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七缕白月光 ...

  •   季临川这一去,就是三天。
      
      中间给苏萝打过一次电话,平平淡淡的,说自己暂时回不去了,请她自便。
      
      苏萝在季家只留了一天,乐悠悠地回了自己的公寓。
      
      十八线小明星还有个好处,就是不用担心铺天盖地的狗仔;她也不担心接不到通告,在演艺事业上,苏萝一直都很佛系——这不是指演技,而是心态。
      
      别的人想红,想爆,她不一样;演戏只是她的爱好,爱火不火。
      
      任真真知道好友这么个脾气,也纵着她。旁的经纪人都是“我又给你接了几个综艺,你争取去刷刷知名度”,到了任真真这里——“宝贝,我又帮你推了两个综艺,你放松好好玩哦么么哒。”
      别的小明星为了一两部剧的资源,去搭关系,请人引路搭桥,到了苏萝这里——“什么?XXX是我大舅妈的侄子的姑父?算了,我不演了。”
      
      这也是为什么苏萝至今没有大红的原因。
      太佛系了啊!
      
      虽然先前苏萝拍的戏不多,基本上也都是小配角,但仗着一张360度无死角的脸,依旧收获了一小批忠诚的粉丝,天天在超话里打卡,眼巴巴地等着苏萝营业。
      算起来,距离苏萝上次拍戏,已经过去一年了。
      
      要不是苏萝每隔上一两个月发博,小粉丝们真的要怀疑自己的爱豆已经被外星人给抓走了。
      
      今天也是,午饭时间,任真真催着苏萝:“下午剧要官宣,你准备好转发,或者发张自己的定妆照。”
      “好。”
      
      苏萝上了自己的微博大号,发照片,看了看几个小粉丝在她微博下面的夸奖。
      
      [呜呜呜小仙女终于开始营业了]
      [小仙女好美!新剧看上去好棒!]
      
      ……
      
      一想到还有一群可爱的小粉丝在默默地关注着自己,爱着自己,苏萝心中一暖。
      然后退出微博,登小号,一气呵成。
      
      完成日常微博打卡之后,苏萝懒懒散散地枕着自己的手背:“哎,总感觉自己最近心里空落落的,像是缺了什么。”
      任真真一针见血:“缺心眼吧?”
      “……真真,你怎么也被狗男人给传染了?”
      
      任真真干笑两声,推了推她:“话说,你男人去哪儿了?”
      “不知道,没消息。”
      “可能是公司出问题了?还是说,在外面有了别的新欢?”
      
      “别那么悲观,”苏萝漂亮的眼睛眨了眨,“说不定是出车祸了呢。”
      
      任真真噗呲一声笑了出来:“真不知道你怎么这么针对季临川……”
      
      苏萝磨了磨牙。
      早在读高中的时候,苏萝就听说了季临川的大名。
      从父亲那里。
      
      但很快,她就发现这人其实恶劣的要命,根本不值得她敬仰。
      哼。
      
      -
      
      季临川已经连续四天每天只睡五个小时了。
      全靠黑咖啡提神。
      
      长时间的缺眠并没有损害他的思维,会议上,他冷静克制地一条条阐明,将那些反对的话怼回去。
      董事会的成员被他说的哑口无言。
      
      季氏集团商贸起家,涉足建设、投资、传媒、电子通讯等多个领域;季临川并没有直接进入总部,而是从季老先生那边要来一笔投资,进军互联网行业。起先看好他的人并不多,而季临川带领研发的多款游戏和APP爆火,让他在这市场上站稳脚步,才有精力和金钱攻克人工智能领域。
      从云端到实体,季临川的野心逐渐流露出来,他想要做完整的智能生态链,这些年来,对他提反对意见的人已经不多了。
      
      但季临川这次想将已经研发成功的人工智能程序应用到仿生宠物上,令所有人都觉得惊诧。
      他意志坚决,条理清晰,力排众难,终于把这件事敲定了下来。
      
      会议结束,他坐在椅子上,没有站起来,揉了揉太阳穴。
      倦意袭来,眼前有些发黑;季临川缓了好久,侧首问韩特助:“苏小姐的新剧是不是要开始拍摄了?”
      
      韩特助恭恭敬敬回答了个是。
      
      季临川淡淡地嗯一声。
      
      总算了却一桩心事。
      他摸着手上的那道浅浅疤痕。
      
      生活陷入泥沼的那段日子里,那个胖乎乎的小女孩跌跌撞撞闯入,给他的生活带来了一束阳光,才叫那个几乎陷入死寂的少年重归正途。
      只知道她叫林藤,联络尽失,如今也无从报答。
      
      人海茫茫,他没有办法找到那个小女孩,只记得小女孩锁骨下面,有一块梅花模样的红色小胎记。
      
      他原本还想,等到第一批智能仿生宠物研发成功后,送她一个呢。
      那个可怜的、对动物毛皮严重过敏的小家伙,也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宠物了。
      
      -
      
      不和季临川联系的第五天,苏萝神清气爽,吃嘛嘛香。
      这也导致她在例行称体重的时候,爆发了一句粗口。
      
      这一个月来,她长了足足五斤啊!
      五斤啊!
      最恐怖的是,肉长了五斤,熊一点变化也没得。
      
      苏萝头皮发麻,被肥胖支配的恐惧再次回来,苏萝坚定不移地立下了减肥的目标。
      从明天起,就开始进行健康饮食,拒绝油炸食品,拒绝碳酸饮料,拒绝碳水化合物!
      
