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高一(20)班不愧是南河一中最顶尖的班级,上课的内容让柏越这个正经的本科毕业生都感到吃力,听到最后他索性放弃了,反正他的任务又不是考试。
      肖承泽冷漠地看了一眼在课本上涂鸦的同桌,面无表情地在化学书上继续写方程式。
      他这辈子第三讨厌的,就是不思进取的人。虽然这种人,整个高一(20)班可能也就只有柏越一个。
      
      中午被肖承泽气到的柏越,一下午都没什么精神,直到体育课的到来。
      南河一中的体育课采取的是选修课的形式,学生可以自行选择想去的项目,譬如三大球、健美操和游泳等,除了体测之外还有不同的考试。
      其他学生在上学期已经选好课了,当体育委员问柏越想选什么课时,他毫不犹豫地选了足球。
      要知道,在成为一名职业保镖之前,他一直以为自己能够成为一名足球明星。
      
      体育课上课前,柏越微笑着问肖承泽:“肖承泽,你选的是什么啊?”
      “摸鱼。”
      “啊?摸鱼?”
      柏越愣了足足一分钟,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肖承泽是在讽刺他上课不认真。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肖承泽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靠,拽什么拽啊。生气的柏越一边在宿舍换运动装一边小声地咒骂着。
      傻逼肖承泽,早晚揍你一顿。
      
      “肖承泽怎么不见了?”
      足球场上,几个准备踢球的男生面面相觑。
      “他好像被老师叫去整理资料了。”
      “算了,反正他踢得也一般,从来不和我们配合。”
      “但是这样就少人了啊。”
      
      “你们少人吗?”
      当柏越出现在操场上时,一身Adidas的最新款运动服让不少男生眼前一亮,而他白皙的胳膊和小腿,则让不远处排球班的女生们不停赞叹。
      柏越站在球场边上,又重复了一遍:“少人吗?”
      有个男生狐疑地问:“你……会踢球吗?”
      柏越肯定地点了点头,有一丝兴奋在他眼睛里跳跃,像是等待接受挑战的林间小兽。
      
      学生之间的比赛通常都带有一些娱乐性质,一般不会太过较真,大家踢够时间就会结束。
      但是现在……
      “9、9比0了?”排球班几个偷懒的女生坐在地上看比赛,被洪水决堤般一边倒的场面惊呆了。
      
      当肖承泽帮班主任整理完资料,回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面——
      身着黑白配色运动服的少年,飞起一脚将足球踢向球门,一跃而起的守门员堪堪碰到了球,却被猛兽般的力道震得双臂发麻,足球从他被弹开的双手间入了门。
      “10比0——”
      一边充当裁判的学生兴奋地喊道。
      场上柏越的队友们一脸的不敢置信,而柏越的对手们眼里充满了恐惧。
      这小子明明看起来很瘦啊,怎么能踢出这种炸弹一样的球啊?!
      
      “这也太厉害了。”排球班的女生几乎都围了过来,抓着跑道旁的铁丝网,一脸崇拜地看着那个仍在高速奔跑的少年。
      肖承泽路过的时候,不经意地问道:“都是他进的球?”
      被询问的女生夏琴月是班级的英语课代表,肖承泽是学习委员,他们俩说过几句话,她已经算是肖承泽为数不多的“熟人”之一了。
      
      夏琴月对肖承泽的搭话感到意外,花了几秒钟才明白他说的人是柏越,忙点头道:“对啊,柏越太厉害了,看起来瘦瘦的,但是下脚……哦不是,踢球特别狠。”
      肖承泽倒是觉得“下脚特别狠”这个评价比较适合柏越。
      
      足球场上的柏越大汗淋漓,余光忽然扫到排球场,看到肖承泽正低头和一个长相甜美的女生说话。
      柏越冲旁边的男生摆了摆手:“我有点累了,先下场了,你们找别人吧。”
      男生瞬间松了口气,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那好吧,下次再一起。”
      “好的,下次还一起。”
      柏越的回答让他想抽自己两个大嘴巴。队友跟不上他的速度,对手抢不走他的球,这样的选手出现在南河一中的操场上真的合理吗?
      
      此时的柏越心里想的是,那个女生该不会是肖承泽的追求者吧?系统也没有告诉他肖承泽到底是直的还是弯的,要是被别的女生追到手,那他不就任务失败了吗?
      于是,柏越不动声色地走到肖承泽边上,笑着对他说:“要不要去买水?”
      肖承泽稍稍后退了一步,淡漠地说:“离我远点。”
      
      少年浓烈的运动气息,和柠檬味的洗发水气味,伴随着汗水的味道,在下午四点的阳光下慢慢蒸腾挥发,刺激着肖承泽的嗅觉。
      
      柏越忍住踹他一脚的冲动,看了一眼他身后的女孩,坚持道:“反正也快下课了,一起去吧。”
      肖承泽不理他,径直从他身边走过,走向还在踢球的学生们。
      柏越有些尴尬地站在原地,而那个和肖承泽说话的女孩,笑着地对他说:“他这人就这样啦,你别介意。对了,我叫夏琴月。”
      
      柏越看着她脸上甜美的笑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嗯,谢谢你。”
      “这有什么好谢的。”夏琴月的眼睛笑起来弯弯的,“对了,你会打排球么……”
      
