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罔城》洛什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5-17 21:38:4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二章 操办后事 ...

  •   沈清坎勉强应下,耷拉着头便回后院练功,对于沈老道的话一直心存芥蒂,无法做到沈老道所说的心胸宽广。 
      沈老道见沈清坎耷拉着脑袋,几天的时间里都情绪消沉,怕沈清坎因耿耿于怀,徒生心魔,无奈之下,在一次吃晚饭时,对沈清坎说道:“清坎啊,今日你情绪消沉,这样下去必生心魔,看来有些事儿,是该告诉你了。
      在你还很小很小的时候,突然生了一场大病,师父为了给你治病,孤身进入冥井,在冥河里找了一天一夜,才帮你找到蠹鱼,回程的路上,被僵尸拦截,断了条胳膊,在冥井关闭之前,爬出井口,支撑不住便晕了过去,是王大发一家刚巧来送米,把我救醒以后,我求他们以蠹鱼为药引,给你熬药喂下,才把你救活。
      可是那时候苦啊!你刚刚好一点,还要去医院才能彻底好全,我的胳膊也要救治,但是我们师徒两根本没钱,就是连粮食,都只是刚好够我两存活!因为政策问题,托付王大发一家的人,自身难保,也帮不了我们师徒两,是王大发一家,良心未泯,把家底掏空,才帮你治好了病,给师父捡回了一条命。
      为数不多的口粮还要分给我们,一直这么熬了一年多,才熬了过来,王大发一家不是坏人,只是淳朴的农民,对你有救命之恩,所以你要把王大发一家当成亲人,不能再对王大发一家心存芥蒂,徒生心魔。”当时小小的沈清坎,听着沈老道的话,一脸懵懵懂懂,并没有完全听明白,却懂得是王大发伸出援手,自己才能活到现在,于是坚定的点了点头。
      走神的沈清坎,心事重重的坐在门槛上,不知不觉的便到了正午,沈清坎从回忆中抽离,回过神来,见七星剑在阳光之下,煞气散的差不多了以后,便抱着七星剑,走到厨房,把水缸里的水舀在盆里,认真的清洗着七星剑上的血迹。
      王大发和庄芬分头在院子里找了会儿沈清坎,一直也没找到,不知道沈清坎又跑哪去了,累得不行的王家夫妇进厨房找水喝,正看见沈清坎蹲在地上清洗七星剑,口渴不已的二人趴到水缸旁,咕咚咕咚的喝了好几口水,庄芬先喘过气,问道:“小坎肩啊!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吧,就算沈老道走了,你还有我和你庄姨呢,还有你孝孝姐,我们刚刚通知了她,她已经快回来了,你可不能伤心过度,再犯傻做什么事儿。”
      沈清坎微微一笑,见七星剑清洗的差不多,抱着七星剑走到正堂,扯了块白布,拿着白布走到后院,将白布扑在院子里,七星剑放在白布之上,对着一直忧心忡忡,跟进跟出的二人回道:“庄芬,我没事儿!你不用担心,生死有命,不能强求。”
      王大发说道:“那就好,小坎肩你能看开就好,但是沈道长的尸骨还在院子里,沈道长死的太过诡异,只剩尸骨在前院躺着,我们也不敢乱动,你是沈道长的徒弟,也算沈道长唯一的后人,你看这个后事要怎么办?沈道长总说你有一身的本事,赶紧拿个主意吧,我和你庄姨肯定会帮你操持的。”
      沈清坎觉得王大发说得没错,沈老道确实该入棺收殓,操办后事,入土为安,但是转念一想,沈老道是被僵尸挠死的,血肉几乎都被僵尸吃光了,连全尸都没留下,入土为安只会把所葬之地变成养尸地,涂害附近生灵。
      想到此处,沈清坎突然醒过神来,连忙跑到井边,只见日头高挂,正值正午时分,井里却泛着丝丝凉气,井内甚至泛着些白雾,就连井边都有些凉气,在烈日炎炎的天气下,井边居然清凉如春,若是普通的水井,倒是乘凉的好地方。
      可是这口井可是冥途啊!原为冥界护城河的冥途!冥途是黑白双井组成,冥井是黑井,途井是白井,原来冥界的护城河叫什么,已经没有人知道,而冥途这个名字,也是后人所取,冥字指代已经消亡的冥界,冥井之下原为冥界之水,可以涤清世间阴魂鬼物,荡平人间作孽僵尸,后冥界之水大多帮助大禹治水,冥井之下的地貌逐渐改变,阴气凝聚成不同的崖壁、山涧、洞窟,已不再是冥主曾经立下的冥井。
      途字代指阳世坦途,表明白井是黄泉路上唯一的生机,在冥途交替之时,若冥井之下的活人,无法爬出冥途,必是九死一生,而沈老道的七星剑,血迹斑斑,符力尽失,不知是封印了冥井还是途井,此时阴气外溢,冥途必已被封印,才会在途井中溢出阴处,若不将冥途完全封印,必定贻害苍生,伏尸万里。
      沈清坎思索了会儿,觉得沈老道的身后事,变得复杂了起来,于人于己,沈老道的尸骨都不能土葬,于是沈清坎当机立断,站在井边,回头冲正堂门口的王大发夫妇喊道:“我想好了!师父要火葬!尸骨之上贴上七星定尸符,再以七星定尸阵定住尸骨,最后焚烧尸骨,将骨灰装进铜坛之中,最后埋进井底!”
