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希望病娇兄长失忆》小甜糖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9-15 12:21:2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希望兄长失忆的第三天 ...

  •   
      程南语回头看了看,见太后慈爱的看着她笑了笑,好似是在告诉她放心,她顿了顿,还是转身踏出了殿门。
      
      “母后有什么话要和儿臣说?”
      
      庆阳公主目送所有人出了大殿,转身便瞧见太后朝她招了招手,示意她坐过来,她犹豫了一下,走过去坐在了太后身边。
      
      “哀家知道,阿舒是你多年来的一块心病,所以这次他来你想要补偿他,对他好,哀家都可以理解。可是庆阳,语儿虽不是你亲生的,到底也在你膝下长大,犹如亲生。你万不能因为阿舒回来了就忽略了语儿,那孩子心思细......”
      
      太后拉着女儿的手,话里话外都带着些提醒。今日庆阳公主的举动,她自然也看得出来,庆阳公主虽不是她亲生的,但从小在身边长大,太后对她的性子也极为了解。知道自己的女儿惦记亲生孩子,可太后也心疼程南语,怕小姑娘吃了委屈,所以想要给自己的女儿提个醒,可她话说一半再看庆阳公主,只觉得这话她大概是没能听进去。
      
      庆阳公主听了太后的话心中也觉得难过,且不说她对语儿如何,就太后的态度就让她觉得难受。无论怎么说,舒儿才是太后的亲外孙......
      
      可心里这么想,她却也是顾及着自己的母亲,没有说出来。
      
      “母后,这些儿臣都知道,语儿虽不是我亲生的,可到底是在我身边长大的,我定不会因为舒儿回来而忽略了她,母后放心便是。”
      
      太后听她信誓旦旦的保证,虽是不放心,但也明白有些话只能提点,若是说的太多,就不合适了,只能点头示意她自己明白了。
      
      不管怎么说,语儿现在还有自己这个祖母,以后就算是自己百年之后,也至少还有皇帝会护着这个小姑娘。
      
      总归不会叫她吃了亏。
      
      虽已是黄昏,但皇宫里依旧是灯火辉煌。
      
      程南语魂不守舍的跟着程灵冬往大殿那边去,前头就快开宴,可刚刚皇祖母叫住了母亲,她猜不到两个人是要说些什么,但母亲刚刚的样子,她也看得出来,好像母亲更在意兄长一些......
      
      可想来也对,兄长毕竟是母亲亲生的儿子,自然是与自己不同的。
      
      “阿语,快走啊,想什么呢?”
      
      程灵冬并不是没有在意刚刚那个场面,当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程南语身上,可庆阳公主却一直盯着兴庆宫的大门,显然一颗心都记挂在了宋予舒身上,程南语看了不高兴,也是正常的。这种事情,她也说不得什么,能做的只有想办法让程南语高兴一些。
      
      “我那日还听得父皇与林公公说,边疆战事大胜,房大将军不久就会归京!”
      
      房大将军大胜而归,这样的好消息明显就让程南语高兴了些,她一听父亲即将归来,刚刚发生的事情也就全部抛掷到了脑后。
      
      等父亲回来,谁还怕他一个区区的宋予舒?父亲可是堂堂的镇国大将军!
      
      心里这么一想,她就开心了,高高兴兴地拉着程灵冬往前面大殿走,那步伐快的,甚至都有些让程灵冬怀疑,这还是刚刚在兴庆宫里细声细气的程南语吗?
      
      程南语自然是不知道程灵冬在想些什么,只是高兴的拉着她到大殿坐到了各自的位置上,刚坐下,就被旁边成安侯家的六小姐安月给拉住了。
      
      “郡主,何事这么开心?”
      
      程南语一路开心的走过来,那轻快的步伐就差要蹦起来了,更何况这成安侯家的六小姐安月在程南语看来就跟个人精似的,自然一眼就看出来程南语是有好事了。
      
      程南语听到旁边有人跟自己说话,偏头去看,见是安月,脸上的笑意便淡了些。谁不知道成安侯家的六小姐最是八面玲珑?本来本身的家世就不低,长姐又是嫁了陈国公家的嫡次子,身份可是抬了不止一个层次,但是始终改不了这个毛病。
      
      至少在程南语看来总爱巴结人这是个毛病。·可到底是世家里的小姐,也不好让人太没脸了,再加上她这会儿心情好得很,自然就好声好气的。
      
      “自然是有开心的事......”话刚开了头,她突然想起自己父亲要回京这件事是程灵冬提前透漏给自己的,现在还不能说出去,这才赶紧收住了,可说都说了,还能是因为什么开心呢?
      
      “兄长今日来靖,我自然开心!”
      
      这个借口好,那宋予舒作为自己的兄长,他来了自己可不得高兴嘛!
      
      “原来是这样啊,这确实要恭喜郡主呀!”安月抬头小心翼翼地朝前面坐着的宋予舒那儿看了一眼,又赶紧害羞的低下了头。
      
      “郡主有一个这样好的哥哥,真让人羡慕。”
      
      这句话说的小声,还让程南语没忍住看了她一眼。
      
      说起来,成安侯府上大大小小有七个女儿,反倒是一个儿子也没有,这些年府上妾室一个接一个,都没能给成安侯生出个儿子来,也是京城茶余饭后时常提起的。
      
      安月表面上好像很羡慕自己有这个哥哥。可叫程南语来看,这安月可不像是仅仅羡慕自己有个哥哥这么简单的。看看这娇羞的表情,微红的脸蛋,怕不是对自己这位兄长一见钟情了吧?
      