      肖承泽回头看向排球场,看见柏越和夏琴月熟络地交谈着,心里松了口气。
      被那样聚光灯一样的人注视着,仿佛自己也会变成一束光源,被众人注意到。
      那样太难受了。
      他不想被人注意到。
      
      “肖承泽——”
      刚一下课,柏越就抱着两瓶水冲到操场门口,冲球场上的少年高声喊着。
      一瞬间,操场上聚集过来的眼神让肖承泽的脸瞬间冷了下来。
      
      柏越浑然不觉对方的冷漠,跑到他身边,和他并排走着,两个风格不同的少年成了女孩们眼中难得一见的美好画面。
      “给你。”柏越把一瓶矿泉水递给肖承泽。
      肖承泽无动于衷地继续走着,眼睛都懒得看他。
      柏越差点把塑料做的矿泉水瓶捏爆。
      
      “肖承泽,我看你出了不少汗,你就拿着吧。”柏越克制着心里的怒火,脸上的笑容已经有些绷不住。
      “不要。”
      肖承泽加快了脚步,摆脱了他。
      
      就在柏越想把矿泉水瓶当成足球踢到肖承泽身上的时候,一旁的夏琴月凑过来,有些惊喜地说:“柏越,你是给我买的水吗?”
      柏越干巴巴地笑了两声,心想给那个不知好歹的家伙还不如给别人,便把手里的矿泉水递给了夏琴月。
      
      已经走到操场门口的某人,发现身后的少年没了声响,于是回头看去。
      下一秒,柏越把水递给夏琴月的画面映入肖承泽的眼帘,在阳光下显得美好而不真实。
      肖承泽收回目光,低头朝教室走去,额前的刘海投下一道阴影,遮住了他的眼睛。
      
      柏越边走边问:“琴月,为什么肖承泽对我那么冷漠啊?”
      “他一直都挺冷漠的。”夏琴月说,“他不止对你这样,班里其他人也不敢和他讲话。”
      柏越点了点头,心道我看得出来,毕竟连年级段长都不敢和他交流。
      
      “不过……”
      夏琴月喝了一口矿泉水,若有所思地说:“要是班级有什么活动,肖承泽肯定是第一个出来帮忙的人,所以我觉得他这个人……还不错啦。”
      
      柏越的脚步停顿了一下,下一秒拔腿就跑。
      “诶,你去哪啊?!”
      “买东西。”
      柏越头也不回地消失在人群里。
      
      肖承泽回到教学楼后上了个厕所,再走进教室的时候,柏越还没回来。
      肖承泽坐在座位上,拿出纸巾擦了擦脸,翻开地理书开始预习,柏越还没回来。
      夏琴月在五分钟后回到了教室,拿着那瓶矿泉水,坐在座位上和同桌聊天,柏越还没回来。
      
      直到上课铃打响的前两分钟,柏越终于回到了教室。
      柏越看了一眼座位,肖承泽冷静地盯着书本,那张冷峻的脸依旧没有一丝感情。
      他向他走去。
      
      当一瓶矿泉水递到肖承泽面前的时候,他很明显地皱起了眉,语气十分不耐烦:“不要。”
      “我不是给你的。”柏越眨了眨眼睛,在对方冷漠的眼神中继续说,“同桌,我拧不开瓶盖,你帮帮我呗。”
      肖承泽黑色的眼眸里流转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一秒。
      两秒。
      三秒。
      肖承泽就这么看着他。
      
      五秒钟后,一双指节分明的白皙的手接过了矿泉水瓶,轻轻一拧,瓶盖应声打开。听到清脆的声响的那一刹那,柏越的唇角忍不住上扬。
      肖承泽面无表情地把矿泉水瓶还给他,旋即低下头写题。
      “谢谢你呀。”
      柏越说话的语调微微上扬,肖承泽没理他,他也不恼,从口袋里掏出一罐冰可乐,放在肖承泽的桌角上。
      
      肖承泽声音依旧冰冷:“不要。”
      “你帮了我,我当然要表示感谢啊。”
      “不用。”
      肖承泽头也不抬。
      
      “我帮你打开吧。”
      柏越站在肖承泽的桌前,一手撑着桌面,另一只手拿起可乐,用四根手指固定住瓶身,剩下的一根食指轻松地将易拉罐瓶盖打开。
      “呲——”
      气泡的声音在空气中显得有些沙哑,冰冷的瓶身上凝结出细密的水珠,柏越白皙的手指与红色的可口可乐瓶身形成鲜明对比。
      
      肖承泽轻轻抬起眼皮,看了他手中的可乐一眼,冷淡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嘲讽:“手劲挺大。”
      柏越的手指抖了一下,易拉罐差点掉到桌上。
      “我……我……”
      柏越尴尬得不知道怎么解释。是啊,能单手开易拉罐的人,怎么会拧不开瓶盖呢?
      
      “要上课了。”
      肖承泽平静地说道。
      柏越急忙把可乐放到他的右手边,干笑了两声道:“那你记得喝啊。”
      肖承泽低着头没说话。
      可乐罐散发出的寒气遇到暖春下午的空气,缓缓现形成白色的薄雾,无声无息地爬上肖承泽正在写字的手背上微微凸起的浅灰色血管。

  • 作者有话要说:  以后都是晚上八点更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