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续写《婴宁》 ...

  •   王殊,字延笑,莒县罗店人。其父王子服是本地的名士。因他生下来就不怕生人,见人就笑,和其母婴宁的性格一模一样,其父王子服见儿子颇有其母之风,故为他取名为延笑,希望他能延续母亲婴宁的笑容,不会感到忧愁。
      王延笑自小就十分聪慧,十四岁便中了秀才,至此已生得是风流倜傥仪表堂堂,才貌真堪的是天下无双,周围人没有不称赞他的,可是却没有人家愿意把女儿嫁给他。周围人虽仰慕王延笑的风度才华,却也惧其和其母一样的爱笑性格会给家里带来灾祸,所以直到十九岁,王延笑还没有婚配。他本人也不着急,还是每日读书和朋友相聚谈笑,时常都能听到王延笑憨狂的笑声。祖母王氏深感忧虑,认为王延笑再继续这样不合时宜的发笑一定会出事的,多次劝诫,延笑心里不屑,嘴上仍道:“祖母不必多虑,孙儿明白”,随后仍大笑不止。王氏叹气,心知日后必定不会平静,现在却也拿他无可奈何,只得任他去了。
      这一年适逢三年一次的举人考试。王延笑收拾了包袱银钱,笑嘻嘻的拜别了祖母与父母前往山东府参加乡试。乡试后,王延笑回到下榻的客栈收拾好行囊正预备回乡,正巧撞见一猎户提着一只小狐狸向客栈老板叫卖。猎户摇晃着手中的狐狸道:“这可是极好的技艺!你看,活的狐狸,少见!起码要六两银子。”客栈老板面带难色:“活狐狸的皮子虽然极好,可这狐狸体形太小,小皮子如何能卖得好价钱?卖得二两已是不错了。”猎户还要与老板争论,只见王延笑对着猎户拱了拱手,笑着说:“能捉到活的狐狸又不损坏一分皮囊,可见兄台的打猎技艺实在高明,就算千金也难以换得到。实不相瞒,在下正好要买一副皮囊送给母亲做手套,可在下现在只有五两银,不知兄台可否割爱卖与在下?”猎户受到称赞心下大喜,又感于王延笑的孝心,不收一文便把狐狸送给了王延笑。王延笑推辞不过,于是笑着收了,临走时买了两坛好酒托客栈老板代为转交。王延笑带着狐狸赶路,一路作诗大笑,引来行人频频注目。不多时,王延笑行至一片树林,将狐狸放生了。十几日后,王家收到了王延笑中举的喜讯。此后王延笑更加得意,祖母王氏的话早已抛到脑后。
      王延笑有一同乡,名肖霍,这次也是和王延笑一起参加乡试,只是没有上榜。肖霍此人,家财甚厚,但心胸狭窄,好嫉恨。他一直嫉妒王延笑的才华风度。一次,同窗邀请王延笑等一众才子吟诗作乐,席上谈及此次名落孙山的才子,众人都不甚唏嘘,满面遗憾之色,唯王延笑借助酒兴大笑不已。众人心中不满,但也深知王延笑性格,所以也没有太放在心上,然而肖霍一脸羞愧至此更加嫉恨王延笑。第二年,王延笑去京城考取进士,笔试十分顺利,满以为这次也可以一举中第,却没想到在面试时遇到了麻烦。王延笑胸有成竹,在考官面前滔滔不绝,说到得意处更是哈哈大笑。谁知这位考官此生最不喜轻浮之人,更兼肖霍早已买通考官侍从,平日里说了许多关于王延笑的坏话,考官对王延笑的印象更加坏了,此时见王延笑面对考官时还放声狂笑,不由得大怒,断定王延笑是一个不知礼数性格轻浮的莽夫,当即取消了王延笑的考试资格,并革除了王延笑的举人功名。
      王延笑二十年来都生长在众人的赞扬中,从来没有感受到忧愁,此时遭遇这种大祸,功名俱被革除,满心绝望,只想着自杀了事。于是寻了一处断崖,望着断崖下云雾缭绕,远处山峰若隐若现,想起祖母王氏的话感到十分后悔,哭泣着说:“如果早点听从祖母的话,也不会招来如此大祸,我王延笑还有什么颜面面对父母,面对乡亲?”随即一跃而下。
      醒来后王延笑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木床上,摸摸身上没有发现伤口,又左右望了几眼,屋中摆设简洁朴素却十分陌生,王延笑断定自己未曾来过此处,可明明应当葬身崖底却如何出现在了这里,不由得感到十分的茫然。突然有人推门而入,是一位老太太,长得慈眉善目和蔼可亲,见王延笑醒了,便笑着说:“醒了便好,来吃些东西吧。”王延笑忙起身询问这是什么地方,他又是如何到这里的。老太太说:“这里是皆神山,是蕊仙这丫头把你带回来的。”王延笑还欲再问,老太太已出去了。王延笑心想这定然是上天的旨意要他不死,回想前事,悲叹一声,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笑了。
