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他黑化了》青木源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8-05 21:12:3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禁地 ...

  •   明苑靠在墙壁上。
      
      她到现在依然是那副刚刚起来的模样,长发凌乱,衣衫不整。但是她没有半点收拾自己的想法。
      
      在这寒潭之下,不辨日夜,她困了就睡,睡醒之后就坐着。这间密室里,当真是铜墙铁壁。
      
      别说她现在这样,就算是她鼎盛之时,也未必能出的去。
      
      她看了一眼,手里的通天镜。
      
      通天镜号为通天,可以观看到万里之外的事物,
      
      所以她在密室内,通过通天镜可看到外面的场面,
      曾经一段时日,她就是靠着这个来看齐霁如何在师门里水深火热,打发时光并且制定下一步的计划。
      
      只不过她现在力量微末,输入的灵力,只够她看到寒潭周边。再宽一点,不可能了。
      
      她百无聊赖的拨弄着,手里的镜子,镜子里豁然出现了几个年少弟子的脸,那几个弟子看起来才七八岁大,应该是刚刚入门的小弟子,小弟子们鬼鬼祟祟,往禁地的范围内靠。
      
      玄午山不收成年弟子以及在山下学艺过的弟子。成年弟子,根骨已成,不管再如何勤修苦练,也不过那样而已。而在山下学艺过的,沾染了外面的习气,三教九流,什么都有,道心不复纯净。
      
      只收小孩有收小孩的坏处,例如明苑现在就拿着看死人的眼神盯着那几个小弟子。
      
      这个地方万年寒气不化,别说这么几个小东西,就算是那些颇有修为的人,若是沾惹到这里寒气,很快就会经脉凝冰,到时候就算及时被拉出来,也会因为经脉手损,到时候不死也是个废人了。
      
      她好整以暇的盯着镜子里的那几个身影,看着他们如何躲开执法堂的巡逻弟子。径直往这里而来。
      
      正当这几个年幼弟子径直过来的时候,原本空荡无一物的空气骤然荡起波纹,被阻挡在外。
      
      那几个弟子顿时被结界重重弹回地上,呲牙咧嘴一抬头。
      
      就看到站在结界前的白衣男人,男子玉冠白衣,眉目远山青黛,秋水为神玉为骨。
      
      他双手背在背后,低头看着地上狼狈爬起来的年幼弟子,目光冷冷,不发一言。
      
      “阁主!”
      
      执法堂的巡视弟子闻讯赶来,就见着男人站在那里。
      
      “带下去,门派禁地,没有命令,闲杂人等不得进入。”男人开口,声音冷硬。
      
      明苑看着镜子里的男人,吃吃笑起来。她把灵力一收,顿时通天镜里的景象消失,变成了普通的妆镜。
      
      她又靠在墙上,心里数到五十下的时候,终于她听到了脚步声。
      
      明苑懒懒的,一股淡雅的龙脑香袭来。
      
      她微微转头过来,望着已经到面前的齐霁。
      
      “麟台阁阁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明苑媚声道。
      
      齐霁垂首看她,魔门妖女,就算是沦为阶下囚,也没有半点慌乱,魔门弟子不管男女,都是容貌妖冶之辈。而眼前的这个,正是五十年前,谷中弟子,最出类拔萃的一个。
      
      她此刻半仰着头,披头散发,衣衫不整。
      
      他伸手出去,指尖在触碰到她的时候,被她娇笑一声,侧首避开。
      
      “不怕我这妖女,脏了你这阁主的手?”
      
      齐霁手掌直接握住她的下巴,一把将她的脸扬起来。
      
      他俊美无俦的脸上,没有半点被惹怒的模样,甚至手指还在她下巴上,轻轻摩挲。
      
      这让明苑甚是觉得无聊,她一抬头,却没有挣脱他的手指。
      
      明苑坐在那里,看着齐霁亲自给她梳妆打扮。
      
      镜子里,两人身影成双。她被齐霁打理的很妥当,长发被梳理好,被梳成了未出嫁女子的发髻。
      
      齐霁伸手在袖子里,摸出一支青玉簪,别在她的发髻里。
      
      镜子里的女子,发髻恰到好处的垂在耳边,眉眼依然美艳,不过因为温婉的打扮,少了几分咄咄逼人的戾气。
      
      齐霁端详了下,嘴角弯了弯。
      
      明苑看到他嘴角的笑,“说起来,好像快要到你师父道源真人的忌日了吧?”
      
      “不知道你师父每年都要看到,你这个杀了他的孽障,在他灵位面前晃悠,是不是得气活了?”
      
      齐霁的手顺着她发髻上的青玉簪下去,脸上没有半点波澜,“我如此,难道不是如了你的愿?”
      
      明苑一双眼睛盯在镜子上,他脸上别说恼羞成怒,就连半点波澜都没有。
      
      她心里顿时生出一丝希望,问系统,‘这样够黑化了没有?’
      
      ‘数值尚未达到要求,宿主仍需努力’
      
      脑子里冰冷的电子音响起来。
      
      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一切都从她遭遇了一场车祸开始。她深夜里,回家的时候,被酒后驾驶的车,当场撞飞了。
      
      ‘你想活下去吗?’
      
      失去意识之前,她脑子里冒出来的声音道。
      
      等到再醒来,已经被丢到了深山野林,而且还变成了一个小孩子。她的任务,就是要把一个叫做齐霁的人,给逼黑化。
      
      她后来是被魔门的人给捡了回去,十几年下来,她一边努力求生,一边到处找齐霁这个人。
      
      系统给的范围很模糊,只是告诉她大致是个什么人,然后年岁特征之类的,其余的,一分都没有!
      