      安月啊安月,喜欢谁不好?非要喜欢自己这个魔头一般的哥哥,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不过她一向不喜欢安月,自然也不会好心的给她提这个醒。
      
      宴会如时进行,除过不能像之前年宴时那样偷偷溜到程灵冬身边之外,没什么特别的,还是那几个节目,虽说是靖国的特色,可到底是看了太多遍,她是一点兴趣也没有了。
      
      “郡主是觉得无聊吗?”
      
      安月见程南语像是觉得无趣的样子,一改平常那副孤傲的样子,竟是主动凑到程南语身边,问她是不是无聊,这倒让程南语挺惊讶的。
      
      京中看不起自己的人多着呢,这安月就是其中一个,还当她不知道呢?也好意思往自己脸前凑。
      
      “要不......我陪郡主去御花园逛逛?”
      
      她主动提出要陪程南语出去逛逛,可程南语却不领情,摆了摆手自己站起来走了。谁要和不喜欢自己的人一起出去逛?她出去是去放松,不是去给自己找不自在。
      
      她自顾自想的就从宴上溜了下来,也没让含笑和木槿跟着,自己一个人去了御花园。
      
      太阳早已下山,可御花园内烛火通明,看起来犹如白日,就是那园子里的花,都能看的一清二楚。程南语就是在这样的花园里,转了一圈又一圈,可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做,一边转着圈圈一边摆弄着自己的手指头。
      
      她心里盘算着父亲大概还有几日才能回来,那一段鹅卵石小路走了不知道多少圈,地上有多少块鹅卵石她都快能数清楚了。
      
      “哎呦!”
      
      一路走的都是顺利畅通,可偏偏拐角处的花丛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人,吓了她一跳,没来得及直接撞了上去。
      
      慌乱之下程南语就想赶紧站好看清面前的人是谁,谁知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面前的人一把拦住了腰,随之跌进了一人的怀里。
      
      “妹妹撞了兄长就想走?”
      
      这声音陌生又熟悉,她闭上眼睛仔细想了想,这声音......大概是......宋予舒?
      
      “兄兄...长......”
      
      她打心底里害怕宋予舒,可并不想把害怕表现得这么明显,无奈脑子明白嘴不明白,一出口就是结结巴巴的,完全控制不住。
      
      “妹妹怎么一说话跟个公鸡似的,哦...不对,妹妹是女孩子,该是母鸡才是。”
      
      宋予舒还拦着程南语的腰不放手,话也是轻飘飘的从怀中人的耳边飘过,惊的她一个激灵,都忘记了要抬头看看这人模样。
      
      你才是只母鸡!你全家都......不对,宋予舒才是只大公鸡!
      
      “兄长......有什么话咱们先......”她心里再怎么想也不敢说出来,只能试图推了推抱着自己的人,可偏偏这样精瘦的一个人,力气还挺大,看似手只是轻轻放在她的腰上,但这力道还真是让人推都推不开。
      
      “先放开再说好不好!”
      
      她这么说,可宋予舒哪里会那么听话的照做?他不仅没有松手,反而箍的更紧了一些,两个人看起来离的好像更近了,就像是紧紧贴在一起。
      
      “妹妹说今日兄长来靖国,所以开心。那兄长让妹妹抱一下,岂不是更开心?”
      
      他说的肯定,程南语正想着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可还没意识到,宋予舒就开口了。
      
      “旁边的那个人,你告诉她的。”
      
      宋予舒好似听得到她的心声似的,竟然还主动替她答了话,难不成这些年他学得了什么妖术,能猜得到自己在想什么?
      
      “你兄长我......唇语还不错。”
      
      他一边说一边收回了抱着程南语的手,站在那里低头笑着看她,程南语虽然看不到他的脸,却能分明的感受到他的目光,使她浑身汗毛直立。
      
      这人,不只是唇语不错吧?
      
      程南语慢慢的抬起了头,今天在兴庆宫见那一面,她其实根本没有去认真看宋予舒到底长的什么样子,这会儿趁着天黑,烛火虽明亮可到底还是不如白日,小心翼翼地抬起了头,这才勉强算看清楚了宋予舒的样子。
      
      一袭白衣,一根简单的玉簪,完全与传说中的他不一样。
      
      世人皆说,宋国嫡长孙宋予舒杀人如麻,嗜血成性,是个眼里揉不得半粒沙子的人,可那些没有见过他的人哪里知道,这样一个听起来好似很凶残的人,其实是一个穿着白衣,长相俊美的男人,好看的让人对他一点防备之心都不想有。
      
      “怎么?妹妹也觉得兄长甚是好看?”
      
      

  • 作者有话要说:  总算是让哥哥正经出场了!!!
    小伙伴南木有栖连载文《重生后夫君变成了黏人精》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呦~(晋江专栏搜索可见哦)
    文案:
    宋曲音到死都没有明白,封行陌为何要强娶她?
      后她有幸重生,突然明白,封行陌该不会看中的是她的美貌吧!
      不过她淡然了,管他喜欢她什么,她不好容易重生,她要完成前世遗憾。
      却未曾想身后多了个小尾巴,而那小尾巴不是别人,正是她前世冰冷无言的夫君封行陌。
      终于宋曲音被跟着烦了,看了一眼身后俊郎男子,俊郎男子立刻吹彩虹屁:“姑娘,你长得真美。”
      宋曲音:“……”
      她就知道,她这位前世的夫君,就喜欢她那张脸!
      呵,肤浅的男人!
      殊不知,这一世的封行陌做了个梦,梦见宋曲音血染裙摆倒在他怀里,他心顿时像被千匹马踏过,骤然紧缩。
      后他醒来第一件事便是想如何护她鬓角无霜,衣裙无尘,看着她笑撵如花,对她说上一句:“娘子,我来为你画眉梳髻。”
      从此你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你鬓角无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