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她娇媚可人》大碗馒头 ^第31章^ 最新更新:2019-07-09 21: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1、第三十章 ...

  •   "姑娘,咱们真回去啊"丝丝有些懵,她错愕望向玲珑。
      
      玲珑没有立刻回答,她微微抬头,此时的天还没有黑,后面的客人应该才入座。
      
      "什么时辰了"
      
      "估摸着戌时一刻,这天黑的晚,这会儿侯爷应该在席上了。"
      
      丝丝如实说道,眼神里带着丝困惑不解。
      
      玲珑挑眉,似是而非地说了一句" 这儿人多闹心,咱们就回去吧。"
      
      丝丝见状明了,立马跟上玲珑。
      
      眼见着玲珑就要走了,这边突然就冒出个身影,拦在了她前头。
      
      "哟,这不是怡芳阁的玲珑吗。怎么,不认识爷了"
      
      这熟悉的调调,玲珑就算不刻意去听,也分辨的出这声音的主人。
      
      "秦二公子莫不是不识路,这儿可不是往席上走的方向。"
      
      玲珑抬眼望向秦屿,她的神色淡淡,对于眼前这人说不上喜恶。
      
      秦屿诧异,他恶劣地勾起嘴角"谁跟你说我要去那儿,就不准我专门借这个机会来看你。"
      
      "不准靠近我们姑娘。"丝丝几步冲上前,挡在玲珑跟前,俨然一副老母鸡护小鸡仔的架势。
      
      玲珑略感意外,明明这丫头胆子那么小,还第一时间冲到她跟前。
      
      "丝丝,你不用挡在我前面,他没那个本事。"
      
      玲珑轻轻拍了拍丝丝的肩膀,从她身后站出来,斜斜睨了秦屿一眼,笑了"玲珑还真是承蒙厚爱,不过,秦二公子是非忘了此刻你是在淮南候府内。"
      
      秦屿像是听了什么笑话,他故意欺近玲珑,眼眸里的凶狠却不是装出来的"你以为爷怕他"
      
      "秦二公子错了,无论你怕不怕侯爷,这里也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这话也许逾矩了,可是,玲珑不会收回。"
      
      玲珑也不怕他,直接迎向秦屿的目光,大有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架势。
      
      秦屿几乎咬着牙忍住想要动手的冲动"你,你最好别给我机会。"
      
      在淮南候府内,秦屿确实不敢动玲珑,眼下看着没什么人,可私底下有多少探子就无从知晓了。
      
      玲珑拿捏的很准,秦屿只敢占占嘴上的便宜,实际上他没那么傻大胆。
      
      "秦二公子就放心好了,你没机会。"
      
      这话气的秦屿脚步一跄,他到底忍下了,没再纠缠玲珑了。
      
      丝丝看着秦屿朝着相反的方向而去才,放下心来,她松了一口气握住玲珑的手"姑娘,他果真走了,没事了。"
      
      "你啊,就算他想做什么也不可能在这里。你信不信,侯爷他知道呢。"
      
      后半句话,玲珑说的极小声,连丝丝也只看到她唇抿了抿。
      
      "姑娘,你说了什么"
      
      玲珑摇摇头,显然不想多说了。
      
      丝丝也了然于心,连忙转移话题"咱们还是快些回去,晚了保不准又出什么事故。"
      
      丝丝的话还没说完,这边就又冒出了个男子的身影,他从草丛里爬出来,几乎一身泥。
      
      玲珑看不清他长什么样,从身形上辨认,认定自己此前不认识这人。
      
      "啧,丝丝你这嘴是开过光了么,好的不灵坏的灵。"
      
      玲珑难得开玩笑打趣了一句,丝丝苦着脸,也有些郁闷。
      
      "算了,你去瞧瞧他,指不定是哪个宾客喝醉了躲到这了。"
      
      丝丝点头,刚走近几步准备去扶起那人,那男子却突然猛地站起。
      
      他步子踉踉跄跄,放声大笑"众人皆醉我独醒,哈哈哈哈,好酒好诗。"
      
      这下丝丝被惊得呆在了原地,一动也不动"姑娘,他"
      
      丝丝指向那突然站起就走的男子,玲珑默了一会,才开口"我好像见过他,在画像上。"
      
      "对啊,对啊,他是那个有名的文学大家祝老!没想到,侯爷居然把他老人家请到咱们府上了,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丝丝的话一骨碌一骨碌地冒出来,玲珑也没想到谢茗堂居然这么本事,把祝老都请动了,这可算得上某种信号。
      
      "我没记错的话,祝老的关门弟子好像是季家那位小公子。"
      
      玲珑垂下眸子,月光将她的身影拉长,多了几分清冷。
      
      丝丝倒是没注意玲珑情绪的不对,接上这话茬"对呢,都说那季家小郎君是公认的出众,京中许多姑娘都对他芳心暗许。
      
      他家世清贵,又相貌堂堂,那学识更是没话说。若不是他自个争气,祝老断断不会收他为关门弟子了……"
      
      关于季以斐,那真是遥远的就像上辈子,那时候宁季两家也交好来着。
      
      "我知道,"简单的三个字,一笔划过那段被尘封的记忆,玲珑接过话来"那季家这次也来了"
      
      丝丝摇头,这种事只有侯爷清楚吧,宴请宾客的名单好像连李妈妈也不知道。
      
      "我探过李妈妈的口风了,看样子,她也不知道。"
      
      "就算她知道,她也不会告诉你的。"
      
      玲珑清楚,李妈妈归根到底还是听谢茗堂的,没有他的许可,她是不会透露一点消息。
      
      "李妈妈是侯爷身边的人,你同她打交道小心点,套话什么的你当她看不出吗!"
      
