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我自倾城》若然晴空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9-07 02:43:3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大唐两条龙(5) ...

  •   莫名其妙被叫过去,莫名其妙读了些字,又莫名其妙被放了回来。
      
      这是李澈对这段经历最开始的想法。
      
      李凝倒是比他想得多一些,但也只是奇怪李世民看她的眼神和先前有些不一样,至于具体有什么地方不一样,她却是想不明白的。
      
      想不明白的事情就不去想。
      
      回去的时候,李澈拉住了李凝,他已经发觉了不对劲,并不想在这个时候和李凝分开。
      
      仗着旁人听不懂他们的话,李澈回忆了一下刚才的细节,斟酌着对李凝说道:“你注意到那个正厅外面挂着的匾了吗?”
      
      李凝点了点头,说道:“不认识的字。”
      
      李澈脸色凝重地说道:“我也一样。”
      
      李凝惊了一下,倘若她说有什么字不认得,那必然是她自己没学过,但李澈不一样,除了精通各种乐器之外,他经常自己填词作曲,也喜欢看书,她不知道自家哥哥算不算有文采,可总不会连匾额上的字都认不得。
      
      李澈又道:“之前我就有些奇怪,那个带我们回来的将军器宇不凡,应当出身不错,不可能没学过官话,刚才见到那两个中年男人,他们两个人各有口音,但总体来说,发音近似于那个将军的语言,我总有一种感觉……”
      
      剩下的话他没有说出来,但李凝已经听懂了。
      
      她的眉头先是一拧,随即又松开了,只道:“也就是说元京城回不去了,这也好。”
      
      除了先前那句下意识的“我不想”之外,她竟是没再说出任何想离开的话,仿佛并不担心自己的处境似的。
      
      李澈知道她是不想让自己担心。
      
      阿凝从小就很懂事。
      
      但李澈并不欣赏这份懂事,只觉心疼。
      
      他沉思良久,对李凝说道:“刚才我们见到的那两个人有些古怪,那个长须男子一直在观察我,我读完铜书之后,也是他点了头,那个将军的态度才有了变化。”
      
      李凝眨了眨眼睛。
      
      李澈冷静地说道:“要么是把我们误会成了什么人,要么以为我们的来历不同寻常,这其中的关键点,在铜书上。”
      
      前者有些麻烦,因为身份随时可能被拆穿,后者更麻烦,假如他的猜测成真,别说来历,就是户籍他们都没有。
      
      李凝说道:“可铜书有什么重要的?大夏立国以来一直在用,只凭这个就能让他们放我们走?”
      
      李澈也有些不解,但他还是说道:“一件事既然发生,肯定有解决的办法,那个将军和他身边的人既然对铜书感兴趣,短时间之内应该不会对你下手,只是现在无法用铜书矫音学习他们的语言,只能想个法子让他们从头教我们。”
      
      然而李澈没想到的是,接下来的日子,无论他怎么比划,明示暗示,整个行宫之内连半个肯教他说话的人都没有。
      
      这一切源头都在于房玄龄那句“巫不同人言”。
      
      李世民虽然很想能和李凝交流,但他也明白事有轻重,假如这两人真是巫,他命人教他们凡人言语,这是一种侮辱的行为。
      
      以李澈的天赋,足足十来天的时间,也就悄悄学会了“更衣”“洗漱”“吃饭”等几个常用的词。
      
      离和人正常沟通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更让他心烦的是这几天他住的行宫外面来了一个年纪不大的姑娘,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天天堵在门外叫喊,李凝那边也是一样的情况,他们都听不懂这里人说话,更不知道这两个堵门叫喊的女子是在喊什么,看神情她们也像是不大情愿的模样,但就是日夜不停地叫着,几乎隔一会儿就要喊几嗓子,很是烦人。
      
      李凝夜里睡不好,白天也没法补觉,侍女更不管,她对比了一下自己和门外女子的体格,最终遗憾放弃了和人动手。
      
      为了躲清静,李凝一早就来了李澈住的地方,他门外的那个女子虽然也叫喊,但人看着斯文一些,嗓门也小,偶尔李澈对她说几句谁也听不懂的话,她就会低头不吭声一会儿,实在好对付得多了。
      
