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罔城》洛什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5-17 21:38:4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三章 师父再见 ...

  •   沈清坎就是被王孝按在八仙桌前的垫子上,直到跪在垫子上,沈清坎都还没反应过来,究竟是怎么回事,呆呆的抬起头,看着站在旁边的王孝,问道:“孝孝姐,你干嘛?”王孝气恨的瞪了眼沈清坎,无奈的说道:“沈道长只有你一个徒弟,你不给他送终难道让我来吗?”沈清坎想说:“师父不用办后事,没必要设灵堂。”话到嘴边,被王孝使劲瞪了一眼,乖乖闭上了嘴,挺直腰背,跪在垫子上,听着南秦给沈老道做法超度。
      无论是修习何种道派,阴阳之法皆是相通之理,超度亡灵都是先召回飘散在外的魂魄,再将其送入轮回,因此需先行诵念各派典籍,如南秦修习佛法,便先诵念金刚经,将飘散在外的魂魄聚集在尸骨附近,再诵念冥界典籍冥河渡,使其进入轮回,无论所修何法,冥河渡都是超度亡灵,必不可少之典籍,即使冥界消亡已久,新死之人想进入鬼界轮回,便必须诵念冥河渡,这是鬼界努力了千百年,也无法改变的事情。
      南秦念完金刚经,便让徒弟小寺接替,吩咐小寺念完冥河渡才能停下,沈清坎跪在垫子上,听着小寺念诵冥河渡,昏昏欲睡的跪在垫子上,原本挺直的腰背逐渐弯曲,头一磕一磕得,让周围看着得人,都怕沈清坎随时会一头栽倒在供桌上。
      院子里支起了不少桌子,沈清坎隐约能听见外面传来的声音,有悲有喜。
      “哇塞!清一色自摸!赶紧给钱给钱!”
      “喂,你今天都做了几次大牌了!居然把把自摸!是不是出老千!”
      “靠,没钱了!不打了不打了,晦气!”
      “你到底是什么手气啊,这么会儿就你一个人胡牌。”
      “叫地主!”
      “抢地主!”
      “我抢!”
      “飞机~”
      “不要。”
      “过!”
      “一对二!”
      “过!”
      “过!”
      “顺子!”
      “不要!”
      “过过过!”
      “炸弹!我没有牌了!春天加炸弹,还有一次抢地主!给钱给钱!哈哈哈哈~~~~”
      “我去,再来再来,老子不服!”
      “晦气!老子不玩了!打麻将没赢过,斗地主也输个底掉儿,靠!”
      更多人则是围坐在圆桌前,边吃着酒席,边拉扯着家长里短,席上有菜有肉,无比丰盛,沈清坎和小寺却只能继续做法事,做完法事才能吃东西,要等小寺念完冥河渡,才能停下休息,赢钱、输钱、聊天的声音,充斥在沈清坎耳边,吵得沈清坎越发头疼,沈清坎又饿又困,整个人跪在垫子上,头都挨在了膝盖上,整个人蜷缩在垫子上,像缩成一团的蜗牛,饿了困了,就能把自己缩进壳里,安心的沉睡休息,然而沈清坎终究不是软体动物,再怎么缩也没有用。
      在众人快散场之时,院子里都清净了不少,小寺终于念完了冥河渡,轻声说道:“念完了。”话音刚落,沈清坎如蒙大赦,赶紧从垫子上爬起来,缓了缓酸麻的双腿,一瘸一拐的跑进厨房,扶着厨房门,缓了缓刺痛的双腿,恢复知觉以后,麻溜的冲到一盆肉菜面前,徒手从盆里拿起一个大鸡腿,便要一口咬下!
      南秦紧随其后,冲进厨房,狠狠的拍在沈清坎手背!沈清坎手背吃痛,下意识松手,鸡腿猛地掉在地上,在地上滚了两圈,停在厨房的角落里,沈清坎眼睁睁,看着嘴边的鸡腿被打落在地,又委屈又生气的叫道:“南秦你干什么啊!我都快饿死了!干嘛不让我吃东西!”
