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希望病娇兄长失忆》小甜糖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10-07 16:37:5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希望兄长失忆的第一天 ...

  •   春风缭绕,暗香沉沉。
      
      且不过是三月里初春的天气,大多数的过路人都还未曾脱下保暖的棉袍,倒是忘客亭内站着的那人已是一身春日素袍,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殿下,很快就要正午,咱们的人马已经准备好,随时等候殿下命令便进城。”
      
      说话的黑衣男子站在望客亭外,目光一直停留在亭中的覆手而立的男子身上,那男子一身白袍,干净的一丝杂色都没有。
      
      “那群老家伙们呢?他们今日倒是难得的安静。”
      
      亭中男子声音很轻,轻到若不是身后的黑衣男子耳力过人,怕是都要听不清楚了。
      
      “几位大人想必是已经明白了殿下的用意,今日一直都在马车里闭目养神,未曾有人出来过。”
      
      黑衣男子的话听起来并没有什么问题,可那亭中男子却是笑了,他点了点头,又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就转过了身,那股劲儿硬生生的掀起了一地的落叶,把亭外站着的黑衣男子吓了一跳。
      
      ……
      
      城外宋国来使队伍驻扎,只等着过了正午进城,谁也不知道宋予舒打的什么主意,为什么偏偏选了这个时辰。而城内的一个茶馆里,也是因为他而叫叫嚷嚷的好不热闹。
      
      “今儿咱们就来说说这宋国皇帝的嫡长孙!听闻是博古通今,文韬武略,在宋国所有的皇子中最为出众!据说当年他十六岁就跟随宋国骠骑大将军出征祈天国,杀到满身是血依旧不曾休息半分,危难之际竟然赤手撕敌,啧,那场面着实血腥……”
      
      茶满楼内,说书先生惊堂木一响,满口的宋国嫡长孙如何如何,讲的那叫一个兴奋。但是殊不知座下已有一姑娘面色苍白,身子微微发抖,本就瘦弱的身躯此刻显得更让人心疼。
      
      “含笑,你……你说,这……这宋予舒要是回来了……我还能好吗?”
      
      程南语微微抬头,看着站在自己旁边的丫头,说话都有些结巴。那被称为含笑的姑娘看着坐在那里脸色明显不太好的主子,微微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可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就被突然传来的惊堂木的声音给吓了一跳,瞬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再说这位嫡长孙身份也是不一般,乃是咱们靖国当朝圣上的妹妹庆阳公主与宋国皇帝已逝的嫡长子宋云礼之子,从小在宋国长大,如今庆阳公主想念儿子,迎了这位嫡长孙来靖小住……”
      
      关于说书先生所说的这个宋国的嫡长孙,外面传成什么样的都有,就这位说书先生口中的就是一个版本,可真实情况又有几个人知道的?程南语摸了摸自己的前胸,细数自己听到过的几个版本,心里默默告诉自己别害怕。
      
      再怎么说自己名义上也是宋予舒的妹妹,他还能把自己吃了不成?更何况自己也没惹他啊?不过就是小时候咬过他一口罢了......
      
      可关键是那次......
      
      “郡主,没…没事,有公主在呢,您只要到公子面前时小心谨慎些就是了。”
      
      含笑伸手为自己家主子拍了拍后背,每一下都是轻轻的,程南语渐渐的也就放松了下来,看起来不似刚刚那么紧张。可这种状态还没持续多长时间,后背就狠狠的挨了一下。
      
      “我说阿语,你在这儿干嘛呢?要是叫姑母知道,可是又要念叨你了!”
      
      程南语没有回头,这样的语气,这样的手劲,不用想她都知道是程灵冬。
      
      “灵冬,你吓死我了,怎么这么大手劲儿啊……”
      
      “我说你行了啊,怎么那么多话呢?”
      
      程灵冬撩了一下裙子,坐了下来,丝毫不客气的从面前的盘子里抓了一把瓜子,悠悠哒哒的磕了起来,那副大大咧咧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宫里养尊处优的公主。
      
      “阿语,你怕什么?他可是你兄长,又不是仇人。”
      
      程灵冬好像丝毫不在意这位即将空降来的堂兄,反而是觉得程南语太过大惊小怪了。
      
      “你没听说吗?那宋予舒会徒手撕人,而且脾气暴躁,据说他府上有个侍女,仅仅是因为奉的茶水太烫,就被他杖责,听说是打的血肉模糊啊!更别说我小时候惹过他,你都不知道,当时......”
      
