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一缕白月光(修小bug) ...

  •   《白月光掉马之后》
      文/多梨
      首发/晋江文学城
      
      天色阴沉,积了一重重郁郁阴森森的乌云,黑压压,浓重一片,暴风雨即将降临。
      大厦内的冷气却开的很足。
      
      一群二十左右的小姑娘,妆容各异,纤细的像柳条一样;刚刚试镜结束,结果还没出来,现在聚在一起,焦灼不安地小声谈论着。
      
      “刚刚那个坐在试镜导演旁边的人是林九蜜吧?天呐,她本人可要比荧屏中漂亮多了。”
      “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她,我真的好想找她要个签名啊。”
      “听说林九蜜背景不一般,现在看来都是真的……”
      
      试镜室的门打开。
      身材纤细的少女走出来,谈论声立刻消散掉;有人站的角度好,正好看到,是林九蜜亲自开的门。
      满面春风的笑,毕恭毕敬的模样。
      
      能叫当红小花旦给开门,是哪个试镜者,来头这么大?
      
      眼尖的看清楚她腰间别的小牌子,清晰的两个字,苏萝。
      
      一双桃花眼,含着盈盈水波,鸦色的发,随意散开,肌肤瓷白,偏巧又穿了件简简单单的白裙子,少女身上没有佩戴任何首饰,朴素干净,却依旧透着股莫名的……贵气。
      自然而然流露出,完全不需要珠宝华服来衬托。
      像是块玉,雅致天然,没有丝毫瑕疵。
      
      尤其是和林九蜜站在一起,愈发显的少女出尘;本来还觉着林九蜜容貌浓丽,这么一比,就显得林九蜜五官不够精致,太过艳俗,装扮也用力过猛。
      
      苏萝没有和其他人一起等消息,径直离开。
      
      有人艳羡不已:“瞧这样子,导演会不会选定她了呀?”
      “这可不一定。”
      
      这次试镜是为了林九蜜的新电影选女二,方才的少女,能把林九蜜的风头遮盖的严严实实,林九蜜会同意选她吗?
      悬。
      
      苏萝离开大厦,径直去停车场。
      Tiffany 蓝的兰博基尼Aventador,还是父亲苏海华送她的毕业礼物,拿了驾照后她只开了不过两次,这是第二次。
      
      地下停车场有一段路的灯坏了,黑乎乎的一片。
      苏萝皱着眉,拿出手机来照明。
      看来物业也太不称职了。
      手机的光也有限,朦朦胧胧的不真切,苏萝看不太清,没注意脚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险些摔倒。
      
      一双手及时扶住了她,男人的声音响起:“小心。”
      清清冷冷,如清冽的泉水落到微凉的岩石上。
      恍惚间,周遭的黑暗都寂静了下来。
      
      与此同时,她闻到了淡淡的雪松味道。
      干净内敛的香气。
      略带凉薄。
      和男人的声音一样。
      
      视线受到阻碍,听觉和嗅觉总会发达一些。
      
      苏萝肌肤天生的偏凉,男人的手掌扶着她的胳膊,温热自男人宽厚而粗粝的掌心传了过来,她忍不住打了个颤栗。
      
      苏萝站稳:“谢谢您。”
      男人没有说话,松开手,转身离开。
      
      方才手机的光线朦胧照了一下,苏萝看不到他的脸,只能瞧见银灰的衬衫,质地细致,一双手骨节分明,白皙修长。
      
      -
      
      刚刚上车。
      苏萝的经纪人兼好友任真真兴冲冲给她打电话:“苏苏呀,今天的试镜怎么样呀?”
      苏萝如实回答:“自我感觉还不错,但林九蜜在,我估计成不了。”
      
      任真真瞠目结舌:“怎么这个小婊,子也去了?”
      “她也有参与投资制作。”
      
      苏萝简短地讲着,拉出来安全带,扣好,顺便换下脚上的高跟鞋,不以为意:“真真,你别急,我原本就对这个片子没什么兴趣。今天也就是听我爸爸的话,过来走个过场……我想了想,还是接昨天的那个剧本。”
      
