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前男友他爸[穿书]》少说废话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8-02 21: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拜秦征的夜半抽风所赐,季岚川好不容易积攒起的愁绪彻底散了个干净,他是神棍不是神仙,就算能比旁人多看到些东西,也不能抓来灵气给自己治病。
      
      胃部抽痛,季岚川也没有精力再在楼下乱晃,虽说处在灵气浓郁的环境中能让他神清气爽,但一想到这优质的灵气因何外泄,季岚川就一秒都不想在厨房久待。
      
      “呸,假正经的老男人。”想起原著作者对秦征为数不多的描写,季岚川偷偷撇了撇嘴,他在原主卧室翻箱倒柜也没找到胃药,只躺在床上将自己缩成一团。
      
      不甚安稳地睡过一晚,季岚川迷迷糊糊地被原主的生物钟从梦中叫醒,他揉揉自己的脑袋,恍惚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哪——
      
      为了给秦氏父子留下一个好印象,原主甚至连个懒觉都不敢睡。
      
      原来金丝雀在没上位前居然这么惨。
      
      摇头晃脑地感慨两句,季岚川踩着拖鞋走进浴室,一眼就看到镜子中自己气虚的脸色。
      
      感觉像是昨天出去鬼混了一整晚,用力地蹭了蹭唇瓣,季岚川总算让这张脸上多了几分血色,不过美人就是美人,哪怕满面病容,也同样漂亮得惹人怜惜。
      
      和自己完全不是一个风格啊。
      
      挑眉一笑,镜中清纯娇俏的青年立即多了几分风流飒沓,照例欣赏完“自己”的美貌,季岚川吹着口哨拧开花洒。
      
      马马虎虎地做完护肤工作,换好衣服的季岚川坐等秦子珩上门,按照原著剧情,对方这个时候已经打算用新欢忘记旧爱。
      
      身为新欢并同时肩负虐渣使命的季岚川,当然要打起精神全力以待。
      
      “咚咚。”
      
      秦征习惯早起,住在老宅的秦子珩当然不敢懒床,哪怕宿醉头痛,他也在早饭前敲响了季岚川的房门。
      
      原主被带回家这件事,纯属秦子珩在听说白时年订婚后的热血上头,之后他日日酒吧买醉,半点都没想起家里还有季岚这么个人。
      
      亏得原主是个段位不低的心机受,否则对方恐怕撑不过三章就要被炮灰。
      
      经过昨晚那么一遭,秦子珩也渐渐回想起了季岚的好来,想起对方到现在还不知道白时年的事,他心里也有那么一点愧疚和心虚。
      
      ——要不是对原主还有两分真心,他再冲动也不可能把人领回家去。
      
      脑海里胡思乱想,眼前的房门终于打开,身着浅色衬衫的青年笑盈盈地开门,无端就将夏日的燥热去了三分:“阿珩。”
      
      比起被当做王子养大的白时年,季岚的身段明显要更加窈窕几分,原主四肢修长又自小学舞,可谓是天生就适合当模特的衣架子。
      
      男人都是视觉动物,一大早看到如此美色,秦子珩也不由笑了出来:“几天不见,想我了没?”
      
      与秦征的古板不同,秦子珩撩起人来可谓是游刃有余,对方之前也有几段逢场作戏的露水情缘,直到小说最后,那些前任们也没跳出来找他的麻烦。
      
      【唯有白时年,才是那个值得让他用真心去换的人。】
      
      想起原著中的某段描写,季岚川没忍住打了个寒颤,能把花心说得如此清新脱俗,这位作者也着实是个人才。
      
      “嗯。”
      
      乖巧地点头,青年望向男人的眼中满是依恋,秦子珩心中畅快,长臂一伸便要将人搂进怀中:“走,下去吃饭。”
      
      “别、”不着痕迹地躲开秦子珩的大手,季岚川装作不好意思道,“三爷还在呢。”
      
      “怕什么,爸他对你又没意见。”看昨晚秦征的态度,应该是懒得管他这点儿女情长,是故秦子珩此时哄起人来,倒也比平日多了几分底气。
      
      没意见?那昨晚让我守本分的是哪个?
      
      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季岚川早就看惯了豪门大院里的勾心斗角,见秦子珩的手没再向自己的腰上搭,他舒展眉目,半点也没把对方的情话听进心里。
      
      作为一个成熟健康且无任何不良嗜好的成功人士,秦征早早就坐在了餐桌前面,秦子珩领着人下楼吃饭,又恭恭敬敬地叫了声父亲。
      
      “嗯。”不冷不热地点了点头,秦征连眼角的余光都没多分给两人,秦子珩早已习惯父亲的冷淡,季岚川则是乐得对方不找自己的麻烦。
      
      因为某人的喜好,餐厅里静得连落根针都能听见,好不容易挨过这顿压抑的早餐,季岚川又看到秦征放下碗筷开了金口:“既然进了秦氏,就不要给秦家的嫡系丢人。”
      
      知道自己这几天胡闹的有些过分,秦子珩放下水杯正色道:“是,父亲。”
      
      对方只比自己大了一轮,但秦子珩却对秦征有一种天然的敬畏,将摇摇欲坠的秦家拉回巅峰甚至更胜往昔,这个人也只用了短短五年而已。
      
      “你呢?”眼风扫过一旁低头喝粥的青年,秦征突兀地问道,“一个大男人、你就这么在家里呆着?”
      
