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钧成圣后我带球跑了》子书猫猫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7-30 20:41:0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咳、咳……”
      
      淮真立刻放下手里的鲛纱,转过头来,给他倒了一杯水,放了几颗鲛珠进去,递给他,皱眉道:“不是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嘛,怎么又开始咳了?”
      
      年轻人又咳了两声,这才接过水杯,对着她笑了起来:“又让真真担心了。”
      
      看着他温柔清浅的笑容,淮真倒是不好意思再多说什么,谁叫人家长得好看呢?光是看到这张脸,她心情都能好上一整天,吃饭都能多吃一碗。何况,还是她逼着人家娶她的。
      
      ——这个病弱的年轻人,是淮真现在的丈夫,名叫鸿元。好看是真的好看,眉目如画,风姿绰约,犹如芝兰玉树一般,只一眼就让人再也移不开视线。哪怕是常年的病痛,也并未折去他半点风采,光是坐在那里,垂着眉眼的样子,就让人心猿意马,忍不住想要对他OOXX再OOXX……
      
      咳咳……淮真回过神来,暗暗唾弃了自己一把。当然,也可能是她发.情.期又到了,身为鲛人,这也是木得法子的事情啊。
      
      想起往事,淮真忍不住心虚了一下,对着一个病成这样的人做这种事,的确有些过分了吧?转头看他脸色仍是苍白,连忙站了起来,从床头的小柜子里翻出来一个小盒子,犹豫了片刻,转身递给他:“吃了吧?”
      
      鸿元看了过去,那是个看上去极为普通的盒子,但是上面的术法一撤去,就能立刻感受到盒子里的东西,有着强大而浓郁的灵气。
      
      “这是——”鸿元抬头看她,脸上满是讶异。
      
      淮真将盒子打开,里面是一颗晶莹剔透、散发着五彩流光的鲛珠。
      
      “我看不出你的原身是什么,但这洪荒大陆上,鲛珠能够修复大部分的伤势,我修为太弱,帮不了你多少,但是这颗鲛珠的主人,是我父亲,他去世的时候,已经是太乙玄仙境界,距离大罗金仙只有一步之遥。只要吃下它,你的病就一定能彻底好起来了。”
      
      鸿元看着她,眸子里的光华明明灭灭,最终笑着点了点头:“好。”
      
      看他吃了下去,淮真也终于舒了口气。说不出此刻什么心情,但总觉得,突然轻松了不少。
      
      这是这具身体的母亲留下来的唯一遗物,根据残留的记忆,应该是她父亲的丹元,留给她用以保命的,但现在,淮真觉得,还是给她的便宜老公先用了吧,天天看着他咳,也挺不是滋味的。不管怎么说,鸿元对她,不是救命之恩,却也胜似救命之恩了。
      
      事情是这样的——
      
      淮真在二十多年前突然穿越到了洪荒,成了鲛人一族的一个默默无名的小可爱,父母双亡,一个人自在逍遥。
      
      然而逍遥了没几天,族里就发生了一件大事。族姐出嫁,淮真是陪嫁之一,这本来没什么问题,问题就出在,她的大堂姐,鲛人族的族长之女,要嫁的人,是妖皇帝俊,这特么问题就大发了……
      
      淮真这时候才突然意识到,这不是个普通的洪荒世界,而是她曾经看过的一本洪荒同人文里的世界。大堂姐无暇是重生女主,自幼爱恋妖皇,上一世因帝俊娶了羲和,愤怒嫉妒之下作天作地,把自己作死了,这一世,仗着自己对未来几千年洪荒发展的未卜先知,尤其是关于妖庭的一些细节事件,无暇成功地赶在羲和之前,俘获了妖皇的情感,两人即将结契。
      
      如果这本书到此为止,淮真也就不用这么担惊受怕了,然而并不是。
      
      就在两人大婚的当天,羲和突然被穿越了,偏偏这是个狂热的帝俊与羲和的CP粉,看到官配被拆,这还了得?穿越女与重生女,为了抢夺帝俊,各施能为,殃及池鱼。
      
      淮真就成了被殃及的那个池子里的鱼……
      
      本着“作妖好麻烦,洪荒好危险,下辈子还是做个人”的愿望,淮真跟着去了妖庭,打算早死早超生来着。却没想到,到了妖庭之后才发现,想轻轻松松地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同去的姐妹里面,有胸怀大志时时刻刻准备爬妖皇或者东皇的床的,也有安安分分只想做个小侍女的,然而,不管她们最初的想法是什么,第一天就死了三个陪嫁侍女。这都不是事儿,淮真倒是巴不得下一波就轮到自己了。
      
