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大哥你拿的那块寿山芙蓉石章料大,侧边还手工刻了岁寒三友,稍微贵一点儿,原价300,您给我280就行。”仲宁抬头,拿出面对顾客的专用笑容,招呼道。说到这个价格,还有仲宁的一点儿小心机,给280的价格,一般人讲讲价到260就差不多了,因为没人会要一个250的价格。
      
      却没想到这个大哥连价儿都没讲,一张嘴就直接答应了,道:“是个实在价,280我要了。就是……这颗玻璃珠子,能不能给我做添头呀?”
      
      仲宁顺着中年男人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却是自己顺手放在旁边的无属性晶核。
      
      自己这是被捡漏了?仲宁挑眉,他自己还不知道这颗珠子是什么材质呢,这人就敢给它断定是玻璃珠子了?可真敢说!
      
      于是仲宁笑道:“这位大哥说笑了吧?您该反过来说,这块寿山芙蓉章给这颗珠子当添头还差不多。再说了,这珠子是好友赠给我的,是非卖品。”
      
      仲宁现在都搞不清楚这颗珠子的具体作用,又哪里敢轻易地把它卖掉!价格要是卖高了还好说,要是卖低了,仲宁可不得后悔死!
      
      “哦?这颗珠子是什么材质?居然这么贵?!”那中年男子不依不饶的问。
      
      “嗨,也不是什么贵重的材质,大概是水晶吧。就是天然形成了个气泡,又被人打磨成了球形,比较罕见,这才卖这么贵。”仲宁张嘴就胡乱编了个理由,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把珠子拿起来,拉开折叠桌下面的小抽屉,放了进去。
      
      那中年男子见仲宁把晶核收起来,猜想他大概是真的不想卖,倒是也不再追问,拿出手机二维码扫了钱,就拿着印章离开了。
      
      这件事儿的发生让仲宁警醒起来,古玩文化市场从不缺眼力好的人,看来以后从荒野那边带过来的东西,还得好好藏起来才行。财不露白的道理,他懂!
      
      这一晚上生意不错,晚上9点半,仲宁收摊的时候卖了4块闲章、2块章料,加上手工费净赚500块钱。
      
      500块钱看起来不少,可一个周生意好的时候也就周六周日这么两天,平常一天都开不了张的时候也不是没有。
      
      “钱真是难挣!”
      
      仲宁长叹一口气,随便找了个硬纸板,拿毛笔写了几个大字:
      “真·野生狼皮5000、狼牙1500、狼髀骨1800”
      
      这个价格是仲宁自己在网上找的,说实话价高价低他自己也不太确定,总之往高里卖总是不会吃亏。更何况,他手里的这些货,除了狼皮缺了个腿之外,其他都算是高品质。狼牙更是色若羊脂白玉,完整无裂,更兼之表面上还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包浆,让人一看就觉得是经常被人拿在手里珍惜把玩的样子。
      
      初春的天气虽然不比寒冬刺骨,却还是可以用冷这个字来形容。
      
      到了晚上12点,整个文化市场的路灯准时熄灭。仲宁从箱子底翻出来一件学生时候许久没穿的长款带帽羽绒服套上,又围了条又大又宽的羊毛围巾。那羽绒服的帽子很深,以至于仲宁的整张脸都陷在帽子里,再加上遮了半张脸的宽大围巾,真的是熟人都难认。
      
      一切就绪之后,拎着包袱,拿起手电,仲宁出了门。
      
      此时整个文化市场已经陷入了一片黑暗,路上却熙熙攘攘比白日里还热闹。
      
      那些眼神好奇,手电乱照的,是慕名而来看热闹的菜鸟;一身伪装,目不斜视,直奔目的地的,手里多半有些见不得光的东西;拎着手电、空着手溜溜达达慢悠悠往前走的,肯定是鬼市的熟客……常在鬼市做生意的人,凭经验往往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个人是不是自己的客户,能宰出多少油水。
      
      仲宁虽然没有这本事,却自有自己的一套判断人的标准。
      
      随意在鬼市的角落找了个没太有人的空地,仲宁将床单铺开,东西摆好,就拎着个小马扎优哉游哉地坐好等客户来了。不是仲宁不在乎钱,而是他的东西是真的好。俗话说酒香不怕巷子深,仲宁现在就差一个识货的人。
      
      就说这狼皮吧,虽说系统给他的名字前面加了个“残破的”前缀,可这狼皮其实就缺了半条腿,仲宁猜测有可能是当时自己拿捕兽夹夹断了的缘故。照理说春天到了,动物正该是褪毛的时候,毛皮质量该下降。可这张狼皮内里的绒毛丰厚、表层的长毛顺滑,不管是做一张狼皮褥子还是缝在衣服里做个狼皮大衣,都是非常好的材料。
      
      狼牙也是长而锋利,没有开裂;髀骨干燥结实,线条苍劲而不肉,远不是现在市面上那些驯养的家狼可以比的。
      
      果然,仲宁的东西刚摆出来没多久,就吸引了一个十几岁的小伙儿过来看。
      
      “嘿!哥们儿,你这东西真的是野狼的吗?”小伙儿一边问,一边儿拿着手电在狼皮和狼牙上照来照去。
      
      照到价格牌上的时候,小伙儿惊讶地喊道:“一颗狼牙1500?你不如去抢!我哥们儿带着一个,镶了银套子的,才花了500!”
      
      仲宁扫了这小伙儿一眼,确定他不是故意装出来不懂行来压价的,这才压低声音开口:“不二价。”
      
      “我说哥们儿,你便宜点儿,1500,两颗狼牙,怎么样?我都拿着。”小伙儿坚持不懈地讲价道。
      
      “不卖。”仲宁说,他注意到小伙儿嚷嚷的声音吸引了几个中年男子过来,其中一个,就是傍晚从他这里买了一方寿山芙蓉章的那个人。
      
      买家来了!仲宁瞬间打起精神。
      
      “老板,狼髀骨3000两块,我拿了。”那个中年男人对仲宁道。
      
      “成交。”仲宁用压低的声音道,想掏出二维码又想起来这个中年男人上午扫过自己的二维码,怕他认出自己,于是又道:“只收现金。”
      
      “喂!你刚才明明说了不二价!为什么还给他便宜了600块钱。”旁边眼看着仲宁生意成交的小伙儿一边跳脚一边问。
      
      仲宁看了小伙儿一眼,没理他。
      
      “小伙子,你刚才给摊主多少钱?”中年男人笑问小伙儿。
      
      “狼牙,1500两颗。”小伙儿不疑有他,直接回答。
      
      中年男子闻言,直接笑了,道:“对半砍?要是我,我也不想搭理你。”
      
      “为什么?我刚才看旁边摊子上那个古董玉蝉,价格对半砍,摊主都卖了。”小伙儿问。
      
      “所以你以为,狼牙也可以这么讲价?”中年男子道。
      
      “不可以吗?”小伙儿道。
      
      “玉蝉摊主愿意价格对半砍,是因为买方给的价格高于玉蝉的价值。”中年男子好脾气地跟小伙儿解释。
      
      “那照你这个道理,摊主狼牙不卖给我,是因为狼牙的价值比我出的价格高?”小伙儿问。
      
      “是这个道理。”中年男子道。
      
      “什么道理不道理,你就直接说玉蝉不值那个价儿,不就行了!”小伙儿直截了当的说。
      
      

  • 作者有话要说:  实在人是会挨揍的呀,小伙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