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魔主假成亲后》李安遥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4-17 21:01: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林子舟的手还伸着,沈不瑜看见他微动的喉结之下,深刻的锁骨,薄肌满覆的胸膛,她心有微动,却面不改色地握上林子舟的手,“沈不瑜。”
      
      两人互换了姓名,虽口音略有怪异,可沈不瑜还是清楚地听明白了他的名字,“双木成林,子舟?”
      
      林子舟见小姑娘抬头看他,眉眼间跃动着他从未见过的鲜活,她问:“子舟?我琢磨不透其中意味,但此舟,可是一叶扁舟?”
      
      林子舟闻言道:“正是。”
      
      沈不瑜觉得实在尴尬了些,这少年赤膊与她握手,互道姓名,完全不知羞愧。虽说她也没那么拘泥于老旧陈规,可这光天化日之下,如此坦然,莫非是他族内一概风气?
      
      沈不瑜微微瞥开眼,又快步走到那刚抬进来的箱子前,抓起两件衣服就往他身上扔。林子舟眼疾手快,单手接住那衣衫,就听见小姑娘道:“我遣人去给你准备热水,你先沐浴一番,我们细细探讨。”
      
      林子舟垂眸看了自己裸露的上身,他在混沌之中太久了,身体躯壳一念成空,倒是他自己没注意到。他又想起小姑娘略微躲闪的目光,看似骄傲镇静,其实还是个小姑娘。
      
      那院门口不远,时刻有下人候着。沈不瑜遣人去准备热水,而后不久,就见管事领着人大大方方着抬着大木桶,领着添水的下人轰轰烈烈而来。
      
      沈不瑜觉得这阵势着实夸张了些,可不过一会功夫,这管事不仅把热水备好了,还将里屋打理得焕然一新。林子舟隔着座屏在沐浴,正是白日,沈不瑜往那看时,只见微微的影子,也看不大清。
      
      可这样的感觉实在新奇,沈不瑜手下傀儡众多,却也没有过这样新奇的感受,洗澡备衣,就像是小时候父亲给她带来了小傀儡,准备了小衣裳,逗她玩的情形很是相似。可是小傀儡是死物,屏风后面洗澡那少年可是个半活的傀儡。
      
      越想着,沈不瑜心里莫名雀跃,她将管事准备的箱子拖到里屋,把那些成衣拿出来一件件摆在床榻上。云纹紫衫,黑纹外袍……沈不瑜越看着,这些衣裳与她平日所穿的样式大有相同。
      
      既然是暂定的来日夫君,那为他挑选几件衣衫也不足为奇。
      
      林子舟向前接住了沈不瑜丢来的几件,待沐浴完才发现这丢过来的衣服,参差不齐,只准备了里衣外袍。他失笑一声,只好先把里衣穿上。穿至一半,就看到小姑娘白皙的手拿着衣服从屏风一旁递过来,“喏,拿着。”
      
      林子舟湿漉的手接过那衣服,刚好擦上小姑娘的手,那手一脱,猛地抽回去。
      
      两人隔着屏风,沈不瑜道:“衣服可还合身,不合身我们一会去量量身寸,再让管事去赶制几件送来。”
      
      林子舟将外袍披上,问:“你给我多拿了几件?”
      
      沈不瑜面不改色,理直气壮道:“穿黑纹那件,我觉得好看一些。”
      
      林子舟闻言,顿了一下,又笑着摇头,将身上本该穿好的外袍解下,挂在屏风上。沈不瑜一侧目,就看见那件先前被她胡乱丢过去的外袍挂在上头,而自己刚刚递进去的黑纹袍却不在。听着屏风后头隐约的声音,沈不瑜感到十分愉悦。
      
      过了一会,屏风后头的少年走了出来。
      
      衣服贴身,内衫带紫,外袍黑纹,将他颀长的身材尽显出来。他湿发披肩,束腰处隐约沟壑出他的腰线,胸膛微浮,隔着衣装,底下是健壮的体魄。少年俊朗脸孔,五官深刻,剑眉只下却是一双沉寂的眼,更将他衬得深沉一些,可衣装敛去半成,倒也像个温和少年郎。
      
      沈不瑜眼前一亮,心道:“还真合适。”
      
      林子舟看向小姑娘那微亮的目光,不由得开口问道:“你可喜欢?”
      