      南秦怒不可遏的吼道“你正在披麻戴孝,不能吃肉!只能吃菜!否则我和小寺不白念了这么久的金刚经、冥河渡了吗!”说完还指了指旁边的菜盆,示意沈清坎只能吃菜。
      沈清坎委屈巴巴,可怜兮兮的看着南秦,瞪着一双大眼回道:“我师父不用做法事啊,难道你不知道前院的那口井,就是冥途吗?师父死在冥井之下,血肉被僵尸吃了个干净,只剩一具白骨躺在前院,被月华和日光暴晒过,尸骨之上沾染的气息太过复杂,尸骨身上同时附着有尸煞之气、月华之灵、太阳精火、已死之气,就算能勉强召回魂魄,也没什么用,何况我观察过冥途与师父遗骸,确定师父的魂魄应该在冥途之中,即使你想强行召回,也不可能在冥井未出现时,将魂魄召回。”
      南秦见沈清坎满脸委屈,活像被欺负的小姑娘一样,整张老脸扭曲不已,叫道:“你怎么不早说!你早说你师父是死在冥井下的,我还至于念这么半天的金刚经和冥河渡吗!白做这小半天法事儿了!你个败家孩子!”说完便伸手捏住沈清坎耳朵,使劲往外扯了扯,沈清坎疼的龇牙咧嘴,忙叫道:“疼疼疼!放手放手!你扯我耳朵干嘛!”
      南秦气的放开沈清坎耳朵,便往额头敲去,沈清坎趁南秦放手之际,连忙闪开,慌不择路的躲至厨房角落,警惕的盯着灶台旁的南秦,眼见南秦气的头顶冒烟,满脸通红,忙说道:“你们也没给我时间解释啊,我被孝孝姐按在垫子上的时候,就想说来着,但是孝孝姐就瞪了我一眼啊,然后我被吓着了,话都到嘴边了,活生生的又吞了回去,而且我中午在冥途边,和王大发说清楚了,说过师父要火葬,连火葬的形势都说了,谁知道王大发会去请你来,还没有和你转达我的话啊。”
      南秦见沈清坎缩在角落,一脸委屈警惕的模样,懒得和这个小丫头置气,努力的深呼吸,转身出门,找到蹲在地上吃饭的小寺,交代道:“小寺,等会儿不用再做法事,你吃完饭以后,赶紧去通知王大发,马上准备柴火,趁着天还没黑,立马火葬,否则等会儿天色黑尽,尸骨留在哪儿都是个麻烦。”
      小寺也饿得不行,念完冥河渡,直接在酒席上盛了一大碗饭,夹了些菜,找了个清静的地方,蹲地上吃着饭,刚吃了两口,南秦就急匆匆的吩咐了事情,虽然小寺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应了下来,吃饭的速度越来越快,几口刨完碗里的饭菜,都来不及咽下,边嚼边走,赶紧去找王大发转达南秦交代的话。
      南秦吩咐完小寺以后,回到厨房,站在门口不远处,对着挪到灶台,正在抓着鸡腿啃得沈清坎招手,示意沈清坎过来,沈清坎见南秦又回到厨房,连忙拿了两个鸡腿,悄悄挪到离门近离南秦远的地方,没有搭理南秦的招手,越挪越远。
      南秦见沈清坎不止没有过来,反而躲得越来越远,没好气的瞪了眼沈清坎,叫道:“你过来,我是想跟你商量一下,你师父的后事要怎么办!保证不打你,赶紧过来!”
      沈清坎仔细观察南秦的神情,确定南秦真的不会动手,才慢吞吞的挪近了一些,站得远远地,冲着南秦说道:“南秦你就在那说吧,我怕你又扯我耳朵,你别过来啊,你敢过来我就马上跑!”边说边往门口的方向,又挪了两步。
      南秦见沈清坎一脸怂样,满腔火气被迫憋了回去,跟皮球一样泄了下来,没好气的瞪了沈清坎一眼,叫道:“你这个臭丫头,我不会把你怎么样好吗!保证不打你!也不扯你耳朵!你赶紧过来!离得太远了,我喊得太累!”
      沈清坎使劲摇头,死活就是不肯过去,南秦没有办法,只能豁出老脸,冲沈清坎喊道:“你师父是怎么死的你还记得吗!?什么时候死的啊!?确定被阳光、月光都照耀过吗!?在前院躺了多久!?”