      她的话说了一半就停了下来,程灵冬正好奇下文还没来得及问,就被旁边坐着的一个大哥抢先了。
      
      “这才哪到哪啊两位姑娘,还有更过分的呢!”
      
      那大哥显然是只听到了程南语的前半句话,他撸起了袖子,拖了一下自己的凳子,离她们的桌子近了些,又转头四处看了看,颇有些谨慎。
      
      “据说那位嫡长孙的手下也是个个心狠手辣,即使面对妇孺都丝毫不手软……可偏偏他长得一副好相貌,在宋国颇受欢迎,这下回来可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样的景象。”
      
      程灵冬看了一眼那说的正起劲的大哥,对于宋予舒的这些传闻毫不在意,这人再厉害也是个人,真就能像他们说的那样跟个杀人狂魔似的?可再看身边坐着的程南语和旁边站着的含笑,她觉得很头疼。
      
      这俩傻姑娘,也太认真了。
      
      “不管怎么说,算算时间你这位兄长应该马上就要进京了,现在害怕也晚了,赶紧回去收拾收拾准备迎接吧!”
      
      叫程南语来说,程灵冬就是典型的看热闹不嫌事大。她此刻明知道宋予舒要来,也不知道帮着想办法,而是劝她回去准备迎接。
      
      “你说,我如果不出现,会怎么样?”
      
      程南语自然知道今天下午宋国的队伍就会抵达京城,所以她才特意避了出来,就是为了防止母亲拉她一起迎接这位兄长。
      
      “也不会怎么样,不过就是被姑母教训,被皇后娘娘拎进宫提醒你不懂事,然后留饭的时候被父皇训诫,不过……大抵皇祖母应该会护着你,但也只是应该,不好说。”
      
      程灵冬这句话也算是彻底打消了程南语想要临阵脱逃的想法。她从小被庆阳公主抱养,又被当今皇上所喜爱得了‘程’这个皇姓,从小出入宫廷,与皇子皇女一起长大,受皇上皇后以及太后的庇护,就是因为这样,她才不能太过任性不懂事。宋予舒作为她的兄长,即使只见过一面,今日她也必须去,没有任何犹豫的余地。
      
      两人说的正起劲儿,说书先生处惊堂木“砰”的一响,瞬间叫所有人都回了神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人看。
      
      “今日就到此处,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说书先生说完,众人一哄而散,谁不知道茶满楼的规矩就是每日正午结束?程南语和程灵冬这两位常客自然也知道,可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接受就是另一回事了。
      
      正午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宋国的来使就要进城了。
      
      两人还坐在桌子前没动,周围的其他客人已经纷纷起身向外走去,只见门外有一人逆人流而入,站在那的含笑定睛一看,正是庆阳公主府上的小厮。
      
      “公主,郡主!”
      
      那小厮一路小跑挤到程南语和程灵冬的桌前,可能是着急跑来的缘故,还带着些微微的喘气,含笑见状倒了一杯茶给他,他喝下后才好了些。
      
      “公主,郡主,主子叫两位小主子回去呢,咱们家公子就要进城了。”
      
      “娘亲也要出府迎接吗?”
      
      那小厮摆了摆手,示意程南语并不是如此。
      
      “不是的,公子入了城之后会直接进宫拜见圣上,主子也会进宫,在宫中与公子相见。此番前来请郡主回府,正是因为主子在府中等候,要带小主子进宫呢!哦对,主子还说,要公主也早些回宫才是,莫要迟了大宴。”
      
      程灵冬一听就明白姑母的意思是让她自己乖乖回宫,别惹父皇不高兴给自己找不痛快,她没什么不乐意的,这位宋国来的皇子是阿语的兄长,可不是自己的,她并不排斥回宫,可有些人就不一定了......
      
      “灵冬,你说我现在装病还来得及吗?”
      
      程灵冬果断的摇了摇头,并给她递了一个祝你平安的眼神,站起来摆了摆手就要走。
      
      “阿语,大宴见啊!”
      
      说完就真的头也不回的走了,丝毫没有要给程南语出主意的意思。
      
      “小主子,您就快跟奴才回去吧,主子在府上等着您呢!”
      
      那小厮眼看着程南语一副不想回去的样子,着急的不行,这要是这位要命的小祖宗不跟他回去,他可要怎么交差啊!
      
      “能不回去吗?我今天约了王尚书家的小姐一块去护国寺上香!”
      
