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魔主假成亲后》李安遥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6-30 13:02:2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林间走兽惊走,尘土飞卷,巨大飞鸢的机关翼掀动枝叶飒飒,玄翼之上抬着一华丽雅厢,琉璃挂彩。飞鸢稳稳地停在这林间空地上,拉疆绳的车夫跃身落地,从鸢处拉下长长一脚蹬,恭声道:“少主,到了。”
      
      绣着锦色云纹的车帘被掀开,一双白净修长的手搭在车沿,轻身一跃稳稳落地。身着紫色长袍的少女挽着发,面纱之上美目动人。她微微撩开额前碎发,美目轻转看了眼周围景况,道:“往哪处走?”
      
      车夫闻言,躬身道:“乱葬岗就在前面。”他额间细汗,头一回接了这主子的差。在沈家做事多年,早听闻这位性情不定,这回沈家少主要出门寻做新傀儡的材料,他被一众同僚推上前,不得已领了这接送少主的差事。这刚上路,沈少主就要他改了行程,往这乱葬岗来。
      
      西蜀有一出了名的乱葬岗,据说野鬼四处飘,妖魔窥伺于此,守着那误入进来的凡人,吞食干净。
      
      车夫说到底也只是刚入修行的修炼者,真算起来还不如这里头厉鬼妖魔噻牙缝。这还没进乱葬岗,就感觉到森森阴气从里头透出来。
      
      那沈少主沈不瑜穿着一身与此地极其不搭的紫色长袍,华履踩在枯枝败叶上,沙沙声响惹得车夫一个哆嗦。沈不瑜顺着车夫所指方向望去,天边暗色阴沉,林间深处掠来一阵阵怪异妖风,她面无表情地往前走了几步,又侧目对车夫说道:“在此处候着。”
      
      车夫感恩戴德鞠躬,吊着的心终于放下。天可怜见,他可以不进去那吃人的地方。
      
      阴森的风口里立着一碑,斑驳石横之下刻着凶戾三字,乱葬岗石碑立于此,往里皆是坟。沈不瑜微微蹙眉,她两指微抬,虚空之中跳出两个小儿模样的傀儡,摇晃着身子规规矩矩鞠了个躬。沈不瑜两指一合,那傀儡小儿几步走到沈不瑜身后,牵起她垂在地上的衣摆。
      
      往里走不远,土坟之上爬出一只接一只厉鬼,虎视眈眈看着这头。沈不瑜丝毫不在意,她无波澜的眼看着被随意丢弃在路边的腐烂草席,有残肢断臂露了出来,她面色无异,像是打量什么物事一样扫过。
      
      这个太黑,这个又太丑。
      
      这个太瘦小,这个又太胖。
      
      她无视着周遭那吃人的视线,在无数尸体中挑挑看看。傀儡小儿尽力抬高她的衣摆,免得那些污浊气息沾上。她足足寻了一个时辰,乱葬岗的坟头踩了个遍,腐烂的寒躯散出作呕的气息。找了许久,也没寻到她想要的躯体,她眉头皱起,面露不耐。
      
      高阶修者的气息散发开来,周围恶鬼俯首称臣。终于有一个坟头鬼爬了过来,趴在沈不瑜十步之外,颤巍巍地问:“大人,您可是要找什么东西?”
      
      沈不瑜平静的目光望过去,道:“找一身体尚可的少年身躯,莫要太丑,也不能太黑。”
      
      坟头鬼伏地抖了一会,道:“大人息怒,这乱葬岗的东西,都被小鬼们啃烂了。大人在此,怕是寻不到想要的。”
      
      沈不瑜打量了他一会,觉得这坟头鬼生得还尚可,心情微微舒缓了些,“啃烂了?脸皮可还留着?”
      
      “留着是留着,可这东西,小的也不敢给您,怕污了您的眼。”
      
      沈不瑜目光平静地看着他,坟头鬼周围气息骤急,他痛苦地趴在地上,嘴里呜呼说不出话。沈不瑜目光依旧,她看着这油嘴滑舌的鬼,何时才吐真言。身后两傀儡小儿见着这一惨状,嘻嘻哈哈地笑着,童者无畏。
      
      那坟头鬼终于是受不住,忙着磕两个头。沈不瑜撤了他周围的灵压,他才缓过气来求饶道:“大人,我说我说,饶了我,饶了我。”
      
      沈不瑜不说话。
      
      坟头鬼谄媚着说:“前两天,有人扔来一修士,正好是少年,模样也不丑。”不等沈不瑜说话,那坟头鬼直直招呼来了周围几个小鬼,将一处坟土挖开,混着湿土的草席暴露在孤月之下。
      
      沈不瑜移过来眼,见着了那掀开草席底下俊俏的少年,眼中泛起些许波澜,她终于遇到一尚可的少年身躯。
      
      躲在飞鸢底下的车夫在寒风中抖了下身子,他见着远处有鬼魂飘来,吓得缩在飞鸢脚边。那飘来的鬼魂抬着一卷草席,直直往他这个方向过来。
      
      车夫吓退好几步,定睛一看,发现那飘着的鬼魂后面,跟着他家不眨眼的沈少主。只见沈少主跟着那鬼魂走到飞鸢旁边,指使着他们把草席抬上飞鸢雅厢里。
      
      车夫才上前问道:“少主,这是?”
      
