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罔城》洛什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5-17 21:38:3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一章 师父死了 ...

  • 作者有话要说:  文里面的各种典籍、法决、手印、符文等,都是作者根据真实情况随口胡诌的,请不要轻信。
    如果有较真的小可爱请右上角点叉,在下写的是小说,不是记录文,蟹蟹~~~~
    锲章是新加的,所以前二十几章全部重新稍微改了改,然后往后推了推,这个公告在之后的作者有话说都会有,如果看过最开始章节的朋友,怕之后的剧情有些点对不上,麻烦有时间可以回头补补,真是不好意思,虽然被举报抄袭后,申诉成功,解除冻结,但是有评论表明,还是更改为好,我思考了一下,决定用两天时间大改,全文章节会在原本基础上,往后推两章,如果造成困扰,我很抱歉
  •   沈清坎睡得迷迷糊糊得,感觉头很疼,眼睛酸涩的想睁开也睁不开,脑子里有些迷迷糊糊的感觉,零碎的画面在脑海中闪过,不明所以的沈清坎心想:“昨天发生了什么?难道我又忘了什么事儿吗?总觉得有种不好的感觉。”
      沈清坎挠了挠头,下床穿鞋,走出房门,在后院厨房水缸里舀水,洗了把脸,清凉的井水把沈清坎的睡意激得烟消云散,沈清坎生火做饭,煮好青菜粥,端着一大盆青菜粥走到正堂,喊道:“师父,吃饭了!你是不是又睡过头了啊!”往常沈清坎大声喊叫,沈老道总会厉声呵斥道:“喊什么喊!刚到什么时辰,就吵吵闹闹的!”
      可是今天沈老道房间,却没有传出呵斥声,沈清坎心下有些奇怪,走到沈老道房间,发现被子叠得整整齐齐,根本没有动过,床上冰凉无比,沈老道昨天没有回房睡觉!沈清坎心下一惊,脑海中突然又闪过些零碎的画面,突如其来的碎片刺得沈清坎头疼欲裂,抱着头不受控制的蹲在地上,碎片中有沈老道在冥河边与紫僵激战的画面,也有沈清坎拖着白骨的画面,还有黄泉路上雷芒阵阵的画面,沈清坎拼凑不起记忆碎片,头疼不已的回到正堂,坐在八仙桌边的小板凳上,沉默的一口一口喝着青菜粥,有些猜测的沈清坎不敢证实,脑海中闪过的零碎画面,是怎么回事,只能自欺欺人的在心中默念:“师父老了,走丢了,等师父醒过身来,就能自己找回来了,我在观里等着就行,师父一定不会有事儿。”
      王大发夫妇走到前院,没见着沈清坎,以为沈清坎还在难过,担心得扯开嗓子喊道:“小坎肩!小坎肩!你在哪呢!?好点了没啊!?沈道长他六十多了,也算是喜丧,你别太伤心了!小坎肩!你答应声啊!”
      坐在正堂的沈清坎,听见王大发的喊话,愣了下,脑中的碎片越来越多,不知所措的沈清坎放下碗筷,气呼呼的瞪着走进正堂的王大发,底气十足的吼道:“王大发你乱说什么!师父昨晚还好好的,只是年龄太大,有点糊涂!出门忘了和我说而已,你干嘛说师父死了!”
      王大发听见沈清坎的话,楞了一下,心想:“小坎肩不知道院子里死的是沈老道?难道是晕过去的时候受到的打击太大,所以忘了?”
      王大发有点迷糊,解释道:“小坎肩你没有去前院吗?沈老道的尸骨就在前院呢,我和你庄姨赶过来的时候,听村子里的人说,清晨,天刚蒙蒙亮,住在附近的村民,听见道观的院里儿,传出震雷响,附近的村民听见雷声,纷纷探头往外看,见天朗气清,不像要打雷下雨的模样,雷声持续不断的响起,村民们循着雷声,赶到院门口,想看看发生了什么。
      没想到推不开院门,雷声也越来越小,村民本来想着回家,结果院子里传出惨叫声,怕有歹人作祟,忙去喊了年轻力壮的小伙儿,小伙儿赶到院门口,正想强行破门而入,就听见院子里传来沈老道的声音,隔着院门听得不太清楚,好像喊着:“清坎,快走!别再用冥力了!本源力量用尽的话,你就不能再留在阳间地界了,快走啊!走!!!”话音刚落,院门突然打开,一阵强风从院子里刮出,吹得院门外的村民一阵踉跄。”
      王大发看着愣在原地的沈清坎,缓了缓,继续说道:“在院门外的村民,和我们描述了一下院门打开后的场景,说是看见你站在前院井边,双眼血红,不知道拉着井里的什么,咬牙拉了好一会儿,从井里拉出一截手骨,手骨上挂着些血肉,死命的把尸骨拉出井口以后,脱力的跪在地上,目不转睛的盯着面目全非的尸骨,双眼流出血泪,轻轻的喊了声:“师父...”便晕了过去。
      村民们觉得太过诡异,也不敢碰你,放任你躺在院子里,急匆匆的通知我们,我和你庄姨赶过来的时候,见你正躺在院子里,脸上、身上、手上全都是血迹,你庄姨帮你擦干净身上的血迹,给你换好衣服,我和你庄姨才一起把你抱回房间,把村民们打发了,才离开的,你都不记得了?”
