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她娇媚可人》大碗馒头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5-30 16:44:5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二章 ...

  •   “还好你比我想象的聪明一点儿,也比我想象的更漂亮,”
      
      清青盯着玲珑的脸,露出抹耐人寻味的笑容“生了这副脸蛋,让我们怡芳阁的花魁都嫉妒了。”
      
      玲珑缓缓坐在椅子上,铜镜里清晰映出少女的容颜,唇红齿白妩媚多姿。
      
      清青俯身按住玲珑的肩,贴近她的耳“现在,你该想想如何才能在怡芳阁一跃成红牌,今晚可至关重要呢,有大人物来了!”
      
      清青细细给玲珑画上额间的花钿,眼里满是认真,那花钿红得像颗朱砂,与玲珑左眼下的那颗泪痣相得益彰。
      
      “那今晚最急的也不该是我。”
      
      声音很轻,玲珑垂下眸,水红色的裙摆鲜艳得很“清青姐,你为什么会帮我?”
      
      清青身子一顿,她笑了“这重要吗,今晚看你自己了。”
      
      今晚的怡芳阁早已放出风声,一时人满为患,台上众多女子舞动着身躯,台下的宾客不由期待地望向领舞的女子。
      
      怡芳阁打以前起,就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力捧的姑娘必定是领舞的那位。
      
      水红色的长裙及地,女子额头上显眼的花钿,她举手投足间,风情四溢。
      
      她的步子轻盈,舞姿妙曼,穿梭在众多伴舞的女子间竟一点也没被掩去风头。
      
      她面上挂着银红色的细纱,隐隐绰绰,看不清面容,让人不由心生遐想。
      
      "这舞跳得不错,赏。"
      
      谢茗堂坐在二楼的包间里,台下众人的反应皆落在他眼里。
      
      也是得知今晚怡芳阁将捧个新人来,他不吝啬走这一遭,他也想看看如今的怡芳阁还能拿出什么和天上人间比。
      
      “侯爷真是给这丫头面子,不如,就安排她今晚服侍您。”
      
      芹妈妈脸上堆满讨好的笑容“她可是个雏呢。”
      
      谢茗堂无意识的磨蹭着右手食指上的伤疤,话说得漫不经心“带上来瞧瞧。”
      
      ***
      
      眼前是形形色色的宾客,他们嬉笑怒骂,耳边是极尽暧昧缠绵的丝弦管乐。
      
      玲珑每一次转身都不敢疏忽,她眉眼弯弯,似乎在笑。
      
      可她手脚冰凉的像十二月刚下的大雪。
      
      “你拉我做什么?不许碰我。”
      
      听到熟悉的声音,玲珑微微诧异,她抬眼望去。
      
      不远处,莹莹被一魁梧男人强行拉入怀中。
      
      男人长相彪悍,身上穿着绿色长袍,外罩着紫色亮衫,腰系玉带,连靴子也是上好的皮子货。
      
      他的脸色已经黑了,对着莹莹没好气的骂道“一个小.婊.子还对着爷大呼小叫,知道我是谁吗。”
      
      莹莹虽然昂着头,身子却止不住的颤动,眼睛里已闪现泪花“我是清倌。”
      
      “我呸,妓.女就是妓.女,爷的银子都可以砸死你。”
      
      男人一脸的不置可否,他毫不怜惜的扛起莹莹对旁边的人说“跟芹妈妈说老样子,记秦府上。”
      
      “好嘞,秦二少楼上请。”
      
      莹莹死命挣扎,奈何男人的力气大得很,她动一下,男人的手就狠狠打在她的翘.臀上。
      
      “秦二少,你不妨看看台上那姑娘,她才是今晚怡芳阁的重中之重。”
      
      莹莹强忍着羞辱,目光望向站在台上的人。
      
      两人目光对上,玲珑动作一顿。
      
      秦屿挑挑眉,扔下肩上的人,轻轻松松跳上台。
      
      “哎,那是秦二少!”
      
      “对,就是他,不过他怎么回京了?”
      