      “新傀儡的材料。”沈不瑜说完,跃身上鸢,掀开那车帘子,与尸体共处一隅。那送材料来的野鬼见人上了飞鸢,赶忙弯腰一拜,四处逃散去。
      
      沈不瑜坐在车厢内,伸出手将那沾满泥土的草席掀开,那相貌英俊的少年脸色苍白,乱发遮面,沈不瑜检查一二,还好有修为傍身,这躯体并未腐坏。
      
      沈不瑜的心总算放下,她半年前于家中祖卷上看到一则关于傀儡召魂的特殊密法,但此法对于傀儡躯体要求甚高,无可奈何就一直搁置到现在。
      
      前些日子,沈家一些多嘴的闲杂人等又在她父亲耳边唠叨,说沈少主年纪不小,也应当招一良婿以解沈家血脉单薄。
      
      她父亲难得被他人说动,一直想着子孙满堂的场面,就当场把她叫去,令她一年内寻个夫婿回来,否则就要亲自为她指定良姻。
      
      沈不瑜哪会愿意,可场面之急她只好临时应下。可又越想越不甘心,离家出走什么想法都想了一遍,可这要离家出走了,她家那老头子可不是要孤享晚年了。
      
      实在琢磨不出别的方式,情急之下,她突然想起了傀儡招魂的方式,这傀儡招魂出来的傀儡可跟其他傀儡不一样,他能拥有自己的神魂意识,跟常人无异。
      
      别的人她又看不上,还是自己的傀儡看起来舒服一些。
      
      这越想着,沈不瑜就对眼前少年的样貌越来越满意。
      
      飞鸢走得极快,沈不瑜与车夫交代,让他在沈家的别庄停下。别庄与乱葬岗相距不远,车夫驱着飞鸢走了两个时辰,才到了别庄。
      
      这飞鸢刚停稳,沈不瑜就从上头跃下,身后几只傀儡小童拉开帘子将那从乱葬岗寻来的材料搬了下来。
      
      车夫站在一边,看着那草席卷着的东西,那草席卷得实在结实,车夫勉强看到那头漏出来黑色卷发,其他愣是什么也没见着。
      
      他正欲上前帮忙,忽感身后阴冷视线,他一回头,他家少主平静地看着他,薄唇微启声音冷漠:“去收拾个干净院子。”
      
      车夫勉强站着,他待那几个傀儡将草席搬下来了,才匆匆将飞鸢牵走,赶忙去跟别庄的管事通通话。
      
      这听沈少主说句话,魂都要吓没了。
      
      天光初现,别庄的管家急忙之下把那一处干净院子给收拾出来,带着十几个人把主家来的沈少主迎了进去。沈少主驱着傀儡将那东西搬进院子,丝毫不让管事带来的人接手。
      
      管事只好带着十几个人站在院子门口,看着沈少主把院门关上,脸都要笑僵了。
      
      那门一关,周围人歇了口气,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管事问车夫:“这主儿怎么想到往别庄这来了,也不提前招呼一声,这匆忙劲儿也没好好准备。”
      
      车夫伸手擦去额前细汗,“我哪知道她要过来这边,我从主家接她,上了车我才知道这是去乱葬岗,你瞧见她傀儡搬的东西没有,从那乱葬岗里出来的。”说完还比了手势。
      
      管事算是明白了,这沈少主不按常理出牌不是一回两回了,而且还凶名在外,听说主家为她的婚事可愁昏了头,家主都下令让各个支脉为她觅良婿。
      
      眼下主家催婚在即,她这会过来别庄,不是逃避又是为何,管事问:“家主可知道少主过来别庄了?”
      
      车夫摇头:“这少主只说了出门采买材料,估摸着是瞒着家主出来了,您说这要不跟主家通个信儿?”
      
      管事道:“我们多关照一二,她不跑,家主也不会多说什么。”
      
      沈不瑜当然不会跑,她琢磨的事可比逃跑有意思多了。她这院门刚关,行至里屋,将屋内桌椅尽数移开,又指使着傀儡把那草席掀开,从乾坤袋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密法拓印,各种奇珍异宝,在地上一一摆上。
      
      她将衣袖挽起,席地而坐,捞起那准备好的密法,对着上面的记载,“护灵丹,天蛛血......”
      
      她对到一半,又捞起少年的手细细打探,摸筋骨探灵脉。
      
      过了一会,她微蹙的眉松开,白皙的长指按在少年的丹田之处,即使身死,她也能感受到那曾经跃动的灵脉,她微微惊讶:“怪不得那厉鬼要将你藏在坟里。”
      
      她轻笑一声,伸手拍了拍少年的脸庞,柔声说道:“单一灵脉,天选之资,我可捡到宝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