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罔城》洛什 ^第116章^ 最新更新:2019-09-25 16:25:1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6、番外一 墨槿×苏小然(二) ...

  •   苏小然飞车赶往城北客运站,一路上闯了不少红灯,数十辆车替苏小然的座驾开道,也都被交警给拦了下来,来不及脱下婚纱的苏小然赤脚跑进拥挤的客运站,强行冷静的吩咐道:“全都散开,把出站的客车全部拦下来,不要大声喊叫,以防小槿听到动静溜走,一定要把小槿找到,记得,千万别伤了小槿。”
      提着婚纱裙摆的苏小然太过瞩目,候车厅的不少人都逐渐围到了苏小然身边,苏小然焦急的到处观望,猛地抓住一个包裹严实的“路人”,伸手扯下对方头上的纱巾,看清对方的模样后,死死抱住对方的腰身,控制不住的眼泪染湿了对方胸前的衣领。
      墨槿无奈的问道:“你是怎么看见我的,我已经包的很严实了。”
      苏小然埋在墨槿怀里,哽咽着回道:“我穿成这样,真正的路人都会忍不住好奇,所以目光或多或少都会在我身上停留片刻,就只有你,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向我,反而是刻意避开、越跑越远,何况,就算真的是匆忙赶车的旅人,也只会往进站口走,而不是出站口。”
      墨槿长叹了口气,把身上的伪装都卸了下来,使劲推开怀里的苏小然,神情认真的说道:“我已经买好票了,客车还有五分钟发车。”
      苏小然紧咬下唇,嘴唇被咬破都毫无所觉,死死抓着墨槿的袖口,颤声道:“小槿,我不逼你了,你不想结婚就先不结,我们回家,好不好?”
      墨槿强行掰开苏小然的手,平静的说道:“小然,两年了,难道你还不明白吗?我们已经回不去了,不要再强行挽留这段早已不存在的关系了,放手吧。”
      苏小然叫道:“凭什么!明明小时候是你先和我说话的!让我们相识的是你!让我们分开的也是你!凭什么!明明你说过,只要我不放手,你永远都不会离开我的!”
      墨槿捧着苏小然的头,眸光直视苏小然朦胧的泪眼,认真的说道:“所以,我说了,放手吧,你看清楚,我们回不去了,我真的不爱你了,你看见了吗,我的眼睛已经告诉你了,我,早就不爱你了,和失身无关、和被迫伤害沈清坎无关、更和墨家被挟持无关,即使这些都没有发生,我也不爱你了,明白吗?”
      苏小然别过头,死守着最后的尊严,答道:“我不信,你在骗我,墨槿,你就是个骗子...”
      墨槿脱下风衣,披在苏小然冻红的肩上,轻声道:“回去吧,别影响客运站的班车了,我要走了。”
      苏小然连忙抓住墨槿的手,哀求道:“能不能别走?至少留在这座城市,好吗?”
      墨槿转头笑道:“小然,你忘了我以前和你说过的话吗,我说过,我一直很想去游览世界各处的景观,只是你一直都很懒,我们也一直都很忙,所以想法永远只能是想法,我一直都无法去实现它,现在姑姑肯辞去S局的职务,回到墨家继承家业,我终于卸下了墨家的担子,也不用再顾忌你的想法,终于可以去将我的想法付诸实际了,所以,你别再自私的拦着我了,好吗?”
      苏小然呐呐的松开手,目送墨槿的身影渐行渐远,得到消息的属下早就混在了围观群众里,见苏小然一个人站在原地太久,商量着上前劝一劝苏小然,但没人敢在这时候去触苏小然的霉头,一群人争执不下,最终只能推举出一个倒霉蛋,倒霉蛋有些忐忑的上前询问道:“BOSS,槿小姐坐的那辆班车已经开走很久了,您是要追上去,还是回老宅呢?”
      苏小然望着人来人往的进站口,眼睛酸涩不已,却死撑着眨也不眨,低声喃喃道:“小槿走了,那我还能去哪儿?”