      昨天有人找到了苏萝,希望她能出演女一号,只是剧本偏文艺小众,导演也没什么名气,任真真觉着不太可,但苏萝一眼就看上了。
      
      千金难买小公主高兴,小公主说想接,那就接呗。
      
      任真真还是气不过,骂:“林九蜜真是个吃里扒外的家伙,要不是你爸爸妈妈捧着,她也就是一糊笔。”
      
      林九蜜,苏萝的亲表姐,从苏萝会说话时就在苏家寄宿,一住就是十多年,苏家父母把她照顾的无微不至,吃穿用度和苏萝也差不了多少。
      她后来进娱乐圈,资源也全靠苏海华,不然林九蜜这一路,怎么可能走的这么顺畅。
      只可惜,人心不足蛇吞象。
      
      苏海华先前看好了江家的独子江贤,有意撮合他和苏萝认识;那段时间苏萝在医院接受治疗,还没等和江贤见面呢,回家后撞见了江贤把林九蜜按在花房里亲。
      压断了苏萝精心养的那几盆百合花。
      
      后来林九蜜泪汪汪地告诉苏萝,一切都是江贤起了色心,并非她本意。
      她不是故意要招惹江贤的,都是江贤把持不住。
      烂透了的理由。
      
      苏萝本身对联姻这种事情兴致缺缺,江贤那人模狗样的,也入不了她的眼睛,但这并不意味着林九蜜这可以这样光明正大地撬她的墙角。
      
      她非常极其特别介意。
      就算是个垃圾,也得等她丢掉之后,再来捡才成。她还没丢呢,林九蜜就眼巴巴地盯上了,算什么东西。
      
      任真真和苏萝从小玩到大,交情匪浅:“也不知道她林九蜜哪里来的脸,哦,我忘了,她现在的脸还是照着你整的呢……”
      
      林九蜜原生相貌顶多算的上是有两分姿色,在美女如云的娱乐圈中显然不够看的。
      于是林九蜜在高考后就去做了整容,拿苏萝当的例子,找了业界最出名的医生,前前后后动了五次大型的手术。
      最终也只是有那么点相像而已,到底比不过天然的一张脸。
      
      骂完林九蜜,任真真又问:“你未婚夫真是季家的那个太子爷?”
      苏萝懒懒散散:“八字还没一撇呢,这么出名的高岭之花,我哪里敢摘?”
      
      季临川,出了名的矜贵冷漠,在这么个圈子里,二十多年仍保持着单身,洁身自好到不可思议,更别说他不同一般纨绔子弟的上进,麻省理工金融硕士顺利毕业后,回国大刀阔斧地建设了自己的互联网公司。
      别说高岭之花了,在学渣苏萝眼中,这位可是珠穆朗玛峰最顶尖处开的雪莲花。
      
      她可不敢随意攀折。
      
      偏偏苏海华,执意要为两人定亲。
      
      -
      
      敲定下来要接这个剧本之后,苏萝头一次做女主角,发现事情比她想象中要麻烦不少。
      导演想要继续拉投资,晚上有个酒局,要带着苏萝和其他几个主演过去。
      
      苏萝先前演戏全是为了纠正自己的老毛病,事业心并不强。
      头一次遇到这种事情,愣了好久。
      在任真真喋喋不休的“你要投资直接和苏叔叔讲啊再不济你随便从指头缝里漏出点钱就妥了”中,苏萝痛快地答应了参加酒局。
      
      任真真说的没错,先别提苏萝名下的股票和股份,单是她的房产和购物中心就足够让她肆意挥霍。更别说她地下车库里放着的那些车,只要她少买一两辆,少买几个包包,就足够导演大刀阔斧地拍摄。
      
      但苏萝想去见识一下这声色犬马,成年人的世界。
      ——这么多年来,她还没经历过这种场合呢!
      
