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六章 ...

  •   这场直播只持续了短短两个小时,听到佣人敲门提醒吃饭,季岚川就毫不留恋地关掉镜头说了再见。
      
      物以稀为贵,在算过第三位观众的照片过后,他就开始慢悠悠地“讲经论道”,隔着一条网线,就算他能确定自己百发百中,也架不住有人心怀不满故意找茬。
      
      反正他做主播就是为了赚点养活自己的零花钱,观众信也好不信也罢,只要他能让自己的人气逐步上升就行。
      
      由于今早成功和秦征同桌用餐,佣人们对待青年的态度也发生了微妙的改变,最少在季岚川眼中,他已经有了独自下楼吃饭的资格。
      
      “张妈今天不在吗?”没有在厨房看到熟悉的身影,季岚川随口冲上菜的小王问道,对方是张妈的小徒弟,平时也会在厨房里打打下手。
      
      “今天在来的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现在正在医院修养,”知道张妈很喜欢大少爷的男朋友,小王就也没多做隐瞒,“医生说没什么大碍,好好休息两周就行。”
      
      点头表示知晓,季岚川并没有什么挫败的感觉,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就算他能看透一切,也未必能改变事情的走向。
      
      就像师傅,拼着折寿的代价替他抵挡命劫,最后“季岚川”不还是死于一场飞来横祸。
      
      青年的表情正常、关心张妈的语气也十分真挚,可不知为何,小王在对上对方眼睛的那一刻,总觉得青年好似早有预料。
      
      这样的错觉只是一瞬,他晃了晃脑袋,暗叹自己被暑气冲昏了头。
      
      秦三爷是大忙人,秦子珩这个困于情情爱爱的主角攻反而要清闲许多,决定要好好怜取眼前人之后,季岚川的微信就总是响个不停。
      
      原著毕竟是以白时年视角展开的主受小说,作者自然不会对秦子珩和季岚这一个月的蜜里调油多加描写,季岚川面无表情地回着信息,深觉自己在剧情结束前都会十分难过。
      
      勾引一个他不喜欢的男人,的确是一件困难而又憋屈的事儿。
      
      然而想起和原主定下的约定,他还是蔫耷耷地怂了下来,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圈子里的耳濡目染、再加上小说里的各种套路,他就不信自己搞不定秦子珩这个渣男。
      
      除了那张酷似白时年的小脸,原主最让秦子珩惦念的就是一身娇嫩匀称的皮肉,就算对方记着要为白时年守身如玉,暗地里也没少蠢蠢欲动烈焰焚身。
      
      季岚川没有为因果献身的打算,可他初期的筹码也就只有这副绝佳的皮相,吃不到的葡萄才最让人惦记,或许他可以试试传说中的欲擒故纵。
      
      说干就干,为了不让自己变得“人老珠黄”,季岚川和小王打过招呼后就溜去健身房拉筋压腿,随着地位的上升,秦家老宅的大部分房间也对他开放。
      
      秦家老宅是翻修过的建筑,纵然外表古香古色韵|味十足,可内里的设施却十分现代,有原主的经验打底,季岚川怎么折腾自己都不会觉得疼。
      
      想起原著中的某个情节,季岚川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于是,当下班回家的秦征路过虚掩的健身室时,余光一扫便看清了里面穿着舞蹈服的某人。
      
      为了表现自己的清纯无害,原主穿衣一向是浅色的森系风格,这一件黑色的舞蹈服,季岚川翻过大半个衣柜才找到。
      
      因为是男款,这身衣物看起来更像是宽松的短袖运动服,然而若是有人细细看去,就会发现那腰身、衣领、袖口、裤腿都做了修身却不明显的改动。
      
      左腿搭在横杆之上,低头玩手机的青年显然没有发现门外人的驻足,他的身段极软,竖劈一字马也不在话下。
      
      大抵是刚刚运动完,额带薄汗的青年正以这种诡异的方式静立休息,他没有穿袜子和拖鞋,玉琢似的脚丫就那么大咧咧地翘了起来。
      
      脚趾圆润、线条流畅,视力极佳的秦三爷瞬间就将房内的一切尽收眼底,他想抬腿离开,目光却习惯性地飞向了对方的脚踝。
      
      黑色舞蹈服的反差,将青年的肤色衬得如牛奶一样白,小巧的踝骨微微凸起,青年侧身压腰,手指好巧不巧挡住了某人的视线。
      
      对方背对大门,秦征看不到青年领口露出的锁骨、自然也看不到青年眼底一闪即逝的慌乱。
      
      发觉撩错人的季岚川:……卧槽,今天怎么是秦征先下班?
      
      本来这蛇精病就觉得自己不知检点,再加上现在这一出,对方不会直接把自己踢出家门吧?
      
      心中忐忑,苦苦掐算时间的季岚川还有一种媚眼抛给瞎子看的委屈,秦子珩个小辣鸡,为什么偏偏今天晚下班。
      
      凹造型也是很累的,门口那位您赶紧麻溜利索儿地消失好嘛?
      
