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她娇媚可人》大碗馒头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5-08 10:04:2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一章 ...

  •   红楼绿瓦,富丽堂皇,门口挂着硕大的名牌"怡芳阁",京都里有名的楼子。
      
      达官贵人去得,平民走卒也去得,三教九流来来往往,只是红颜不改依旧笑春风。
      
      "哟,我瞧瞧,这几个姑娘可真不错,不枉老娘废那大价钱买回来,可比自个调·教的那几个水灵得多。"
      
      怡芳阁的老鸨目光毒辣得很,她满意地看着眼前这几个姑娘,这其中也包括了玲珑。
      
      玲珑站在边上,身上的红裙衬出她的一身雪肤,虽年纪小,五官还尚未长开,眉眼亦可见一股风情,特别是左眼下的那颗泪痣。
      
      又有一女子身着华服掐着腰婀娜走到她们跟前,她生得极好,一身气派让几个小姑娘自惭形愧。
      
      "芹妈妈,这就是那新来的几个姑娘吗?"
      
      芹妈妈笑着点头"那是,锦绣你瞧瞧。"
      
      锦绣一一打量,视线停在一边,指着站在两边的姑娘"我看她俩就还成,花魁的苗子。"
      
      "巧了,这两人是妈妈我下了血本的。"
      
      芹妈妈笑眯眯地示意二人过来,玲珑弯了弯嘴角率先从众人中走出来。
      
      "芹妈妈好,锦绣姐姐好。"
      
      "嗯,小丫头可有名字"
      
      "玲珑。"
      
      入楼肯定得有个花名,玲珑早就想好了,她的花名就叫玲珑。
      
      犯官之子女,自古被夺取姓氏。
      
      玲珑这个名字还是当年翠晴给她取的,而如今故人不在,留个念想还是好的。
      
      那边那个小姑娘一脸不情愿地走过来,落在芹妈妈眼里,她皱了皱眉,显然不喜。
      
      玲珑望了一眼走过来的小姑娘,明白了锦绣刚刚说的话,小姑娘生的秀美可爱,鹅黄色的裙裾像极了温暖的春光。
      
      她亦眉眼未长开,走近了,还能闻到她身上的奶香味。
      
      这次芹妈妈并没有开口,许是她不惯小姑娘的脾气,锦绣初绽笑颜,那一瞬惊艳了在场的所有人,连芹妈妈也有些恍惚。
      
      "告诉我,你入怡芳阁的花名。"
      
      "我没有花名,锦绣姐姐你可以帮我取吗"
      
      锦绣轻轻点点头,她捻起小姑娘的发丝放在鼻间细嗅"不如,你就叫莹莹。"
      
      莹莹红着脸点点头,她磕磕巴巴的回答"莹莹谢谢锦绣姐姐赐名。"
      
      芹妈妈招呼了人把她们送到各自的房间,顺便可以先熟悉熟悉怡芳阁,晚上才是一出大戏。
      
      领着玲珑上楼的丫头叫杏儿,不过八.九岁的年龄,办事倒很伶俐。
      
      玲珑看似不经心的跟着杏儿上楼,实则在暗自打量这怡芳阁里的人。
      
      杏儿给玲珑备好了热水,新的衣裙也整齐摆在一旁,她低着头“玲珑姐姐,我来伺候你,洗澡。”
      
      “你下去休息吧,我不太习惯别人服侍。”
      
      杏儿听了,非但没有高兴,反而立刻跪在地上,水汪汪的眼睛里满是惊惧“玲珑姐姐,杏儿哪里没有做好,杏儿可以改。
      
      求求姐姐不要赶走杏儿,求求姐姐!”
      
      玲珑连忙扶起杏儿,她虽然不明白杏儿的反应为何而来,却也看得出怡芳阁很有一套规矩。
      
      “好好好,杏儿别怕,玲珑姐姐不会赶你走,你能告诉姐姐你为什么这么怕吗?”
      
      杏儿的身子仍然抖的跟个筛子一样,显然她怕得不轻,缓了一会之后,她才说道“姐姐,我悄悄告诉你,你不要跟别人说啊。”
      
      玲珑忍不住摸摸杏儿的脑袋,说到底,杏儿也还是个小孩“姐姐不会和别人说的,所以这也是我们的小秘密好吗?”
      
      “玲珑姐姐,那我们拉勾,拉了勾就不能说谎。”
      
      杏儿抬起小脑袋,勾起小指看向玲珑,眼神里的熠熠星光让玲珑不由想起曾经的自己“好……”
      
      华灯初上,夜市也准点开了,街上的人来来往往,好不热闹。
      
      “瞧一瞧看一看,新鲜香葱热酥饼,不好吃不要钱。” 
      
      “来看看我家的糖人儿,小朋友,要不要来一个!”
      
      玲珑透过二楼的窗子瞧见一家子停驻在糖人小贩哪儿,小孩怯生生的望向画好的糖人。
      
      女人牵着小孩的手,眼神却在她丈夫身上,男人愣了两秒还是掏出几枚铜板给小贩“来一个吧。”
      
      “好嘞,小朋友拿好了。”
      
      糖人还冒着几丝热气,亮晶晶的颜色让人很有食欲。
      
      “玲珑姐姐,芹妈妈招姑娘们下楼呢?”
      
