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她娇媚可人》大碗馒头 ^第30章^ 最新更新:2019-07-06 21:51:4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第二十九章 ...

  •   "怎么,就不吃了"
      
      谢茗堂不但真来了,还叫了人把一桌螃蟹宴摆齐了,玲珑就是想笑也笑不出来,偏偏面前人还不自知"侯爷,奴家撑了。"
      
      谢茗堂挑眉,手上动作却没有停,慢条斯理地将蟹肉挑出夹到玲珑的碗里。
      
      "太瘦了,多吃点。"
      
      谢茗堂眼里隐隐藏着些戏谑,她想问,他就偏不说。
      
      玲珑也察觉谢茗堂是想着法逗.弄她,她用这么个借口让他过来,他也用这一桌的螃蟹堵住她的嘴。
      
      "侯爷,"玲珑不满地开口了,一张小脸上写满了不高兴"侯爷就这么喜欢捉弄奴家"
      
      谢茗堂听了也不生气,继续给玲珑添了一碗蟹黄豆腐羹,递到她跟前"你吃完了再说。"
      
      这桌菜肴是请来的师傅做的,不说宫内御厨,但也是一方有名的大师。
      
      这手艺自然是一流的,谢茗堂也知道玲珑喜好咸口,每一道菜都出乎意料的合她心意,怕是自个院里的小厨房都比不过。
      
      玲珑心里倒是想拒绝,刚说自己吃撑怎么能就这样去接下来。
      
      可看谢茗堂还一直盯着她做出决定,玲珑牙一咬就准备接过谢茗堂手上的碗,却不防谢茗堂手一缩,手指微微擦过他的袖边。
      
      "侯爷,这是想着法来逗玲珑"
      
      玲珑面一冷,和刚刚装出来的生气不一样,现下她倒是真有了几分怒火。
      
      谢茗堂把碗放到自己前面,口气倒是淡定得很,似乎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本侯看你吃了那么久,这会儿也觉得肚中空空。"
      
      合着您就拿我当个玩笑呀。
      
      玲珑心下知道不能和这人计较找不痛快,她什么也没做,只是嘴角勾起一抹略带嘲讽的弧度"侯爷说的有理,可您拿的是奴家的碗呀!"
      
      "没事,本侯不嫌弃,习惯了。"
      
      谢茗堂倒是适应良好,被他这么一噎住,玲珑就想起这男人还用过她的杯子。
      
      “又不是没碗,外人瞧见了还指不定说,咱们侯府没规矩。”
      
      “这里有外人吗?”
      
      谢茗堂扫视一周,伺候的下人纷纷低下头去,显然他们都不会传出去。
      
      玲珑抿了抿唇,这下倒是显得她自己挖坑给自己跳了。
      
      话是这么说,不过也不能真的去给谢茗堂下面子,男人嘛,哄一两下是情趣,要是过分去落他脸面,那她怕是在侯府坐不稳了。
      
      谢茗堂倒是舒心了,也稍稍乐意顾及一下玲珑的情绪“阿珑,是生我气了?”
      
      玲珑敛下原本的心绪,略带委屈地瞥了谢茗堂一眼“侯爷,真是个呆子。”
      
      “是是是,那我再给你盛一碗,吃完我再跟你讲。”
      
      谢茗堂作势,又拿起他的碗盛了满满的蟹黄豆腐羹放到玲珑面前。
      
      玲珑又别扭了,她眉头轻蹙,把碗推开“这是你的,我要我原本的那碗。”
      
      谢茗堂非常无辜地朝玲珑眨了眨眼,舀了一口,斯文地往嘴里送“我喝过了。”
      
      好生气可是还是要微笑怎么办,玲珑第一次觉得自己完完全全不是眼前这个男人的对手。
      
      “侯爷,您觉得好就好。”
      
      玲珑僵硬地挤出一个笑容,把原本退出去的碗又拿回来,全程味同嚼蜡。
      
      谢茗堂倒是更加心满意足,连胃口都比往常好上几倍。
      
      对面人的吃相倒是不错,谢茗堂摩.挲着下巴,果然美人就是美人生气也这么好看。
      
      玲珑倒是专心应付着这碗蟹黄豆腐羹,没注意谢茗堂一直在盯着她。
      
      “侯爷,奴家吃完了,这下您可以说了吗?”玲珑抬起脑袋,心想要是这男人还给她出什么幺蛾子,她可就要赶人了。
      
      谢茗堂连忙收回目光,直视前方“咳咳,这当然,毕竟是本侯拉你掺这趟浑水的。”
      
      玲珑坐直了身子,没说话,就等着谢茗堂给他开口。
      
      谢茗堂侧过脸,刚想说话,就被玲珑嘴边的残渣吸引了注意力。
      
      “侯爷?”
      
      “等等……”
      
      玲珑诧异地看着谢茗堂起身,走到她边上“侯爷,您有事?”
      