      李澈告诉李凝,他从门外的那个女子叫喊的话里学会了一些字,他判断这两个女子是原先住在这里的人,只是地方被那个宁吃皮将军占了去,她们没法去找宁吃皮,只能来找他们。
      
      李凝听得有些怀疑,但还是点点头。
      
      这几天她和李澈也见了宁吃皮几次,随着见得越多,能让李澈分析的细节也越多,李澈推测这些人似乎把他们当成有某种特殊能力的人,类似于大夏的祈雨人,禹师。
      
      李凝惊喜之余又很是担心,惊喜的是倘若真被当成了祈雨人和禹师一类的人物,安全是可以保证了,担心的是她虽然见过几次祈雨会,但连祈雨词都不会背,何况她和李澈又祈不来雨,这是很容易被拆穿的。
      
      李澈比她更担心,但他没有在李凝面前表现出来,只是故作轻松地笑道:“想来这里的人也没见过真正的祈雨人,求雨只在春夏,我们还有时间,总不会等到他们来赶鸭子上架。”
      
      李凝被安慰得好过了一些,正想问李澈记不记得请祈雨词,就听外面一阵激烈的吵闹声传来,过了一会儿,一个穿着大红衣衫的少女一头冲了进来,起初见到坐着的李澈,她怔愣了一下,但立刻就反应过来,叫嚷了几下,闭着眼睛一巴掌朝着李澈打来。
      
      李澈再文弱也不至于让一个小姑娘打了,他偏头闪躲过去,让那红衣少女扑了个空,随即站起身来,一把将李凝护在身后。
      
      红衣少女咬牙,又是一脚朝着他踹过去,但这一脚却没落在李澈身上,少女猝不及防脚下一滑,整个人向后倒过去,睁着眼睛不动了。
      
      李澈有些呆愣地看着地上的少女,不知为何觉得这一幕有些诡异。
      
      他忽然反应过来,让李凝不要靠近,自己走上前几步,小心地探了探红衣少女的鼻息。
      
      死了。
      
      莫名其妙冲进来打人,踢人反摔了一跤,自己后脑勺磕到地上死了……
      
      李澈心头一颤,面上多了几分沉重之意。
      
      这是他这辈子见过的第二个死人。
      
      第一个是李老爹,被马撞死的尸体要比眼前这个可怖得多,第一次他满心惶恐和悲痛,第二次却只觉荒唐。
      
      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就能死得这么轻易?
      
      李凝更是被吓住了,拉着李澈的衣袖,手指都捏紫了。
      
      李澈把她抱进怀里,没说话,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
      
      一场闹剧由两个士卒进来把尸体抬走告终,至死李澈也不知道这个死在他和妹妹面前的少女是什么人。
      
      侍候李凝的侍女却是知道的。
      
      来李凝宫殿门口叫喊的女子是薛九小姐,死的也是薛九小姐,隋末群雄之一薛举的女儿,薛举死后薛军由儿子薛仁杲继承,薛仁杲被唐军大败,投降之后直接做了俘虏,父子二人的妻妾儿女并亲眷人等大多也一并送往长安,李世民从俘虏中挑了薛举的一个年轻妾妃周氏,又在薛仁杲的妹妹里挑了两个姿色上佳又未出阁的伺候自己,正是薛六小姐和薛九小姐。
      