      沈清坎听完王大发的话有点懵,想起一早醒来,便头疼欲裂,双目酸涩的情况,脑中不时有些碎片似的画面,知道王大发没有骗自己,脑中不时浮现的碎片画满,和王大发说的,大多都能对上,沈清坎想继续欺骗自己,但是王大发的讲述,与脑中的碎片对应,现实给了自欺欺人的沈清坎一个响亮的耳光,明明白白的告诉沈清坎,沈老道确实死了,而沈清坎不知是因为打击太大,还是因为别得原因,大脑下意识的开启保护机制,选择性的遗忘了某些记忆,只存留了些记忆碎片,在沈清坎想起来时,头疼欲裂,仿佛提醒沈清坎,不要想起这段记忆,那只会带来无穷的痛苦。
      沈清坎从懂事起,便会经常在脑中闪现些零碎的画面,画面里的人、事、物,在沈清坎眼中都无比陌生,然而在灵魂深处,却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比如小时候脑中突然浮现的碎片,碎片中是一座很高的城楼,城墙不是用城砖打造,而是魂魄堆积而成,密密麻麻的魂魄黏在一起,打造成高大无比,坚硬异常的城楼,城门处站着的,是看上去很凶的大鬼,即使长大以后,跟着沈老道进过冥途的沈清坎,也一直没有见过碎片中的城墙。
      每当脑海中闪现这些画面之时,沈清坎都会问沈老道:“师父!为什么我的脑子里,经常会出现我从来没见过的画面?”沈老道每次都会长叹口气,摸了摸沈清坎的头,回道:“孩子,那是你的前世。”沈清坎不明所以,不懂为什么自己能看见前世,沈老道说完以后,不会再多解释,只会给清坎做一碗肉饭,肉是生肉,饭是夹生的米,一般做肉饭的肉都是鸡肉、狗肉、牛肉,肉和血混在一起,堆在米饭上,一碗肉饭垒得高高的,沈清坎每次都想问个明白,但是沈老道做好的肉饭香喷喷的,沈老道把肉饭端给沈清坎后,沈清坎只顾低头吃饭,把碗底都舔得干干净净,吃完肉饭的沈清坎,不自觉的会淡化碎片记忆,好奇心也就没那么强盛,不再想着刨根问底。
      沈清坎步履艰难,走到前院,在烈日照耀之下,躺着一具尸骨,尸骨的身上只有几根破布条挂着,几乎全身赤、、裸的躺在地上,森森白骨上挂着些血肉,手骨紧紧握着七星剑,剑上的七星阵图,被斑斑血迹污染得黯淡无光,阵图上的血像是尸血,黑呼呼的,隐约散发着阵阵恶臭,阳光透出云层,照耀在七星剑上,剑上的尸血肉眼可见的升起缕缕黑气。
      沈清坎眸光复杂,看着地上的尸骨,心头沉闷,沈清坎觉得很难过,很想哭,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昨天的血泪,把眼泪都流干了,所以眼睛涩涩的,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紧抿嘴角的沈清坎脱下外衣,包着七星剑柄,把七星剑从手骨上拿起,放在院子中央让阳光驱散剑上煞气。
      沈清坎坐在正堂门槛处,看着前院地上的尸骨,陷入沉思,想起了小时候的很多事情。
      沈老道带着小小的沈清坎,站在前院的井边,指着井口处说道:“清坎,这口井叫做冥途,是许多年前,冥主留在人界护卫人族之物,传说当年尸吼、僵神、鬼能在人间作恶,冥主于心不忍,将冥界护城河冥途,移入人界,分布在人界九地。
      许多年后,大禹治水受阻,幸得冥途相助,冥途的泉眼因助大禹治水,缩小成了井眼,大禹为了纪念冥主,也为了多谢冥途相助,以九地冥途为主,将天下划分为九州,并铸练九鼎,将冥主留下的冥途所行善举,皆刻于鼎上,供后人瞻仰。
      经过千百年的时光,九鼎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冥途的功效也逐渐发生变化,原本镇守人族的冥途,因为冥界的消亡,变得失控,在白日,途井就是一口普通的水井,井水甘甜清澈,无任何阴气煞气,可是到了晚间,冥井便是凶险的历练之地,冥井之下为黄泉路,黄泉路上有无数冥界遗留下的僵尸大鬼,因冥界消亡,偶有厉害能者脱离冥界,危害人间,因此有三处冥途被先辈合力封印,冥途现金仅余六处。
      我在年轻之时,找了十数年,才在偶然之间,发现王村的这口井竟然是冥途,因为变故,逃难至此,带着你来到王村,用所有的积蓄,在冥途旁建了这座道观,就是为了守住这处冥途口,护住冥井不使其中之物出来祸害人间。”
      沈清坎小时候和村里的小孩玩,别人经常会头疼脑热,沈清坎却什么事儿都没有,小小的沈清坎不理解为什么会这样,忍不住便对着打坐的沈老道问道:“师父,为什么别得小朋友都会生病,我却没什么事儿啊?”
