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对头爱上我》漫步长安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6-14 17: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贵人 ...

  •   出事到现在,他未掉一滴眼泪。因为他知道,他的眼泪只会成为别人耻笑的把柄,只会让那些人更加得意。
      
      “春闱还有七日,好好养伤,本官会安排人在你院子里。黎明将至,黑气再是猖狂,也不应该阻止你前行的脚步。贡试当日,本官送你入场。”
      
      语气铿锵,不容置喙。
      
      如茫茫迷雾之中的明灯,又如黑夜里的星光,溺水之人手中的浮木。这番话是救赎,是董子澄十八年来感受到的最温暖的话。
      
      他知道,濒死的自己,又能重新站起来了。
      
      “侯爷,请受学生一拜。”
      
      “莫起。”
      
      她按住他。
      
      在世人眼中,权贵无善心,一向功利,从不做无谓之事。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之所以会出手,无关权谋,仅为良知。
      
      离得近了,她的俊美越是惊心动魄。董子澄自惭形秽,不敢多看。这般高高在上的贵人,不是他一个低贱之人能直视的。
      
      一时之间,屋内安静下来。
      
      许久,董子澄深吸几口气,道:“侯爷,学生为药物所迷,虽失了本性,却在初时尚算清明之时,看清了那人。”
      
      “可是认识的?”她问。
      
      先前董子澄未曾向李太原提过此事,想必那人身份一定不寻常。她眸光微冷,更是心疼这个纤弱的少年。
      
      “那人身形肥硕,蒙着面纱。可是那眼神…学生忘不了。”说到这,他的语气迟疑起来,他不愿侯爷听到那等污秽之事。那样的自己,那样的经历,是多么的不堪。
      
      如果可以,他多么希望结识侯爷时,他是干净的,是堂堂正正地站着的。
      
      “那人你以前见过?”
      
      董子澄点头,他确实见过那人。就是在去年的庙会之上,他跟在嫡母的后面。嫡母想讨好贵人,巴巴地上前。
      
      彼时,他并不明白嫡母的用意。
      
      而今,他恍然大悟。
      
      被子里的手死死捏着,努力克制着满腔的恨意。
      
      “学生去岁随嫡母出门时曾经见过她,她于我董家而言是高攀不起的贵人。昨夜学生用过晚饭后,身体渐生异样,心知不好大声叫人,却无一人应声。正理智渐失之时,见那人从门外走进来。她脱掉深色的斗篷,里面着的是绣金的华服。那头上,还戴着一只凤簪,很是刺眼…尔后学生便受药物所迷,不能自己…”
      
      大启能戴凤簪的女子并多,而且身形肥硕喜好男色的,晏玉楼立马就能想到是谁。她有些了然,还有些疑惑。
      
      了然的是曲氏的行为,疑惑的是柳云生和程风扬的案子。以那位贵女的尿性,真要出手了,一定不会放过那两人。那人行事一向张扬,真要看中柳云生,一定会威逼利诱迫其就范。再者柳云生身上有秽物,不似女人所为。
      
      也就是说,两者之间并无关联。这三件案子,看似都是采花贼所为,仔细思来却全部毫不相搭,像是不同人所为。
      
      如此,事情越发的棘手了。
      
      她面上不显,安慰他,“安心备考,本官心中有数。”
      
      董子澄大感心安的同时,隐约有些担心,“侯爷…那人身份不低,您要小心。”
      
      晏玉楼冷冷一笑,“天子犯法尚且与庶民同罪,何况其他人。”
      
      她再次安抚他后,留了两名侍卫守在他身边。董郎中心疑惑,不知道她此举是什么意思。曲氏面皮抽了几下,心里有些不安。
      
      “董大人可知本官为何派人护着董四公子?”
      
      “下官不知。”
      
      她睨过去,从董郎中的脸上,再到曲氏的脸上。曲氏被她看得一阵心慌,脸上横肉微颤,眼皮乱跳。
      
      做贼心虚,这曲氏不过是个纸老虎,光会窝里横。
      
      “董大人不妨问问董夫人,后宅之事尽在一府主母掌控之中,或许董夫人知道些什么。”
      
      曲氏腿一软,那个贱种难道说了什么?不,不应该的。贵人不是说那药奇效无比,让人神智全无,只想与人欢好。
      
      董郎中纳闷地看向自己的妻子,见妻子脸色变得煞白,心头涌起不好的预感。
      
      “你…你做了什么?”他一向惧内,若不晏玉楼和李太原在此,他哪里相问。
      
      曲氏先是眼睛一横,尔后干嚎起来,“老爷,都怪妾身无用没有看好内宅,让那贼人有了可乘之机,祸害了澄哥儿。侯爷啊,妾身是有错,妾身也没想到会遭此祸事,真是冤枉啊!”
      
      李太原皱起眉头,这个曲氏,真当侯爷是寻常男子,竟然撒起泼来,当真是不知所谓。董郎中也真是的,怎么娶了这么一个不省心的正室。
      
      “咳…曲氏,休得放肆!”
      