      父死兄降,对于两位薛小姐来说不亚于天塌地陷,但能伺候李阀二公子,比起前路不知的姨娘姐妹,她们也算有了归宿,日后跟着回到长安,再生个一儿半女,日子也就好过了。
      
      故而两位薛小姐一开始虽然难过,但其实心里是没什么抵触情绪的。
      
      李世民占了秦州十五日,期间忙得脚不沾地,刚有心做点什么的时候,就在城外遇到了李凝兄妹。
      
      当日薛九小姐翻出金红牡丹裙原本是听了吩咐准备侍寝的,但衣裳还没来得及上身,人就被连带着床铺一起赶到了周氏居住的偏殿内,替人腾了地方。
      
      但这不是薛九小姐带着姐姐一起在李凝兄妹宫殿门前叫骂的理由。
      
      这是房玄龄出的主意,意在试探“巫”的深浅。
      
      可惜试探了几天直到长安派来的驻军都到了,大军要回程了,也没试探出个所以然来。
      
      李世民躁动的心情又回来了一点。
      
      今次薛九小姐直接闯门进来动手也是他指使的,只是他对李凝那张脸蛋实在怜惜,再三提醒薛九小姐不可真伤了佳人。
      
      薛九小姐没伤着人,却赔上了命。
      
      李世民收到消息便惊出了一身冷汗。
      
      虽然殿内殿外的人都说是意外,但意外早不发生晚不发生偏偏在闹事之后发生,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退一步讲,就算真是意外,他也不敢冒那个险再试一把。
      
      他是真的没想到那对兄妹长得美若天仙,心肠却冷硬如铁,仅仅是个试探的挑衅,就要了一条人命,又或者这是对他的警告?
      
      李凝和李澈吓坏了。
      
      严格来说,吓坏的只有李凝一个,李澈只是被惊吓到了。
      
      即便薛九小姐受人指使在李凝门外骂了好几天,李凝至多也只是觉得她烦,起过打她的想法,但绝没有想过杀人。
      
      李澈抱了李凝很久,久到胳膊发麻也没有动弹,他轻声哄道:“不关你的事,这只是一场意外,人都会死,或早或晚,也时常有意外发生,不是所有人都能寿终正寝。”
      
      李凝过了很久才小声地说道:“我知道。”
      
      但害怕的情绪并不会减少。
      
      中午的时候,李凝没有吃饭,只喝了点水,李澈同样也没有胃口。
      
      他告诉妹妹是意外,但其实心里并不觉得,单单从表面上来说,那个将军对阿凝有意,派了不少人去伺候,那两个原本住在这里的姑娘没了住处,来他这个没人伺候的地方叫骂也就算了,到阿凝那里去便没人管?
      
      问题回到原点,那个将军既然把他们当成祈雨人禹师一类的人物,便不可能放任抑或是指使这两个女子到他们面前来吵闹,吵闹不成又动手,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在怀疑他们的身份,想以此试探。
      
      李澈希望是自己想多了,但他明白,希望终究只能是希望。
      
      祈雨人并没有祈雨之外的能力,甚至因为受到先祖宠爱,身体要比平常人弱得多,越是优秀的祈雨人,就会越早死去。
      
      要么是这里的祈雨人有特殊能力,要么那个宁吃皮将军是把他们当成了禹师。
      
      李澈的心沉了下去。
      
      禹师,引风雷御敌,驭百兽为属,一人可战百万兵,大夏强盖四邻,也不过拥有二十来位禹师,而且想要验证是不是禹师,让他抬手招一道雷霆就是,比起祈雨人,这根本无法滥竽充数。
      
      祈雨人和禹师乃天生神人,出生之时便会有天象显出征兆,祈雨人生时风云不动,有仙乐不知何处而起,响彻十日,禹师生来伴随雷霆,百兽循声而来,鸟雀栖息,走兽跪伏,蛇虫聚拢。
      
      李澈幼时也做过白日梦,买过禹师书,但从没见什么百兽来朝或是随手招来风雷,他自己其实也清楚,他和妹妹都是被捡回去的,虽则不知生时是个什么境况,但用膝盖想都知道,谁家生了祈雨人或者禹师会扔掉?
      
      李澈眉头蹙起,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与其想这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倒不如该好好想想如何脱困,他决不想再眼睁睁看着妹妹为人所欺。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时候……
    李澈:六方神明,听我敬告,雷霆速来!雷霆速来!
    六方神明一号:他一个祈雨人喊什么呢?
    六方神明二号:好像是要雷。
    六方神明三号:不关我们事,散了吧散了吧。
    李凝:下雨下雨快下雨!
    雷霆一号:这雷还打不打?
    雷霆二号:人家要雨啊,走吧走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