      
      ————————————————时间流逝大法分界线—————————————————
      
      三年后,晏子昕和季瑬璃推推搡搡的,在病房门口争执不下,吵得护士叫道:“麻烦病人家属安静一点!这里是医院!!!”
      晏子昕连忙小声赔罪道:“护士小姐,不好意思,我们一定小声点,您忙吧~”
      季瑬璃翻了个白眼,吐槽道:“都怪你,谁让你和我争得,吵着其他病人了吧。”
      晏子昕斜了季瑬璃一眼,回怼道:“你神气什么啊,也不知道谁在黄裕琳面前怂的一逼!”
      季瑬璃气愤的指着晏子昕,怒道:“你!瞎说什么实话!我妻管严我骄傲~哼!说的你不是一样!”
      墨槿无奈的拨开挡在面前的两个人,吐槽道:“你们两个还要在门口吵多久?你们吵架我是无所谓,但能不能别挡在门口?先让我进去!”
      晏子昕扁了扁嘴,扯着季瑬璃换个地方再战,墨槿推开房门,快步走到病床前,抓着墨爷爷形容枯槁的手,哽咽着说道:“爷爷,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墨爷爷已经病入膏肓,想说句话都异常艰难,只能在季欢的帮助下,勉强抬起手,摸了摸墨槿的头,嘴一张一合,墨槿连忙凑到墨爷爷嘴边,隐约听见墨爷爷说的是:“对不起...”
      说完话的墨爷爷,就像是松了最后一口气,眨眼间便突然咽气,墨槿慌忙的就要按呼叫铃叫医生,却被季欢给拦了下来,墨槿不解的望向季欢,季欢解释道:“墨槿,还是让老爷子解脱吧,医生说了,本来老爷子前几天就该走了的,是你姑姑一直说你快回来了,老爷子这才一直等着你,死守着不肯咽气,箐箐因为太心疼老爷子,所以这几天都把自己关在家里,不肯来看老爷子,老爷子多撑的这几天,就只有我在旁边陪着,我把老爷子的痛苦、挣扎都看在了眼里,你还是让老爷子安心的走吧,别再折磨他了。”
      墨槿跪在床边,压抑着哭道:“爷爷,墨槿不孝,妄为墨家人...”
      季欢抬头看见门口驻足的人,长叹了口气,默默离开了病房,给两人腾出适当的空间,苏小然一路跑来,平复了一下紊乱的呼吸声,亦步亦趋的走到墨槿身旁,慢慢蹲下身子,有些畏缩的拍了拍墨槿的肩,略微艰难的开口安慰道:“小...墨槿,节哀顺变。”
      墨槿转身抱住苏小然,闷声说道:“别动,让我靠一会儿,就一会儿...”
      苏小然僵硬着身子,努力挺止腰背,犹豫着轻扶墨槿后背,帮墨槿慢慢顺着气,柔声哄道:“墨爷爷这几年除了时常说起你的时候,会有一点难过以外,几乎过得都挺好的,墨姑姑带着季欢回了墨家,靠着沈清坎留下的紫雷符和一些辅助性的符箓,赶走了不少趁机来找麻烦的人,墨家勉强还是立着的,墨箐也是有能力的人儿,把墨家打理的很好,墨爷爷就算是病着,你表弟也给墨爷爷添了个孙子,让墨爷爷很安心,墨爷爷走的应该是没什么痛苦的,你别太难过了。”
      墨槿埋在苏小然肩头许久,才抬起头,起身走出病房,语带歉意的说道:“对不起,我失态了。”
      苏小然连忙追上墨槿,有些忐忑的问道:“小...你这次回来,还走吗?”
