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前妻5 ...

  •   看着出现在门口的小豆丁,于寒舟一时沉默。
      
      他仰着一张俊秀白皙的小脸,此刻充满关切地看着她。
      
      顿了顿,于寒舟拒绝了他:“不用了,谢谢。”
      
      小飞认真地道:“我不会嘲笑你的,我会陪着你。”他似乎认定她会哭,举起一只嫩乎乎的小手,踮起脚尖,似乎要拍她的背安抚她。
      
      于寒舟:“……”
      
      她有点为难。
      
      她对这个孩子没有多少柔情,但也没什么怨怪。他只是个孩子,在亲生母亲“去世”后,想要一个新的母亲,是很正常的事。而江悦待他又不错,他亲近她是人之常情。
      
      只是想起原剧情中他的表现,于寒舟便觉得心寒,对他亲近不起来。何况,她会跟万凌云和离,会离开龙泉山庄,以后跟他见面的次数会很少。
      
      她可能还会嫁人,有别的孩子。而小飞也有了新的母亲,或许还会有弟弟妹妹。
      
      他们没有母子缘分。
      
      “我不会哭的。”她向他保证。
      
      小飞之前听到万凌云和她说话,并没有听得太懂,只听到她说不会在他面前哭,因此认定她会一个人偷偷地哭。
      
      就像他,失去娘亲之后,心中十分难过,便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偷偷地哭。他以为于寒舟也是如此,所以来安慰她,就像大表兄安慰自己一样。
      
      “那你真的不会哭?”他问道。
      
      于寒舟强调道:“不会。”
      
      小飞便抱着小被子走了。
      
      于寒舟看着他小小的背影,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摇了摇头,关上了门。
      
      万凌云日日跑来嘘寒问暖,于寒舟觉得他实在不干脆,很不耐烦应付,索性闭门不见。
      
      过了几日,江悦回来了。
      
      之前万凌云为了表示决心,把她送走了。龙泉山庄是做马匹生意的,正巧有几匹好马要送去一支商队,便让江悦跟着一起走了。
      
      他以为人手这样多,一定会安然把江悦送到地方,没想到路上遇到了匪贼,对方人多势众,抢了马,伤了人。
      
      于寒舟并不意外。原剧情中也是这样,在苏凝烟的吵闹下,万凌云将江悦送走。但是发生了意外,她又回来了。
      
      命运推动着他们在一起。
      
      于寒舟没有拆散他们的打算。她才不会掺和进去。
      
      江悦似乎受伤不轻,回来时已经昏迷了,头上、手臂上、胸前都染了血。万凌云抱着她,表情慌乱、自责、心痛。
      
      他看到了站在小道上的于寒舟,脚步一顿,目光中多出愧疚来。
      
      于寒舟对他点了点头,目光转到一旁,看向管家问道:“请大夫了吗?”
      
      管家愣了一下,忙道:“尚未来得及,我这就去请。”
      
      发生了这件事,万凌云没有再提把江悦送走的事。
      
      他每天去看望江悦。许是忘了这边,又许是不知道怎么面对她,不再日日过来嘘寒问暖。
      
      于寒舟乐得耳根清净。
      
      但她清静了没几日,万凌云又来了。
      
      他几日衣带未解,此刻看起来形容憔悴,见到于寒舟,目光竟然带了几分怨责:“你为何如此狠心?你怎能如此狠心?你不管我,让我一个人痛苦挣扎,你好狠的心。”
      
      他喝了点酒,此刻身上带了点酒气。
      
      于寒舟猜测,他见到受伤的江悦后,心痛不已,再也无法回避心中的情意。但他又不想辜负妻子,因此痛苦挣扎。
      
      “你以为我很好过?”于寒舟问道,“你见我日日平静,面无泪痕,便以为我心中很好过?”
      
      是的,她就是很好过。
      
      但说出口的却是:“我失去了什么,你不清楚吗?我本来有一个美满的家,有俊美深情的夫君,有活泼可爱的儿子,现在没有了。”
      
      “我只想要体面一些,不让自己那样狼狈。我已经失去了那么多,我不想再失去体面和尊严。你却以为我不痛苦?你非要看着我也痛苦,才满意?究竟是谁狠心?”
      
      万凌云遭不住她的质问,面露狼狈,嘴唇颤抖着:“你可以不失去,只要你不放手。”
      
      于寒舟怜悯地看着他,看着这个还不肯认清现实,不肯认清自己的心意,不肯接受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痴情的男人。直看得他狼狈不堪,转身离去。
      
      于寒舟想要跟万凌云和离,却不是一桩简单的事情,她的父兄要到场,见证、主持这件事。
      
      她已经叫小严送了信。在等待父兄到来的日子,她每天清闲度日,偶尔出去走一走,牵匹马儿,驰骋一圈。
      
      她骑在马背上,长发被风吹得向后飞扬,望着广阔的天际,心中一片敞快。
      
      何必歇斯底里,疯魔癫狂?什么也得不到,还会让自己面目可憎。
      
      本来还会找她玩的小飞,因为她的回应不够热情,以及江悦的受伤,他渐渐不再来了。
      
      于寒舟并不伤心。
      
      这一日,管家来寻她。
      
      “夫人为何非要离开庄主不可?”
      
      “天底下像庄主这样深情的男子并不多,夫人与他夫妻多年,自然明白他的心性。他心中爱重夫人,并不肯委屈夫人,哪怕如今有了意外,他也不会让夫人委屈多少。夫人却这般决绝,庄主痛苦极了。”
      
      他是来为万凌云说话的。万凌云不想放弃妻子,但是对重伤的江悦又割舍不下,痛苦挣扎。
      
      管家从小看着他长大,对他疼爱无比,看不下去他一日比一日憔悴,这才来劝于寒舟。
      
      “依你之见?”于寒舟挑眉看去。
      
      管家道:“夫人是庄主最心爱之人,自然不能怠慢。江姑娘在庄主最消沉的时候陪伴过他,夫人大量,何不施舍她一口饭吃?”
      
      暗含之意,让于寒舟做大,江悦做小。
      
      于寒舟哈哈大笑!
      
      且不说她。便是江悦,来自21世纪,心中对做小三这种事情极为反感,绝不肯答应。
      
      男人,总是想着齐人之福。
      
      “绝无可能。”于寒舟道,“你退下吧。”
      
      她这次回来后,管家不知为何,心中对她总是有几分畏惧。见她如此飒然果决,犹豫了下,没有再多说什么,退了下去。
      
      临走之前,眼神带了几分怨怪。好似怨怪她咄咄逼人,不体贴万凌云。
      
      于寒舟并不往心里去。人总是有亲疏远近,管家偏向万凌云,为此不讲道理,也没什么稀奇的。
      
      直到有一日,她听到山庄里的下人碎嘴。
      
      “咱们夫人,高傲着呢,高高在上,眼里不揉沙子。叫我说,走了也好,从此江姑娘做咱们的夫人,多好着呢!江姑娘脾气好,待人和蔼亲近,做了咱们的夫人,日子不知过得多快活!”

  •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啦(*^-^*)
    =====
    感谢为我投出[地雷]的小天使:L然后啾 1个;
    感谢为我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山遇、欧荼 10瓶;喵喵不爱喵 5瓶;林兔兔、一只酱油瓶、菁菁 2瓶;头头家的阿纹鸭、风潇竹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