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沈千络在沈临墨的屋子里喝完了茶,一径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连句话也不说。江月和落霞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也不敢开口问什么。
      
      春日天长,沈千络坐在屋子里,出了半日神,才只是日头偏西。落霞的性子素来直接,忍不住问道:“公主,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沈千络抬起头,对江月说道:“等会儿我写封信,你去交给二门上一个妥当的小厮,叫他带出去,交给城外驻扎的子喻哥哥,他看了,自然会去做。记得,别被人看到了。”
      
      江月一阵风似的离开了。沈千络望着案前的一盆新抽芽儿的茉莉,说道:“落霞,我记得,咱们来京城之前,兰桂嬷嬷生病了,就没跟着过来,是吧。”
      
      落霞笑道;“是啊,而且兰桂嬷嬷得的是时疫,王后说了,怕过了病气给您,就没带她上来,不过现在想来已经好了。”
      
      沈千络颔首说道:“那就找个时间给母亲修书一封,告诉她,既然兰桂嬷嬷好了,还是叫她也过来。”
      
      落霞答应了下来。沈千络从小就是被兰桂嬷嬷伺候着长大的。这嬷嬷是从京城中出来,年轻的时候,做了很多年的女官,事情和规矩都懂得很多。前世也是因为她生了病没跟过来,沈千络在进京之后才会因为不知道很多规矩和内幕,犯下了不少错误。
      
      这一次,要想在京城中平安度日,无论最后是留在这里还是回到故乡,兰桂都是自己必须要的帮手。
      
      --------------
      
      在城外驻扎的赵子喻收到了沈千络给他的亲笔手信,一刻也不耽误,就派自己手下最精干的卫兵起了个大早,去跟着每天出门的墨哥儿,看看他到底去了哪里,又做了一些什么事情。
      
      三日之后,赵子喻独自便装入城,按照沈千络的嘱咐,在后花园西边的角门等着。
      赵子喻只等了大概一刻,角门就从里面打开了。沈千络小心翼翼的跑了出来,临关上门,还不忘左顾右盼。
      
      赵子喻的眼睛放在沈千络身上,忍不住微微一愣。她穿了一件葱绿色宫纱绣迎春花罗裙,浅黄色窄袖小衫,梳着垂马髻,戴着白角小梳,蝴蝶步摇,配上她的雪白皮肤和美丽容貌,看上去像仙鹤一般亭亭玉立。
      
      她几步跑上来,到自己跟前站住,笑着说道:“子喻哥哥,你来了!”
      赵子喻愣了几秒。回过神来之后,又开始拱手行礼,恭敬地说道:“微臣不敢,微臣见过公主,公主万安。”
      
      沈千络这边也在端详着他。赵子喻是武将出身,父亲也是戍边大将,但是却偏偏生了一副极为清秀俊俏的样貌,可以说是男生女相。平时穿着甲胄和盔甲,看着还是武将一般的健壮,但是今日入城的一套亮灰色常服和银质发冠,一起穿戴在身上,不像是个武将世家的孩子,倒像是一个公侯世家教养起来的富贵公子。
      
      两个人对面对,静立了片刻之后,还是赵子喻先开口,从身后拿出一个锦盒来,说道:“公主,这是几日前,我母亲托人给我带来的水晶海棠果,您尝一尝。”
      
      沈千络接过锦盒,用葱白般纤细的手指拿出一个果子放在嘴里,脸上展开一个漂亮的笑:“谢谢子喻哥哥了。”
      
      赵子喻微笑道:“公主,你托我办的事情,我已经查清楚了。那个叫绿玉的女子,是城里一个叫,楚香楼的舞姬。你家公子基本每日都要去见她,一待就是大半日。但是因为都有小厮守着,我也不知道他们在里面都说了些什么。”
      
      沈千络沉吟片刻,又问道:“那子喻哥哥,你有没有打听出来,那女子祖籍在哪里?”
      “我找人问过,那女子是苏州人氏,去年才被卖到京城来。不过一年。”
      
      “苏州人氏........”沈千络低下头,走了几步。似乎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才回神说道:“多谢子喻哥哥,你帮了我一个大忙。不过,千络还要厚着脸皮,再求你帮一个忙了。”
      
      赵子喻立刻说道:“你说。不管是什么,能做到的,我肯定做到。”
      沈千络四下里望了望,看没人出来,就又靠前了一点,小声说道:“子喻哥哥,你附耳过来,我细细地告诉你。”
      
