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罔城》洛什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5-17 21:38:5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四章 料理后事 ...

  •   南秦见沈清坎说完,便一溜烟的跑出厨房,对着王孝说道:“沈丫头和她师父学了不少本事,孝丫头你跟大发说,让大发就按沈丫头说的做,让你爸等会儿沈丫头吧。”
      王孝见南秦都这么说,遂答应道:“哎!我这就去和我爸说,让他等会儿清清。”
      王孝转身,走出厨房,南秦紧随其后,一个走到院子里,找到柴火堆旁的王大发,转告沈清坎和南秦的话,一个站在正堂,在供桌旁坐下,等着沈清坎出来。
      沈清坎跑出厨房以后,就去了沈老道的房间,找到朱砂、黄纸、符墨、符笔,抱着一堆东西走到供桌前。
      沈清坎跑到正堂,站在供桌前,看着满满当当的供桌,愣在原地,正想把东西放在地上,腾出些位置,南秦坐在供桌旁,看见沈清坎征楞的神情以后,帮忙把供桌收拾干净,沈清坎停住蹲下的动作,把怀里的东西放在供桌上,冲南秦颌首道谢,倒了些符墨在瓶盖里,掺上些朱砂,符笔在瓶盖里顺时针旋转,搅拌均匀后。
      站在供桌前,扎稳马步,两手结印,凝神静气,口念法决,对着门板上的尸骨,合掌推出,同时喝念:“阴阳无极,乾坤借法,定!”
      定尸咒镇住尸骨以后,沈清坎拿起符笔,笔尖在瓶盖里沾上掺有朱砂的符墨,将定尸符的符文写在符纸之上,下笔之时似勾连天地之力,将其封在符纸之中,一口气画下七张定尸符,符纸上的符文似流动的一般,在符纸上就像活的一样,有淡淡光华,缭绕在黄纸之上,渗在黑红色的符文之中。
      沈清坎将七张定尸符画好以后,站在原地,纹丝未动,左手手腕翻飞,七张定尸符在供桌上一字排开,背面朝上,按照北斗七星的顺序,依次将北斗七星,各宫星图,以符笔沾上混合朱砂的符墨,封于符纸背面之上,同时嘴中默念:“天地万物,各行其道,日月星辰,护佑魂灵,祈!”话音落下,北斗七星,天地相连,七星定尸符,符成。
      沈清坎以定尸咒先镇住尸骨,再画下七星定尸符,按照北斗七星的方位打住尸骨之上,护住沈老道的魂灵,以此让沈老道能够镇住冥途。
      想要修出鬼神,何止需要千百年的时间,沈清坎想到这儿,心里还是有些淡淡的难过,但这是沈老道自己的选择,并且冥途不封,祸害无穷,无奈的沈清坎只能狠心,将沈老道作为阵眼,封印冥途。
      就算心里有些不痛快也无可奈何,何况血肉不全,费尽心力,放沈老道去鬼界,也无□□回,只能沦为鬼奴。
      