      “军功在身呗,回京领赏的。”
      
      “啧啧啧,这下京里又有好戏看了。”
      
      台下的人议论纷纷,台上的玲珑侥幸躲过秦屿朝她伸出的手。
      
      “美人儿,让小爷看看你究竟长什么样子。”
      
      “那若是奴家貌若无盐,岂不折煞了公子的双眼。”
      
      玲珑避重就轻,手心虽一片潮湿,但面子功夫还是得拿出来。
      
      秦屿向来直来直往,哪会懂这些弯弯绕绕,他此时心气已被玲珑勾起,那还会在乎其他的。
      
      “若是怡芳阁捧出的货色不好,小爷砸了这怡芳阁也没甚怕的。”
      
      玲珑只觉眼前人好生霸道,不得逞就不罢休。
      
      秦屿的笑容略带邪气,他看玲珑的眼神就像盯着自己的猎物。
      
      银红色的细纱跌落在地,是玲珑自己干脆利落地扯下。
      
      “你倒是和别的女子不一样。”
      
      玲珑拢了拢耳边的碎发,无暇的脸颊宛若明珠吸引了大多数人的视线“若是想看奴家的脸,奴家自己来便可,不劳公子动手。”
      
      秦屿一时失了神,说不出别的话来。
      
      芹妈妈下楼见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面,她皱皱眉,秦二少这眼神摆明对玲珑有意思,若是她现在上前插一手怕是得罪人。
      
      余光扫到躲在一旁的莹莹,芹妈妈顿时计上心头。
      
      莹莹低着头,不断小心翼翼打量着面前的男人,他芝兰玉树气质非凡,服饰上的的锦丝都不是一般有钱人家能买到的,怕是达官贵人才能穿的上。
      
      还好,她刚刚答应了芹妈妈,眼前这个男人可比之前那个秦二少显贵多了,一看就不是炮灰角色。
      
      “抬起头回答我的问题,你就是刚刚跳舞的人?”
      
      “是的,公子。”
      
      莹莹面带红晕,低着脑袋,身子紧张得颤动起来。
      
      谢茗堂狭长的凤眸里闪过一丝厌恶,他朝芹妈妈摆摆手“该赏的还是赏,人就带下去吧。”
      
      芹妈妈朝莹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自己下去,偏偏莹莹一点也不乖觉,她上前几步拜倒在谢茗堂的腿上“公子,可是嫌弃莹莹的身份?”
      
      谢茗堂的脸瞬间黑了,他拎起莹莹的后脖颈就是一扔“随便什么猫猫狗狗都要往本侯爷身上沾吗。”
      
      莹莹惊惧的看着谢茗堂,不该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的,她不是女主吗。
      
      谢茗堂此人,平生第一厌恶欺骗他的人,其二厌恶违反他命令的人,偏偏这女人两点都犯了。
      
      “芹妈妈,你们怡芳阁是不想开了吗,敢骗我。”
      
      芹妈妈暗叫一声不好,她恶狠狠地瞪了眼自作主张的莹莹“这,老身冤枉呀,咱们怡芳阁哪有那个胆子骗侯爷呀。”
      
      谢茗堂站起身来,冷漠地瞥了眼莹莹“哦,那就是你骗我咯,跳舞的人我看得清清楚楚,她可比你漂亮得多。”
      
      “不,我没有,是玲珑她不愿意来侍奉侯爷您的。”
      
      莹莹额头急的直冒汗,她不想死,她也不能死,玲珑对不起了。
      
      “芹妈妈,把那个玲珑带过来!”
      
      芹妈妈一脸纠结“可是秦公子那边,老身不好交代啊”
      
      “秦然?”
      
      “不是,秦大公子耙耳朵可是出了名的,怎么会进怡芳阁这样的烟花场所。”
      
      谢茗堂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个身影“秦屿?”
      
      芹妈妈忙不迭点点头“可不是,想想玲珑要折在这混不吝身上,老身还有些疼惜。
      
      要说那秦二少,那可是出了名的暴戾,老奴都不禁为玲珑担忧了。”
      
      说罢,芹妈妈不知从哪儿掏出小手绢来,假意抹了滴眼泪“奴家的玲珑啊,还没来得及大红大紫就得折在秦二少手里了!”
      