      “郡主,您就别挣扎了,王尚书家的小姐此刻怕是已经出府往皇城去了。”
      
      话都说成了这个地步,程南语只能跟着府上的小厮回去了,谁让她胆儿小,扛不住面前小厮的苦瓜脸,也扛不住娘亲的训诫,只能跟着回去接受命运的盘弄。
      
      果然就像是小厮说的那样,她的娘亲庆阳公主已经坐在花厅等了她多时,见她跟着小厮进来,起身皱着眉头就走了过来。
      
      “昨日叮嘱了你多少次?今日你兄长进京,让你千万要在府上乖乖呆着,你呢?一大清早的跑去听什么书!是打定主意要气死为娘吗?你们兄妹两个,没一个让人省心的!”
      
      庆阳公主一边说着眼泪就要流下来,吓得程南语赶紧拿出了自己的手帕为自己的娘亲擦泪,
      
      “娘亲,语儿错了,语儿只是听闻今日茶满楼的说书先生要讲关于兄长的事迹,特地跑过去听的,语儿只见过兄长一面,对兄长早已没了什么印象,所以才想在见到兄长之前多了解他一些......娘亲若是不喜欢,语儿以后再也不去了。”
      
      无论在外多么的肆无忌惮,可在庆阳公主面前,程南语一直都是一个乖巧的孩子,从不会对庆阳公主任性。
      
      她这一番话,显然也是取悦了庆阳公主,她伸手拿下了程南语递过来的帕子,自己微微擦拭了,这才又将帕子递给了身后的婆子。
      
      “罢了罢了,即是如此,那倒也是娘亲错怪你了。时候也不早了,你快去梳洗打扮,今日大宴要着的衣裙娘亲已经叫人给你准备好,你速去换了来,记得快一些!”
      
      庆阳公主显然很是着急,催着她快一些,程南语听了庆阳公主的话,笑着点头应下,转身面上便严肃了起来。
      
      只希望这位兄长把自己忘的一干二净连渣都不剩那才好……
      
      

  •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卿卿她又软又甜》求个预收,康康我~( ̄▽ ̄~)~专栏可见哦~
      令锦作为太子伴读到东宫报道的第一天,就被前来迎接的太子殿下塞了一个奶娃娃,那娃娃精雕玉琢,娇小可爱,咬着手指头朝他眨了眨眼睛,说话都有些奶里奶气。
      “哥哥抱抱~”
      令锦默默看了看怀里,将准备送还给太子的奶娃娃又收了回来,不乐意还了。
      
      小剧场:
      某日,某娃娃。
      “我的夫君当是天下间最好看的!”
      令锦:好像世人都说自己长的不错。
      “我的夫君当是天下间最有才华的!”
      令锦:好像太子都没自己有才华。
      “那样集美貌才华于一身的男子才当的我的夫君!”
      令锦:“嗯,我知道,这就娶你。”
      (毕竟谁养大的就是谁的!)
    预收文第二弹 :
    有了新的预收文,大家感兴趣的可以到专栏看一看呀~
    《唤一声卿卿》
      一朝穿越,念夏听着旁边哭哭啼啼的小丫头报上自己的名字,觉得有些头疼。
      穿越也就算了,穿成谁不好?偏偏是穿成了命运坎坷的富察氏,嫁的还是清史上审美极俗,又爱到处盖章的乾隆皇帝……
      可后来杏花雨下,那个一身牙白长袍的少年打马而来,念夏才知道自己想错了。
      他哪里是俗?应是大雅才对。
      “念夏,念夏,我与卿卿是夏至初见,念夏这名字倒是应景的很。”
      “六宫诸人,皆为虚空,唯卿卿,是朕心上人。”
      小剧场:
      念夏知道历史上的弘历审美俗的要命,也知道他喜欢在所有自己喜欢的书籍字画上盖上私印。可二人自小相识,别说是他的俗气,就是私印,念夏都没见过几次。
      直到二人大婚那日,红绸遍地。她被人一路引着进了新房,盖头掀起,看着屋子里“五彩缤纷”的瓷瓶……
      “四爷不解释解释这是怎么回事?”
      新婚之夜,念夏左手指着屋子里的瓷瓶,右手指着自己大红寝衣袖口上形如某人私印的小小刺绣,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不止想将私印印在卿卿衣上,还想印在卿卿心上,这样可俗?”
      念夏眨了眨眼睛,突然觉得这样俗气一点好像也挺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