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不宠我就得傻[穿书]》喜糖123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10-31 10:50:1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恃宠而骄的第一天 ...

  •   寂静的抢救室里一片刺目的洁白,只有冰冷的仪器发出刺耳的警报声,司杨的生命进入倒计时,死神就站在床头,似乎能看到镰刃反射出寒光。
      
      医生护士交换眼神,本该交给家属的最后时光,此时只能司杨独自安静地走过。司家远近亲属为了钱、权正打得不可开交,根本无暇顾及金钱与权力的缔造者,走到生命尽头的司杨。
      
      司杨父母早逝,痛失爱子的祖父对他格外严格,终于培养出一件完美的家族机器,不会歇息、不会抱怨,果断坚强,支撑着家族的荣耀与繁荣,一往无前走向生命的尽头。
      
      此时,司杨早已失去对□□的控制,意识抽离在半空冷眼俯瞰冰冷凉薄的人世间,他走过二十八年的荒土。
      
      他有万千财富却无法换取生命,他有人人羡慕的权利,离去时却无人在侧,陪伴他度过痛苦治疗的居然是一本又臭又长的三流耽美小说,可怜又可笑。
      
      如果有来生会怎样?像街巷里肆意撒野的少年,谈一场又酸又甜的恋爱,结交三五位损友,找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养一条乖巧听话的大狗,买一间朝阳的小房子……寥寥此生虚度,再好不过。
      
      “呲——”心电图拉成一条直线,再见了世界,愿再也不见!
      
      司杨感觉自己化做一朵浮云,轻飘飘被吹向远方,逐渐散去……突然空气陡然加力,如从空中直坠,瞬间灵魂仿佛被打入一个罐子嗡嗡作响。
      
      他有一丝错觉,似乎听到心脏慌慌乱跳,颈动脉呼呼作响,恍惚中肢端感觉回归,手脚麻木僵直,毛孔扩张浑身汗水淋漓。
      
      司杨犹豫很久慢慢睁开眼,如临万丈深渊!脚下甲虫似的汽车往来如织,车灯、路灯、射灯连成一片,晃得人头晕眼花。
      
      从天而降的灵魂虚弱得像一团棉花,塞在麻木的脑仁儿里做不出一丁点反应,司杨望着高楼窗外虚软的手臂一滑,纸片儿似的小身板在窗台上晃了晃,似乎下一秒就会投入深渊的怀抱。
      
      “羡羡!你先下来好吗?”焦急又强装镇定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
      
      司杨顶着直冒泡的脑袋缓缓侧身,“线……什么线?”
      
      男人见他稍有反应悄悄上前两步,“羡羡乖,我不生你的气了,我们先回家好吗?”
      
      四肢慢慢回暖,司杨感觉眼睛火辣辣的疼,眼泪不受控制像开闸泄洪般涌出,他抹把脸脚下又是一踉跄。
      
      “裴羡!”西装革履的英俊男人惊呼,“我答应你,我不会把你送给谷涵!你永远都会待在我身边,快下来好吗?”
      
      “啊???”意识逐渐回笼,但灵魂和身体都很虚弱的司杨,连懵逼的表情都没力气做出。
      
      但他反应过来,现在站在二十多层高楼的窗户边,随时都有坠楼风险必须马上离开,可是僵硬麻木的手脚几乎做不出大幅度动作。
      
      “我是谁?这是哪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惊恐意外之下司杨晕晕乎乎在心底发问,慢慢蹲下来侧身扒住窗户,以免坠落。
      
      没人解释发生了什么,因为很快走廊里传来更大的骚动,十来个黑衣保镖一拥而上,在拥挤的走廊里破开一条道,一位长相帅气逼人,面色却桀骜阴戾的男人,迈着坚定的步伐缓缓走到前边。
      
      “谷……谷叔?”周凯惨白的脸色更添几分尴尬。
      
      谷涵气定神闲看着他,丝毫不管窗台上要死要活的裴羡,“哟,大侄子可真够孝顺啊,我一句话你就把人逼到窗台上了?”
      