      玲珑有意点醒丝丝,丝丝也立刻会意"丝丝知道了,姑娘放心。"
      
      ***************
      
      这次宴上来了很多人,谢茗堂就这么望去,绝大多数都是老面孔。
      
      "谢小一,这次怎么想到弄这么一出,本王都差点怀疑是鸿门宴了呵。"
      
      庆王姜离这话说的毒,在场人脸色皆变。
      
      谢茗堂坐在主位上,倒是丝毫不慌,一派从容地鼓起掌"王爷谬赞,本侯愧不敢当。"
      
      "哈哈哈,庆王开玩笑功力见长啊!"
      
      坐在谢茗堂下首的一人就立马插上话,这话的针对性不可谓不明显,大家连忙谈些别的打哈哈。
      
      这宴席,可真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啊,其他人如是心想。
      
      "来来来,不说了,喝酒吃蟹。"
      
      说这话的是一个武将,他性子豪迈直来直往,端起酒杯敬向大家。
      
      姜离勾唇一笑,他举起酒杯示意谢茗堂"这可是淮南候自个准备的,怎么能不尝尝呢。"
      
      谢茗堂面不改色地开口"让大家失望了,我这儿没备酒。当然,大家可以尝尝醉蟹,保证不会比美酒逊色。"
      
      "那这是"有人端起杯子,有些疑惑的问道。
      
      "是菊.花茶。"
      
      还没等谢茗堂开口,有一人闻着味道说出来了。
      
      "菊.花,四君子也,即可观赏,也可入药。众所周知,菊.花的功效清肝明目,解毒消炎,这么来上一杯,对身体大有益处。
      
      菊.花味苦,但这茶确不显,甚至回味甘甜。想必定费了一番功夫。"
      
      果然是行外人看热闹,行内人看门道,这人一说出来,原本那些想要挑事的人都没了借口。
      
      谢茗堂望向那个替他解围的人,居然是季以斐。
      
      季以斐此番也是为了季家,比起庆王来说,与淮南候交好更符合季家的利益。
      
      "季家小公子说得不错,就是不知道淮南候是不是也这样想了。"
      
      姜离没了心情再喝这杯菊.花茶,他放下手中的杯子也没动筷子,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他心情不好。
      
      谢茗堂承下季家这个情,接着季以斐的话继续说"不错,此次就是为了雅俗共赏。想来大家也听说过邺城盛产菊.花,但我这儿可有邺城都没有的。"
      
      "真的"
      
      "邺城都没有的,怎么会"
      
      如同一颗石子击破湖面的安宁,这一句话引起了在座所有人的惊讶。
      
      大殷一向崇尚文化,就算是最下等的奴隶也以学习传统文化知识分高下。
      
      谢茗堂没有兜太久的圈子,直接开口了"本侯有幸得到一株百年之久的玄墨,怕是这世上数一数二的。"
      
      这下连姜离也坐不住了"你说的可是真的"
      
      谢茗堂没理会庆王的质问,他站起身"大家可随本侯一起来,这株玄墨就在后院。"
      
      "不用了,老夫来证明淮南候说的是真的。"
      
      突然一声,引起众人侧目,这不看还好,一看众人都纷纷齐声喊道"祝老"
      
      "老师"
      
      祝老的出现,这是连谢茗堂自己都没想到的。
      
      虽然他刚刚接到消息,可他还是没敢想是祝老来了。
      
      "祝老好,小子没想到居然能让祝老跑这一趟。"
      
      谢茗堂脸色复杂,对于这位祝老,整个大殷怕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吧。
      
      虽然人人叫他祝老,可他还真一点也不老,甚至无法以正常人的年龄去分辨,他外貌看上去大概也就三十,可实际年龄又有谁知道呢!
      
      祝老笑着应下了,但对于其他人的目光,他熟视无睹。
      
      就像他此刻明明一身泥却浑然不在意。
      
      "你这小子,居然是福泽之辈。呵呵,老夫当年还真没看出,想当年还是我看着你出生的。"
      
      对于祝老的话,大家都听的一知半解,庆王更是只听得见那一句"福泽之辈"。
      
      那些人向谢茗堂投去审视的目光,而谢茗堂此刻就更加难过了,他此刻居然变成众矢之的。
      
      "祝老是在开玩笑吧,小辈可不敢担着这虚名。"
      
      谢茗堂难得严肃起来,若是因为这个老头的一句话就背锅,那他就真比窦娥还冤了。
      
      "嘿嘿,老夫可不是说笑。此事确实事关重大,那株难得一遇的玄墨就是最好的证明。
      
      不过小子你也别怕,老夫自会禀报皇上说清这件事,你就是大殷的气运,未来还得指望着你呢。"
      
      祝老的神色隐隐夹杂着某种暗示,可惜所有人都被他的前句话砸晕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