      ……不然呢?您老是不是对金丝雀有什么误解?
      
      暗中磨牙,季岚川扬起一抹温和的微笑:“我现在在做全职主播,阿珩已经帮我把设备搬过来了。”
      
      “是啊是啊,”生怕秦征对青年有什么误会,秦子珩连忙在一旁附和,“季岚跳起舞来很好看,网上有很多人喜欢他。”
      
      很多人?是指那连两千都不到的僵尸粉吗?
      
      想起自己之前看过的资料,秦征本想嗤笑出声,可不知为何,听到跳舞二字,他脑海里不期然就冒出了昨晚夜色下的景象。
      
      红衣雪肤,细腰翘臀,真是、真是不知羞耻。
      
      联想到昨夜的狼狈,秦征不悦地瞪了青年一眼,对气机格外敏感,季岚川不自在地挪了挪身子,他没兴趣知道秦征又在瞎脑补什么,只想尽快勾走身旁秦子珩的魂。
      
      锦衣玉食虽好,可季岚川却很讨厌寄人篱下的滋味,他一个手脚健全的大男人,做点什么不能养活自己?
      
      更别说他还有一手卜卦看相寻龙点穴的本事,只要能离开秦家,钞票自然会源源不断地进到他的钱包里来。
      
      思及此处,季岚川就觉得无比郁闷,他没兴趣勾引男人,尤其还是一个爱玩替身梗的渣男。
      
      察觉到气氛的不对,秦子珩偷偷在桌下拍了拍青年的手背,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和时年这么像的人,要是被父亲吓跑了可怎么办?
      
      尽力收拢所有不专业的思绪,季岚川轻轻勾了勾秦子珩的手指,他眉眼弯弯,在晨光的映衬下便显得格外可人。
      
      将两人的小动作尽收眼底,秦征眼不见心不烦地起身走人,要不是秦子珩还是自己名义上的儿子,他才不会让季岚川这么个小白脸进门。
      
      “别怕,爸他就是这种性格,不是在故意针对你。”私下提到秦征,秦子珩习惯用“爸”代替绕口的“父亲”,见青年乖巧地坐在原位任自己摆弄,他在保护欲升腾的同时,也清楚地认识到了对方与白时年的不同。
      
      之前隔三差五的约会还不觉得,如今朝夕相处,他才发现两者是完全不一样的人。
      
      白时年是受尽宠爱的世家幺子,举手投足间自带一股贵气斐然,他便如那天边月、高山雪,让人渴望触碰却不敢亵渎;
      
      可季岚却不同,他温柔体贴善解人意、还带着那么一点孩子气的纯真,若要比喻,对方就是那枕边的解语花,最适合居家把玩。
      
      自从两人相识之后,秦子珩就有意无意地将青年向白时年的方向雕琢,可如今看着对方水润润的双眼,他突然就失去了这样做的兴致。
      
      算了,时年已经和陆家小姐订婚,他这个大哥一样的青梅竹马,也该收心好好对待枕边人。
      
      “我会对你好的,”捏着青年的手指,秦子珩像是在确认什么似的把话重复了一遍,“把你领进门,我就会对你好的。”
      
      “阿珩……”
      
      状似感动地点头,季岚川压根没把对方的话放在心上,按照原著剧情,再过三个月不到,他就会被秦子珩亲手扫地出门。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像秦子珩这样风流的面相,会从一而终才是奇迹。
      
      秦氏父子都要出门工作,家里很快就剩下了季岚川一人,他想起昨晚应下的线上直播,很快就自觉地摸回了房间。
      
      好奇心害死猫,他对秦家的机密一点都没兴趣。
      
      直播设备是秦子珩给配的,由头是两人交往一个月的礼物,他当时满心满眼都是白时年,对原主也没有什么“不能让其他人看到”的占有欲。
      
      熟练地打开电脑,继承原主所有记忆的季岚川早已和这具身体完美契合,他调整了一下摄像头和麦克风,随即便登上了草莓直播的后台。
      
      原主当主播只是为了和秦氏有所牵连,根本就没打算做出什么名堂,季岚川盯着直播间上方的“练舞”二字皱眉,手指一动就给人家改了名字。
      
      【性感天师,在线算命。】
      
      满意地按下“确认修改”,季岚川慢悠悠地关掉了所有与美颜有关的设备和滤镜,就算暂时是一只笼养的金丝雀,他也不能忘记飞的本事。
      
      再说了,好好一张美人脸,他可舍不得糟蹋成锥子似的蛇精样。

  • 作者有话要说:  现在的秦征:一个大男人,你就这么在家呆着?
    后来的秦征:呆着好,不乱跑,我又不是养不起。
    这世间没有谁能够逃过王境泽的真香定律2333333
    日常比心,啾啾。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