      谷涵是老来子,父母和周凯爷爷奶奶是一辈儿,妈妈又跟周家老太太有些表亲关系,虽说两家来往不密,但套近乎周凯也得叫声谷小叔叔。
      
      周凯少年得志继承家业,但业绩平平,家中兄弟又如狼似虎。最近谷涵拿到市区核心大地王项目,周凯借着一表三千里的关系厚脸皮套瓷,试图混个联合开发名额。
      
      两个纨绔公子哥儿闲聊风月时,谷涵无聊,夸了句裴羡长得好,侧面猛一瞧很像肖玉航。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周凯知道谷涵少年时就追过肖玉航,单恋十几年没完没了,急于求成的他动了小心思,回家就想把裴羡送给谷涵当礼物。
      
      “谷、谷、谷叔,不是……你别……”一肚子龌龊被戳破,周凯欺骗裴羡是被强迫的戏码这回彻底演不下去了。
      
      谷涵鲨鱼似的呲牙冷笑,这才慢悠悠转身对上瑟瑟发抖的裴羡,漂亮是真漂亮但柔柔弱弱、瘦了吧唧的,还是只毛都没长齐的小鹌鹑,周凯也不怕咯着牙?真没劲儿!
      
      “关爱反派智商系统”此时发出橙色告警:
      
      【系统电池“裴羡”已就位,排除高空坠落风险,宿主请使用正确方式尽快插/入电池。】
      
      “啧,真麻烦啊!”谷涵腹诽,长眉蹙起毫无在意走向前去。
      
      “谷涵!你是想逼死他吗?”周凯憋得脸红脖子粗怒吼一声。
      
      谷涵走到离裴羡三步远才停下来,从牙缝里凉凉飘出一句话,“周凯,别不要脸,他怎么挂在这儿的你心里边儿不明白?”
      
      走廊里鸦雀无声,周围的空气失去流动,仿佛凝结在一起。
      
      在一片窒息中大脑低速运转的司杨彻底明白,他穿越了!穿进床头那本三流裹脚布耽美小说,成了开篇即挂的小炮灰裴羡。
      
      书中十九岁的裴羡以为只要乖乖抱紧周公子的大腿,就能乌鸦变凤凰,哪知有钱人只当他是一盘儿小点心,该送人时眼睛都不眨一下。
      
      他连哭带闹甚至谎称怀孕,都无法打动心如铁石的周凯,最终拿出杀手锏在医院闹自杀试图逼婚,却没想失足跌落,真摔成了个“宁死不屈”。
      
      而之后的情节逻辑离家出走,周凯无视自己逼良为娼的不要脸的行径,强行将逼死裴羡的黑锅牢牢扣在谷涵头上,倒霉透顶的谷小叔叔被烙上反派BOSS标签,在周凯刺瞎人眼的男主光环围绕下,被花样吊打不得善终。
      
      整个故事情节如脱肛的野狗,看得人满地找头,司杨回味着书中奇葩风味,陷入深深的沉思。
      
      “关爱反派智商系统”持续发出红色告警:
      
      【请宿主快速插/入电池,否则您的智商在男主“降智光环”干扰下,将不负责任,迅速降低。】
      
      谷涵扶额,被系统催促着开口,“小崽子,今天的事儿你都看明白了?我,谷涵,比我大侄子更有钱、更帅、公司更大,并且通情达理、好聚好散,要不要试试?”
      
      “另外……”他指了指一旁脸色青红交错的周少爷,“你跟着他得管我叫叔,你跟着我他得叫你一声叔叔。”
      
      周凯被人踩着脸在地上摩擦,突然迸发血性,冲上来大吼,“羡羡不要听他胡说八道!快跟我回家!”
      
      “……”司杨平生第一次想爆粗口,一个黑化主角,一个弱智反派,落地就他妈遇到送命题!
      
      等等……这里好像跟原著不同,弱智谷涵为什么会在现场?不过这个弱智反派致死痴迷肖玉航,对谁都爱答不理的,而且他看起来只是想玩玩气死周凯?那再好不过。总比丧心病狂、心理扭曲的男主好糊弄,容易脱身。
      
      费劲维持大脑运转的司杨抬起头,惨白的小脸毫无表情,细如蚊吟吐出三个字:“三千万……”
      
      谷涵秒懂,“成交!放心,你和你肚子里的崽我都要了!”
      
