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温柔》闻笙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10-21 16:28:4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2 ...

  •   一分钟后,陈洛如上了车。
      司机替她关上车门,又绕到另一侧,为孟见琛打开车门,躬身请他上车。
      
      孟见琛不问,陈洛如不会傻到主动跟他解释什么。这种事情,越抹越黑。
      何况,她也不想解释,他爱怎么想怎么想。
      
      孟见琛收了伞,将这柄长伞放入车门的内置伞槽内。
      伞槽有自动烘干装置,车门内侧还有导水槽,完美解决雨伞带水的问题。
      劳斯莱斯的雨伞由号称伞中劳斯莱斯的德国品牌Knirps特供,六位数的价格很美丽,完全衬得起使用者的身价。
      
      陈洛如的右腿翘在左腿上,足尖轻点着呢绒脚垫。
      她斜着眼睛偷偷打量着孟见琛,却对上他深潭一般的眸光。
      
      陈洛如发现,他的目光竟然落在了她裙摆边缘的那一截大腿上。
      她当即放下腿,把裙子往下拉,恨不能将她引以为傲的两条腿遮得严严实实。
      
      孟见琛撇开眼睛,正襟危坐,直视前方的车载显示屏。
      陈洛如用粤语嘀咕着说了一句:“咸湿佬。”
      她声音不大,可偏偏车内安静得连掉根针在地上都能听见,这句话毫不意外地进到孟见琛的耳朵里。
      
      “你说什么?”孟见琛沉声问道。
      他的普通话讲得很标准,吐字间带一点恰到好处的京腔。增一分则太油腻,减一分则不正宗。一听就知是家教良好的帝都名门望族子弟。
      
      陈洛如懒得跟他解释,她单侧肩膀靠在车座上,望着窗外绵绵的雨丝,嘴里哼着轻快的小调。
      暗搓搓骂人还不用负责的感觉好爽。
      
      “她说什么?”孟见琛又问一句,这话明显不是在问她。
      司机答道:“孟总,太太说的是‘咸湿佬’。”
      轻快的小调戛然而止,陈洛如双眸猛地睁大,急忙回过身来辩驳道:“才不是!”
      
      能给孟见琛开车的司机,会中英双语很正常,可他连粤语都会。
      会也就罢了,人居然是个糊涂蛋。
      
      “咸湿佬”是好色之徒的意思,司机原封不动地当着她的面转达给孟见琛,还贴心地翻译成普通话。
      可见她在孟见琛面前一点儿地位都没有,连他的司机都不晓得给她留三分颜面,也不怕得罪她这个孟太太。
      
      纵然孟见琛听不懂几句粤语,总归是看过港片的。
      “咸湿佬”这么有代表性的词汇,他当然知道是什么意思。
      
      孟见琛以鼻息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轻笑,这声音令陈洛如毛骨悚然。
      他缓缓说道:“穿了还怕人看?”
      陈洛如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她气呼呼地重新扭过身子。
      
      胸腔中的那股气并没有随着雨势的收小渐渐消弭,她忘了问孟见琛要把她带去哪,现在想起这件事,又不好开口。
      她才不要主动跟他讲话呢,她不信他还能把她卖了不成。
      
      车子畅通无阻地在伦敦的街道穿行,最终稳稳地停在了市中心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前。
      司机毕恭毕敬地为陈洛如打开车门,这场雨来得快去得也快,这会儿连雨丝都看不见了。
      
      陈洛如刚要下车,司机眼疾手快地抽出雨伞,撑开伞面。
      “雨停了。”陈洛如说道,她不想给这个热衷溜须拍马的司机献殷勤的机会。
      司机并没有将伞举过头顶,而是遮住她的裙子,轻声提醒道:“太太,孟总觉得您穿得有点儿少。”
      
      陈洛如:“……”
      敢情这是怕她走光啊,果真是孟见琛肚子里的蛔虫。
      陈洛如不屑冷哼,推开雨伞,踩着高跟鞋大摇大摆地往前走,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
      
      来到酒店大厅,一个身穿工作西装、戴框架眼镜的中分青年手提购物袋,向她点头问好。
      陈洛如一眼就认出这是孟见琛的秘书高骞。
      
      要说结婚这四年,高骞接触陈洛如的机会比孟见琛多,好多事情都是他帮忙打点的。
      比如说,每个月准时替陈洛如还信用卡。她有一张孟见琛的副卡,全球通用,不限额度——孟见琛确实没给过她一毛钱,他只帮她还信用卡。
      
      “太太,这是孟总让我给您买的衣服,您尽快换上,孟董在楼上等您用夜宵。”高骞说道。
      高骞口中的孟董,是孟见琛的父亲孟祥东,也是现任京弘控股的董事长。
      
      陈洛如:“……”
      这么大的事儿都没人提前告知她一声?这父子俩就悄没响地来了英国?
      