      但是,在看到死去的鲛人族小姐妹,丹元被掏心挖走,身体被肢解,拿去被众人分享食用,还要被点评一番哪个地方的肉好吃,哪个地方的不好吃……
      
      之后,淮真便逃走了……
      
      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
      
      作为一个连姓名都不配拥有的炮灰,淮真的命运却被剧情大神控的死死的。无论她逃到哪里,只要见到剧情相关人物,就会不由自主地跟他们搭上关系,为自己的炮灰命运添砖加瓦。
      
      后来,淮真忍无可忍,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只要不见到剧情相关人物,总该没事了吧?
      
      还是那句话,现实真的很残酷。
      
      因为她的逃匿和不担当不作为,大堂姐无暇亲自找上门来了。
      
      淮真就不明白了,为什么非得找她,有这时间,换几个陪嫁不好吗?鲛人族别的不说,美女那是随手一抓一大把,个个娇美柔艳,皮肤细嫩肉质鲜美……
      
      ——啊,呸呸!
      
      无暇当时的表情十分诡异:“你以为,为什么要你来陪嫁?”
      
      淮真一脸傻气:“因为我可爱?”
      
      无暇冷笑一声,气的胸口不停起伏:“你到底哪来的自信?!蠢成你这样的,鲛人族都找不出第二个!”
      
      淮真偷偷撇嘴,没接话。
      
      无暇又问:“那交代给你的任务,看来也都不记得了?”
      
      淮真更懵逼了:“什么任务?”这真的不怪她啊,并没有人跟她说起这件事的好吗?
      
      在被拖回去的途中,淮真终于明白了自己的任务是什么:爬上东皇的床,生下三足金乌,巩固他们一族的地位。至于为什么是她,据说因为淮真的母亲,是鲛人族空前绝后的大美女,当然也是洪荒大陆上空前绝后的美人,而她,相貌丝毫不逊于其母,就是性格太懦弱,又蠢又笨,完全没有其母的风采。
      
      不过这也不是大问题,东皇还年轻,又无比自傲,洪荒第一无人能比,灵魂的契合这种事情对他而言是不存在的,所以,光有皮囊的淮真就够了。
      
      而又为什么没接受到任务,那是因为穿越过来之后,淮真嫌吵,晚上睡觉都不得安宁,便关闭了鲛人一族特有的声波传讯功能。
      
      淮真:“做鱼真的好累啊,我想做个人……”
      
      不过这个任务,显然是不可能完成的,淮真不想被东皇太一一巴掌拍烂脑壳,死的惨烈又难看,身体还要被妖族的崽子们分食,便再次伺机逃跑。
      
      无暇要准备婚礼,还要应付羲和时不时的搅乱,自然没空盯着她,淮真就鼓起勇气,大胆实施了自己的逃跑计划,你追我赶地逃了两天两夜。
      
      眼看再甩不开后面的人,大部队就要到了,淮真在那日清晨 ,跑到了这附近,后面一众追兵,情急之下,淮真踏入了这个小院。
      
      藏在院墙的角落里,淮真焦急又不安地等待着,却发现追兵仿佛瞎了似的,直接忽略了这个小院子,向别的地方去了。
      
      原以为只是个意外,但淮真在墙角蹲了一个下午,也没被发现,后来又大胆地在院子里走了两圈,甚至还站在门口,伸出一只脚,跃跃欲试。
      
      然后淮真就发现了,只要不走出这个院子,那些人就看不到她,剧情大神也不会强迫她去为炮灰事业添砖加瓦。
      
      淮真十分开心,打算就在这住下了,然后——
      
      “这位,姑娘……”
      
      这是淮真第一次见到鸿元,他从房间里走出来,那时候正好是傍晚,夕阳的余光打在他的脸上,格外柔和,让她一瞬间以为自己回到了人间哪个普通的农户家里,顿时就忍不住抱着他大哭了起来。
      
      鸿元微微一愣,倒是没说什么。
      
      第二天恢复了精神的时候,淮真才发现,院子的主人,是个病的像是随时都可能死掉的年轻人,为了报答救命之恩,淮真便住了下来,细心照顾他——虽然她也不知道,在这个既没有药物也没有医生的时代,要怎么照料一个快要病死的人。
      
      淮真将自己多年来积攒的灵植和灵果都给了鸿元,但这丝毫没能减轻他的病症,看着他整天咳得像个哮喘病人,有气无力、像是随时都可能死去的样子,淮真很怕他真的突然死掉了,然后这个院子的隐藏属性也就没了。
      
      淮真在这里住了好几年,听说鲛人族仍是没放弃寻找她,偶尔出去一下,还是能够感受到剧情大神的压迫,吓得她立刻又跑了回来,忍不住长吁短叹。又想起无暇交代给她的任务,淮真一咬牙,反正说不定哪天就早死早超生了,不如就跟这个男人结婚了吧?
      
