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对头爱上我》漫步长安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6-11 13: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美男有毒 ...

  •   李太原老脸一红,心里叫苦不迭。之前的苦主是信国公的表弟,面对信国公那张千年不变的冷脸,他哪里敢多问一个字。
      
      信国公可不似侯爷这般好说话,借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在国公爷面前造次。
      
      “苦主已是羞愤欲死,下官开不了口,不忍再给他的伤口上撒盐。难不成这次太过匆忙,那贼子没能成事?”
      
      有秽物在,证明贼人确实想祸害柳云生。柳云生未受到伤害,许是那贼人自己不行,只能半途而废。
      
      晏玉楼斜他一眼,“办案不讲证据,只凭想当然,本官还是第一次听说。李大人为官多年,不想如此轻率,怪不得案发几日不见丝毫进展,贼人依旧猖狂。”
      
      “侯爷,下官失察,请侯爷责罚。”
      
      头发都白了的李太原,说跪就跪,没有一丝犹豫。
      
      晏玉楼感慨着他的能屈能伸,倒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追究他的责任。谁都知道信国公是个什么人,那可是个眼神都能杀人的主。李太原这个老滑头之所以求到她的面前,正是惧于信国公之威。
      
      “你且先起来,等此案了结,你的过失本官自会追究。”
      
      李太原千恩万谢,颤危危地撑着起身,不让旁人搀扶。发间的银丝闪现,加上凄苦的表情,看得人有些不落忍。
      
      论卖惨,恐怕无人能及此人。
      
      晏玉楼知道他心里的小九九,也不说破。眼下案子为重,春闱在即,若是还不破案,势必会引起大乱子。
      
      “这件案子本官一定会查给水落石出,给所有人一个交待。柳举人,你眼下最应当做的事情就是心无旁骛,认真备考。本官希望下次再见你,是在德元殿上,你我同朝为官,共议朝事。”
      
      “学生必当谨记侯爷教诲,终生不敢忘。”
      
      柳云生轻掀袍摆,跪地叩谢。
      
      眼看着荣昌侯的马车离开,衙役们跟着散去,张向功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心有余悸地道:“荣昌侯果然厉害,气势吓人。方才我吓得不轻,你这次因祸得福,入了侯爷的眼,侯爷定会提拔你。以后定是前程无量,到时候可不要忘记提携我等同乡。”
      
      柳云生苦笑道:“这样的因祸得福,不要也罢。”
      
      他低下头去,暗自伤神。
      
      这件案子隶属顺天府,原就是府尹李太原的职责。当晏玉楼表示自己独自去国公府时,李太原感激涕零。天可怜见,他愿意吃糠咽菜也不愿意登信国公府的门。
      
      “侯爷,还是您疼下官…下官对侯爷的景仰之情,可比日月。有生之年唯愿追随侯爷,鞍前马后任劳任怨随意差遣。”
      
      晏玉楼有些无奈,李太原是出了名的二皮脸。这话听听就算了,真要有什么事,老油条躲得比谁都快。
      
      “李大人是一方父母官,京中治安还得多多仰仗你。都是大启臣子,理应互帮互助,不必如此客气。”
      
      “侯爷教诲,下官谨记。”
      
      李太原一双老眼崇敬地看着这位年轻的侯爷,感叹上天造物不公。怎么会有人生得如此俊美,才华横溢且身份还如此尊贵。老天爷一定是太过偏心眼,才造就了荣昌侯这样的男子。
      
      晏玉楼长相俊美,京中难有敌手。除了信国公姬桑,再无一人能与之较高下。
      
      先帝于龙榻临终前托孤,将当时一岁的幼帝托付给自己的两位肱骨之臣,一位是信国公姬桑,另一位就是荣昌侯晏玉楼。
      
      是以朝中官员大致分为两派,水火不容。一派是以信国公姬桑为首的姬太后党,一派是以荣昌侯晏玉楼为首的晏太后幼帝派。
      
      信国公姬桑与姬太后是一母同胞的姐弟,然而年仅四岁的永庆帝并非姬太后亲生,而是另一位妃子所出。那位妃子出自荣昌侯府,正是晏玉楼嫡亲的五姐。永庆帝登基后,晏太后也受封太后,与姬太后一东一西,共享尊荣。
      
      姬桑是姬太后嫡亲的弟弟,以前世人惯称他为国舅爷。幼帝登基后,按理来说,晏玉楼也可被称为国舅。
      
      朝臣们都是眼明心亮的,不敢在他们面前提国舅二字,生怕得罪其中一人。连带着姬桑的国舅身份,也渐渐无人再提,皆以国公爷侯爷敬称之。
      
      姬桑为人冷漠,不近人情。李太原惧怕姬桑,姬桑这人一向说到做到,他不想丢了官帽,只能求到晏玉楼的面前。
      
      晏玉楼自知他心里的小算盘,倒也不在意被人利用。谁让这采花贼太过嚣张,竟然张狂到这个地步。她是此次春闱的主考官,出了此等扰乱京中人心的案子,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来到信国公府门口让人去叫门,信国公府的门房不敢置信地再三确认,得知真是荣昌侯来寻自家国公爷,心道真是大白天活见鬼。
      