      高骞看出她的疑惑,解释道:“昨天我给您发了消息,可您没有回复我。”
      所以今天孟见琛才亲自去酒吧提人。
      
      陈洛如了早就把高骞的消息设置成了免打扰,偶尔想到才翻出来看一看。
      省得他天天有事没事就跑来代替孟见琛虚情假意地嘘寒问暖,黄鼠狼给鸡拜年,好像她很稀罕似的。
      
      如果不是孟见琛答应她爸要跟她结婚,陈洛如现在不知道有多快活。
      都说婚姻是坟墓,可像她这样一成年就进了坟的,还真不多见。
      每每想到饱读莎翁的她这辈子连场恋爱都不能谈,陈洛如都觉得她的人生是一幕大写的莎士比亚悲剧。
      
      陈洛如上了电梯,孟见琛随后步入。
      两人一个站左边,一个站右边,谁也不挨着谁。
      
      到了房间,孟见琛停在门外,说道:“我在这等你。”
      陈洛如旋开门把手进入房间,贴着他的鼻尖甩上门,全程无话,回答他的只有“嘭”的关门声。
      
      孟见琛站在空旷的走廊上,古井无波的脸色浮现一丝难得的兴味。
      许久未见,他的小太太脾气倒是更见长了。
      
      陈洛如换上衣服,是香奈儿的春夏款,料子和做工自然没话说。
      就是这款式——她嫌弃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衣扣都快拧到下巴了,袖子也足够长,裙摆到膝盖以下二十公分,一点肉都不露,什么直男审美啊。
      陈洛如不禁怀疑,孟见琛真的是美国斯坦福毕业的高材生么?这分明是清朝穿越来的老古董吧。
      
      埋汰归埋汰,见长辈还是得庄重些。
      换好衣服后,她打开包包对着镜子补了个妆,这才出门。
      
      来到行政酒廊后,孟见琛冲她伸出一只胳膊。
      她抬头不解地看他,他说道:“你不挽着吗?”
      陈洛如不情不愿地挽住他,对于在他爸面前假装好好夫妻这件事,两人是心照不宣的。
      
      侍者将二人引到孟祥东处。
      面对这位庄严的公公,陈洛如可不敢耍什么花样,只能伏低做小,乖巧地喊一声:“爸,晚上好。”
      孟祥东点了头,两人才入座。
      
      侍者开始上菜,是正宗的法国料理,量不大,当夜宵正合适。
      孟祥东问了陈洛如的近况,陈洛如小心翼翼地切着鹅肝,回答道:“已经毕业了。”
      “嗯,”孟祥东很满意,他说道,“毕业之后也该回国了,夫妻总是分居两地怎么行?”
      
      陈洛如握着刀叉的手一顿。
      孟祥东继续说道:“先前你年纪小,以学业为重,两家人都能理解。现在毕业了,也该替阿琛分担一些。”
      
      商场如战场,男人有男人的战场,女人也有女人的战场。
      作为孟见琛的太太,别的不说,至少得替他在京城名媛圈里撑住场子。
      今天陪这位太太看画展,明天和那位小姐去看秀,这些社交总得有人出面。
      
      孟见琛的母亲去得早,孟祥东出于自身考虑并未续弦。
      孟家长房好多年都没有把持家室的女主人了,现在陈洛如学成归来,最合适不过。
      
      陈洛如怀疑两家早就商量好了,不然怎么会这么巧,今天中午她刚跟爸妈吵完架,今天晚上她公公和老公就亲自造访,要“挟持”她回国。
      
      “这两天我跟阿琛在英国要办点公事,你收拾一下,后天我们一起回国。”孟祥东说道,“正好下个月阿琛爷爷八十大寿,他一直念叨着要让你回来。”
      长辈的殷切期待让陈洛如无论如何都说不出一个“不”字,她喏喏地答应了。
      
      陈洛如没什么胃口,吃了没几口就吃不动了。
      孟见琛说道:“你先回去休息,我跟爸还有一些公事要商议。”
      
      陈洛如起身向孟祥东告别,走到酒廊外,她懊丧得用脚直跺地。
      怎么偏偏就着了他们的道呢?这下真要被绑回国了。
      
      陈洛如回到房间,把这条长袖连衣裙脱下来丢到沙发,进了浴室。
      她一边洗澡一边在心底暗骂孟见琛,这家伙阴得很,竟然把他爸带过来。
      
      说好了要离婚,她这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啊。
      气也气过了,总该回归理智。
      
      陈洛如坐在宽敞的浴缸里,任由泡沫覆上她光洁的肌肤。她思考着到底怎么才能解除这段对她而言名存实亡的婚姻。
      她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一招制敌的好法子,脑袋倒是被泡得晕乎乎的。
      
      她取出浴巾擦干水,她没带换洗内衣裤,身上那套再穿着怪难受的,她打算让酒店的服务人员替她买好新的,明早送到房间来。
      她只裹了一条浴巾,刚出门,就被吓了一大跳。
      
      孟见琛正半躺在床上,他靠着床头在看手机,两条长腿交叠着,姿容闲适。
      “你怎么在这?”陈洛如连忙捂紧胸口,生怕他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这是我的房间。”他很淡定。
      
      陈洛如:“孟家要破产了吗?”
      孟见琛:“?”
      陈洛如:“连第二间房都开不起了吗?”
      

  • 作者有话要说:  孟总:可以,但没必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