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逼我用爱感化人渣BOSS[穿书]》雨夜沉眠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4-17 15:34:2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和大BOSS独处了 ...

  •   “江医仙,你怎么了?”搀扶男人的女子回头看着还站在门口没有动作的江遥疑惑的问道。
      
      江遥立即稳了稳心神,《逍遥令》中后文只写了仙剑大会那日萧墨行扮成无极城主血洗无极台,并没有写之前还有这么一段插曲。
      
      他不竟在心里吐槽这本书的作者,你还敢在坑爹一些吗?
      
      不过人是自己请进来的,现在已是骑虎难下了,江遥内心欲哭无泪,怕是再也没有比他更倒霉的倒霉蛋儿了吧。
      
      那女子扶着萧墨行坐到床上,男人看着一地的狼藉挑了挑眉说:“看来在下好像来的真不是时候。”他的声音低沉动听。
      
      没想到这萧魔头的声音这么有磁性,不会是安装了声卡吧,耳朵都要怀孕了好吗。
      
      江遥知道萧墨行现在的样子是易了容的,书中对于他的样貌只有寥寥几笔带过,如果面前的萧墨行是个女人的话,他还真想看看这人的尊容。
      
      江遥步伐缓慢的一步步向着两人挪动,萧墨行似乎极有耐心,看着江遥慢吞吞的动作也未出声催促,只是眼中没有多余的情绪,冷冷淡淡的,仿佛他的伤医不医治也没多大关系。
      
      倒是站在一旁的女子不耐烦的开口催促道:“还请江医仙快些。”
      
      尽管速度再慢,也终有到达终点的一天,片刻之后江遥已经站在两人面前。
      
      对面坐着的萧魔头正居高临下的打量着他,尽管面无表情,江遥仍是在他眼里看出了轻视意味。
      
      江遥咽了咽口水,别说被萧墨行这么凝视着压力还真大,虽然萧墨行性情阴晴不定,视人命如草芥,不过他对待自己的下属还是很好的。
      
      其实江遥还是挺理解他的《逍遥令》中萧墨行身世悲惨,其父是云霄宫宫主,其母是正道中人,他年幼时亲眼目睹了父母被人逼死,后又被送还给他母亲的哥哥当时的正道魁首严岂宽。
      
      在这本书最后才爆出来萧墨行其实从小受尽虐待,差点就死了,所以才导致了萧墨行如此偏激的性格吧。
      
      想到此处江遥不禁声音轻柔了些,未成年可是祖国的花朵,他虽然人渣,可从来不会对小孩下手。
      
      “还请城主伸出手来。”
      
      虽然不懂什么医术,但是作为一个新新人类,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装装样子总是会的吧。
      
      递到江遥面前的手五指白皙,骨节分明,手心处有些茧子,应该是常年握剑所至,如果不是书中有写萧墨行是如何杀人不眨眼,可能根本无法联想到这么一双漂亮的手上染了多少鲜血。
      
      江遥装模作样的把手指搭在萧墨行的手腕上,肌肤相触之间,脑海里系统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
      
      【叮——主线任务已开启[感化魔头萧墨行(进度1%)]】
      
      what ?感化魔头萧墨行是什么鬼?此时江遥内心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渣小渣,你还敢在坑一点吗?本以为已经坑无可坑的系统,如当头一棒打醒你,让你知道什么叫坑无下限!
      
      【渣小渣:主线任务已开启,完成主线将直接获得功德圆满成就,祝你好运!】
      
      什么?完成主线就可以直接功德圆满?
      
      江遥瞬间翻身农奴把歌唱,那还等什么?他之前看过功德圆满成就需要人品值达到1千万点,感化萧墨行无外乎是一条捷径。
      
      心里瞬间做好打算的江遥觉定了,不止要抱紧反派爸爸这条大腿,他还势必要把舔/狗这条路进行到底。
      
      不过目前首要是要医好萧墨行的伤势,不然别说感化他了,就他那可怜的5点人品值,说不好随手拍死一只蟑螂就没了。
      
      打定注意江遥在脑海里问道:渣小渣,萧魔头这受的什么伤?需要怎么治疗?
      
