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当小说女主》太空无星 ^第55章^ 最新更新:2019-06-22 23:49:0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5、五十五、如果我能有这样的机会 ...

  •   杜季清背靠墙壁,对于翟景玉的怀疑一概不知,她正听着老师讲课,虽然成绩考得还算不错,但是听课听的就是解题思路。
      
      而纪宸徽微微侧头看着她,不知为何,脑中又回想起了那天她在主席台上的演讲。
      
      老师夸赞她,同学崇拜她,所有人都夸她。
      
      明明在这之前,她还在被人诋毁,被人怀疑,所有人都厌恶她。
      
      甚至因为她是女生,还有那则视频,侮辱她的人要更多,对她偷拍,还有人特地发消息辱骂她。
      
      她遭受的流言蜚语和伤害要更多,但是现在一切都变了。
      
      因为见义勇为的事情,她一下就将局势反转。
      
      一时之间,纪宸徽脑中闪过很多的念头,想到最多的是,自己当这所谓的校霸,并不是自己想要的。
      
      一开始,他很厌恶这种情况,但是时间过久了,他也麻木习惯了。
      
      所有人只会指着他说:“离他远点,这个人是把人头打破的校霸。”
      
      可是自己不在乎名声,但也没有人在乎他的名声,不会有人特意给他发奖状,在主席台上夸奖他。
      
      这个与自己不在乎但别人在乎你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莫名的,纪宸徽陷入了一种自我怀疑的态度,两个人之前的遭遇和被对待的态度都是一样的,但是杜季清为什么能逆转局面,而自己却依旧是被人厌恶害怕的校霸?
      
      他突然闪过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如果...自己也能有像杜季清那样见义勇为的机会,他是不是也能为自己正名?现在所有的情况是不是都不一样了?
      
      人都是这样的,在遇到与自己相同结果的人,如果对方一直与自己一样不得翻身,那么两人或许能同病相怜。
      
      可是如果对方突然扭转局势,而自己却和之前一样毫无进展,嫉妒猜疑各种负面情绪便会扑面而来。
      
      很多人只能接受共同堕落,却不能接受其中一人的进步。
      
      周老师正在讲台上讲课,突然提起杜季清的名字。
      
      “杜季清,你的数学试卷我看了,做的很不错,但是这个最后的导数大题有点争议。”
      
      “现在是高中阶段,你用洛必达法则解题不是不可以,但是超纲了,这次是恰巧碰到改卷老师给你满分,如果到了高考,可能会一分不给的。”
      
      杜季清很乖巧的点头,而周老师看到大家都一副不懂的模样,“这次题目很难,导数我也只是大概讲了下,你们也没有学过,听不懂也没关系,本来出这道题也只是作为这次期中考试的加分题。”
      
      “现在我给大家大致讲下杜季清做题方法和思路,虽然方法不太可取,但是这个解题思路很好。”
      
      所有人都惊诧的看着杜季清,在大家还不太明白这个知识点的时候,她已经做到了满分还用到了大学知识。
      
      纪宸徽看到所有人都转头看向他们,眼神中都闪着敬佩,只是,这些全都是给杜季清的。
      
      他突然有种很无力的感觉,这是一种从未在他身上出现过的情绪。
      
      杜季清的余光看到纪宸徽正看着自己,她微微侧头,就对上了纪宸徽眼睛中的复杂情绪。
      
      她的眉头皱起,这种眼神看得她很不舒服。
      
      “你有什么事吗?”
      
      纪宸徽微垂眼睑,遮住自己眼中的情绪,自嘲了一句,“我只是在思考自己为什么这么无能。”
      
      耳边的机械音响起,“请女主遵守剧情,对男主说出台词:‘为什么要这么想?你也有很多优秀的地方。’”
      
      看了一眼似乎很沮丧的纪宸徽,杜季清也没有开口,任由耳边的声音不停地吵。
      
      她想,似乎机械音会根据纪宸徽的情绪开始响,而且台词内容都是知心姐姐类型的。
      
      有些恶寒,语气严肃的对纪宸徽说:“希望你自己能好好思考自己身上的问题。”
      
      听到她这句话,纪宸徽愣了,思考自身的问题?他有什么问题?一直以来并不是他自愿当这个校霸的,他也是受害者啊?
      