      反正,他长得这么好看,也不亏。但是,在剧情没有结束之前,这男人可是万万不能死啊。
      
      ——鲛人身为海族里面的特殊一员,能修复伤势的当然不只有鲛珠,双修也是其一。而且,淮真已经成年了,很快就要到发.情.期了,这事儿迟早还得解决。
      
      于是,在某个夜里,淮真便站到了鸿元床头,将他压了……
      
      黑灯瞎火的,她也看不到鸿元的表情,只听到他十分惊讶地喊了一声:“真真?”
      
      淮真没理他,生怕煮熟的鸭子飞走了。
      
      浓重的黑夜里,只余鸿元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其实她隐约觉得,鸿元应该是说了什么的,但是第二天醒来后,她却怎么都记不起来了。再加上,淮真修为太差,不仅没能通过双修让鸿元的伤势好转,反而逐渐有加重的趋势。
      
      淮真既是心虚又是担忧,一时之间也没想那么多,只希望鸿元能够赶紧好起来,好让她能继续苟下去,便也下定决心,用自己的鲛珠给他修复伤势。
      
      ——传言有误,基本都是胡说八道。鲛珠的形成哪有那么简单?哭一哭泪珠儿就是鲛珠?做什么梦呢?那能治病?能补充修为?
      
      鲛珠之所以具有强大的修复能力,那是因为鲛珠本来就是鲛人修为的一部分,只有特定的环境下,才能形成。而且,只有成年的女性鲛人,才会产生鲛珠,男性鲛人一生中只有一颗鲛珠,就是丹元。淮真长到三百多岁,从成年到现在积攒下来的鲛珠,也不过才几十颗。不过她母亲倒是留下来不少,满满一大袋子,那大概是母亲一辈子的积蓄了。
      
      所以,对于鲛人来说,鲛珠是珍贵又私密的东西,除非是关系特别亲密的人,不然哪会轻易将自己的鲛珠赠人?
      
      “真真?”
      
      淮真回过神来,看着便宜老公,抿唇一笑:“好点了吗?”
      
      鸿元点点头:“好多了,差不多已经痊愈了。只是——”
      
      淮真摆了摆手:“本来是想着早些给你的,但是一直舍不得。不过现在我已经想通了,活着的人更重要,有用就行。”
      
      鸿元“嗯”了一声,到底也没再说什么。
      
      淮真继续低下头去,拿着鲛纱练习防御术法,她的确资质不太行,这么多年过去,也始终还是在真仙境界徘徊,跟她一般年纪的,人家都已经是玄仙了,唉……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淮真发现鸿元的脸色果然好了不少,也很开心,就开始琢磨起了出门去看看的事儿。这都十几年过去了,无暇大婚也过去十几年了,她这个勉强存活下来的炮灰,应该没啥用处了吧?
      
      还没待她想清楚怎么开口,鸿元就跟她说道:“真真,我出门一趟。”
      
      淮真哦了一声,也没说什么,鸿元经常出门,有时候一会儿就回来了,有时候一两天才回来,也有时候要三五天,每次回来,都会给她带些小礼物。
      
      鸿元笑着握了握她的手,又抱住她,吻了一下她的唇角:“我很快就回来。”
      
      淮真点点头,也没当一回事。
      
      ——这是淮真最后一次见到鸿元,等到再次见面的时候,她那个病秧子丈夫,突然就变成了圣人鸿钧。
      
      淮真那个后悔啊,为什么她没有提前离婚呢?
      