      墨槿转过头,回道:“不知道,等办完了爷爷的后事再说吧。”
      苏小然连忙说道:“可以不走吗?我不会打扰你的。”
      墨槿转过身子,沉声回道:“我上次离开这里,可能是因为你,但这次再离开的话,就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
      苏小然望着墨槿的身影走进电梯,消失在眼前,属下连忙跟上苏小然,把药盒递给苏小然,小声提醒道:“BOSS,您该吃药了。”
      苏小然不知道是在问属下,还是在问自己,一脸认真的问道:“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把小槿留下来呢。”
      时过境迁,转眼间墨爷爷的后事逐渐落下了帷幕,在离开这座城市之前,墨槿和人约在了咖啡馆,沐浴着午后的阳光,闲聊着两人都感兴趣的话题,偶尔浅啄一口醇香的咖啡,一切都是完美的午后时光,原本墨槿因此心情大好,如果这个破坏氛围的人不出现的话。
      墨槿无奈的问道:“苏小然,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苏小然满脸无所谓的回道:“没事儿,你们继续啊,当我不存在就行了,继续,继续~”
      墨槿额间青筋渐起,强忍怒气说道:“我也很想!但你能不能别喝我的咖啡!”
      苏小然讪笑着放下快空了的咖啡杯,嬉笑着回道:“哎呀,不小心拿错了嘛,那我的给你喝嘛,你别生气啊~”
      一直未曾出声的男子嗓音温润的答道:“没关系,我再帮你叫一杯,小槿你想喝什么?”
      苏小然眉头紧皱,怒视着出声的男子,语气认真的说道:“只有我能叫她小槿。”
      墨槿牵起男子的手,起身说道:“苏小姐,请自重,我们的关系早就已经变了,不要再把我当成你的所有物,OK?你喜欢这儿的话,那就继续留着吧,我们给您挪位置,朗谕,我们走。”
      苏小然失望的看着墨槿牵着陌生男人的手离开,良久,久到咖啡杯里的咖啡仿佛都凝固了一般,挥手叫来隔壁桌的下属,冷声道:“查清楚那个男的所有信息!我要知道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来路!凭什么可以留在小槿身边!!!”
      属下还没回话,不知为何折返的墨槿冷声道:“苏小然,你想要干什么?麻烦你不要骚扰我的朋友。”
      苏小然僵硬的转过头,笑嘻嘻的回道:“小槿,你怎么又回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忘拿了?那个乱七八糟的男的呢?”
      墨槿走上前,满脸无奈的扯着苏小然的脸,说道:“不想笑就不用笑,笑得难看死了,朗谕突然有事儿,我就先让他回去了。”
      苏小然连忙抓着墨槿的手,满脸委屈的回道:“你以前不是说过吗,最喜欢看我开心的样子了。”
      墨槿眼神微变,捏了捏苏小然的脸,说道:“我是喜欢你开心的样子,不是喜欢你强颜欢笑的样子,笑得比哭还难看,这是笑给谁膈应呢?”
      苏小然哭丧着脸,委屈的控诉道:“膈应你呢!谁让你不要我了!你还和别得男人那么亲密!难道就不许我难过吗!”
      墨槿长叹口气,刚绕过苏小然,手腕就被紧紧抓住,有些疑惑的转头问道:“苏小然,你干什么?”
      苏小然紧咬下唇,下唇被牙齿咬破,血滴顺着下巴往下流,死死抓着墨槿的手,好一会儿才问道:“你又要去哪儿?又要去找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儿?你离开的这三年,把什么都想开了,所以已经不是非我不可了,对吗?”
      墨槿眉头紧皱,盯着苏小然的嘴唇问道:“你为什么总喜欢咬破自己的嘴唇?自虐很爽吗?”
      苏小然抬起头,问道:“你在关心我吗?”
