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动画制作人[重生]》谈初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4-25 18: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牧宿星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工作细胞》漫画的篇幅并不长,很快他就将漫画看完了。出于好奇,也由于刚刚看完《工作细胞》后的一种欲罢不能的心理,加上系统商城中的资源虽然不能使用,却能提供在线观看的功能,于是当天晚上躺在床上时,牧宿星一个没忍住,又点开了另一本名为《我的英雄学院》的漫画。
      
      然后他一不小心就……通宵了_(:3J∠)_
      
      结果通宵也没能看完。
      
      怀着满腔的不情愿,牧宿星勉强从被子里爬出来,拿起边上的手机,迷迷糊糊的接通了电话:“喂?大清早的,谁啊?”声音微微咬字不清,却透着一股淡淡的凶意,大有一副不给我一个交代,就给你好看的架势。
      
      电话那头静默了一秒,很快,一个沉稳冷静的男声便响了起来:“你又熬夜了。”声音平缓,语气笃定。
      
      牧宿星身子一僵,手上一个脱力,顿时手机就砸在了脸上,疼得他忍不住嘶了一声。
      
      在因为通宵而导致混乱迟钝的大脑反应过来之前,身体已然本能的做出了行动——牧宿星拿起砸在脸上的手机,同时一下子坐了起来,还保持了一个端端正正的规矩坐姿,即使电话另一端的男人根本看不见。
      
      做完这一切后,牧宿星这才拿近了手机:“……声哥。”声音不觉自放乖放软,一听就知道出自一个乖巧听话的好孩子。
      
      就差股奶味了。
      
      然而电话那头的男人显然并不吃这套,并且十分准确的切到了重心:“昨晚几点睡的?”
      
      耳旁的声音仍透着牧宿星熟悉的一本正经,似含着淡淡的不悦与责怪意味,可那话中的关怀却是做不得假的。
      
      再次听到这样久违的关怀,牧宿星只觉心里的某个角落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如冰雪般融化了一般,紧跟着便不受控制的涌起一阵淡淡的酸楚,嘴上却是老老实实的:“……我错了。”声音也不自觉沙哑起来。
      
      对于前世的牧宿星来说,主动疏远秦声,是他曾经做过唯一的,也是最后悔的事情。
      
      学校里,所有人谈起牧宿星,都是说他家世出众,仿佛只要他想,随时可以依靠家里的资产,开十个八个动画公司一样。
      
      只有牧宿星知道,自己的情况究竟有多尴尬。
      
      牧父虽然是做网络游戏起家,后来更是一手创建了名为腾空娱乐的游戏制作公司,可实际上,真正将腾空娱乐从星宁市一家小小的游戏外包公司,变成如今世界范围内的顶级游戏公司的,却是秦声。
      
      牧宿星第一次见到秦声的时候,还不到六岁,那时候的秦声也不过十五岁出头,他父母早逝,本是独自一人依靠政府的救济房生活,在他无意中替牧父解决了工作上的一个重大难题后,牧父怜惜他的才华,于是资助他读书。
      
      秦声年纪虽小,却是少年老成,他待人办事皆是细心妥帖,更是个知恩图报的,毕业后硬生生拒绝了好几家知名公司的offer,在腾空娱乐工作的五年里,令这个原本的小作坊达成了质的飞跃。
      
      这么近十年的相处,一去二来,牧父牧母早已将秦声当做了自家半个儿子。
      
      再后来,因为实在对秦声喜欢得紧,加上秦声本人似乎都没有什么反对的意思,牧父牧母便口头上给两人订下了婚约。
      
      直到牧父牧母意外去世。
      
      父母去世的那一年,牧宿星才刚刚十七岁出头,彼时的牧宿星骄傲敏感,父母的意外身亡、学校里同学异样的眼光,都令他本能的将自己蜷缩起来,他会努力的去做好一切事情,只因他清楚的明白,只有自己才能成为自己的依靠。
      
