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希望病娇兄长失忆》小甜糖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9-12 16:33:4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希望兄长失忆的第五天 ...

  •   
      程南语愣了一下,她没想到宋予舒还会叫住自己,她不想回头,可碍于母亲在场,却又不得不回头。
      
      她规规矩矩地转过了身,端出自认为最合体的抿嘴微笑,就那么站在那看着宋予舒。虽是目光不太和善,可宋予舒看上去好像并不在意。
      
      “兄长还有什么事情吗?”
      
      宋予舒站在那直勾勾地盯着她看,好似眼睛里再也容不下其他。不过程南语也是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她此刻只想赶紧踏进府门,然后回院子里。
      
      “妹妹,下次还是不要自己一个人走夜路了......免得摔跤。”
      
      他似乎是在笑,可脸上却看不到一丝笑意,程南语觉得害怕,她突然就想起今天在御花园里自己把他丢给安月的事情,总觉得这人话中带话,似是在提醒自己一些什么。
      
      庆阳公主并不知道这两个人之间的弯弯道道,只是看着两个孩子表面上互相亲密的样子,很是高兴,就连青鸾在她身后听到这位远道而来的殿下对自己的主子这样好心提醒,都觉得很是感动,可只有程南语,看着宋予舒的笑脸,一点都笑不出来。
      
      “去吧,好好休息。”
      
      宋予舒看了她最后一眼,程南语愣愣的点了点头,身体不受控制的转过去往府里走了,青鸾见状,赶紧跟了过去。这一路直到跨过垂花门,她才慢慢反应过来,回想起刚刚宋予舒的笑容,突然觉得寒意从脚底窜上心头。
      
      她明白,宋予舒大概真的是在提醒她今日御花园自己把他丢给安月的事情......
      
      “幸亏青鸾你刚刚及时拉住了我,不然可又是要犯错了!宋予舒那人,着实记仇的很。”
      
      刚刚并没有觉得,只知道宋予舒将自己扔在地上很是生气,脑子一热差点犯了大错。现在冷静下来才开始庆幸,幸好刚刚是青鸾拉住了她,不然还不知道要被宋予舒如何报复。
      
      她承认,自己就是胆小怎么地吧?谁还没有个胆小的时候了?
      
      青鸾看着自家主子微微摇了摇头,她八岁的时候来到程南语身边伺候,那个时候自己这位小主子只有两岁,这十多年的陪伴,让青鸾非常的了解她,甚至比庆阳公主还要了解。她的这位小主子容易冲动犯错,火气上来的时候不管不顾的,可往往平静下来就会后悔。刚刚在门口,青鸾看到程南语脸上那似曾相识的表情,没敢多想就冲了上去,实在是怕这小主子又冲动。
      
      所以,为了不让程南语冲动后后悔,她连庆阳公主都没来得及顾及,就及时上前出手拉住了程南语。
      
      “要奴婢看,殿下对郡主很好啊,会不会是郡主误会什么了?”
      
      青鸾没见识过真正的宋予舒,只觉得就今天晚上看来这位殿下对自家主子还是很好的,毕竟最后还提醒程南语不要自己一个人走夜路,那人能坏到哪去呢?
      
      “那哪里是误会啊,我这个兄长,真的青鸾,我跟你讲,本郡主就从没有见过这么小气吧啦的人,还宋国嫡长孙呢,怎么能这么记仇啊!不就是小的时候咬过他一口吗?至于吗?记到现在!刚刚竟然故意扔下我害我摔了一跤!还口口声声什么妹妹妹妹的,你说有他这样当兄长的嘛!”
      
      她一提起刚刚宋予舒的所作所为就气的牙痒痒,恨不得拉着他再咬一口,连自己已经走进了自己的院子都没有发现。
      
      “是什么人把我们郡主气成了这个样子?”
      
      木槿在屋子里听到了程南语的声音,放下了自己手里的果盘,擦了擦手迎了出去。含笑闻声也从旁屋里面走了出来,可还没来得及站稳呢,就被迎面而来的程南语伸手在脑门上弹了一下。
      
      “好啊,含笑,我还没下马车呢你就跑了?把你主子扔在那儿一个人对抗那个大魔头!”
      