      沈清坎见南秦没有动手的意思,又是真的在说沈老道的身后事,试探性的慢慢挪过去,和南秦还是保持了一点距离,但是能听清正常音量,交代沈老道的死亡细节。
      虽然脑海中只有零星碎片,不过结合王大发转述村民的话,以及中午在井底拔出的御天法尺,将其串联起来,大概有了些头绪,凑过去和南秦说道:“其实昨天的事儿我也记不太清楚,只能从王大发转述,昨晚在场村民的话,和脑中零星的记忆,以及今天中午的一些发现,可以大致推论,昨晚的事情,应该是这样的。
      昨晚不知何故,我和师父在冥井开启之时,一起下了冥井,在黄泉路上,遇见了凶悍异常的一群僵尸,那群僵尸太过厉害,我和师父黔驴技穷,受了重伤,在逃跑之时,惊动路旁的大鬼,无奈之下,师父引燃了紫雷符,争取到一点点逃命的时间,飞速跑到冥井底下,无数的僵尸大鬼已经追了上来,师父催促着我赶紧走,我想留下让师父先走,师父推着我往井口怕,在师父的怒吼声下,我用尽全力,爬出井口,无意识的回身,把师父使劲的拉出来。
      在我攀爬冥井的时间里,师父被追上来的僵尸,挠的血肉模糊,我费尽全力,拉上来的也只是残留些血肉的尸骨,将尸骨拉出以后,我就脱力晕厥过去,这便是我根据碎片记忆、村名描述、中午得到的线索,得出的结论。
      因此,师父只剩下尸骨,躺在院子里,尸骨上挂着些残存的血肉,我仔细观察过尸骨,尸骨上的爪痕,认不出是什么等阶的僵尸,只是经过月华与阳光的照耀,尸骨上还一直残留着淡淡的尸煞之气,这群僵尸,一定等姐不低。
      而根据村民所说,大致可以推断,我把师父从井里拉出来的时间,应该是清晨五点左右,那会儿太阳还未升起,正值阴阳交替之时,阴气还存留世间,所以尸变的可能性很高。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师父在弥留之际,燃烧一身精血,意图封印冥途,只是才封印住了一半,所以我师父的魂魄应该在冥途之中,或黄泉路上,为了将冥途完全封印,应以定尸符,按照北斗七星的方位,贴在尸骨之上,再施展七星定尸阵,将尸骨封住,才可以进行焚烧,将骨灰装进铜坛之中,埋进井底,这样的话,便可以一举两得。
      一来,师父的一身精血封印了一半冥途,另一半也必须是我师父,才能将其完全封印,所以要以我师父的魂魄、尸骨作为阵眼,在冥途之上,布下七星定尸阵,经过千万年的时间,冥途才会完全废除。
      二来,我师父可借冥井,修习鬼道,经年累月之间,专心修行,待到凝出鬼身之时,将尸骨留在井底,鬼身便可四处行走,从此得到自由,不必再受困于此。”
      南秦听完沈清坎的话,仔细想了想,觉得沈清坎说的方法确实最为稳妥,不过心底还是有一个疑惑,便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一定要封印冥途?丫头你不留下来,代替你师父守住冥途井吗?”
      沈清坎沉默了一会儿,心想:“南秦不知道其中缘由?师父不是说过南秦和他关系挺好的吗?”
      想了想,这才说道:“我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继续留在这儿,即使我能留在这儿,也不过百年光阴,并不能确保百年之后,有后来之人能守住冥途,若百年之后,无人守护,冥途下的的东西若出世,只会贻害苍生,何况师父已经封印了一半,冥途已经被破坏,途井根本不能再用,对于活人来说,已经是一口废井,所以最好的方法,便是将冥途彻底封印。”
      南秦听了沈清坎的话,心下若有所思,下意识的点头认可。
      小寺和王大发,在院子里把柴火堆架好以后,就让王孝去厨房,叫南秦和沈清坎出来,王孝走进厨房,对着站在一起的一老一少,说道:“我爸和小寺他们已经把柴火堆架好了,让我来叫你们出去。”
      沈清坎回道:“孝孝姐,师父的尸骨要用七星定尸符镇住以后,在尸骨之上布下七星定尸阵,才能焚烧,你和王大发说,让他们等我一会儿。”

  • 作者有话要说:  各位小可爱们,你们要是看了觉得还行的话,打滚求评论,求收藏好吗~~~~
    虽然才四章,但是评论好少,我好忧伤啊!
    锲章是新加的,所以前二十几章全部重新稍微改了改,然后往后推了推,这个公告在之后的作者有话说都会有,如果看过最开始章节的朋友,怕之后的剧情有些点对不上,麻烦有时间可以回头补补,真是不好意思,虽然被举报抄袭后,申诉成功,解除冻结,但是有评论表明,还是更改为好,我思考了一下,决定用两天时间大改,全文章节会在原本基础上,往后推两章,如果造成困扰,我很抱歉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