      曲氏停止干嚎,做出委屈的样子,绿豆眼儿偷瞄晏玉楼的脸色。
      
      晏玉楼多看她一眼都觉得糟心,目光冰冷。
      
      突然不知从哪里冲出来一位仆妇,瞧着身形略肥,青衣灰裤,长相奇丑。仆妇一下子冲到曲氏的面前,跪在磕头。
      
      “夫人,奴婢有罪啊!”
      
      “你…金婆子,你这是怎么了?”曲氏明显一愣,不明白发生何事。
      
      “夫人,奴婢色胆包天,犯下大错…”
      
      晏玉楼眯起眼,盯着金婆子。这妇人说色胆包天,难道是来顶罪的?果不其然,曲氏怒问之下,金婆子坦白了祸害董子澄的事实。
      
      “夫人,奴婢的男人早死,这些年也没得一个贴心人。奴婢昨夜喝多了,恰巧经过四公子的院子,想着四公子的相貌色心大起,这才犯下大错…”
      
      “你这个死奴才,府里的主子都敢祸害,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曲氏怒踢金婆子一脚,把金婆子踢倒在地。
      
      董郎中这才回过神来,指着金婆子,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简直是无法无天,一个下贱的奴才居然下药祸害主子。
      
      若是传了出去,他的老脸往哪里搁。
      
      “侯爷,都是下官治家不严才出了此等丑事。下官惭愧,一定好好肃清后宅,万不会再因这等小事惊动侯爷和官府。”
      
      在他的眼里,一个庶子远远抵不上董家的名声。
      
      晏玉楼冷冷一笑,“金氏,本官问你。你昨夜与何人一起饮酒?几时经过董四公子的院子?如何避过他人下的药?你既然是临时起意,药从何来?”
      
      金婆子支吾起来,只说自己喝醉了记不清。至于那药,是她一早存了心思备下的,从一个江湖术士那里买的,自然是说不出姓名住址。
      
      “你个死奴才,黑了心肝啊,连我儿都敢祸害。来人哪,把这个死奴才乱棍打死,以报我儿今日之仇。”
      
      曲氏大喝着,瞪着金婆子。
      
      “放肆,侯爷在此,哪里由得了你作主。”李太原出声斥责。
      
      “李大人,这等恶奴,不打死她不能解恨哪!”
      
      李太原没好气,“案子还没审完,你急什么?”
      
      急什么?自是急着灭口。
      
      没人注意到屋子的窗后站了一个人,董子澄费尽全力牙关紧咬立在那里。双手死握成拳,目光幽深地看向窗外。
      
      侯爷会信他吗?
      
      晏玉楼不经意一扫,看到他,安抚一笑。
      
      其实金婆子是不是作案之人,一验身便知。若是替别人顶罪,昨夜是不会有某生活的,只要请经验老道的人一验,即知真假。
      
      然而此时验身难免打草惊蛇,让人防范。
      
      “董大人,这事关乎的不止你董家。如此胆大包天的奴才,令人发指。为免有人效仿,此案一定要重办。来人哪,将这妇人押走,交由大理寺司狱孟进。”
      
      大理寺司狱孟进是她的人,也是宣京百姓连名字都不敢提的人。刑讯手段之多,令人闻风丧胆。但凡是从他手里过的,就没有不开口的犯人。
      
      金婆子白了脸,大理寺是什么地方,那可是想死都死不成的地方。无论多么贞烈的人,进了里面只怕恨不得把祖宗八代都吐得干干净净。
      
      还有那个孟进,简直不是人。落到他的手上,她还不如自行了断。
      
      “夫人,奴婢错了…”说完,她欲咬舌自尽,被早就防着的侍卫按住堵了嘴。
      
      李太原眼珠子转动,这里面的门道他要是看不出来,他就白当多年的府尹了。一个婆子,借她一万个胆子也不敢沾污主子。
      
      也不知背后之人许了什么好处,或是捏到她什么把柄。她宁死都不供出主谋,可见此事牵扯极深。他庆幸不已,好在自己请出荣昌侯这尊大佛,否则案子真不好办。
      
      万事有侯爷担着,他还是保住乌纱帽要紧。
      
      曲氏对于晏玉楼的手段,心惊不已。
      
      金婆子若是进了大理寺,那岂不是……
      
      “侯爷,这个婆子是我董家的家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她做出如此丧心病狂之事,说到底都只是我董家的家事,就应当场乱棍打死,丢到乱葬岗喂野狗。”
      
      “是啊,侯爷。这恶奴还是由下官处置的好,若是送去大理寺,我董家的名声…”董郎中也求着情。
      
      窗后的少年失望至极,这便是他的亲生父亲。事情发生后对他没有半点安慰关切,心心念念的都是董家的名声。
      
      他的心悲凉起来,凄苦一笑。
      
      罢了,早就知道他们是什么德行,自己还能奢望什么。再次看去,眼里只容得下那金相玉质的男子。
      
      那人光芒万丈,溢彩出尘,值得他生死相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