      别问她为什么就没怀疑过,明明名字这么像!淮真是个鲛人啊,鲛人的传承源自血脉,很多常识性的东西,到了年纪就自动都懂了。而且他们是没有文字的,谁知道她找的这个男人是“鸿元”还是“宏源”还是“红原”……
      
      淮真压根儿就没往这上面想过。
      
      鸿元出门后的前两天时间里,淮真依旧该干嘛干嘛,丝毫没有影响到个人生活。
      
      这是鸿元出门后的第五天了,淮真也不知道他今天能不能回来,但是家里没吃的了,她又嘴馋的很,便想着悄咪咪出门去换点吃的,顺便看看剧情进行到哪一步了。
      
      包裹的严严实实,淮真便出门去了。
      
      这个同人文里的洪荒大陆,自成体系,这时候已经有类似集市一样的地方了,大家可以在那里交换自己需要的东西。而且,这是在妖庭的监督管理下,交易市场上不会出现杀人夺宝的事情,但,出了市场,就未必了。
      
      淮真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没什么本事,连鲛珠都不曾拿出来过,也从来没想过要去交换贵重的东西,基本都是用一些普通的灵珠去换灵果或者能当食材的灵植。
      
      在这个连空气中都满是浓郁的灵气的时代,灵果和灵植都是十分普通的东西,而且还都是纯自然生长的,并非种植的。只不过,相对于吃东西增加的那点灵气,远远不如灵珠。灵珠的形成,大约跟玉石一个道理吧,产地不固定,分散在不同的人手里,质地也各有不同。
      
      所以,有些人就专门去深山里采集灵果和灵植,用来换取大量的灵珠。
      
      淮真常来的这个摊位,是头一回知道有这么个地方的时候,鸿元带她来的,说是摊主比较公道,她便一直来这里换。说起来,双方都是认识快二十年的老熟人了。
      
      果然,看到她,摊主笑着跟她打招呼:“今儿来,是想换点什么?”
      
      淮真抿了抿唇:“灵果,还有这些黍米。”
      
      摊主很是讶异:“你男人昨个儿刚来了,换了一大些呢,每样我都给装了一小袋子,足足有七八样呢,怎地还要?”
      
      淮真微微一愣,却也没在别人面前透露什么,只道:“这不是准备搬家嘛,你这里的新鲜好吃,以后搬去别的地方了,再过来就很远了,所以多备一些。”
      
      摊主顿时一脸恍然大悟:“那行,我今天的全都给你,加上昨儿的,够吃三五十天了,有空你就再过来。”
      
      淮真点头:“谢谢。”
      
      摊主一边给她装好灵果和灵米,一边又跟她感叹道:“圣人立世,想必这洪荒,可以平静一些时日了。”
      
      淮真眨了眨眼:“咦?”
      
      “就三天前的紫色雷电啊,漫天的祥云,难道你没有趁机打坐修炼吗?据说,离得近的,有些人修习速度一日千里,没几天就进了一个大境界呢。”
      
      淮真尴尬一笑:“我离得远,想着反正也蹭不上,就没去凑热闹。”
      
      摊主啧了一声:“那真是可惜了。”
      
      三天前,的确是有一场大暴雨,当时夹杂着轰隆隆的雷电,铺天盖地而下。洪荒大陆上,每天都有人渡劫进阶,淮真又足不出户,哪里知道,这是圣人出现了?
      
      不过,总归她也不好奇,圣人跟她有何关系呢?在这个只以作者的意志力为转移的世界里,圣人也救不了她。
      
      换好了东西之后,淮真也没停留,一路胆战心惊,就怕遇到剧情中的人物,自己又要像个疯子似的去跟着剧情走,便一刻不停地回小院去了。
      
      一边收拾东西,淮真又想起来摊主的话。不管鸿元带着灵果去了哪里,既然昨天他去了地摊换东西,那就代表平安无事,至于他为什么不回来,淮真其实也不是很担心。
      
      虽说做了快十年夫妻,淮真其实并不太了解鸿元这个人,只在平时的相处中,越发察觉他不是个普通人。不光长得好看,这人天文地理,无所不知,甚至连洪荒历史,也知之甚祥,不论是混沌时期,还是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的事情。
      
      那时候,淮真不是没有怀疑,不过,他都伤成这样了,想必也已经长记性了,外头的事情如何跟他们也没什么关系,没必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但是现在看来,是她太天真了。鸿元在此二十多年的时间,未必就不是在养精蓄锐,等待重新开始的机会。他也从来都不是一个小人物,也绝不会甘心于小人物的生活。
      
      淮真抿了抿唇,顿时犹豫不决。她不知道,离开这个小院子,这洪荒大陆上,还有没有她的另一处栖身之地。
      
      又等了两天,鸿元还是没有回来,淮真便再次悄悄出门去了,她想知道,鸿元跟圣人立世究竟有没有关系。若是鸿元决心去做大事了,她也不会拦着他,彼此好聚好散。
      
      圣人立世之后,治安果然好了许多,淮真一出门,就看到好些人在街上走来走去,连经常去的小市场,也突然间热闹了起来,摆摊交易的更多了。
      
      淮真看了一圈,瞄准了一个看上去像是新手的摊主,而且也是个鲛人,便慢吞吞地,一边看着周边其他摊子上的东西,一边装作不经意地走到了他面前。
      
      年轻人立刻抬起头来,笑道:“您要些什么?我这里的东西,都可以用灵珠来换。”
      
      淮真点了点头,貌似不经意地问道:“修复伤势的东西,有吗?”
      