      外人都说他运气好,动画与游戏乍一看似乎是两个行业,可实际上却有很多相通之处,在他们看来,牧宿星哪怕不努力,有这么个未婚夫在,毕业后也能随随便便进入腾空娱乐这样的大公司,不必像普通人一样,为了找一份合适的工作而四处奔波。
      
      没有人知道牧宿星心里的尴尬。
      
      腾空娱乐属于牧家不假,可将其发展成如今这样庞然大物的,却是秦声。两人也的确有过婚约不错,可那毕竟是牧父牧母生前的口头约定,严格来说,其实是做不得数的。
      
      牧宿星很清楚,以秦声的性格,如果他真的提出想要几百几千万来开个动画公司,后者大概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予取予求——可牧宿星怎么可能会真的去开这个口?
      
      在牧宿星看来,没有秦声,根本就不会有如今的腾空娱乐,至于当年的婚约,秦声之所以不拒绝,多半也是出于对牧父牧母的报恩心理,况且距离当初定下婚约,也过了近五年,谁知道秦声有没有自己喜欢的人?
      
      抱着这样微妙又复杂的心理,加上大一刚入学时的捐楼风波,前世的牧宿星最终选择了主动疏远避开秦声,两人唯一的联系,便也只剩下牧宿星从父母那里继承来的腾空娱乐的股份。
      
      他声音里的变化不算明显,可秦声显然并没有错过这个,大概顾及到牧宿星的自尊心,秦声没问,却也没有在上一个话题上过多的纠葛,转而道:“下周我要出差,周末有时间的话,一起吃个饭?”
      
      牧宿星也没指望能瞒过对方,这会儿也的确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对方,便只是低声应道:“好。”
      
      *
      
      约定的餐厅就在星宁艺术大学附近。
      
      前世的工作令牧宿星养成了提前到场的习惯,他自以为来得已经算早了,却不想待服务员领他走向事先预约的餐桌时,秦声已经坐在了那里。
      
      男人穿着考究的灰色西装,这会儿正随意的翻着一份报纸,搭在灰色报刊边缘的右手骨节分明,气质说是温和,大概更偏向冷静。注意到牧宿星的目光,他再抬眸望来时,嘴角便多了点若有若无的笑意。
      
      牧宿星心下一定,故作镇定的坐下来,分外乖巧的喊他:“声哥。”
      
      秦声微微点头,递来菜单:“想吃什么,看着点。”
      
      牧宿星也没跟他客气,伸手正要接过菜单,无意中碰到了对方的手腕,正不自然的要移开,却被秦声反手握住了,触电般酥麻的感觉立时从两人相握的掌心一直传达到了大脑,牧宿星微微愣神的功夫,后者却就着这个姿势盯着他看,皱了皱眉:“眼睛都有红丝了,又没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牧宿星不自然的轻咳一声,无端有点心虚。
      
      前世,两人之间的关系,说是未婚夫夫,可秦声于他,实则更像半个监护人,尤其在父母出了意外后,他平日里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几乎都是秦声经手在管。
      
      做动画这一行的,多半都喜欢熬夜,牧宿星也不例外。
      
      前世他还没主动疏远对方时,没少因为通宵的事儿挨训,偶尔牧宿星歇在他那儿的时候,必须早睡早起、规规矩矩的一日三餐不说,有时牧宿星宅得久了,或是窝在被子里不想动,还会被秦声从被子里拉起来一起晨练。
      
      即使是后来牧宿星主动疏远了,秦声表面上遵从他的意愿,似乎也不再管他了,可实际上,一直到后来,牧宿星才知道,他相比其他人顺利太多的职场生涯,也没少有秦声在背地里帮忙。
      
      如今重来一回,牧宿星只觉当年的自己幼稚得可笑。
      
      他只想着父母逝世后,两人关系尴尬,不愿让自己处于需要向对方求助的弱势地位,却没有想过,无论两人当初的婚约是否作数,可秦声对他如长兄父亲般的关怀和照料却是真的。
      
      难道就因为当年的婚约不作数了,就连兄长也不要了不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