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逼我用爱感化人渣BOSS[穿书]》雨夜沉眠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4-17 15:36: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急!男主是基佬!怎么办? ...

  •   江遥刚刚着实伤的不轻,萧墨行那一掌可是完全没留情。
      
      他把之前还剩下的一些‘乌蜇’也拿去煎了药,看着自己又变回个位数的人品值一阵惆怅。
      
      他得为了三日后仙剑大会早做准备,第一是想办法把萧云烟弄到手,第二是尽可能快的增加人品值。
      
      江遥把药喝了后感觉有些困乏,经过这一堆烂摊子一样的事儿他有种身心俱疲的感觉,本想躺在床上小憩片刻的,可是实在太困,眼皮越来越重最后死死睡了过去。
      
      等他在醒来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他胸口处的伤已经减轻了很多,不过还有点闷闷的。
      
      这系统给的东西倒是好东西,最便宜的草药效果都如此之快,那如果是高阶丹药可能真的能达到活死人肉白骨的程度吧。
      
      江遥起身,他准备在喝一碗药,萧墨行也不知道怎么样了,看来要感化他不是件容易的事。
      
      想到这儿江遥不竟深深叹了口气,可是能怎么办呢,不达到功德圆满那就别想回去,而且他也不想做人棍!
      
      思及此江遥脚下拐了个弯儿向客栈楼下走去,客栈里已经没什么人了,只剩个掌柜的站在柜台后昏昏欲睡。
      
      江遥走过去敲敲桌面问道:“掌柜的,你可知无极城主住那间房?”江遥无意间听到之前求医的那个女子说过,为了方便他治疗,萧墨行也在客栈住下了。
      
      掌柜的打了个哈欠抬眼撇了江遥一眼说:“不知道。”
      
      这种时候电视剧里都是怎么演的?只要拿出银子,不管是掌柜还是小二都会立马开口。
      
      江遥来到这个世界还没时间找过自己钱带放在什么地方,不过电视剧里一般都是放在腰间或是袖子里的。
      
      他摸摸腰带束缚的地方,果然有个鼓鼓囊囊的东西,抽出来一看,除了钱袋还有一块碎玉。
      
      那块玉质地温润,上面雕刻着古朴的花纹,看起来像某种文字,断裂面整齐,中间有些弧度,完好时应该是个圆环的样子,突起的花纹上非常光滑,可以看出它应该常年被人放在手间把玩。
      
      玉碎了就都不值钱了,江遥不知道江染把这快碎玉带在身上做什么,他随手把这快碎玉放到柜台上,伸手从钱袋里拿出一两银子抛了抛装模作样的又问了一遍。
      
      那掌柜开始还漫不经心的,看见江遥手中银子顿时精神一震,立马换了个谄媚的笑脸说道:“知道、知道,在二楼左转第一间。”
      
      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他继续问道:“那你知不知道严景宵严少侠住哪一间?”
      
      严景宵在的地方萧云烟一定在,只要打听到严景宵的房间过去守株待兔就行。
      
      本以为一两银子已经够了,没想到那掌柜的却是个贪财的。
      
      笑眯眯的搓了搓手指,江遥脸瞬间黑了下来,他的钱他都还没舍得花呢,这逼到想在公鸡身上拔毛。
      
      不过为了人身安全,该给的还是的给,他又递了一两银子过去,那掌柜的脸都笑开了花,语气十分狗腿的说:“就在二楼右转第一间。”
      
      听见掌柜的话江遥心里咯噔一下,二楼右转第一间?那不是自己的房间吗?
      
      不过转念又想这无极城已经人满为患,江染和严景宵关系本就十分要好,大概是四处客栈都住满了,不得不将就一下吧,在说两个大男人住一起也没什么。
      
      得道自己想要的信息江遥转身便向厨房走去,掌柜的看着柜台上那块孤零零的碎玉张口叫道:“客官,你东西忘了。”
      
      只是沉浸在思考里的江遥并没听见,掌柜的叫了几声,江遥也没反应,他便把那碎玉收了下来打算明天在还给江染。
      
      江遥把煎好的药自己先喝了一碗,又随手做了几个小菜,把它们在托盘里一一摆放好后拿着这些东西向萧墨行的房间走去。
      
      走到门口时里面还亮着灯,一个端坐的人影倒印在门上。
      
      江遥刚到的时候萧墨行就已经察觉了,只是他现在正在打坐调息,身上的伤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现在几乎已经好了。
      
      但他不打算出声,这个江染处处都透着古怪,他到要看看这人到自己这儿来是要做什么。
      
      站在门外的江遥现在也十分纠结,东西已经做好了,到底是敲门进去还是放在门外?
      
      这是个问题,纠结再三,江遥还是决定放在门口好了,太急功近利可不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嘛。
      
      江遥把手里的东西放在萧墨行门口敲了敲门,看见印在门上的影子有了动静他才离开。
      
      他走的很慢,东西是自己送的,自然要让收东西的人知道,江遥把握着时间,当萧墨行刚开门时恰好能看见他进房间的背影。
      
      其实不用江遥做这些萧墨行也知道是他,萧墨行低头看着地上摆放的整整齐齐的托盘凝眉思索,这个江染到底所图是何?
      
      今天自己还把他打伤了,这人到好,还上赶着给自己又是送药又是做饭的。
      
      江遥知道萧墨行看见了,这就是他要的效果,他就不信自己一个新世界人类还搞不定一个古人。
      
      回房关上门,还不待他看清房内情况,一个人影就朝他压了过来,江遥本能的想跑,却突然被人从后拥进了一个温暖的怀里。
      
      江遥愣了片刻,挣扎起来,抱着他的人却突然在他耳边开口了:“江染,还在生气?”
      