      沈清坎喊的很平静,王大发夫妇听见沈清坎处理遗体的方式,内心却很不平静!虽然现在国家已经在慢慢推行火葬,但是农村的人,还是想求个全尸,有着入土为安的理念,觉得土葬才是对死者最好的安排。
      可是沈清坎是沈老道唯一的徒弟,别人不清楚沈老道多厉害,王大发夫妇可不一样,想当年,沈老道受伤那会儿,王大发夫妇想着别人的托付,和沈清坎师徒相处,也有了感情,不忍心师徒两就这么死了,倾尽家财,把沈老道师徒送到医院治伤,沈老道修养一段时间以后,托二人照顾沈清坎几天,便离村远行,一周以后才回来,回来以后的沈老道,居然重新长出了胳膊!沈老道还帮王大发家改了风水,迁了祖坟。
      刚迁坟没多久,王大发一家的生活情况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以前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成了小康之家,种什么活什么,收成还特别好,市场反应也挺好,最重要的是正在上小学的王孝,本来成绩只是中游的水平,在迁了祖坟以后,成绩越来越拔尖,最后考上了名牌大学,就连毕业以后找的工作,都是月入上万!
      王大发夫妇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沈老道,所以,就算对沈清坎说的入葬方式不认可,也只是在心里想一想,和沈清坎打声招呼,便分头行动,一个去准备火葬需要的东西,一个去请村里的南秦老先生。
      沈清坎站在井边,双眼紧盯着井口,注视着平静的井水,手指飞快的掐算,脑中默出天演挂,推算良久,还是一无所获,沈清坎觉得是自己道行不够,猛地想起沈老道经常说的话:“清坎,你永远都要记得,学无止境,明白吗?”
      既然什么都算不出来,沈清坎索性也不费那个功夫,闭上双眼,使劲回忆着脑中的记忆碎片,即使头疼欲裂,也咬牙忍耐,满头大汗的沈清坎终于睁开双眼,脑海中灵光一闪,捕捉到一丝痕迹,直觉沈老道应该有什么东西,丢在井底,深吸口气,沿着打水用的桶绳慢慢的往下滑去,站在没胸的井底,在初夏时节,泡在井水里的下半身竟然微微发冷,深吸口气,低头潜进水底,努力睁开双眼,水底已经开始浑浊,看不真切,沈清坎浅出水面,大口的呼吸着空气,改换姿势,蹲在水底仔细的摸索着,手掌被井底凹凸不平的井壁咯伤数次后,终于在隐蔽的井壁上摸到一处突起,仔细摸了摸,像是四方体的物体,有些像法尺,不像是井底原本有的东西,握紧突出的地方,使劲一拔!法尺纹丝未动....
      沈清坎在井底扎稳马步,双手结印,气沉丹田,大喝一声:“哈!”双手猛地一用力,只听扑通一声,法尺被沈清坎拔出,原本法尺所在的井壁处,随着法尺的拔出,碎石飞溅,崩得井水有了瞬间的“沸腾”,像烧开的水一般,叮咚作响,沈清坎甩了甩手,把□□的尺子状的东西拿起来,定睛一看,居然是沈老道最宝贝的御天法尺,沈清坎有点懵,心想:“师父不是从来都把这个法尺藏得严严实实的吗?生怕磕着碰着,弄坏了一般,连我都只见过一次,摸都没摸过!怎么会在插在井壁上?”