      墨槿无奈的点了点头,应道:“嗯,过几天我就走了,到时候送你个奶嘴,省的你总咬破自己的嘴唇。”
      苏小然默默抽泣着问道:“你能不能不走?我受够了漫无目的的等你,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回来,不知道该去哪儿才能打听到你的消息,更不知道你的现况如何,只能笨拙的待在原地一直等着你,等着不知道会不会出现的你。
      我每天都希望你会出现,又怕你出现以后会说些疏离的话语,可我最害怕的还是找不到你,三年了,我等了你三年,整整1095天,你看够了外面的风景吗?如果没有的话,至少时不时给我一点消息,让我知道你在哪儿,这样...至少我想你的时候,知道该往哪儿看,才是属于你在的方向。
      其实...我那天去医院,是去复诊的,医生说,我的病已经无药可医了,你最后再陪我一段时间,不要让我找不到你,不要让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魂魄不知道该去哪儿找你,行吗?”
      墨槿脸色大变,叫道:“什么?你得了什么病?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看的医生靠不靠谱?我带你去其他医院看看,走!”
      苏小然死拖着墨槿,倔强的说道:“我找得到你吗!我如果找得到你的话,早就告诉你了!要不是墨爷爷病重垂死,你还要多久才肯回来!我知道墨爷爷住在那家医院,才转到那家医院看病的!只是为了守在那,等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你!
      晏子昕她们都笑我,说我干脆住在医院算了!可我很怕,我怕错过了你回来的时候,我怕你只是来看一眼墨爷爷就又走了,我怕我连见你一面的机会都没有!”
      墨槿盯着苏小然,语气认真的问道:“苏小然,你老实说,你到底得了什么病!不要给我说这些有得没得!什么叫最后的日子?你怎么可以比我先死?明明先人都说过,祸害遗千年!难道不是吗!?你这个大祸害,怎么好意思那么早死!”
      苏小然有些心虚的低下头,微微脸红的回道:“就是...相思病晚期...医生说这个病无药可医,让我该干啥干啥去...”
      墨槿猛地甩开苏小然的手,大步流星的走出咖啡店,苏小然连忙追上墨槿,亦步亦趋的跟在墨槿身后,跟个受气的小媳妇一样,不声不响的认真做个光明正大的尾行痴女,墨槿突然停下,只顾着低头看路的苏小然狠狠撞在墨槿背上,摸了摸撞得有些疼的额头,连忙低头说道:“额,对不起啊,没注意你停下来了,你后背疼不疼啊?没事儿吧?”
      墨槿转过身,抓起苏小然的手腕,在人潮汹涌的大街上吼道:“苏小然!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被你囚禁的那两年里,我以为我对你的爱早就被你消磨干净了,是真正意义上的消磨干净!不是我最初找的借口!
      可是你真的放我走的时候,你真的向我求婚的时候,你真的关心我的时候,我却还是控制不住的欢喜,忍不住的心疼!目光依旧忍不住追随着你的身影,我以为这些都只是习惯!只是这二十多年来不知不觉养成的习惯!只要离开了你,这些习惯都可以慢慢改掉!
      可是我逃了三年!这三年里,我连过年都不敢回来!就怕功亏一篑!我逃避着自以为是的习惯!强行要把心底的你给涂抹干净!可是我漫无目的的走遍了四大洲!结交了无数的陌生人,却还是被你给影响着!
      姑姑和我说你病了,我就吃不下饭,总也忍不住买了回来的机票,却又不敢登上回来的航班,爷爷和我说你生活的很不错,我就担心你把我给忘了!怕你真的已经开始了新的生活!却懦弱的不敢说出口,只能任由心底的忐忑逐渐发酵,季姑姑调侃性的和我说你和哪个合作伙伴走的近了,我就下意识的去查对方的背景资料,然后用尽各种手段,让对方离你越远越好,最后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是对方配不上你,不是因为我吃醋了!
      就是这样,我好不容易才熬过了这三年,可是我赶回来以后,从见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不管我怎么欺骗自己,都抹不掉忘不了你的事实,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我!!!”
      苏小然傻愣愣的看着一脸恼怒的墨槿,有些小委屈的回道:“可我什么也没做啊...这三年里我忍着没有找你,而且我也找不到你...更没有打扰你,你怎么能怪我呢...”