      赵子喻的脸登时红了一半,但是沈千络那样认真,他还是几步上前,到了她面前。
      沈千络踮起脚,在赵子喻的耳边,把自己的计划一五一十地全都告诉了他。
      
      赵子喻十分惊讶。刚刚沈千络告诉他的计划。缜密聪明,根本不像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可以出的主意。虽然自己不太理解她为何要对一个舞姬费如此心思。但是赵子喻却知道,自己还是会竭尽全力的帮助沈千络。
      
      他郑重地点了点头。天色已经不早,赵子喻也不敢多留,转身离开了。但是才刚走出去几步,背后却响起了沈千络的声音。
      
      赵子喻立刻转过身,隔着几步远的距离,他看着沈千络对他微笑,伸手,口中轻声说道:“子喻哥哥,小心。”
      
      沈千络目送着赵子喻离开。自己也快步走到角门前。但是还没推开门,她却忽然像察觉到了什么一样,转头望了一下。
      
      几步远的海棠树根底下,站着一个身量修长,玄色衣衫的男子。他未曾束发,一对凤眸微微眯起,眼睛看着她。
      
      纵然隔了经年的时光和有了改变的容颜,但是沈千络还是一眼看了出来。那个人,是萧若。
      沈千络的双眼像是被钢针狠狠地刺了一下,让她不得不移开眼睛。双手握拳,指甲摁在肉上的疼痛让她的神智恢复了清明。
      
      几经思考之后,沈千络还是转身上前,屈身行礼:“沈千络见过六皇子。”
      萧若负手而立,俯视着她:“公主请起。”
      
      沈千络立起来,淡淡说道:“六皇子若是没有什么指教,我就先走了。”
      
      她不想再等萧若的回答,想要直接离开,但是萧若却率先开了口;“公主刚刚来京城,似乎不太了解我们这里的规矩吧。”
      
      沈千络抬眼发问:“六皇子的意思,我不明白。还请赐教。”
      “公主手里的锦盒,是刚才那位子喻将军送给你的吗?”萧若的眼光看向沈千络手里。
      
      若是从前的自己,肯定就要被这话吓住了。但是如今的沈千络,内里已经换过人,活了两辈子,虽然跟萧若一直是面子上的夫妻,但是自问也比一般人要了解他。
      
      萧若这个人,说得少,做得多。如果他把话放在台面上讲了,那倒是会证明他不会怎么样。
      沈千络干脆抬起头,老实地回答:“是。是他送给我的。”
      
      “公主可知道,这叫私相授受,是不合规矩的。”
      
      沈千络竟笑了一下:“六皇子真会开玩笑,这又不是在宫中,何来的私相授受。”沈千络明眸一转,快速从盒子里拿出一块海棠果,塞到了萧若手里,歪头说道:“现在,六皇子手里也有我的东西了,要说私相授受,也是我们三个。”
      
      萧若微微愣住,第一次开始仔细的打量着眼前这个春光一般漂亮明媚的女子。可她已经转身,毫无留恋的离开了。
      
      “公主,按照宫里的规矩。你要向我辞行。”
      沈千络徐徐地吐出一口气。转过身,目光深深地看向面前这个风姿迢迢的男子。良久,她才屈身,低声说道:“那沈千络祝六皇子,大展鸿图,长乐未央。”而后,她又微笑一下,补充了一句:“告辞。”
      
      萧若站在原地,看着沈千络消失在门内。春风如许,让他不由地怔愣。小厮林书走上来,说道:“主子,您怎么了?看什么呢?”
      
      萧若扬起头,说道:“我总觉得,以前好像见过她,似曾相识。”
      林书笑起来:“主子,你许是眼花了吧,这个藩国公主是第一次进京城,从前都没有露过面,您怎么可能见过她呢?”
      
      萧若没再说话。转而去了宫中,给他的母妃贤妃请安去了。
      沈千络在角门见了萧若,心里像是借了一根刺一样,但是现在,她却已经不想在这件事,这个人身上浪费时间了。
      
      重活一世,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保住沈氏一族的平安,让自己的亲人不被奸人所害,这样,也算保住了沈氏一族的颜面,还有自己那个不大的藩国的一众子民。
      
      这些事情如果可以做到,那也算没有白活这一世。沈千络走在园内,静静思索,回去就给了江月和落霞几两银子,让她们带到府内各处去,去打听一下那个王小娘的底细。尤其是要问出来,她是哪里人氏。
      
      江月和落霞很快的打听了出来。这王小娘原来是杭州人氏,三年前跟着远亲到京城里来,不到半年就被自己的哥哥纳为外室,入府两年多,现在看看,整个将军府已经在她的掌控之下了。
      
      虽然祖籍并不是一处,但沈千络却还是怀疑,这件事情跟王小娘脱不开关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