      “别说话。”谢茗堂俯下身,用手指轻轻在抹掉她嘴边沾上的残渣“下次,注意了。”
      
      玲珑瞬间脸红,连脖子也泛着粉。
      
      不过心理承受力还是有的,玲珑佯装娇羞,她拿出帕子帮谢茗堂擦了擦手“侯爷真是的,居然不早点提醒奴家,让奴家丢了个大人。”
      
      谢茗堂挑眉,他很乐于见到此刻的玲珑“没事,这里没有外人,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罢了,不取笑你了。这次宴上倒是来了很多人,我也不用你做什么,甚至……”
      
      谢茗堂话锋一转“你不用出面,安安心心待在芙蕖院也可。”
      
      这话倒是有股冷情的味道,全然不像刚刚那个痞里痞气的谢茗堂。
      
      玲珑一点也不意外,毕竟她的身份摆在那,若是真去了女眷桌里,那就是给淮南府丢人。
      
      “其实,玲珑心里有分寸,侯爷看玲珑像那种小家子气的人吗?”
      
      玲珑拢了拢两鬓的发丝,眼角一挑,浑身都散发着别样风情。
      
      虽然年龄摆在那,玲珑的面孔身板稍稍稚.嫩,但她却意外的比同龄女子更加成熟。
      
      谢茗堂完全是不自觉就喉结一动,他面上虽一派清冷,可眸子深处倒是一片漆黑“阿珑。”
      
      似乎想到这个小女人在床.上是怎样的一种风情,谢茗堂的眼眸微微湿润,他口上不自觉叫着她的名。
      
      “侯爷,”玲珑连忙伸手捂住谢茗堂的口,她没法听到谢茗堂这么唤她,因为他现在的样子就跟晚上干那事一样“可还有什么交代,毕竟这些天我跟李妈妈学了不少管家的本事。”
      
      要管什么家呀,你管管我好不好。
      
      谢茗堂眼里的火焰几乎要燃着了,他极力忍耐着,眉间都挤成一个“川”字,脸也涨的通红。
      
      玲珑几乎是下意识就松开了手,男人的呼吸过于炙热,几乎要把她点着。
      
      谢茗堂才不可能就这么轻易放过玲珑,轻松把她扛起在肩,扫视一周“你们都下去吧。”
      
      众人都忙不迭退下,心中可算是松了一口气。
      
      ***************
      
      十月是赏菊的季节,文人雅士的喜好,谢茗堂也凑了这个热闹,弄了一出赏菊吃蟹宴。但凡有些名望的人,都在他的宴请名单之内。
      
      玲珑没入席,身份摆在这里,她若是冒冒然进了女眷哪儿,怕是还会惹人笑话,说不定明儿就该传出淮南侯如何如何了。
      
      左右观望了一圈儿,这些人她都眼生,偶有几个眼熟的也想不起名来。不过在场这些人看上去都不简单,一个个那神态动作滴水不漏,挑不出什么毛病。
      
      李妈妈倒是不放心她一个人待着,连忙说道"姑娘不妨回去吧,这儿没什么有意思的。"
      
      "李妈妈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姑娘就算不能入席,还不能看看吗。哪有这么个说法啊,要是侯爷看到我们姑娘受委屈,你还指不定会怎样呢。"
      
      玲珑还没有开口,反倒是后头的小绿跳出来,她的嗓门本来就大此刻更显突兀。
      
      "豆角。"
      
      玲珑眉心一跳,果然,这就按捺不住了,本来还想多留一会的。
      
      豆角被叫到名,她立刻就上手甩给小绿一个巴掌。
      
      "啪"的一声,干脆利落,豆角倒是下手够狠,小绿那一边脸立刻就红肿起来。
      
      "你,你你……"
      
      玲珑转过身,目光冷冷,她几乎是不带任何感情地说"蠢货。你们几个,把她拉回去关着。"
      
      玲珑看向几个粗使婆子,几个人立刻就会意,上前一把抓住想要动弹的小绿。
      
      "姑娘,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是为了你好啊。"
      
      对于这句话玲珑充耳不闻,她几乎想笑,这理由糟糕透了。
      
      玲珑又看向李妈妈,叹了口气“给李妈妈陪个不是,我这教人无方。”
      
      李妈妈连忙说道“这可不是姑娘的错,都怪那等欺主的奴婢,我看姑娘可太心善了。
      
      都说心善是件好事,可要是成了愚善,那就是万万要不得,别人也只会想着法利用你。”
      
      李妈妈这话算得上忠告,玲珑也看得清楚,心下对这李妈妈也多了分信任。
      
      若她真是这等愚善的人,怕是早就死了。
      
      玲珑眼中一冷,两手紧握成拳“李妈妈可有什么好看法?”
      
      “以老奴看,这人若是随便打杀了,也达不到杀鸡儆猴的效果。”
      
      李妈妈看着玲珑的脸色,如是答道。
      
      玲珑自然一脸惶恐,她身子微微颤动,丝丝连忙上前扶住。
      
      “可,我哪知什么杀鸡儆猴呀,若是得罪了鹄福院的宋姐姐怎么办?”
      
      “姑娘可不能这么想,虽然说现在你的位份还没定下来,可这是迟早的事。
      
      再者说,这次宴会的置办,芙蕖院可出了不少力。既然迟早要平起平坐,您的气势可就不能输。”
      
      李妈妈这话落在了实点上,纵然是有些想法的玲珑也没有想到那么透彻。
      
      不过,李妈妈的话也只算是意外之喜,此次她的目标也已达成。
      
      余光撇向躲藏在暗处的某人,玲珑嘴角勾起,这出戏还满意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