      酒局设在茉莉华庭,任真真不放心,也跟了过来。
      小公主没有经历过什么风浪,对这世上的险恶了解不深,她可不能任由苏萝胡来。
      
      五楼的包厢,布置清雅,竹屏古画,旁侧几案上摆着一盆榔榆,树龄超过百年,古朴雄奇,自然飘逸。
      
      苏萝只是看了眼,依旧保持着导演亲自给她建的人设中。
      
      现在接的戏中设定主角家境贫寒,导演便希望她能够在酒局上也保持住素雅淳朴的那一面;今天来之前,她就没有戴丝毫首饰,本打算在衣帽间里随便找件衣服穿来着,可惜翻遍了也没有合适的。
      在任真真的建议下,在一二线品牌店中随便买了件素净的小礼裙。
      
      可惜气质依旧掩盖不住,任真真捏着下巴看了好久,评价:“别人都是人靠衣装,你是衣靠人装,愣是把件几百块的裙子穿出来几万的气势。”
      
      旁侧的新人陈纤纤在同苏萝小声说话:“你知道吗?今天导演找的投资人是季家的那位哎。”
      不等苏萝回答,陈纤纤又自顾自地说下去:“哎,说起来,你到底不是圈内人,可能也不认识季临川。”
      说道季临川这三个字的时候,陈纤纤咬字轻又快,眼睛里的光遮也遮不住。
      
      苏萝慢悠悠地饮了杯茶,微笑:“我确实不认识。”
      只是她心里面惊了下,怎么一个没什么名气的小导演,竟然能够找的上季临川。
      实在出乎她所料。
      
      任真真在旁边冷眼看着陈纤纤满面桃花的模样,轻轻地凑到苏萝耳边:“你怎么这么淡定?”
      苏萝笑:“反正我还没和他订婚,和我又没关系。”
      任真真啧啧两声:“身在福中不知福。”
      
      话音刚落,包厢门打开了。
      
      导演站了起来,声音带笑:“季先生来了。”
      
      旁边正在补妆的陈纤纤把化妆镜和口红收了起来,紧张了些,那只口红咕噜噜落了下去,滚到苏萝的脚边。
      陈纤纤也顾不得拾捡,眼睛紧紧地盯着包厢门,一下也不敢眨,生怕错过了。
      
      男人缓步走了进来,灰色的衬衫,黑色的裤子,身材颀长,没由来的让在座的不少人感到压力。
      灯光温暖,一点点展露出他的面容——
      他相貌冷冽,薄唇紧抿,眼眸深邃,视线在这包厢中淡淡一扫,目光滑过苏萝,稍有停顿,又不动声色地越了过去。
      
      说起来,虽然苏家千金和季家太子爷要订婚的消息已经流传出去好久了,但两人从未在正式场合见过面。
      
      苏萝不确定季临川有没有见过自己照片,仍旧假装不认识他,轻轻地把杯子搁在桌子上。
      
      季临川的位子自然是安排在主位,同苏萝之间隔了四五个人。
      但他入座时,经过苏萝身侧;走过的那一瞬间,苏萝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若有似无的雪松气息。
      
      苏萝忍不住转身看过去,瞧见了季临川的那双手。
      修长,白皙。
      
      酒局大同小异,导演似乎与季临川有些交情,起先只字不谈投资的事情,只聊了聊其他的事情。
      苏萝一走神,就有人笑眯眯地递过酒来了:“苏小姐?是刚入圈么?”
      要同她喝酒的人上了年纪,三四十岁的模样,脸颊是惯喝酒的潮红;方才他是跟在季临川身后来的,介绍的时候苏萝没细听,只记得姓王。
      
      苏萝客客气气:“王先生,我有胃病,不能喝酒。”
      
      此话一出,瞬间安静了不少。
      
      坐在她旁边的男主演脸色都变了。
      胆敢在这时候拂了投资人的意,还真的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季临川没有看苏萝,平静而疏离:“王先生,少饮酒,保重身体。”
      他的声音并不高,却压的王先生一激灵。
      
      王先生乐呵呵地说:“嗨,瞧我这脑子,说好了今天不喝酒,还是遭不住这肚里的馋虫啊!”
      这么一调侃,众人附声笑几下,也就揭过去了。
      
      苏萝得了季临川解围,忍不住看他,后者仍旧是静若寒潭,端正的如玉雕似的,不曾看她一眼。
      不愧是有不近女色之称的高岭之花。
      工作狂。
      
      她收回了视线。
      
      -
      
      今晚投资的事情谈的很顺利。
      导演是季临川的旧时相识,如今需要帮助,他自然不会吝啬。酒局结束,两人私下里又谈了许久。
      只是随行的王飒有些不行,依旧改不掉坏毛病。
      