      等她找到齐霁的时候,正好是魔道和正道弟子的一次对决。
      
      面目俊逸出众的少年,手持长剑,站在前面,冷冷的注视面前的魔门众人。眼里冰冷,看不到半点温度,只有对邪门歪道的无情。
      
      系统提示,目标已经出现。
      明苑看着站在玄午山首席大弟子身后的少年,心里就骂了一声操。掰歪对象一见面,就是一场大战。
      
      齐霁是玄午山里最有天赋的弟子,年纪轻轻,但是修为已经在一众弟子之上,明苑听过这个名字,但是系统没有提示,发音相同的名字又那么多,她也暂时没有往心里去。
      
      这一战,她差点没在齐霁手里翻车,明苑的伤养了几个月才好,然后她就开始千方百计的靠近他,作为魔门弟子,明苑见过的阴私黑暗多得是。把一个纯白的玄午山弟子,拉下深渊,沾上污泥,这简直让她获得无尽的满足。
      
      她用尽各种手段,挑拨他和师门之间的关系,甚至让他陷入好几次危险中,有一次险些没了性命,明苑出手救了一把。
      
      倒不是因为她良善,她原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到了后面,更是歪到极致了。只不过若是人死了,任务失败,她连回去的机会都没有。
      
      五十年前,她故意在魔门和齐霁师父道源真人之间穿针引线,让道源真人借助魔门的力量,来消灭那些压在自己头上的几代门派长老。
      
      那一天,正好玄午山为了讨伐魔道,正道修真门派集聚于玄风顶。那日原本不该是和道源真人商议好的日子,但魔道却挑在正道云集的时候下手。
      
      魔尊的意思是,趁此机会,将痴心妄想的道源真人,还有那些其他的正道一起都杀了。她混在里头,是想怎么看着齐霁黑化。
      
      那时候的齐霁,日子已经很不好过了。他不是道源真人的大弟子,但本人资质却上佳,道源并不是什么好师父,心里生怕这个徒弟有朝一日会超过自己,而他的大弟子,更是对这个师弟恨的厉害。
      
      当时的齐霁在师门,早已经不复当初的天之骄子,处境艰难至极。
      
      她看着他默默隐忍,看他受尽同门师的欺凌,甚至尊严都被人踩在脚下。心里雀跃不已。待到忍无可忍的时候,就是他黑化的终极。
      
      那时候道源早就和魔门打过招呼,不想留这个弟子,要借他们的手把这个最后可能修为上超越自己的弟子给除掉。
      
      她打算到时候,把人偷偷救下来,毕竟要是人死了,她的任务就算是失败。
      
      那一日,玄风顶上正道云集,魔门突然杀到,正道众人皆是戳手不及,仓促应战。
      
      她心里记着齐霁,径直往道源真人那里而去。
      
      她杀了从背后偷袭齐霁的魔门中人,但是自己却被道源一掌打倒在地,还没等她爬起来,再接下道源下一招杀招。
      
      那一掌就见到道源倒下了,杀了他的,就是他之前一心想要除掉的弟子齐霁。
      
      明苑眼睁睁看着齐霁大开杀戒,这片山头,早已经战成了一片。魔门正道,谁还分得清?
      
      魔门势必要将正道精锐斩杀殆尽,那一场血战,正道损失惨重,而齐霁一战成名。
      
      明苑那一战之后,经脉废了,被齐霁救回一条命,困在这禁地寒潭之底。
      
      没人来救她。她看到的,只能是齐霁一个人。她喝的每一口水,吃的每一口饭食,都是他亲手送来,再亲手喂到她的嘴里。
      
      甚至沐浴更衣这样的事,都是他亲力亲为。
      
      一开始明苑以为他要折磨她,谁知,五十年下来日日如一日,她也不明白齐霁到底想要干什么了。
      
      “为何不杀了我?”
      
      明苑斜挑眉梢,言带诱惑,“我如今和废人没有任何区别,又被你关在这里,不见天日。”
      
      她回身过去,仔细的盯紧他,“要不你杀了我吧,也算是报了当初的折辱之仇。”
      
      她当初为了逼他黑化,没少干招人恨的事,甚至还一度把他心头上的姑娘,给另外一个男弟子凑到一块,还给人用了催情香。等两人天雷勾地火,她故意引他去看成人现场。
      
      其他的,更是不胜枚举。
      
      明苑到现在都想不通,他怎么到现在都不杀她。
      
      齐霁垂下眼来,他白衣如雪,衣襟上,银色丝线绣成云纹,清贵而高洁。
      
      齐霁听到她问,眼里露出些许趣味,指尖在她的发丝上落下,而后落到了她的太阳穴上。
      
      他浑身冰凉,若不是她能察觉到他的心跳,恐怕她都不会觉得,这样的体温会是个活人。
      
      齐霁的手指虚虚的点在她的要害处,只要他指尖再用点力,就能要了她的性命。
      
      明苑看到铜镜里映照出来的,男人面孔。齐霁着实有一张好样貌,剑眉星目,微笑的时候,着实无害。不过此刻,看着那张脸上,尤其是黝黑的眼里,翻滚着她陌生而不知的情绪。
      
      “想让我杀了你,为何?”齐霁不答反问,他侧首过去,鼻尖从她的脸颊上滑过。
      
      他说话涌出的气,吹进她的耳洞,引得一阵轻颤。
      
      明苑唇齿微张,她发现自己现在,越来越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了。
      
      她回首,却被身后的男人一把夺走了呼吸。
      
      他温柔的辗转,过了好会,他终于抬头,眉眼含笑,“我舍不得。”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
    男主开头已黑化……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