      心里嘀咕着,飞一样地跑去禀报自己的主子。
      
      姬桑听到下人来报,漆黑如墨的眼从书上抬起,淡淡睨了过来。他的长相与晏玉楼不同,若说晏玉楼是江南的山水墨画,那他就是极寒之地的峭岭冷峰。
      
      金冠镶玉,眉峰冷硬,狭长的眼,满脸的清心寡欲,却生得极好,耀眼堪比星辉,盖世绝尘令人不敢直视。
      
      他略略思索了一下,放下手中的书,站起身来。一身藏青暗纹的绣金常服,身量昂藏近九尺,极为修长。
      
      晏玉楼在前厅中等着,背着手欣赏着中堂的画。果然是比晏府还要老派的世家,细节之处更显底蕴深厚。
      
      她欣赏了一会画,国公府的婢女们端了茶水点心。婢女们看着这位名满宣京的侯爷,不由羞红了脸。
      
      “侯爷您慢用。”
      
      对于女子,她向来和颜悦色,令人如沐春风。说话的婢女不由得心肝乱颤,似小鹿乱撞。自家国公爷虽然生得极好,却难以接近,不如侯爷这般平易近人。
      
      姬桑甫一进来,就看到她在勾搭府中的下人,面色一冷。
      
      “不知晏侯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国公爷客气,冒昧来访,实则是因为案情紧急。采花贼一案发生已过五日,到如今毫无进展,李大人急得瘦了一圈,求到了本官的头上。本官身为臣子,替陛下分忧责无旁贷,便将此事揽了过来。”
      
      “侯爷大义。”姬桑语气平静,看着她,“不知侯爷来我府上,有何贵干?”
      
      “自是因为这件案子,此案到如今毫无突破,李大人一筹莫展。本官想找府上的表少爷了解一下当日的详情,不知国公爷可否行个方便?”
      
      晏玉楼说的表公子是信国公老夫人表妹的儿子,姓程名风扬,暂居在国公府。五日前,程风扬与一众友人吃酒,醉倒后卧于凉亭,不想因此着了贼人的道。
      
      事发后,程风扬再也没有露过面。
      
      “晏侯爷办案,倒是与旁人不一样。”
      
      这是在讽刺晏玉楼假公济私,借此为难国公府。
      
      “国公爷此言差矣,本官之所以再次登门相询,自是因为案子有了疑点。”
      
      “什么疑点?”
      
      姬桑眉眼清冷,从不曾笑过。他看人时,总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高高在上。淡睨之间,会令人生出轻视之感。
      
      世人皆惧怕他,唯独晏玉楼例外。
      
      放眼宣京,敢与他对视之人,只有晏玉楼。
      
      两人无论家世长相权势,无一不旗鼓相当。人说举世无双,他们就是那个双。并驾齐驱,凌然众人。
      
      在姬桑凌空一切的眼神之下,晏玉楼不遑多让含笑对视。眉头一挑,似在嘲讽他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具体情形本官得问过令表弟。”
      
      两人眼神相交,无人退让。
      
      晏玉楼在男子中身量只算中等,因为完美无缺的长相受到京中贵女们的追捧。相比之下,姬桑身形高大,在气势上更胜一筹。
      
      他们你来我往,言语过招,令人生出诡异的和谐般配之感。那倒茶的婢女连眨了几下眼,暗道自己真是眼花了,怎么会有这样的错觉。
      
      半晌,姬桑掀袍坐下,比一个请势。
      
      “来者是客,晏侯喝茶。”
      
      “姬国公客气。”
      
      晏玉楼单手执杯,敬他一下,心里却是冷笑连连。姬桑这厮性情最难捉摸,方才还剑拔弩张的,这会请她喝茶,定然不安好心。
      
      她略抿一口,悠哉地放下杯子。
      
      姬桑瞥见她杯子茶水未少,冷眼微凝,“晏侯真是谨慎,难不成是怕我下毒?”
      
      “姬国公真会说笑话,本官心忧案子无心旁事。便是再香的茶,再美味的点心,此时也是半点胃口都没有。”
      
      她倒是不会怀疑姬桑的人品,这样高冷的男人做不出来那等下作之事。再说她可是天上的晏(雁),岂会怕一只地上的姬(鸡)。
      
      “晏侯爷不愧是大启梁柱,如此,带侯爷去见表公子。”
      
      姬桑说完,起身离开。
      
      晏玉楼微微挑眉,这才慢慢地品起茶来。眼神放肆地打量着他的身材。说实话,这男人真是自己见过长得最合心意的。窄腰长腿,身长如玉,还生成那样,若不是两人立场不同,她真想把这男人给收了。
      
      她脑子里乱冒泡泡,不想一腿迈出门外的男人突然回过头,极其冰冷地睇她一下。她丝毫没有被抓包的窘迫,反而大方一笑。
      
      美男回头,侧颜大杀四方。
      
      可惜美男有毒,不能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