      第二天,他见到了老太太口中的“蕊仙”,是一位非常明媚的少女,笑容宛如阳光一样温暖动人。王延笑晃了晃神,走上前去向着少女行了一礼感谢她的救命之恩,蕊仙笑吟吟地说:“先生不必多礼,我这是在报恩呢。”王延笑正暗自思索自己何时见过这少女。蕊仙已自顾自拉着他参观起了园子,时值盛夏,满园花草都开得正好,围绕着一汪小池,蝴蝶纷飞,煞是好看。园子的最右侧则没有种花而是种了一大片的绿草,形状前所未见,王延笑凑近闻了闻也没发觉到特别的香味,蕊仙惊讶地看着他说:“这是山里的一种草,叫做‘笑矣乎’,闻了就会大笑不止,为何对你没有作用呢?莫非你心里有什么忧愁吗?”王延笑默不作声。
      王延笑在皆神山住了下来,一住就是一个多月。期间,王延笑真的再没笑过,蕊仙多次想要逗笑他都没有成功。不过,在这一个月里,王延笑和蕊仙深深相爱了,他们约定要一生相守。一天,王延笑和蕊仙在赏花时,蕊仙突然流着眼泪说:“分离的时候到了。”王延笑急忙问发生了什么事,蕊仙抽泣道:“祖母仙逝了。”王延笑呆了一呆,嚎啕大哭,立马转身回屋就要收拾包袱赶回家,临别时询问蕊仙皆神山的具体地址。蕊仙呜咽着说:“实话跟你说吧,我并不是人,是西山狐仙小荣之女,因母亲跟随父亲专心修炼成仙之道,于是把我交给皆神山的老狐母抚养。你可还记得你从猎户手中救下的小狐狸,那就是我,后来我就一直悄悄跟着你,找机会报恩。”说完,拿出了一束干枯的笑矣乎,对王延笑说:“它回青之时,就是我们再次相见之日。”然后用力把王延笑推出了朱门外,王延笑被推得踉跄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抬眼一看却惊讶地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家门外。推门进去,见到四处都挂了白幡,厅堂处停着一口棺材,家人都聚在厅堂守灵,见到王延笑都十分吃惊,因为王延笑已经三年都没有音讯了,家人都以为他死了,祖母王氏也因为这件事一病不起。王延笑先跪拜着大哭了一场。丧事结束后,王延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据实对父母说了只是略过了皆神山那一段。听后王子服奇怪地说:“我们从来都没有收到你被革去举人功名的消息,反而收到了中进士的喜报。反而是与你一同参加乡试的肖霍家里遭了强盗,被洗劫一空,现在沦落为乞丐,十分可怜。”王延笑十分震惊,这个时候明白了是肖霍在背后使的坏,也意识到了自己这种性格是不适合步入仕途的。于是闭门谢客,只是独自在书斋中吟诗作画,不理会红尘俗世,也不再笑。
      又过了三年,王延笑此时已快二十五岁了,依然没有成亲,父母安排的许多婚事都被王延笑推掉了,只是一心一意摆弄着那束干枯的笑矣乎,希望能再次见到蕊仙,可无论如何都无法让干枯了的笑矣乎恢复青翠。一天,母亲婴宁来看望他,婴宁如今也四十多岁了,然而容貌体态却没有任何改变。婴宁瞧见儿子呆呆的看着手中干枯的笑矣乎,知道儿子心中有了意中人。王延笑对婴宁说了关于皆神山和蕊仙的事情。婴宁听完后哭道:“那是我的生母啊!蕊仙应该是小荣的女儿,没想到小荣已经列为狐仙了!”随后拿着那束笑矣乎仔细嗅了嗅,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止也止不住,王延笑被母亲的笑声惊呆了,他从未见母亲笑过,笑得这么快乐。这时,王延笑看见母亲手中原本干枯的笑矣乎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青翠欲滴,顿时明白了一切,也放声大笑了起来。
      多年后,人们依然记得这件奇事:王家的宅子在一阵阵大笑声中缓缓隐去,王子服一家人也消失不见,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过。只是在宅子消失的地方长出了一大片“笑矣乎”,无论多么忧愁的人,只要经过那里都会大笑不止,随后便忘记了所有的忧愁和烦恼。笑矣乎也成为了青年男女定情的信物。众人感激婴宁一家人给他们带来了笑容和快乐,于是给婴宁一家人设立了神祠,每日供奉,香火不绝,前来参拜的规模远远超过了土地庙和城隍庙。
      

  • 作者有话要说:  随手写的小短篇,有什么不好的还请轻喷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