似的"陛下,你当老儿说的是痴话不成。"
      
      殷明帝此刻早已驱散周围众人,他坐在龙椅上,居高望着祝老,语气似有不屑又带了某种鄙夷"祝老今年贵庚看你如今这个样子,朕甚至以为你不过四十。"
      
      "陛下真是抬举老儿了,老儿从不记自己的岁数。对世外之人来说,一切都至之身外,包括生死。"
      
      祝老此时才有了几分世外高人的洒脱淡然,他孑然而立"若是陛下一定要误解老儿,那就当老朽今日从没来过这皇宫禁地吧!"
      
      "不,朕是信的,只是祝老您多年未出山,今日反倒为了一株玄墨入了世。朕只是惊讶罢。"
      
      殷明帝似是想起什么,脸色渐渐没那么阴沉,他这话也算是出自他的本心。
      
      得帝王真心怕是世间无人可做到,可得了这么几句真言,祝老也有所动容。
      
      "罢罢罢,我也能理解陛下的苦恼。不过此子是个好料子,将星出没,陛下可别因一时猜忌犯了糊涂。老朽言尽于此,自得云游四方。"
      
      "祝老"殷明帝眼里闪过一丝震惊"那您这次可还会归来。"
      
      即使殷明帝对祝老的神通仍抱有质疑,可他心底也是信服这位的,不然也不会吐露心声。
      
      说起来,祝老算是三朝元老了,即使他一直未当官。
      
      甚至有民间流言传祝老和祖皇帝是至交,如此才会一直守着姜家的江山社稷。
      
      祝老倒是难得露出疲容,摆摆手"此去甚险,怕是倒在半路上也并非不可能。若是能回来,那天也怕是很遥远。"
      
      祝老的话含含糊糊,不是殷明帝能听懂的,但他也知道现今天下形势未平。
      
      "可惜,可惜,殷朝没有第二个谢远侯。"
      
      殷明帝似是而非的叹了口气,一向浑浊的眼里竟有了丝清明。
      
      ****************
      
      京都一下子就热闹了,连那些说书人也有了新的可讲的趣闻。
      
      "谢茗堂"这个名字一下子又传进大家的耳朵里,继九年前他主动请缨征战获胜之后的唯一一次正面消息。
      
      大家好像都选择性遗忘了谢茗堂那些不好的,就像这九年他一直是那个无畏肆意的少年将军,而不是各种风流史里的淮南候。
      
      "王爷,你瞧瞧那些小官小吏,一个个跟墙头草似的。风往那边吹,就往哪边倒。"
      
      说话的是一个凭家里有些底子,捐了个官位的纨绔子弟。
      
      姜离冷冷扫了那人一眼,那人立刻不敢再继续说话,只是心里却不免有了些嘀咕。
      
      这时,姜离身边的谋士才起身,淡淡开口"王爷不必急,只要军权不落到淮南候手里,那咱们就是手握胜劵。凭着这些话,上面就是想不猜忌也不可能。"
      
      "不可能,"姜离几乎是暴怒喝止他"依祝老的名头,那位怎么会不信"
      
      "王爷是否忘了,上面的可是最不喜这种招摇撞骗的。"
      
      "你懂什么"姜离几乎是一把提住那位谋士的衣领"本王怎么都养了你们这群废物。"
      
      "王爷,使不得!"
      
      "王爷,万万不可。"
      
      其他人难免有种兔死狐悲的感伤,连忙劝阻庆王。
      
      就在其他人都忙着劝阻庆王时,坐在末尾端的那人却借口肚子疼找茅厕。
      
      这人并没官居要职,但也是家族显贵,这才能有资格在这里。
      
      门口倒是有侍卫,但有跟没有一个样,这里面任何一个人都能压死他们。
      
      “贺大人,您倒是快点回来。”
      
      “知道了,知道了,本官有分寸。”
      