      江遥立刻辨别出了声音的主人,是严景宵!再看看环在自己腰间的手,他此刻内心犹如吞了一只蟑螂般难受,现在是个什么情况?这又是什么神展开?
      
      稳了稳心神,江遥开口说道:“你先放开,我没生气。”
      
      严景宵伏在江遥耳边轻笑:“看你这么别扭,还说没生气,好了,你知道萧云烟是什么脾气,现在还不是和她撕破脸的时候,你在忍忍,让我看看我家江染都被气成什么样了。”
      
      严景宵一边说一边两手把着江遥的肩把他转了过来,两手滑到他脸颊旁捧起他的脸,一脸温柔。
      
      这这这、这算怎么回事?江遥整个人不禁菊花一紧,身上霎时起满了鸡皮疙瘩,看这情况,严景宵该不会是个死基佬吧?
      
      Gay的对象还是自己?OMG,要死、要死!而且你让爹忍,我忍你/吗啊,这怎么忍啊?要菊花残的啊,坑爹作者,劳资和你没完!
      
      如果严景宵真是个基佬,那这能忍吗?看严景宵这个身板也不像是能被自己压的,到时候还不是自己屁股开花....
      
      江遥越想越觉得菊花痛,得想个办法才行,现在先和严景宵虚以委蛇一番,不能立马撕破脸。
      
      打定主意,江遥立马堆上一张笑脸,拿下严景宵的手说:“景宵,我真没生气了,我不会和小丫头一般见识的。”
      
      严景宵听见江染然的话有些意外的挑眉:“你刚刚叫我什么?”
      
      “景宵呀,怎么了?”江遥有些纳闷,他刚说的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你不生气就好,来。”严景宵没在多问,他拉过江染的手把人带到床边坐下。
      
      此时江遥只想把严景宵那双狗爪子给砍了,妈/的,你手往哪儿摸呢?呜呜呜,劳资可还是纯情小处男,妈妈我想回家,这里太可怕啦。
      
      渣小渣像是听见他的心声突然冒了出来义正言辞的说:【未完成改造,绑定角色不能回家,也不能找妈妈!】
      
      阿呸,江遥在心里啐了一口,想想都不行?想想都不可以?傻/叉系统,总有一天劳资要把你给拆了!
      
      【渣小渣:警告!检测到绑定角色对系统有辱骂行为,人品值增幅下降百分之20为期两天】
      
      江遥:........,我错了QAQ,对不起系统爸爸QAQ。
      
      江遥醉了,他再也不敢在脑海里骂系统了,没有太坑只有最坑,有木有!
      
      严景宵看江遥脸色有些难看,以为他还在生气,不禁开口解释道:“怎么了?受伤吃药了没?还痛吗?今天不是我不想管你,你也知道我们两什么身份,同为男子,不会被世人所融,今天在场的都是些世家高人,打伤你的又是无极城主,他在江湖上颇有盛名,我如果为你与他交恶,难免会落人口舌,若是被有心人发现我们两的关系,我到还好,背后还有我爹,你怎么办?何况萧云烟是萧墨行的心头肉,现在还需忍耐,等将来扳倒了云霄宫,我一定帮你出这口恶气!”
      
      江遥面上敷衍的点头应到,其实内心苍凉如狗,谁他么的想和你发生关系啊Orz(人跪倒在地的动作),反派爸爸快带我走,这里太可怕了。
      
      严景宵看江遥点头,终于脸色缓了缓,他从衣襟里掏出一包东西递给江遥说:“看,我给你买了云片糕,你不是喜欢吃吗,尝尝。”
      
      江遥有气无力的抬手拿起一片,这种一看就甜甜腻腻的东西谁会喜欢啊?不过等他把东西送进嘴里时立马被打脸了,甜而不腻,香气四溢,别说还真的好吃。
      
      吃完江遥又伸手拿了一块,严景宵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他。
      
      “慢点吃,吃完了我又给你买。”语气非常宠溺。
      
      听见这话江遥动作一顿,他从小就是个孤儿,生下来时就被人丢到马路上等死,后来是一对好心的农民夫妇发现了他把他抱回家。
      
      那对夫妇没有子女,那段时间是江遥过的最幸福的日子,爹疼娘爱,可惜好景不长,在他三岁时那对夫妻生了个孩子。
      
      本来吧来两人对江遥还是很疼爱的,只是后来那孩子长到3岁时和江遥挣玩具掉到老房子后面的沟里了。
      
      捞起来时生了场大病,偏偏那孩子说是江遥把他推下去的,一开始那对夫妻本来不信,但是这事却成了江遥和他们之间的隔阂。
      
      久而久之,那对夫妻也就对江遥越来越冷漠,再加上两个孩子负担也重,最后给他身上塞了点钱,把他带到城市里,找个借口就跑了。
      
      小江遥傻兮兮的等了几天才知道他被人丢了,后来为了生活他捡过垃圾,偷过东西,也挨过很多打,好不容易长大了,但性子却长歪了。
      
      从小除了那对夫妻,严景宵是第一个愿意一直买东西给他吃的人。
      
      说没有触动哪是假的,他抬头看向严景宵的方向,对面的人正满脸宠溺的看着他,江遥发自内心的朝他笑了笑,只不过严景宵接下来的话,立马让他再也笑不出来了。
      
      严景宵拍拍床说:“吃完了就早些休息吧。”
      
      

  • 作者有话要说:  希望看文的小天使们多和我互动哦!
    单机码字什么的太幸苦了!
    知道有人在看就是我最好的动力!
    也可以和我讨论讨论剧情呀……^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