      含笑一听顿觉得很是委屈,直喊冤枉。
      
      “冤枉啊郡主!是殿下说郡主在大宴上没吃什么东西,所以让奴婢先回来准备一些吃食。”
      
      她说的不似作假,毕竟当着主子的面也不敢。但是这一番话,到着实让程南语觉得惊讶,她这才明白原来这一切都是宋予舒故意的,可他这么费心费力的哄着含笑离开,难不成真的就是为了摔自己一跤?
      
      “郡主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含笑傻乎乎的看着自家郡主在那发呆,木槿也是一脸的不明白,倒是青鸾。看看这两个傻姑娘,笑了。
      
      “你们两个啊,以后还是多多听郡主的话就行了!”
      
      青鸾莫名其妙的说了这么一句话,摇了摇头就跟着程南语进了屋,只留下含笑和木槿两个丫头在外面面面相觑,丝毫没明白青鸾的意思。
      
      “青鸾,含笑和木槿傻乎乎的,你可要多多教她们,别哪天被人拐跑了都还不知道呢!”
      
      三个丫头笑做一团,可程南语却是笑不出来。
      
      宋予舒,要远离啊。
      
      就这么忐忑的一夜,程南语觉得自己一晚上都在琢磨宋予舒这个人,可事实情况是,即使是一晚上,她也没能明白这位兄长到底是要怎么报当年的被咬之仇。
      
      “郡主,该起来了。公主那边的常嬷嬷来了,说公主请郡主过去用早膳。”
      
      木槿不知何时已经进了屋子,含笑端着洗漱的物什跟在后面进来去了净房,程南语只见床围被人用挂钩收了起来,紧接着便是看到了满脸笑意的木槿。
      
      木槿将围帘收起来后就看到程南语黑着个眼圈慢慢坐了起来,看起来无精打采的样子着实吓了她一大跳。
      
      “郡主,您这是怎么回事啊?”
      
      程南语没照镜子都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她从发愣的木槿手里接过外衣,随意的套在了身上,迷迷瞪瞪的伸手揉了揉酸涩的眼睛,甚至还没忍住打了个哈欠。
      
      “好端端的,母亲怎么叫我过去用膳?莫不是……”
      
      也不知她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就转过了身,给正端了茶水过来的含笑吓了一跳,差点没将杯子扔出去。
      
      “莫不是爹爹回来了?”
      
      她很是兴奋的站在那望着含笑,含笑眨了眨眼睛,将手里的那杯热茶递了过去,等程南语接过后才摇了摇头。
      
      “没有,是公主和殿下在前头用膳,请郡主过去同坐。”
      
      她的话音才落,刚刚还一脸兴奋的程南语立马就丧了气,看起来极像皱了的茄子,满脸的不情愿,含笑看了,也是忍了忍才没有笑出来,着实辛苦。
      
      “你去回了常嬷嬷,就说我身子不舒服,不能陪母亲和哥哥用膳了。”
      
      她丧气的将手里的茶杯递回给含笑,重新躺回床上,还用被子蒙上了头,再加上那天然的黑眼圈,看起来好似真的生了病。
      
      木槿昨日并没有陪着进宫,所以也不知道自家郡主与宋予舒的那些恩恩怨怨,这会儿回想起郡主从昨天回来到现在的反应,只凭自己的猜想,她觉得郡主好像挺怕这位刚刚回来的哥哥。
      
      “那……奴婢去和常嬷嬷说。”
      
      她说完后磨磨蹭蹭的一步三回头往院子里挪,好像总觉得程南语还会反悔起身,可事实上,她这位打定了注意要避开与自家兄长见面的主子,自然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起来的。
      
      事到如此,含笑也就只能出去和常嬷嬷说自家郡主生病了,可那常嬷嬷从程南语进府之时就一直看着她长大,对待程南语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这会儿听闻她身子不舒服,着急要进去看看。常嬷嬷是公主身边的人,含笑自然不敢拦也拦不住,只好跟着一起进去。
      
      “郡主?”
      
