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前妻3 ...

  •   于寒舟没看他,将包裹放在床上后,弯腰摸了摸床头。没有灰尘,她便知道他时常叫下人来打扫。
      
      她收回手,坐在床边,抬头朝他看去,说道:“我看见你望着她的眼神。以前你望着我时,便是那样的眼神。你爱上了她是不是?”
      
      万凌云想否认,但是他看着于寒舟清澈的眼眸,仿佛看穿一切狡辩般清透,不知怎么,那些否认的话堵在嗓子口,无论如何也吐不出来。
      
      “我不怪你。”于寒舟说道。
      
      她并不怪他。
      
      现在的万凌云,并没有什么好责怪的。妻子“死”了两年,他再娶,没什么不妥。
      
      他的恶心之处,是在后面。
      
      “回来之前,我并不知道你已经……”于寒舟看着他道,停顿了下,“我应该料到的。”
      
      万凌云听到这里,心里愧疚得不行。
      
      “也许我不该回来。”于寒舟继续说道,“我打扰了你们。一家……三口。”
      
      万凌云立刻急了:“你别这么说!”
      
      于寒舟便没有再说了。
      
      她垂下眼睛,心里想道,原主不知道这些,兴冲冲地回来了。而她早知道有这样的事发生,却仍然回来了,是因为她要昭告天下,她还活着。
      
      她要告诉所有因为她的“死去”而悲痛的人,她的父母,她的兄长,她的朋友,告诉他们,她没有死,她还活着。她还要好好地活下去,堂堂正正地活下去,便要了结跟万凌云的恩怨。
      
      她回来这里,是为这个来的。
      
      “烟儿……”万凌云的声音颤抖,眸中水光闪动,“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你打我,骂我,哪怕杀我,我都认,你原谅我吧。”
      
      他后悔莫及,心痛难当。
      
      她受了重伤,两年之中无法送信回来,每天想着他,不知道多难过!而他在干什么?他爱上了别人!
      
      万凌云看着她身上穿的衣服,戴的首饰,心里不禁想道,她这两年过得该有多朴素?一对隐居山谷的祖孙照顾她,能把她照顾得多好?她这番回来,心中含着怎样的期待?
      
      她看到凉亭里的那一幕,该有多伤心?而她现在平静地与他对话,心中该是怎样的惊涛骇浪?
      
      她努力压抑着,不跟他争吵,是不想让他难过,是不想跟他反目,是想要保持最后的体面,维护他们曾经的感情吧?
      
      他觉得自己简直该死!
      
      于寒舟不知道他心中所想,但她猜测他此刻心中一定不好过。
      
      她道:“我不怪你。”
      
      “只怪命运弄人,你也不要太难过了。”
      
      命运跟她开了个大玩笑。她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错,无端端遭受了这样的灾难。
      
      而对万凌云来说,这未必不是灾难。
      
      但命运就是如此无常。他们所能做的,就是接受。
      
      万凌云还要说什么,于寒舟对他摆了摆手:“我累了。”面上透露出几分疲惫,“你出去吧。”
      
      万凌云纵有满腹的话想说,然而看着她疲惫的神情,挣扎片刻,终是退出了去。
      
      “吱呀”一声,门被关上。于寒舟褪下鞋子,合衣躺在床上。
      
      于寒舟醒来时,睁眼看见床边趴着一个小豆丁,俊秀白皙的脸上有一丝好奇,趴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她。
      
      “娘。”见她醒了,他眼睛一亮,脆声叫道。
      
      于寒舟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慢慢坐起来。小飞让开一点,看着她弯腰穿鞋子。于寒舟穿好了鞋子,走到梳妆台前,坐下来,理起头发和衣衫。
      
      小飞蹬蹬蹬跑过来,站在旁边仰头看着她:“你是我娘。”
      
      于寒舟透过镜子看着他,“嗯”了一声。
      
      她的冷淡,让小飞有些无所适从。脚下挪了挪,往后退开半步,眼中有些迷惑。
      
      大概他觉得,娘亲应该把他抱起来亲近才对。
      
      但于寒舟没有。这个秀气的小男孩,长相很是讨人喜欢,但她心中对他没有太多感情。
      
      他已经认了江悦为母亲。她却是要离开山庄的,小飞作为庄主的独子,必然不能被她带走的。既然如此,便不必要培养多余的感情。
      
      透过窗户,能看到天色已是傍晚,于寒舟站起来,打开门走出去。
      
      小飞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不时看她一眼,似乎想跟她说什么,但是又不敢开口。
      
      小严已经起了,在院子里,蹲在竹丛旁边玩蚱蜢。看到她出来,立刻站起来,丢掉手里的蚱蜢:“姐姐,你醒了?”
      
      于寒舟对他露出一点笑容:“休息得怎么样?”
      
      她的平静,让小严安心了一些:“我很好,姐姐休息得好吗?”他很担心于寒舟,发生这种事,他总觉得她心中不像表面上呈现出来的那样平静。
      
      于寒舟对他笑了笑:“我休息得很好,晚上想吃什么?”
      