      【渣小渣:他当胸受了一掌,胸口血气阻滞,是内伤,商城里有内伤丹药。】
      
      江遥在脑海里唤出商城界面看了看,不看还好,一看他真恨不得自己拍死自己。
      
      商城里最便宜的内伤丹药也要10点人品值,让他自己渣,手里这点只够买几株最初级的内伤草药‘乌蜇’,不过聊胜于无,总比什么也没有的好吧。
      
      “江医仙,你看好了吗?”站在一侧的女子眼睛死死盯着江遥搭在萧墨行腕间的手上,那眼神像要把江遥那两根手指剁下来一样。
      
      “退下!”
      
      还不等江遥开口萧墨行先斥了那女子一声,那女子似有不甘的退了出去。
      
      江遥也被这声怒斥惊住了,这时萧墨行接着开口说道:“江医仙,这脉你还要切多久?素闻江医仙大名,没想到切个脉也如此之久,不会是没什么真本事吧?”
      
      萧墨行表情有些桀骜,眼底的轻蔑完全不加掩饰。
      
      江遥心底有些打鼓,书中萧魔头可是杀人不眨眼,随时随地说杀就杀,这次不会因为自己切脉切的久了点,一不高兴就把自己杀了吧。
      
      江遥赶忙松开手擦擦额头上的冷汗站起来有些狗腿的说:“切好了,你受的是内伤,我这没有现成的丹药,只有几株‘乌蜇’,这样吧,你先躺下,等我拿去煎成药在给你端过来。”
      
      江遥一边说一边从袖子里把刚兑换好的草药拿出来。
      
      “‘乌蜇’?江医仙还真是大手笔。”萧墨行说完这话终于收回了打量的目光,似乎有些疲乏般侧身躺回床上,面向里面后背大开。
      
      受了伤的人,敢于后背示人,不是傻/逼,就是极其自负,这萧墨行显然不能归为傻/逼一类,应该属于后者,他都不担心江遥会不会突然暴起偷袭。
      
      不过江遥也确实没那个胆子和能力,听刚刚萧魔头的语气,这‘乌蜇’好像还挺金贵的,恰巧这时渣小渣出来给他解答了疑惑:
      
      【渣小渣:系统出品,必是精品!】
      
      江遥:........
      
      江遥没在多说什么,独自拿着药罐出去给萧墨行煎药去了。
      
      江遥现世时虽是人渣吧,别的什么不会,可家务样样精通,谁让他是大龄单身汉。
      
      无父无母想吃无公害又好吃的食物,还不是的靠他的双手,所以煎药做饭什么的江遥还是在行的。
      
      说起来江遥穿过来后还没出门看过,他只记得文中这个地方是无极城里一家客栈,仙剑大会在即,想在城中找一家客栈那可是少之又少。
      
      简单来说就是稀缺货呗,如今自己住的这家还全靠了严景宵的关系。
      
      说起严景宵这人可谓是天之骄子,他和萧墨行之间还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两人本是表兄弟,严景宵的父亲就是萧墨行母亲的哥哥严岂宽。
      
      他母亲和严岂宽两人自小感情深厚,只是后来萧墨行的母亲嫁给了他爹,最终惨死,所以严岂宽就把这事怪到他爹头上,顺便也不待见萧墨行。
      
      从小萧墨行在他家就受尽这个舅舅的虐待,严景宵每次都会维护他这个哥哥,只可惜两人最后都走了不一样的道路,彼此站在对立面了。
      
      江遥叹了口气,有些惋惜,尽管他并非真的是书中的江染,但当自身处在这个世界的时候,对于萧墨行的遭遇也多少还是有些怜悯的!
      
      江遥左右看了看,好不容易才发现了客栈的厨房。
      
      进去后里面没有人,现在应该不是吃饭时间吧,厨子们应该都去休息了,他把手里的药罐摆放好,把草药处理干净煎上。
      
      刚把东西处理完,江遥脑海里的系统就响了:
      
      【渣小渣:友情提示,三日后仙剑大会可是会血流成河,请系统绑定角色积极行善积德。】
      
      对了!三日后仙剑大会萧墨行可是会血洗无极台的,而他又必须要参加主线剧情,卧/槽!怎么把这事忘了。
      
      江遥看着自己还剩1点的人品值顿时头大如斗,如果当天真的被萧墨行血洗无极台了,那再来几个自己也是不够死的,要命啊!
      