      常嬷嬷一进屋就看到了程南语坐在床边晃着自己的两条腿,除过脸上那明显的黑眼圈,倒是一点也不像是生了病的样子。
      
      “嬷嬷?你……你怎么进来了?”
      
      她自然是没想到常嬷嬷会进来的,不然也不能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坐在床边。程南语一看常嬷嬷进来,她就有些慌乱,赶紧躺下拉了被子来盖上,还假模假样的咳嗽了两声。
      
      可关键是已经晚了。
      
      “咳咳……嬷嬷,我身体不适,就不能陪母亲和哥哥用早膳了,让母亲和哥哥不必等我。”
      
      “郡主可莫要跟老奴逗闷子了,看看郡主这咳嗽的声音都是中气十足,着实不像是生了病的样子。”
      
      常嬷嬷笑着走到床边将她蒙在头上的被子拉开,温柔的看着她。程南语见常嬷嬷满脸柔和,不禁有些心虚。
      
      “嬷嬷…您就不能不揭穿我吗?”
      
      她磨磨蹭蹭的坐起来,看着面前的常嬷嬷满脸幽怨,常嬷嬷反倒是笑着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二人不似主仆,倒更是像那普通人家的亲人之间。
      
      “郡主是老奴一手带大,还能不了解郡主?想必不是因为身子不爽利,而是因为殿下吧?”
      
      说起来常嬷嬷不愧是宫中出来的嬷嬷,察言观色很是厉害,从昨日开始,她就观察到了,郡主不喜欢自己的哥哥,甚至是从内心里抵触,至于原因,她倒是真的想不到了。
      
      这两个人不过第二次见面,能有什么让郡主这般不愿意的?
      
      “不过……老奴倒是猜不出郡主是因为什么?莫不是公子?”
      
      常嬷嬷知道这位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小郡主是个小孩子心性,庆阳公主与亲生儿子分别多年,这次宋予舒来府上长住,庆阳公主自然是因为过于关注亲生儿子而稍微忽略了一些这个抱养的女儿,或许是因为这个所以小郡主不高兴了?
      
      可程南语却没听出常嬷嬷话中的意思,错误的理解为常嬷嬷也看出来自己怕见到自己这位喜怒无常的兄长。所以为了保留住自己的颜面,她果断的摇了摇头。
      
      笑话,她才不能让别人看出来自己怕宋予舒!
      
      “没有啊嬷嬷,兄长那么好我怎么会因为他不吃饭呢?只是刚刚觉得头有些疼,想来是没睡好的缘故,现在没事啦,还请嬷嬷先到前厅去回禀母亲,就说语儿收拾一下就来。”
      
      常嬷嬷半信半疑的看着她,片刻之后笑着点了点头,转身出了屋子,这才让程南语松了口气。
      
      总算是没让常嬷嬷看透。可这下既然答应了要过去,她自然也就不能再逃避,磨磨蹭蹭的收拾好,又挑了一件中规中矩的裙子,穿好到了前厅去才发现,庆阳公主和宋予舒早已经坐在桌前,就等着她过来。
      
      “语儿来了,快来坐!”
      
      庆阳公主显然心情很好,并没有因为程南语来晚了而训斥她,反而是高高兴兴的招手叫她过来坐,这让程南语更郁闷了。
      
      平日里,母亲一向对她要求严格,往常这样的情况,少不了要听母亲训斥几句,即使是父亲在的时候也是免不了的,这次竟然就这样平安无事了?
      
      “妹妹来了。”
      
      宋予舒见她过来也客客气气的对着点了点头,程南语尴尬的笑着回礼后才坐了下来,拿起筷子偷偷打量他,连夹菜都忘记了,只微微低着头一个劲的刨自己碗里的米饭来吃。
      
      她这个兄长,真是让人看不透,每天都能给自己一个惊喜,这脸上的表情真是比那唱戏的脸谱还多啊!这一天天的,还有多副面孔呢?
      
      “妹妹怎么不吃菜?总是看着兄长做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程南语:今天兄长失忆了吗?这一棒槌下去呢T_T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