      小严还有些拘谨:“我都可以。”
      
      似乎是见她和小严有说有笑,旁边的小飞胆子大了,伸手拉住了她的,并且拽了拽:“娘,我晚上想吃奶黄豆沙包。”
      
      于寒舟垂下眼睛,摸了摸他的脑袋:“好,让厨房给你做。”
      
      小飞仰起的脸上露出大大的笑意,又问道:“娘,你想吃什么?”
      
      于寒舟想了想,说出几道菜来。小飞的脸上露出惊讶:“这几道菜我也喜欢吃!”
      
      于寒舟便笑道:“你是我肚子里爬出来的,口味和我一样,有什么稀奇?”
      
      约莫是说了几句话,小飞不那么拘谨了,竟然开始拉着她的手摇起来:“娘,这两年你有没有想我?”
      
      于寒舟的余光瞥见万凌云朝这边走来,便抽出了自己的手。
      
      万凌云是来叫她吃晚饭的。
      
      “烟儿,”他走至她身前,神态像是对待祖宗般小心翼翼,“饿了吗?饭已经备好了。”
      
      于寒舟点点头:“那走吧。”
      
      小飞见万凌云过来,立刻跳到他旁边牵住了他的手。他虽然对回来的母亲有些好奇,但毕竟跟父亲更熟悉,牵着万凌云的手,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进了餐厅,他环视一圈,问道:“悦悦呢?”改口之前,他管江悦叫“悦悦”。
      
      约莫是万凌云吩咐过他,他此刻没有再叫江悦“娘”。
      
      听了他的话,万凌云连忙看向于寒舟,害怕她会生气。于寒舟装作什么也没听见,走到位置上坐下,还对小严招了招手。
      
      万凌云顿时松了口气,而后,便是难以言说的滋味。心头密密麻麻的痛,像是有无数根针在扎。
      
      她如此不在意,他不相信她是真的不在意,他认为她心中一定极为伤心,此刻是用尽了力气在控制自己的愤怒和悲伤。
      
      他更心疼了,简直心痛如绞,甚至想呵斥旁边的儿子,呵斥他没有眼色,乱说话。但他看着五岁的儿子,纯真的小脸上没有丝毫心机,他便呵斥不出来了。心头感到无力,还有深深的自责,全都是他一个人的错。
      
      万凌云很快收拾好了表情,坐在于寒舟的旁边,为她布菜。小飞有模有样,学着万凌云的样子,夹自己喜欢吃的菜给于寒舟,还贴心地说道:“娘,这两年你受苦了。”
      
      于寒舟没忍住,微微挑起眉梢。原剧情中,女配惊怒交加,伤心至极,情绪激烈到疯狂,万凌云和小飞并没有体贴她,小飞甚至说她是坏女人。
      
      而她表现得平静,十分得体,他们却对她十分呵护。
      
      这真是十分讽刺。
      
      真正需要体贴的人,被嫌弃和怨恨着。而不需要呵护的人,反而被呵护了。
      
      饭后,万凌云送于寒舟回去。他梳理过了心情,有条有理地解释了许多,求她原谅。
      
      他看起来情真意切,但于寒舟一个字也不信。这都是假的,是浮在表面上的。
      
      原主倒是信了。然后呢?
      
      晚上,夫妻两个躺在一个房间里,万凌云却睡不着觉,睡着了也会惊梦,醒来之后枯坐在床头,心里苦涩又痛苦。
      
      然后有一天,他忍不住了,披上外套,走到院子里,在月光下散步来排遣心中痛苦。他遇到了江悦。两个人相顾无言,默默不语,情愫在两人之间静静流动。他才明白,真正喜欢的人是谁。
      
      他早已经喜欢上江悦。如今这般表现,不过是愧疚作祟。
      
      于寒舟却不会提醒他。
      
      她来这里,是为了跟他了结。做一个不歇斯底里的,不仇恨憎恶的,有风度,有修养的女人。结束龙泉山庄的夫人的身份,恢复红梅山庄的大小姐的身份。
      
      不是为了成全别人的爱情。
      
      “你派人前往红梅山庄了吗?”她问道。
      
      万凌云怔了一下,说道:“还没有。”怕她误会,连忙解释道:“我本来打算挑些礼物,让下人一起带过去,毕竟岳父岳母帮着照顾小飞很多。”
      
      于寒舟点点头,没有跟他计较此事,只道:“正好。明天你派人出发时,带上小严。”
      
      万凌云有些疑惑:“夫人让他去做什么?”
      
      于寒舟答道:“他和婆婆救了我的命,婆婆唯一的要求就是让我照顾他。让他送我回来,其实没打算让他再回去。我打算把他安置在我爹娘那里。”
      
      万凌云垂在身侧的双手捏紧了,哑声道:“龙泉山庄也可以安置他。”
      
      于寒舟笑了:“我岂会把他安置在一个我触手莫及的地方?”
      
      她站定脚步,身处一片树影中,神情看不清楚,只有一双眼睛如星子般闪亮:“万凌云,我不是跟你赌气——我们和离吧。”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也有许多小红包掉落哟~
    =====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夏天的太阳、no no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糖甜甜甜甜 10个;L然后啾、桜井萌萌、依然墨然、清风宇yu、夏天的太阳、梦君、AMALFI、虞欢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L然后啾、南鸢浅梦 5瓶;阿Chui是个起名废O_o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