      墨槿俯身抱住苏小然,力道大的似要把对方揉进怀里一般,咬牙说道:“就是因为你什么都没做,我才更不开心!真是烦死这么矫情的自己了,明明我已经不干净,已经不纯粹了,所以总把你往外推,可你真的要投入别人的怀抱时,我却要找各种各样借口欺骗自己,才能理直气壮的赶走对方!真是烦死了!可最重要的是,我觉得我也配不上你!但我真的舍不得放开你,到底要我怎么办才好,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消失在我的生活里!”
      苏小然回抱住全身颤抖的墨槿,柔声哄道:“小槿,我从来没有嫌弃过你,更是从来没有觉得你配不上我,爱情里的双方,哪有什么绝对的平等,更别谈配得上或配不上这种事儿了,我一直都不想要放开你,所以你冷静了三年,可以回到我身边了吗?我一直在等你,等你一起完成我们三年前未完成的婚礼。”
      墨槿埋在苏小然肩头,哽咽着回道:“你就是个傻子,我都逃过一次婚了,你就不怕我再逃第二次吗?”
      苏小然轻笑道:“没事儿,有一就有二嘛,我不怕,只要你肯回来就好,我可以一直等你,就像以前的你一样,毫无怨言的愿意等你一辈子,只要你愿意回来,我就可以原谅你所有的行为,只要你肯回来。”
      墨槿放开苏小然,破涕为笑道:“你真是越来越傻了,哪有人会逃一辈子的婚?我答应你的话,你以后都要听我的,不要总是早出晚归,要多陪陪我,没事儿不许调戏小姑娘,眼里只许有我,我真的嫌弃现在的自己,但你不许嫌弃我,要经常说好听的话哄我,结婚了以后时常要陪我回墨家住几天,还有呢...想到了就告诉你,你不许反驳,要认真听我说话,都答应的话,我就同意结婚~”
      苏小然连忙笑眯眯的点头应道:“同意同意!全部同意!我们马上举行婚礼!让晏子昕和黄裕琳这两对给我们当伴娘~谁管她们结没结婚~反正我们的好姐妹就她们了~”
      在人潮汹涌的大街上,一个个子稍矮的女子抱着另一名气质清冷,面带宠溺的女子原地转圈,两人脸上的笑容无比灿烂,感染了路过的不少行人,让人能明显感受到二人溢于言表的欢喜,不少驻足的行人微笑的注视着稍矮的女子状似癫狂的模样,随即脚步匆匆的继续着自己忙碌又平凡的生活。
      只是偶尔回想起这个亲眼所见的画面时,会下意识的感叹道:“为什么看着两个陌生的女孩子,自己会忍不住微笑祝福呢!?”
      路人千种百样,答案各不相同,但那又如何呢?因为幸福就是那么简单,不需要任何言语说明,当你真的感受到幸福的时刻,会情不自禁表现出来,甚至感染到不知情的围观群众,那就是所谓的爱啊~

  •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到这结没结束,就看亲们的意愿多强烈了~
    墨槿和苏小然是之前就立下的Flog而且我确实很像写的一对副CP,所以番外就随便写写,看亲们的热情而定,有特别大的热情的话,可能会有其他CP的番外,氮素!目前为止,基本上是真正意义上的完结了,亲们下一篇文见哦~~~
    目前对于新文真的只有脑洞....文案、封面、大纲、主角名等都是零!所以想打广告也无能为力~戳一下我的专栏吧~这篇番外更新时,我的新文应该也更新了不少的,放在存稿箱也不确定什么时候发的番外,很提前留下的有话说~ ——8.13留
    8月31号的我来了...尽职的抓一下虫,顺便抱怨一下,最近突然被领导要求加班,新文的坑又要拖几天了,并且我不知道吃了什么,这两天还因此洗胃了!整个人都特别不好了!!!所以,新坑会延后几天开,这次我绝心要以恋爱为主,剧情为辅!有兴趣的亲们收藏一下我的专栏啊~我是日更的好宝宝!!!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