      谢茗堂又不是蠢人,芹妈妈的小计谋他一眼就能看穿,本不愿搭理。
      
      可电光火石之间,脑海里隐隐浮现刚刚那女子舞动的身影“也罢,这女子有意思的很,本候便是要争一争。”
      
      ***
      
      “玲珑姐姐,告诉你个好消息,你今晚不用侍奉秦二少了,侯爷看上你了!”
      
      杏儿迫不及待地跑回玲珑房间,她也没想到事情居然一波三折,淮北候为了她们家玲珑姐姐不惜得罪秦家二少,这比话本子还要精彩。
      
      玲珑放下手中温好的酒,眼皮都没动一下“哦,那想必某人会很失望。”
      
      说起这件事,杏儿就愤慨了“明明秦二少看上的是她,偏偏她引到姐姐身上。”
      
      玲珑摇摇头,沉默不语。
      
      杏儿还是气不过“玲珑姐姐就是不计较,要是换个人,指不定要把她活撕了。秦二少是个什么人啊,全京都都知道”
      
      玲珑眼神有些复杂,松开了原本握在手中的酒杯,碎了。
      
      “杏儿,下去吧。”
      
      “可莹莹姑娘她太过分了。”
      
      玲珑站起身抚了女孩的头顶,语速平缓却坚定“侯爷马上要来了。”
      
      “我……”杏儿还想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
      
      “噔噔,噔噔”男人的脚步声很沉稳,却停在房间门口。
      
      玲珑抚了抚略微微皱乱的裙边,眼角弯弯,亲自给男人开了门“侯爷,奴家可等你有一会了。”
      
      谢茗堂站在门外停住,他死死地盯着玲珑的脸,眼睛都不带眨的“你很好看!”
      
      “扑哧”玲珑这下是真的笑了,天底下还会有第二个侯爷这么呆吗。
      
      说实话,没见到谢茗堂的那一刻,玲珑还担心来着,生怕这侯爷不太好应付,可现在觉得大概没有这个顾虑了。
      
      他比玲珑见过的大多数男人都俊朗,浓密的剑眉下那双带着侵.略.性的凤眸,挺拔的鼻梁,那带着笑意的薄唇,夹杂着糖蜜的香甜。
      
      "笑什么,我讲的是实话。"
      
      谢茗堂进了屋子,嗅到了一股花香味,这气味跟玲珑身上的香味如出一辙。
      
      "奴家知道,妄侯爷莫见怪。"
      
      谢茗堂自己坐在凳子上,顺手一捞,把站在一旁的玲珑拉入自己怀中"我能有幸做姑娘的入幕之宾吗。"
      
      男人的语气及其亲昵,仿佛两人以前就是老相好似的,玲珑面上一热,心里暗骂这人好没脸皮。
      
      玲珑虽然没经验,但也不是个不识情趣的呆头鹅,她顺势转过身,勾住谢茗堂的脖颈,在他脸上香了口"侯爷,开什么玩笑呢,您不已经是了吗。"
      
      谢茗堂挑眉,笑容有点玩味,手也不老实起来,看着玲珑在他怀里一脸潮.红的小模样。
      
      "侯爷,你好讨厌啊!"
      
      "我也没想到玲珑姑娘这么多娇!"
      
      玲珑脑袋埋在谢茗堂胸膛,小手紧紧捏着他的衣襟,一句话也不肯说了。
      
      谢茗堂抱起玲珑起身,掂了掂,这丫头比他想的要轻,差不多跟只小鸡仔似的"啧,太瘦了,难怪摸起来都是一把骨头。"
      
      "那侯爷何必对奴家动手动脚,占了便宜还一副自己吃亏的模样。"
      
      玲珑羞恼了,她用手轻轻在谢茗堂腰上拧了一把,她真没见过这么无赖的人,得了便宜还卖乖。
      
      "哼,胆肥了,小丫头。"
      
      谢茗堂高高举起玲珑,作势要把她往床.上抛,却看到玲珑身子止不住的颤动。
      
      "你怕"
      
      "没有,奴家高兴还来不及,怕是今晚楼里不少姑娘都羡慕我来着。"
      
      谢茗堂眸色渐深,颇有种势在必得的架势。
      
      到紧要关头,玲珑又心生退缩,她紧紧拽住谢茗堂的衣服,咬着牙什么也不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