      今晚上,季临川多多少少也饮了些酒,开车的是他的私人助理,姓韩,跟他三年了。
      韩助理笑着说:“今天局上,我瞧苏小姐偷偷看了您好几次。”
      
      “是么?”季临川往后靠,闭着眼睛,淡淡地说,“你眼睛倒挺尖。”
      
      “我瞧苏小姐很漂亮,”韩助理自动脑补,“很简单朴素的一个姑娘,可惜掉进了这么个大染缸里;没背景的话,总要比别人难出头。”
      在他的心里面,今晚上的苏萝,又是一个可怜的小姑娘,家境普通甚至贫寒,只一张貌美的皮相,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车子缓缓驶入清水湾。
      这边的房产还是季氏三年前开发的,季临川回梁京之后,仍旧住在这边。
      
      地下停车场,韩助理刚刚停稳车子,就瞧见一辆Tiffany 蓝的兰博基尼稳稳停在旁侧,明明是极其温婉梦幻的配色,却开出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来。
      
      韩助理饶有兴趣,想看看里面开车的姑娘,该是多么的勇猛。
      
      车门打开,一双细跟高跟鞋稳稳踩在地上,7cm,鞋面上是刺绣的漂亮山茶花。
      脚踝纤细优美,白到像是一团云。
      再往上——
      
      酒局上贫困且美貌、毫无背景的苏小姐,拎着CHANEL当季的包,步伐优雅地下了车。她笑着打电话:“嗯,我刚刚到公寓,谢谢爸爸。”
      她随意地拨了下头发,韩助理瞧见了她小巧耳垂上的水滴形耳坠,纯正浓郁的鸽血红宝石,周围镶嵌着一圈碎钻。
      
      韩助理认得它。
      
      上个周,这对耳坠刚以五百万美金的价格在佳士得拍卖会上成交。
      
      

  • 作者有话要说:  解释好多次了但总有看不到,在这里重新提醒,没有穿高跟鞋开车,第一次上车时候有提到换鞋,一般都会在车上放一双方便开车的鞋备用;结尾处是从别人视角看,当然没办法再描写出换鞋的过程。
    搓手手求个新文预收:
    《温柔臣服》
    [元气满满X口嫌体正直][继承巨额财产后她造反了]
    与魏鹤远做契约女友的那两年,梁雪然乖巧温柔,善解人意;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看他时,眼中满满都是濡慕,遮也遮不住的喜欢。
    作为一个消遣用的金丝雀,堪称满分。
    魏鹤远对此十分满意。
    直到梁雪然收到一份遗嘱,继承巨额财产。
    他万万没想到,前一天晚上还在抱着他羞怯怯甜蜜蜜说“鹤远哥最好了”的小姑娘,如今满脸兴奋地带着张空白支票上门:“姓魏的,咱们两清!”
    *
    魏鹤远是个暖不热的冰山,梁雪然暖了两年,幡然悔悟,决定跑路。
    摊牌时,魏鹤远摘下眼镜,淡定不已:“祝你幸福。”
    客气疏离,一如初见。
    那时候的梁雪然从未想到,有朝一日,魏鹤远会浑身湿透,死死地抱着她,贴着她的耳朵,沙哑叫她:“然然,你回来好不好?”
    [小剧场]
    魏鹤远出了名的冷静自持,金丝雀离开的那天晚上,他面无表情把有关梁雪然的东西一一清空。
    好友和人私下感喟,鹤远真是够冷心冷面的。
    一月后,酒吧中,他撞见,冷心冷面的魏鹤远喝醉了酒,脱下外套,罩在跳的正欢的梁雪然身上,面色铁青把人抱回公馆。
    整晚没出。
    好友:“……”
    [他理智冷静的一生,仅有的失控全因她]
    [我一直以为她真心爱我没想到她只爱我的钱,也只想花光我的钱][现在连钱也不爱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