      次日清晨,苏萝坐在片场中,打开包装袋,取出深海鳕鱼堡、劲爆鸡米花、金缕虾和大杯冰可乐。
      算了,保命要紧,今天活动量大,多吃点也没什么。
      苏萝这样自我安慰着,愧疚且悲伤地重重咬了一口。
      
      今天已经开始拍摄了,虽然苏萝是主角,但整个片子围绕着男主展开,她的戏份并不算多,大部分时间,她都在一个人揣摩剧本,或者支着腮看男主的表演。
      
      男主角赵寒程也是新人,刚刚从电影学院毕业,不笑的的时候还比较高冷,一笑起来就多了几分天真的模样来。
      他性格好,下午和苏萝的第一场戏对的也不错。
      中间不过NG了三场,就过了。
      
      苏萝下午的拍摄结束,没什么事情可做,心里惦记着上次尝的那个酒,再加上身体疲乏,撺掇着任真真:“真真,你还想不想泡温泉呀?”
      “泡!”
      
      苏萝去拿私汤小院的门卡时,接待她的人表情很不自然,支支吾吾,好半天才说:“抱歉呐,苏小姐,您的私汤今天正在进行例行养护,不建议您去泡呢。”
      
      苏萝耸肩:“那好吧。”
      
      对方明显松了口气,笑盈盈地说:“不如苏小姐您先去休息一下,我这边去派人催促一下;尽快结束清理工作,好方便苏小姐您泡温泉。”
      
      苏萝扯着任真真,拿了房卡就走。
      去的却不是给她安排好的套房,直奔私汤小院。
      
      还没有走到目的地,就瞧见裹着浴巾的陈纤纤,头发湿漉漉的,戴着帽子和墨镜,急匆匆地离开。
      她走的急,没看到暗处的两人。
      
      任真真明白了,咬牙:“这人胆子也太大了点。”
      仗着自己父亲是度假村的负责人,连苏萝的私汤都敢随意泡。
      她要冲上去,被苏萝拉住:“先别冲动。”
      
      苏萝眯了眯眼:“你现在过去,她肯定咬准了没动我的私汤,现在那边估计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你去也找不到证据。”
      “那怎么办?”
      “别急,”苏萝说,“我有法子处理她。”
      
      苏萝折返回去,退了房卡,平静地说自己临时有事,不泡了。
      季临川这时候打了电话过来,邀请她去季家共进晚餐。
      
      苏萝与他反复确认:“你这次不会再把我一个人丢那里就跑了吧?”
      听见他一声低笑:“不会。”
      “那我也得好好考虑。”
      
      季临川淡淡地说:“如果你今晚答应赴约,游艇的养护费用我出。”
      
      苏萝一顿。
      Damn it,她忘记这茬了。
      
      和购买游艇比起来,维护费用也不菲。
      船员等船上其他工作人员的薪酬,停靠在港口时的费用,定期检查等等等等。
      
      纠结再三。
      “……我去。”
      
      再次来访季家,苏萝同上次一样,规规矩矩,扮演好了一个标准的名媛。
      季临川也充分展示了绅士风度,不遗余力地在季家长辈面前,展示着和她的恩爱。
      
      季家也没有什么寝不语食不言的规矩,周昭影笑吟吟地说:“临川是真疼萝萝呀,下午就打电话特意吩咐,叫厨房里做饭时千万不要放香菜,说萝萝最讨厌香菜;还叫陈妈煲鱼头川芎汤,特意为你准备。”
      
      苏萝讶然不已。
      这狗男人功课做的还蛮充分嘛,这么卖力。
      
      心里不由得对季临川生起几分好感。
      
      季临川亲手盛了汤过来,将瓷碗放在她面前,笑意融融:“多喝点这个,补补脑子。”
      
      艹,狗男人两天不讽刺她嘴巴就痒痒是吧?
      
      刚刚升起的三点好感值,啪叽掉了下来。
      目前好感度:0
      
      吃过饭后,苏萝才发现件要命的事。
      
      季家只准备了一个房间。
      那岂不是意味着,今晚上,她要和狗男人同床共枕了?
      
      还没等苏萝做好心理准备,佣人请她去选择床品——上次在这里睡了一觉,不知怎么回事,身上起了不少小红点。苏萝皮肤敏感,对这样贴身的东西更加挑剔。
      以防万一,请她自己去选一套平时惯用的布料。
      
      苏萝挨个儿摸了摸,试手感。
      
      刚刚摸到第三套时,季临川的声音在她背后幽幽响起:“别选这个,会磨破你膝盖。”
      苏萝下意识地反驳:“我又不跪着睡——”
      
      等等。
      跪、着。
      
      男人身上白色衬衫仍旧是一丝不苟,只是除了领带,解开两粒纽扣,锁骨若隐若现,莫名的性感。他唇边带点若有似无的笑意,眼眸很亮,一扫以往的冷冽寒意。
      
      苏萝的脸瞬间涨的通红。
      当众开车!不知廉耻!
      
      季临川走过来,只是垂眼看了看,便选定了一套茱萸粉真丝的:“要这个,吸湿性好。”
      
      吸、吸湿……
      又不酱酱酿酿不运动,你干嘛考虑吸湿性啊!干嘛还特意说出来啊!
      
      苏萝艰难地说:“我不怎么出汗,不用考虑吸湿性吧?”
      
      季临川放下手中的布料,侧身,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怎么?苏小姐不准备履行义务了吗?”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公主(面无表情):你好骚啊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木のひまわり. 1个;
    感谢试图清醒、朴智旻敦敦投喂手榴弹!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眉画犹思、木のひまわり.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