      “自然是喜欢……”沈不瑜话音刚落,又想着你穿得好不好看,跟我喜不喜欢干系何在,又道:“我可不知你们族落风俗,但到了我西蜀,就该合一下我们这边的规矩,这坦胸露骨的事儿,也要看看场合。”
      
      林子舟问:“那要怎样的场合?”
      
      沈不瑜这边还说着规矩,那头林子舟一问,什么怎样的场合?她按捺住微动的情绪,轻笑道:“怎样的场合?与你娘子颠鸾倒凤之时。”
      
      颠鸾倒凤什么意思,林子舟就算是个老古董也该明白。他没想到他随口一句堵嘴的玩笑话,到这小姑娘嘴里还能拐个弯说这样的话。
      
      两人还站在屏风前,沈不瑜看见他还在滴水的头发,便拉着他手走到妆台前。林子舟被带着走到椅子旁坐下,小姑娘冰凉的手按在他额间,敛着发丝往耳边去。
      
      林子舟还未曾有过被人摁在妆台前的经历,那边小姑娘乾坤袋中变换出金丝楠木匣,重重地放在妆台上,又掏出木梳为他梳发。
      
      林子舟浑身僵硬,问:“你这是……”
      
      “梳发。”沈不瑜经常干这种事,她手下的傀儡炼成之后,她也爱为他们打扮一番,这楠木匣里还放着各种胭脂,可惜这少年躯体已经五官明朗,无须沈不瑜动用胭脂来为他画皮,也是省下了许多功夫。
      
      梳发于沈不瑜而言是常事,无论是自己梳理,还是给自己手下的小傀儡们绑小辫子,早已是熟能生巧的事情。林子舟的发丝还滴着水,她不由得就指尖捏起法诀将那点水珠蒸干。这灵力动用之际,一个成人臂膀大小的小傀儡从虚空钻出,扑通一声重重地坐在妆台前,与身体僵硬的林子舟正面相视。
      
      这小傀儡与沈不瑜长得七分像,绑着冲天辫,脸颊红红,眉间点了红痣。它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林子舟,歪头晃脑很是好奇。
      
      林子舟眉头微蹙,傀儡?
      
      沈不瑜也见着了小傀儡跑出来了,指尖微抬,那傀儡被一股未知的力带到一旁。林子舟耳目清明,沈不瑜细微的动作,林子舟看在眼里。
      
      林子舟沉睡之前,也遇到过傀儡道中人,只是傀儡道诡异,向来被正派人士所不耻,也隶属于极为偏门的修行之法。林子舟鲜少与傀儡师打招呼,甚至他以往下属中也无傀儡师这一修士,眼前这小姑娘举手之间展露出来的手法,应是傀儡师无异。
      
      先前在院中突然失控的左手,只怕自己现在这副身躯,也是在她的操控下。
      
      “抬头。”沈不瑜突然道。
      
      林子舟抬头,铜镜里沈不瑜面色沉静地看着他,她指节还按在发间,目光微动,似乎是在打量什么。他此先凌乱的长发已被小姑娘梳理顺长,她手动作很快,手指白皙如玉,是一双好看又灵活的手。
      
      她应当是个能力不俗的傀儡师。
      
      沈不瑜给林子舟系上了藏青缎带,双手搭在林子舟的肩上,俯下身子,附耳道:“好一俊俏少年郎。”
      
      她身上有股淡淡的体香,附耳之际热气冲在冰冷的耳间,声音轻快又活泼。林子舟老脸一红,道:“你的手很好看。”
      
      这是一句直白的夸奖。
      

  •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你喜欢这个故事,点一下收藏,你将收获一个日更的作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