      杏儿推开门,她示意着玲珑时间到了,是时候下场了。
      
      玲珑走得不急不缓,每一步都跟踩在了人的心尖尖上似的,挠得人心痒痒。
      
      摇曳生姿,顾盼生辉,形容的大抵是玲珑姐姐这样的女子吧。
      
      杏儿落在玲珑身后,竟生不出一点嫉妒之心。
      
      “来啦,”芹妈妈招呼那几个小姑娘过来“场面今天也给你们摆出来了,我怡芳阁可不养闲人。”
      
      姑娘们个个脸皮薄,你推我来我推你,莹莹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她们每个人被买进这里时,就猜到自己以后要做些什么,可直白摊开就有些丢人了。
      
      “多谢芹妈妈的好意,那玲珑就却之不恭了。”
      
      玲珑接过话来,恰好缓解了气氛的尴尬。她拢了拢耳边的发丝,圆润光洁的肩头裸露在外头,雪白中微微泛粉。
      
      芹妈妈脸上有了笑容,这批姑娘中,也就玲珑的心性上得了台面,其他人都太小家子气。
      
      “芹妈妈,我能只做清倌吗?”
      
      开口的是莹莹,她一脸纠结,小手死死捏着裙子边,她不愿意被些糟践人污了身子。
      
      芹妈妈那么精明的人怎么看不透小姑娘家家的心思,她斜睨了莹莹一眼,没说好也没说不好,莹莹吓得紧紧低着头不敢看芹妈妈。
      
      “你们呢?”
      
      “如果莹莹做得清倌,那我也做得,我琴棋书画歌舞样样不差,比莹莹和玲珑都要强。”
      
      那个做“出头鸟”的姑娘样貌姣好,可在美人众多的怡芳阁可真不够看。
      
      “好,我允,不过有时间期限。
      
      在三月内,树立自己的特色,能吸引客人来,如若不然,就做普通的姑娘给我好好的侍客。”
      
      一句话惊起千层浪,众姑娘纷纷望向芹妈妈,心里各有各的小心思。
      
      芹妈妈下一句话又把她们的心思掐死“在怡芳阁做清倌可没你们想的那么好,地位也就比普通姑娘好一点,跟红牌根本没法比。
      
      这里不是天上人间,没那么多人会惯着你。”
      
      那些小姑娘大多打消了想法,偏偏还有几个不死心的,莹莹就是其中之一。
      
      “玲珑,到后厅准备着,该出什么才艺让锦绣她们带带你,你们几个,跟我来。”
      
      芹妈妈指了指刚刚那些没做声的姑娘,玲珑则跟着杏儿去后台。
      
      “玲珑姐姐,你真聪明,得了芹妈妈青睐就能在怡芳阁过上好日子了。”
      
      杏儿仰着头看玲珑,真心为她高兴,这里不比别的地,只有自己争,才有一方天地。
      
      玲珑笑意浅浅,身上袭过淡淡的花香,并未多言语。
      
      “哟,这就是锦绣姐姐你说的那个小丫头?可真是个妙人儿。”
      
      才迈入后厅,就听到一道婉转悦耳的女声,玲珑抬眼打量对方,对方也望向她,目光微微交汇又转移开来。
      
      绿袖清风,这是玲珑脑子里蹦出的第一个词,形形色色的美人她不知见过多少,偏偏只有这位姐姐有种岁月静好的气质。
      
      瞧到了她,玲珑繁杂的心绪安稳下来“妙人儿称不上,只是比旁人心思多了点。”
      
      锦绣复杂地看着玲珑,给她介绍起身旁的女子“那真真是难为玲珑妹妹了,这位姐姐是咱们怡芳阁的头牌清青。”
      
      “真是闻人不如见面,清青姐好。”
      
      “嘿,你这小丫头在哪处听过我的名声,莫不是胡乱蒙我吧。”
      
      清青生来和气,她打趣起人来也温温柔柔。
      
      “玲珑自是不敢蒙姐姐,说来我们还是从一个地出来的,管事妈妈也时常向我们这些丫头提及到姐姐你。”
      
      这话说的漂亮,但站在这儿的人精哪个听不出玲珑的言外之意,无非是指望清青提携一把。
      
      清青抿唇一笑,如四月的春风拂过湖面,在人心上留下层层涟漪。
      
      “这是自然的,锦绣这就是你不对了,你竟没说这妹妹跟我是同个地出来的。”
      
      锦绣站在原地,气定神闲地开口“是是是,也怪我没仔细了解玲珑妹妹。
      
      原本啊,我想像清青你引荐的可是另有其人呢!”
      
      锦绣话说到一半就没说下去了,里子和面子可谓都不落,就等着清青问她后续。
      
      清青瞥了眼沉默不语的玲珑,将她拉到自己跟前“我可不管,既然芹妈妈选了玲珑,那定是玲珑妹妹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玲珑意外清青会护住她,她本没有和锦绣撕破脸皮的想法,但耐不住锦绣屡屡寻她错处
      
      “怕不是,锦绣姐姐选的那个人愚笨不堪才让玲珑得了先机 。”
      
      似是而非的话,不是她锦绣才会说。
      
      被将了一军,锦绣的脸色难看起来,她眉头挑起,怒极反笑“玲珑妹妹好大的野心,你这样的吃相难道不难看吗。”
      
      玲珑眼角一抽,长袖里的素手紧握成拳,过了一会儿慢慢松开,那双魅惑天成的眼里无波无澜“锦绣姐姐说的是。”
      
      锦绣得意的勾起嘴角,转身前往前厅“那妹妹不妨好好准备,看看你今天的出场到底能不能一鸣惊人。
      
      哦,忘了跟你介绍了,我可是怡芳阁当红的花魁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