      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萧墨行?
      
      江遥思来想去,想的焦头烂额也没想出个办法来。
      
      最后与其阻止萧墨行血洗无极台,那还不如试试在这几天感化萧魔头来的实际,而且这种事他也无能为力吧,才穿过来,系统也不能让他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抹杀吧?不过以渣小渣的坑爹尿性,还真说不定......
      
      既然要想感化萧魔头,那首先的要接近他吧,既然想要接近他,那是不是得让他对自己留下一个好印象?
      
      江遥环视四周,他打算做两个小菜孝敬萧魔头,说不定萧魔头心情一好就放过无极台众人了呢?
      
      虽然想法天真,但是想想还是可以的吧。
      
      想到就开做,他在厨房里找到一些蔬菜,简单的做了个番茄炒蛋,鱼香茄子等,总共3菜一汤,等他做完这些东西,药也煎好了。
      
      江遥倒出一小碗来,和饭菜一起放在一个托盘上就向房间走去。
      
      进门时萧墨行还和之前他离开时一样,只不过地上碎了的木桌已经被抬了出去换了个新的来。
      
      听见动静萧墨行回头看了一眼,他见江遥除了药还端着饭菜有些意外的挑挑眉。
      
      他想坐起身下床,可有内伤在身,下来时身体晃了晃,江遥赶紧狗腿的把手里的东西放下过去想要扶他,既然要感化他,那就要先对他好。
      
      但萧墨行是什么人?江遥的手还没碰到萧墨行的手臂就被他躲开了。
      
      虽然被躲开了搀扶,江遥并不气恼,既然要干‘大事’,那肯定要脸皮厚了,更何况在现世时他早已炼成了比城墙还厚的脸皮,可谓是刀枪不入。
      
      江遥跟着萧墨行坐到桌子前,他伸手把那碗乌漆麻黑的药端到萧墨行面前示意他喝下。
      
      “先把药喝了在吃吧。”
      
      萧墨行接过药碗一口喝掉里面的药汁,动作干脆利落,仿佛喝的不是一碗药而是一碗白水一样。
      
      萧墨行刚喝完那碗药,江遥脑海里就响起了系统的声音:
      
      【叮——获得人品值15点,目前人品值为16点,还请继续努力】
      
      面对突然在脑海里响起的系统提示声,江遥已经见怪不怪了,不过他还是忍不住在心里悄悄吐槽着渣小渣的抠门儿。
      
      喝过药的萧墨行拿起筷子点了点盘子,似笑非笑的问道:“你做的?”
      
      “恩”肯定的语气。
      
      正是邀功的时候,江遥可不会往外推,他点点头。
      
      萧墨行有些意外,他跟这个颇有圣名的医仙是第一次见吧,就算他现在是无极城主也没听过和这江医仙有什么交情,何德何能让他给自己又是用金贵的草药又是亲自下厨做饭的?
      
      只有一个答案,日出反常必有妖,难不成是他看出了什么端倪?在这饭菜里下了毒想要为民除害?
      
      想要害他的人都没有好下场,萧墨行眼里一抹讥笑闪过,并未多说什么。
      
      江遥可不知道萧墨行百转千回的心思,他把饭菜一一拿出来摆在桌子上,其实他也有些饿了,看着萧墨行一直盯着他没有动筷的意思,江遥极其狗腿的夹起一筷子鸡蛋放到萧墨行碗里,看着萧魔头终于提起筷子,他也终于可以放心的吃饭了。
      
      萧墨行看着面前的人的动作,江遥夹一道菜,他就跟着夹一道,直到江遥把桌上全部的菜都尝过了一遍,萧墨行才确定江遥确实没有下毒,那这就更奇怪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那这位江医仙到底图的是什么呢?
      
      如果让他知道这位江医仙图的是他萧墨行本人的话,不知道萧墨行会是什么表情。
      
      两人都没在说话,安静的吃着自己碗里的菜,这时楼下传来一阵喧哗。
      
      “狗江染,给本姑奶奶滚出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