      沈清坎仔细回想,试图将碎片拼凑起来,结果还是一无所获,无奈之下,把御天法尺塞在嘴里,紧紧咬着御天法尺,双手双脚蹬在井壁上,猛的用力,攀着井壁,像猴子一般往井口爬去!刚刚爬到井口,一冒头就听见院子里传来一声喝斥:“清清!你又爬进井里干什么了!看你这浑身湿淋淋的!也不怕感冒吗!还不快点去换身干净的衣服!”
      沈清坎趴在井口,抬头一看,见是王孝,单手撑在井口处,把嘴上咬着的御天法尺拿下,哂笑了一下,回道:“嘿嘿,孝孝姐,你回来了啊?有没有给我带什么好吃的?那什么,我不是下去玩,就是隐约想起师父好像落东西在井底,所以为了以防万一,下去看看,如果真的落了东西,我好捞上来。”
      王孝无奈的看了眼沈清坎,没好气的嗔怪道:“你就知道吃,我爸不是说沈道长死了,你都难过得晕过去了吗?怎么?这才多久就不难过了?好的那么快?”
      沈清坎伸手摸摸后脑勺:“难过啊,但是也有可能是我记不太清楚了,昨晚发生的事儿,脑中只有些碎片似的画面,还完全拼凑不起来,还要结合王大发和我说的话,才能大概知道,昨晚可能发生了些什么,具体过程什么的,也记得不甚真切。
      何况师父说过生死有命,我们是随时都要准备死的,只要道统不断,传承还在,就没必要难过太久,否则死去的人不安心,自己也不痛快,而且师父魂魄安好,能入轮回,没什么好难过的嘛,师父总说,做人要豁达,告诫我未来要经历的还有很多,心性要磨练好,单纯是最难能可贵得,心胸宽广才能活得自在!”说完以后,冲王孝笑得见牙不见眼,仿佛为了印证自己说的是真心话一般,王孝看着趴在井边,浑身湿淋淋的沈清坎,也是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叹了口气,催促沈清坎回房换衣服。
      王孝把沈清坎赶进房间以后,便又急匆匆的出门,去找人来做饭,虽然王大发已经和王孝说过,沈清坎说了沈老道要火葬,骨灰还要埋在铜坛里,埋在前院的井内,但是王孝想着,尸骨还是要收殓,才能烧成骨灰的,因此这白事还是要办,自然要找人来做大锅饭,村子里的人虽然不多,那少说也有几十家,不多请些人帮忙,肯定会忙不过来,王大发一家,兵分三路的忙活到晚上,陆陆续续的把阴阳先生,火葬需要的东西,以及做饭的人都找来以后,就把沈清坎从沈老道的房间揪了出来。
      沈清坎换好衣服以后,便在沈老道的房间翻翻找找,想看看沈老道的那些法器都去哪了,根据零碎的回忆,沈清坎知道,沈老道并没有把所有法器都带下去,每次都是带一部分的,所以沈清坎决定,一定要把沈老道留下的法器找出来。
      沈清坎把整个屋子都翻遍了,一件都没有找到,正丧气的坐在地上,王孝进门就把沈清坎拉了出去,沈清坎一脸茫然,被王孝按在房间,穿上孝服,戴好白巾,正欲开口,就被王孝又拉进正堂,一把按在八仙桌前的垫子上,正堂中间放着两根长条凳,长条凳上放着门板,门板是正堂的,门板之上是裹着白布的尸骨,吃饭的八仙桌摆在门板前,上面放着香炉、水果、糕点。

  •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大大在线打滚求花花~~~~
    最开动笔的时候毫无头绪,所以有点乱,大改了以此以后基本上定型。
    除了捉虫不会再有改动,希望大家多多包含~~~
    欢迎小可爱们提出宝贵意见,鞠躬感谢~~~~
    锲章是新加的,所以前二十几章全部重新稍微改了改,然后往后推了推,这个公告在之后的作者有话说都会有,如果看过最开始章节的朋友,怕之后的剧情有些点对不上,麻烦有时间可以回头补补,真是不好意思,虽然被举报抄袭后,申诉成功,解除冻结,但是有评论表明,还是更改为好,我思考了一下,决定用两天时间大改,全文章节会在原本基础上,往后推两章,如果造成困扰,我很抱歉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