      沈老道长叹口气,回道:“清坎啊,师父和你呢,跟村子里的其他人都不一样,因为我们需要镇守院子里的冥井,因此或多或少,会沾上些尸煞之气,或鬼物阴气,经常和别人接触的话,轻则,会让别人因此生病,重则,会折损旁人人寿数,所以你以后还是少和村里的小孩儿玩。”
      因为沈老道的教诲,沈清坎明白以后,便不再奢望能有朋友,而沈清坎从小学习的知识,也和村子里的其他小孩不一样,村子里的其他人家,有点钱的,努力的供自己的孩子读书,学文化,没什么钱的,小小年纪的就帮着家里务农,种庄稼,年龄到了的女孩子,被家里随便指了户人家,直接就嫁到邻村,甚至是嫁到城里。
      而沈清坎学的都是五行八卦、易经术数、背的是道德经、清心咒、学的是镇鬼决、定尸印,别人不管是学不好还是嫁不好,至多只是吃不饱、穿不暖,沈清坎若学不好,就会随时把命丢在黄泉路上。
      甚至会成为众多尸怪或者鬼物的其中一员,所以沈老道经常和沈清坎说:“清坎啊,如果死在冥井下,即使拼尽全力,也要给自己念轮回咒,颂念冥河渡。”因此,沈清坎除了体魄、能力、道术、还要修习魂力。
      但是沈清坎也并不是没有交好的人,来往最多的是村头的王大发一家,王大发一家,不知为何,不会被沈清坎师徒影响,王大发和他的老婆庄芬,对沈清坎很好,时不时的会给沈清坎师徒两送来粮、米、油、盐等生活用品,王大发夫妇有一个女儿,比沈清坎大个几岁,叫做王孝。
      王孝对沈清坎也像妹妹一样,以前离家近,放假回家都会来找沈清坎玩,时不时的还会给沈清坎带城里的小玩意给沈清坎,王孝读大学勤工俭学,寒假回家时,送给沈清坎一个很可爱的小背包,背包大概中等尺寸,背包外面有四五个小口袋,方便装很多小东西,沈清坎抱着王孝送的背包,笑得两眼眯成缝。
      也因为王大发一家对沈清坎和沈老道的态度,所以村子里总有人说沈清坎其实是王家的二女儿,因为计划生育,国家规定只能生一个,超生的话,被村里知道是要罚款的!所以沈清坎才会一生下来,就被送给沈老道抚养,沈清坎是王大发家二女儿,王大发一家才会对沈老道师徒这么好。
      可是沈清坎和沈老道却知道,其实并不是这么回事,王大发一家会对沈清坎和沈老道这么好,只是受人所托,沈老道在沈清坎九岁时,觉得沈清坎应该懂事了,便和沈清坎说道:“王家是受人之托,照顾我们,那人当年留下一笔钱,托付王大发一家,照顾我们师徒,具体有多少,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时不时的会有人,向王大发一家打听我们的近况,至于托付王大发一家的是什么人,清坎你以后便会知道,我知道清坎你可能会介意这件事儿,但是我现在没办法告诉你,等到有一天我死了以后,会有人把我的遗嘱交予你,到时候你心中的许多疑问,便能得到解答。
      王大发一家是好人,相处了这么久,清坎你也明白王大发一家是怎么对待我们师徒,我希望你不要因为这件事儿,对王大发一家,心生隔阂,徒生心魔,无论人也好,鬼也罢,若不知豁达,最终受害的只会是自己。”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