      他早就知道裴羡是撒谎怀孕,故意恶心周凯。
      
      “裴羡!为了钱你居然自甘堕落!”原地变成一抹荧光绿的周大少破口大骂。
      
      裴羡抓着窗边颤颤巍巍站起来,声音虚弱、面色平静,“搞笑……说得我好像只图你下边儿二两肉似的。”
      
      “哈哈哈!”谷涵大笑鼓掌,小崽子说话还挺有意思的。
      
      裴羡的眼神慢悠悠转到他身上,哼,白痴笑起来还挺好看,“你过来,抱我下去。”
      
      谷涵:“……”
      
      这世上能命令谷boss的人还没出生,看在“人形电池”的份上,谷涵决定暂时原谅他。
      
      他走到窗台边,无视小鹌鹑要抱抱的可爱动作,长臂圈住裴羡细瘦的小腰往肩膀上一抬,像扛面口袋似的直接扛走。
      
      裴羡:“……”
      
      裴小鹌鹑大头朝下被颠得头晕眼花,险些再晕过去。
      
      “关爱反派智商系统”继续发出红色告警:
      
      【电池插/入方式错误,无法充电!电池插/入方式错误,无法充电!】
      
      “这他娘的还有标准方式?不是接触就能充电吗?”谷涵停下脚步,把肩膀上的裴羡放下来小心翼翼搂在胸口,愣了愣又竖着把人抱起。
      
      【电池插/入方式错误,无法充电!电池插/入方式错误,无法充电!】
      
      系统警告依旧。
      
      谷涵只好再次放下软成面条的裴羡,烦躁地挠了挠头,沉思一阵,突然一个公主抱将裴羡牢牢困在胸前。
      
      【电池已正确插入,临时系统进入充电状态,请保持连接。】
      
      “真矫情啊,非得这样儿抱着?”谷涵长呼口气打横抱着裴羡,像抢婚的活土匪一样,身后跟着黑衣保镖,大摇大摆、扬长而去。
      
      裴羡空降的灵魂本就虚弱不堪,被三颠四晃搞得眼冒金星,死死揪住他的领子缩在坚实温暖的胸口,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悄无声息睡着了。
      
      走廊里只留下绿到发光发亮发热的周凯,原地跳脚、大声诅咒,“裴羡!我告诉你,你会后悔的!后悔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接档预收见作者专栏跪求各位大大收藏m(_ _)m
    11月初开新文《我的鱼尾巴藏不住啦!》依旧是沙雕放飞小甜饼,跪求收藏!
    人鱼苏卡在一次实验中,穿越至地球,成了群嘲花瓶小明星。
    不食人间烟火的美鱼鱼一睁眼,就面对原主婚前出轨,惨遭豪门退婚的可怕丑闻!
    更可怕的是……
    他有一个秘密,每当夜幕降临,他会变成一只可爱的人鱼玩偶,
    被白日里阴沉古怪的资本阎罗迟渡,细心呵护,温柔对待。
    直到他发现,这位大爷头上的呼伦贝尔大草原,是自己亲手种的!
    苏卡QAQ:要死!要死!要出鱼命啦!
    迟渡,性格阴晴不定,没人敢碰的钻石王老五。
    他有一个秘密,每当夜幕降临,他的人鱼玩偶就活了!
    他的小鱼鱼要多可爱有多可爱,有一只漂亮的珠光色大鱼尾巴。
    迟大爷兢兢业业养鱼鱼,袖珍奢侈名品定制起来毫不手软。
    迟渡=_=:就是……这只鱼怎么看着有点眼熟?
    直到有一天,只有两百岁的苏卡发现,他跑步进入了成熟期!!
    他疯狂地想生鱼崽子!!
    走投无路的苏卡,偷偷潜入酒店……
    苏卡QAQ:呐呐,迟先生,要不要看看我的大花尾巴啊?
    迟渡=_=#:来人,拖出去!
    苏卡QAQ:……
    乐观开朗·戏精跳跳糖·大甜甜美鱼鱼受VS阴沉严肃·少女审美·闷骚宠鱼狂魔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