      突然之间惊醒,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他们两个人根本就不同,他面对这些情况,只知道得过且过,面对别人的流言蜚语不仅没有做出行动,反而叛逆的想,既然你们这么想我那我就是这样的人。
      
      可是杜季清却不一样,他们俩个人的态度完全不同,她根本就不在乎这些人是怎么想的,因为她有自己的想法,不论是否有见义勇为的机会,她都不会像自己一样得过且过。
      
      这一切都是因果关系。
      
      杜季清不知道纪宸徽想的这么多,因为周老师正在说换位置的事情。
      
      突然有些期待,只要不要坐在纪宸徽附近就行。
      
      “下个星期一换位置,大家有什么想法,就给我发消息。”周老师看了一眼杜季清,她坐在最后一排确实不太好。
      
      而且她还怕纪宸徽欺负杜季清,虽然杜季清根本不是会被欺负的人,但是老师都是喜爱成绩好乖巧听话的学生,自然要多考虑一些。
      
      下课后,大家议论纷纷,杜季清的事情只是一件小事,大家讨论最多的还是翟景玉的成绩,尤其是戴茜,左一句冷嘲右一句热讽,每句话都不带重复。
      
      杜季清想,这个戴茜真的是厉害,去开个骂人培训班保准大火。
      
      周甜甜一直在为翟景玉舌战群雄,戴茜表情带着嘲讽,翘起下巴一副蔑视的样子。
      
      “你家景玉可是一句话都没说,就你一个人嘚吧嘚吧说个不停,你替她骂人她还在偷着乐呢。”说完戴茜上下扫视了她一眼,“毕竟当泼妇的又不是她。”
      
      翟景玉突然拍了一下桌子,脸色全是怒色,“你说够了没?”
      
      戴茜眉毛微挑,伸出自己的右手看了看自己的指甲,一副不在乎的表情,“对于考试抄袭的人,我为什么不能多说几句呢?这对其他人多不公平呀。”
      
      翟景玉的眼睛盯着她,一字一句的说:“空口鉴抄?”
      
      “你跟我说没用呀,在座的谁不是这么想的呢。”戴茜笑了两声,显然战斗力比翟景玉要更强。
      
      其他人听到这句话在心里都疯狂地点头,只是这两人吵架没人敢出声。
      
      “让老师重新出试卷呗,反正你成绩是真实的,对吧?”戴茜嘴角的笑容勾起,看起来很得意。
      
      这下翟景玉不丢脸才怪!
      
      翟景玉根本不在乎戴茜的嘲讽,自己的成绩完全货真价实,根本不怕重做一遍试卷,“那如果我还是这个分数,你要当着全校的面,对我还有周甜甜道歉!”
      
      戴茜倒是无所谓,她上次都道过一次歉了,这第二次也不是那么难,反正她觉得翟景玉是考不到这么高的分数。
      
      于是这两个人都去找了老师,而其他的同学好奇的都跟了上去,整个班上一下就空了三分之二。
      
      杜季清对这件事情倒是兴致缺缺,结果都不用猜,绝对是以戴茜道歉收场。
      
      纪宸徽抿着唇,看着杜季清不感兴趣的样子,“你不好奇?”
      
      杜季清怪异的看了他一眼,刚刚还一副‘我真无能’的样子,而且她刚刚是不是嘲讽了他一句?这么不记仇?
      
      “我为什么要好奇?”
      
      “你不会觉得不公平吗?”
      
      杜季清用一种很无语的眼神看着他,“为什么要觉得不公平?读书是自己的事情,就算她考全校第一也与我无关。如果被她超过了,只能说明是自己不够努力,把一切原因归咎在别人身上只会一直失败。”
      
      纪宸徽听着这番话,总感觉是在影射自己,一切的原因都是自甘堕落。
      
      “而且,我觉得翟景玉最近一段时间确实很认真,这个成绩是她努力得来的结果。”
      
      纪宸徽想到翟景玉从倒数第五成正数第五,心里自嘲,原来一直不上进的人只有他。
      
      上课的时候,所有人都回来了,翟景玉周甜甜面色极差,对比起来戴茜脸带笑意。
      
      翟景玉成绩一下提高那么多,被人怀疑是很正常的,但是像戴茜这样直接找茬的,真的是标准的恶毒女配。
      
      看着这种情况杜季清微微摇头,戴茜现在越得意,被打脸的力度就越大。
      
      周舟回来了,看着杜季清还是坐在位置上,转头对她说起这件事。
      
      老师考虑到这件事情的影响,也同意了翟景玉再做一次试卷的要求,时间定在后天的周末,翟景玉一个人在教室里考试,到时候可以调出监控给大家看。
      
      周舟问她:“你觉得翟景玉还能考这么高分数吗?”
      
      听到这问话杜季清没有直接回答,“你觉得呢?”
      
      “我不知道。”
      
      “那我也不知道。”杜季清耸肩表示态度。
      
      放学的时候,杜季清走出校门口后特地放慢了速度,因为她知道马上要‘偶遇’秦瑾聆了。
      
      “好巧,一起回家可以吗?”秦瑾聆唇角翘起,眼睛亮亮的透露着期待。
      
      杜季清笑了一声,“为什么你每次都是这句话?”
      
      秦瑾聆长长睫毛微颤,看着她说:“那我换一句,我可以站在你身边吗?”
      
      听到这句话,杜季清笑着说:“这条路每个人都可以走的。”
      
      他没有说话,垂下眼睑遮住的闪着碎光的眸子,再睁眼已经充满了温柔的笑意。
      
      其实杜季清刚刚有些愣,不知道是不是她想多了,总觉得秦瑾聆刚刚那句话有些歧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