      不知是不是老天爷听到了季岚川心里的祷告,五秒钟后,某人那如芒在背的目光终于消失无踪,季岚川偷偷松了口气,认真地看起微博和粉丝私信来。
      
      虽然季岚川今早那一手的的确确震住了不少直播间内的观众,可他的粉丝基数少,就算再怎么新奇也很难翻起水花,草莓直播的签约主播不计其数,他想在不被抓走切片的前提下成名,就只能一步一个脚印地慢慢来。
      
      原主的微博很干净,除了跳舞和唱歌的视频外就是直播预告,数年如一日的伪装与克制,才能让季岚成为秦子珩心中那个与世无争又单纯的可人儿。
      
      但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在没有确定人生目标的中二期,原主也有一些会崩掉人设的过去,尽管季岚早已将那些照片和文字删除,可白时年最后还是将它们都找了出来。
      
      有点麻烦,不过主动权在手,他也可以将自己包装成一个迷途知返的小可怜。
      
      “看什么这么着迷?”沉迷微博,季岚川突然听到了秦子珩的声音,他收腿回头,正巧对上推门而入的男人。
      
      “粉丝的留言,”一秒调整好自己的表情,季岚川晃晃手机,“听过三爷的话,我也想做出点成绩看看。”
      
      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说辞,秦子珩轻声一笑:“这么乖?要不要去我公司转转?”
      
      他话说的真诚,语气也没有半分试探与嘲讽,爱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收心后的秦子珩要对一个人好,那真是实打实地让人难以抗拒。
      
      “不了吧,”对去公司上班没有兴趣,季岚川连忙摇头拒绝,“我还在上学呢,平时保证直播时长就够忙了。”
      
      原主课少又赶上暑假,这才能无牵无挂地住进秦宅,秦子珩望进青年亮晶晶的眸子,十分宠溺地在对方鼻尖上刮了一下:“好,都听你的。”
      
      他似乎忘了这一周对季岚的冷落,温柔体贴得好似最完美的恋人,季岚川控制住自己想躲的欲望,尽量让自己眼中充满情意。
      
      “这几天在家里闷坏了吧,”将青年微湿的鬓发拢至耳后,秦子珩突然想起了什么,“明天朋友组了个饭局,正好我可以带你出门转转。”
      
      来了,这场上流社会的鸿门宴,所有人都在拿他当白时年的替代品。
      
      歪头看向秦子珩的侧脸,季岚川也猜不透对方说这话时在想些什么,难道他不知道、原主这张脸,本身就是茶余饭后最好的谈资。
      
      “怎么了?”误以为青年在害怕,秦子珩抬手揉了揉对方的脑袋,“家长都见过了,没人敢说你的闲话。”
      
      熟读剧情的季岚川:……呵呵。
      
      “好,”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决定顺其自然,季岚川破罐子破摔地点头,“谢谢你,阿珩。”
      
      “宝贝儿跟我客气什么,”在青年翘挺的臀上一拍,秦子珩将人向前推了推,“先去换身衣服,一会儿记得下楼吃饭。”
      
      耳垂通红,青年如玉的脸颊霎时染上一层烟霞,还没等秦子珩再调笑几句,对方就已经兔子似的跑了出去。
      
      摇头失笑的秦子珩:哎,这么纯情的小孩,现在这世道可不多见。
      
      然而只有老天知道,季岚川脸红完全是因为生气,要不是还记得原主的执念,他保不准会一脚踢上秦子珩的脐下三寸。
      
      心中有火,季岚川走起路来也是步履生风,他闷头向前,一不留神就撞上了一堵硬邦邦的肉墙。
      
      “唔!”
      
      鼻尖泛酸,青年眼中立即有清亮亮的泪水汇聚,秦征看着对方眼泪汪汪的可怜模样,居高临下地双手抱臂:“投怀送抱?这招数未免也太老套了一些。”
      
      投怀送抱你妹!老子鼻梁都要被你撞断了好吗?
      
      心中恨不得将对方大卸八块,可季岚川却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原主是出了名的身娇肉嫩,一点磕碰的痛感都能被放大无数倍。
      
      青年眼眶通红,一双水盈盈的凤眸更是惹人怜惜,秦子珩不知道为什么还没出门,走廊上就只有这互相看不顺眼的两人,秦征被对方哭得心烦,却连一句斥责的话也说不出来。
      
      这人是水做的吗?还有没有点男子汉该有的气概。
      
      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秦征将手伸进口袋:“给……”
      
      “宝贝儿?”
      
      正牌男友匆匆赶来,低声询问着是怎么回事,黑发青年缓过疼劲儿,不好意思地嘟囔着“撞到了鼻子”。
      
      ——半句也没有提及自己。
      
      明明三人离得那么近,可秦征却偏偏觉得自己像个多余的局外人。
      
      真是碍眼。
      
      大步从两人身旁走过,男人不自觉捏紧了口袋里的手帕。

  • 作者有话要说:  秦征:我才没有想让你擦眼泪。
    季岚川:……???这个人怎么又生气?
    本文又名#今天老攻也在生气怎么破#2333333
    顺带jj的更新提醒好像坏掉了,这篇文每晚九点更新,小天使们手动点开目录就能看到。
    日常比心,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