      年轻人点头:“有一样,但是,有点贵,客人确定要吗?”
      
      淮真将一个小乾坤袋拿了出来,递给他:“我就只有这些,够吗?”
      
      年轻人接过来看了一眼,顿时双眼放光,居然有两颗闪闪发亮的极品灵珠,那妥妥是够了,便将一个小盒子立刻递给了她:“客人请验货。”
      
      一拿到手里,淮真就知道,这里面是一颗鲛珠,而且主人的修为也到了玄仙境界,足够她用来应个急了。只看了一眼,淮真便立刻收了起来,又说道:“剩下的不用添彩头了,我打听几个事儿。”
      
      “客人请说。”
      
      “前几日出了一位圣人,可是元圣鸿钧?”
      
      年轻人点头:“确实,就住在东方的紫霄宫。”
      
      “那这几日来,圣人那边可有什么动静?”
      
      “似乎没有,不过我也不是很清楚,这些时日紫霄宫附近水泄不通,我这种修为的,很难靠近,所以才又回来摆摊了。”
      
      淮真还想问几句话来着,突然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说大公主这是在想什么?都多少年了,还找淮真做什么?”
      
      “说不定早就死透了吧?”
      
      “可惜了,若是能活下来的话,想必也是风华绝代的大美人。”
      
      “就她那个资质,就算活下来了,也早就被人金屋藏娇了,去哪找?”
      
      “上头交代的任务,还是得干啊。走走,再去当年她消失的地方找找看。”
      
      几人边说边走远了,淮真蹲在那里,吓成了傻子,大气不敢出,也不敢动一下。
      
      年轻人见她专心倾听的样子,还以为她对这件事也感兴趣,便主动说道:“他们说的那个淮真,是咱们鲛人族的一个女孩子,失踪快二十年了。”
      
      淮真回过神来,点了点头:“我说呢,都没听说过。”
      
      跟年轻的摊主交流完毕之后,淮真便也匆匆忙忙回家去了。等回到那个小院,她才再次舒了一口气,猛然发现,浑身都是虚汗,一进门就瘫到了床上,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这才发现,那么近的距离,她竟然没有被发现!
      
      而且,那几个人一直在念叨着她的名字,淮真却没有受到控制,难道是——
      
      淮真内心一阵狂喜,焦躁不安地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几分钟,仍是不敢大意。想了好一会儿,淮真决定,再去她当年消失的地方转悠转悠,那几个人说了,会去那里找她。而且那个地方,就在不远处,一旦发现不对劲,她可以立即退回到小院来。
      
      等淮真到的时候,那几个人果然在附近晃悠。
      
      “什么人?”
      
      淮真一出现,那几个人立即警觉地转过身来。
      
      “路、路过。”淮真全身捂得严严实实,还带了遮掩气息的东西,身上的气味有些异样。
      
      那几人只看了她一眼,便没兴趣了:“快走开,不要在这碍手碍脚。”
      
      淮真立刻转身走人,心里总算是舒了一口气,顿时忍不住就要喜极而泣,二十年了,她终于逃脱了剧情的控制!
      
      回到小院,淮真立刻就下定了决心,道不同不相为谋,她好不容易才活下来,还是不掺和大佬们的纷争了,管他鸿元还是宏源还是鸿钧呢,收拾收拾东西,她要享受自己的余生去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基友的文:《老实人不背锅[快穿] 》by红叶似火
    文案:等玩够了,就找个老实人嫁了!
    老实人欠你家大米了,活该做接盘侠?
    你二哥心肠软好说话,把他对象让给你!
    老三最讲义气,让他去替你顶罪!
    ……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真诚、善良、忠诚、朴实、守规矩,对父母孝顺、对爱人忠诚,对朋友义气,对兄弟友爱,最后却沦为吃亏背锅的代名词。
    林老实的任务就是拯救这些老实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