      ——————————————————烧师父的分界线—————————————————
      
      七张正面定尸符,反面北斗七星星图的七星定尸符,整齐的一字排列在供桌之上,沈清坎眼见夕阳西下,连忙冲王大发喊道:“王大发!快点帮忙把师父的尸骨抬到柴火堆上,不然晚了就来不及了!”
      王大发站在院子里,听见沈清坎的喊声,忙招呼小寺,喊道:“小寺师父,麻烦你帮帮忙,一起把沈道长给抬上来。”
      小寺站在院子里正无事可做,遂应道:“好!”
      王孝和庄芬见王大发一行开始准备,想着沈老道死的很不寻常,遂急忙请前来吃酒席的村民们离开,个别想要留下看热闹的人,也被王孝和庄芬给强硬的赶走。
      将看热闹的村民都送走以后,只留下南秦、小寺、王大发一家和沈清坎在院子里,沈清坎见日头越来越低,将供桌上的七星定尸符拿起,脚踏七星步,左手持符,右手按照北斗七星的方位,一张接以张的将符打在尸骨之上,每打一张便喝念道:
      “天枢,定!”
      “天璇,镇!”
      “天玑,守!”
      “天权,护!”
      “玉衡,破!”
      “开阳,竟!”
      “摇光,灭!”
      七星定尸符齐齐打在尸骨之上,沈清坎双手结印,口中喝念:“七星相连,北斗护身,应!”
      随着沈清坎清脆响亮的喝念声落下,前院的井口处,泛起朦胧的微光,在夕阳的余辉之下,逐渐凝成一个朦胧的,近似透明的人影。
      只见凝聚成的人影,正是死去的沈老道,“站”在井口,微笑的注视着沈清坎。
      沈老道看见躺在院子里,被架在柴火堆上,血肉模糊的尸骨,再看向站在尸骨前的沈清坎,身旁站着的王大发一家,身后的南秦师徒,对着沈清坎说道:“¥%#%&*&....”
      沈老道楞了一下,才想起来自己已经死了,新死的魂魄,就连鬼语都说不清楚,无奈,凝结魂力,抬手,快速的在空中写下:“清坎,你要好好的,日后若想做什么,便去做吧。”
      沈清坎站在院子里,看着井口汇聚而成,透明缥缈的鬼影,只觉鼻头发酸,有些忍不住的想要流泪,但是沈老道的“话”,让沈清坎生生的憋住了自己的眼泪,挺直脊背,对着沈老道的鬼影,郑重的点了点头,对着鬼影喊道:“师父!清坎一定不会给您丢人的!”
      沈老道欣慰的点了点头,又转向南秦的方向,缓缓的写下:“南兄,这孩子选择离开王家村的话,以后若因何事,重回王家村,还望你多多照拂。”写完,对着南秦的方向,长鞠一躬。
      南秦站在正堂供桌旁,看着井口的沈老道,犹豫了会儿,对着沈老道轻轻的点了点头,沈老道对着南秦感谢的笑了笑,抬起头看着远处的夕阳,化成了点点微光,放在院子里,柴火堆上的尸骨,随着沈老道的消散,尸骨上隐隐的泛着绿光。
      沈清坎深吸口气,见尸骨上的绿光越来越盛,快速将引符决打在尸骨之上,七星定尸阵被激活,激活的七星定尸阵中,尸骨上的符纸泛起朦胧的红光,与绿光逐渐相合,沈清坎见尸骨之上,红绿交合,泛起一丝朦胧蓝光,遂拿过王大发手中的火把,点燃柴火堆。
      看着烈火在眼前燃烧,王大发和庄芬都有些叹息,心里想着:“小坎肩以后就是孤身一人了啊,小小年纪的,可怜啊~”
      王孝看着站在院子里,强装坚强,挺直脊背,目不转睛,紧盯大火的沈清坎,轻轻的搂着沈清坎的肩膀,把沈清坎拢进自己的怀里。
      沈清坎被王孝搂着,抬起头冲着王孝轻轻笑了一下,说道:“孝孝姐,我没事~”
      王孝低头看着沈清坎,轻轻敲了下沈清坎的额头:“真的没事才好~”
      沈清坎摸了下被敲的额头,对着王孝说道:“真的!没那么难过的,只是真切的感受到,师父是真的不在了。”
      南秦站在正堂供桌旁,看着燃烧的火焰,对着沈清坎说道:“沈丫头,你师父的尸骨要烧到明日破晓才行,今晚得一直守着,这火可不能灭。”
      小寺听见南秦的话,急忙说道:“师父,那今晚我来守着,一定不会让火灭了的!”
      沈清坎听见南秦的话,想了想,对众人说道:“你们都先回去吧,我一个人守在这儿,没问题的!”
      南秦没有回沈清坎的话,只是对小寺说道:“小寺,你先回去吧,今晚我留在这儿。”
      小寺想继续争取留下,被南秦警告性的瞪了一眼,只能回道:“那师父你注意身体,别熬太久!”南秦点了点头,小寺一步三回头的走出院门。
      王大发对沈清坎说道:“小坎肩啊,就剩你和南秦先生留在这,我们也不放心,我和你庄姨、孝孝姐都留下来,大家互相之间,有个照应,要是有点什么事,或者你和南秦先生熬不住了,也有个帮衬,或者有人接班。”
      庄芬和王孝齐齐点头,一起望向沈清坎,沈清坎想了想,知道王大发一家是担心自己,便没有拒绝,就答应了下来,对王大发说道:“我和南秦守上半夜,你们早点睡,下半夜替我们,睡我房间吧,我师父的房间不能睡,对你们会有妨碍。”
      王大发一家听了沈清坎的话,爽快的答应下来,吃完晚饭以后,三人就在沈清坎房里睡下。
      