      侍卫见着他脸色不耐,倒也不敢再拦,只得悻悻然摸了摸鼻子。
      
      ***************
      
      接到线人传来的消息,谢茗堂倒是不惊讶消息传播之快,庆王那边他也有所意料。
      
      揉了揉纸条,谢茗堂脸上再没有什么表情,随手就将纸条点燃。
      
      赵年站在边上,他也不知道线人到底给谢茗堂传了什么消息,一如他现在也看不清谢茗堂究竟是怎么想的。
      
      当然这些都无关紧要,男人转过身来,薄唇微启"既然势头已经这么大了,那咱们就再加一把火。"
      
      "侯爷,您是要"
      
      赵年没有继续说下去,谢茗堂一看着他,他就立马识趣地闭上了嘴"是。"
      
      "对了,去芙蕖院那边传达一声,本侯今晚去她那。"
      
      赵年微微一愣,没想到一向不重女色的侯爷跟开了窍一样,要不是这人依旧那么雷厉风行,他都怀疑是假的淮南候。
      
      外面一直有传淮南候的各种情史,其实他们哪里会知道这些,只不过都是捕风作影,胡编乱造。
      
      要说,真记在淮南候头上的,赵年只认宋家姐妹花这回事。
      
      一个算得上侯爷这么多年的执念,要不然也就没有现在的玲珑姑娘了,赵年惋惜地叹了口气,至于府里那位宋姨娘还是不提的好。
      
      "咚咚"
      
      今日倒是和往常不一样,芙蕖院居然紧闭院门,不似之前都是敞开着。
      
      "来了。"
      
      里面传出一道清脆的声音,赵年倒是不陌生,是丝丝。
      
      果不其然,门一开就见到那个巧笑倩兮的姑娘。
      
      "咦,是你啊赵大人,有何贵干啊。"
      
      丝丝诧异在这个点见到赵年,平时他不都在在侯爷身边处理要务吗
      
      赵年也鲜少和姑娘家打交道,托侯爷的嘱咐,丝丝已经成为他见过次数最多的姑娘。
      
      "赵年也是奉侯爷的嘱咐前来,他今日会来芙蕖院。"
      
      "哦。"
      
      丝丝立刻接下话来,她垂下眼嘟着嘴,看上去有些不开心。
      
      这落在赵年眼里就是,这丫头又有什么烦心事了,八成还跟她家姑娘脱不了干系。
      
      "可是发生了什么事,若你告诉我,说不定有解决方法的。"
      
      若是以往,赵年定不会有这么多耐心,可是看这丫头苦恼的小模样,他就不由自主地想要帮她了。
      
      丝丝听了这话,抬眼瞥了一眼赵年,这人说的话貌似还很靠谱的样子。
      
      "那我先声明,你不能跟你们侯爷说,这事是关于我家姑娘的。"
      
      赵年瞧丝丝那认真的样子,一时连眼睛都不眨了,他的声音也不像平时那么公事公办,多了丝温情"你,你说吧。"
      
      丝丝点点头,刚准备开口,就突然有一人冲出来破坏了气氛"哎呦喂,年哥你在这啊,侯爷叫你呢。"
      
      赵年眉头紧皱,他知道这时候若不是什么紧急事,侯爷不会这么快去叫他,除非是……
      
      都没顾得上和丝丝多说一句话,赵年就立刻打道回去。
      
      "那个,这么急的吗"
      
      赵年倒是走了,那个传话的男子却还没走,他听见了丝丝的话立刻帮她解惑了"当然啦,这件事简直急的不能再急,你当侯爷的口令是随便下的。"
      
      丝丝素来就怕侯爷,这下更是被吓得缩了缩脑袋"那你怎么还不走。"
      
      "我也是替侯爷传话的,今晚侯爷不来你们院了,就不用准备了。"
      
      "啊"
      
      丝丝双目瞪大,这下她怎么跟她们家姑娘交代啊,难不成真的跟她说侯爷传了两次话吗,说好来的又不来了,硬是落了她家姑娘的脸面。
      
      

  • 作者有话要说:  到八万字了,以后也会继续加油。希望喜欢这本书的小可爱们都能收藏支持一下,感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