      —————————————————找法器的分界线——————————————————
      
      院子里的火从下午一直烧到深夜,沈清坎和南秦吃完晚饭以后,一起坐在正堂供桌两边,南秦问道:“沈老道的东西呢?”沈清坎不知道南秦问的是什么东西,老实的回答:“师父的什么东西?”
      南秦回答道:“就是锁龙墨、御天法尺、冥途罗盘和驭鬼印,你有没有仔细找过?这些可都是上万年的法器。”
      沈清坎有些茫然的回道:“我只见过御天法尺,是小时候无意间看见的,其他的我都没见过,不过师父和我说起过这几样东西,还说过,如果他走了的话,一定要将这些法器收好,不能交给任何人,师父只说了一次,也没告诉我藏在了哪里,所以我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在哪,但是御天法尺,我今天中午在井底抠出来了。”
      南秦听了沈清坎的话,深吸口气,对沈清坎说道:“这四件法器都是传承上万年的东西!能保命,无价之宝!”
      沈清坎听了南秦的话,愣了一会儿,马上蹦起来往沈老道的房间冲去,冲进去以后,马上回身,一把将房门关上,落锁,生怕南秦和她抢法器一般。
      紧跟在沈清坎后面的南秦,被沈清坎一把关在门外,差点被猛地关上的门撞到鼻子,气的南秦拉长脸,转身在堂屋里找寻。
      沈清坎在沈老道的房间掘地三尺,比白天找的更加仔细,可是没有任何新的发现,而南秦在堂屋仔细翻找,也没有找到剩下的三件法器中的任何一件。
      找累了的一老一少,坐在堂屋的门槛上。
      沈清坎边往院子里的柴火堆加柴火边问南秦:
      “南秦,你说师父会把法器放哪呢?”
      “我怎么知道!你刚刚关门干什么!?我还能抢你的法器不成!?”南秦还记着差点撞到鼻子的事,没好气的说道。
      “我这不是,下意识的反应嘛~~~”沈清坎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对着南秦哂笑。
      南秦想着自己那么大岁数了,懒得和一个小丫头置气,只能继续说道:“你觉得你师父会不会把法器藏在你房间?”
      沈清坎马上否决道:“不可能!我爱在自己的房里折腾,我师父都知道,如果放在我房间的话,早就被我翻出来了。”
      南秦听见沈清坎的回答,又问道:“那你再想想你师父可能会藏在哪?”
      沈清坎听了南秦的话,认真思考着,突然想起来小时候师父和自己说过:
      “小清坎,你觉得师父最宝贝的是什么啊?”
      “我觉得,师父最宝贝的是那把尺子!上回我就是不小心看见,师父还因为这样打我呢!”小清坎想起,自己不小心看见,沈老道拿着尺子碎碎念,就被沈老道教训的事,气呼呼的叉腰瞪着沈老道。
      “当然不是了,师父最疼的当然是可爱的清坎了~”沈老道笑眯眯的安抚小清坎。
      “那好吧,那我很勉强的,原谅师父了~”小清坎满意的点点头,放下叉腰的手,笑的一脸得意。
      沈老道见沈清坎笑得一脸得意,抚摸着沈清坎的头,笑着说道:“小清坎啊,因为你是师父最宝贝的,所以就算师父有再贵重的东西都好,师父也一定会放在和你有关的地方,记清楚了吗?”
      “嗯嗯!记清楚啦~”正高兴着的小清坎懵懂的应着。
      沈清坎在记忆的角落里,扒拉出小时候,沈老道突然和自己说的这些话,觉得师父应该会把重要的东西,放在和自己有关的地方。
      已经到了后半夜,南秦见沈清坎正在沉思,便没有打扰,也没有叫醒王大发一家,独自走进沈老道的房间,在身边燃了道储阳符,便在沈老道的床上合衣躺下。

  •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啊!评论!为什么都没有评论!也没有花花!完全没有更新的动力了好吗,委屈巴巴~~~~~
    锲章是新加的,所以前二十几章全部重新稍微改了改,然后往后推了推,这个公告在之后的作者有话说都会有,如果看过最开始章节的朋友,怕之后的剧情有些点对不上,麻烦有时间可以回头补补,真是不好意思,虽然被举报抄袭后,申诉成功,解除冻结,但是有评论表明,还是更改为好,我思考了一下,决定用两天时间大改,全文章节会在原本基础上,往后推两章,如果造成困扰,我很抱歉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