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求你别宠了》我要成仙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8-03 00:12:5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案底 ...

  •   陶兮彻底顿在了那,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连忙正声道:“多谢周管家,奴婢一定会认真做事的。”
      
      微微点头,周管家并未多言,只是看了她眼就径直离开了长廊。
      
      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突然把自己调到主院,不过陶兮并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想这些,看着奄奄一息的紫珠,赶紧扶着她往听雨轩走。
      
      很快周管家就让人送来了药膏,大夫就不要指望了,下人的命是最不值钱的,对方能送药过来就已经大发善心了,陶兮也赶紧替紫珠上药。
      
      那后背早已血肉模糊一片,这个天气最容易发炎,陶兮上药的手都在抖,她又一次见识到了这个人命如草芥的世界,死个丫鬟,别人可能眼都不会眨一下。
      
      可是对方为什么突然把自己调到主院,王爷也没有说要放过她,可周管家这样做肯定有他的目的。
      
      只是那吴侍妾肯定不会放过自己,还有那马管事,或许……去主院真的是她唯一的活路,至少对方胆子再大,肯定不敢动主院的人,不然就是打王爷的脸,这府中没有人会有这个胆子。
      
      直到夜深紫珠才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到一直守在床边的陶兮后,眼眶立马一红,“陶兮……”
      
      “今日算你命大,我都让你把东西还回去了,这种便宜是那么好占的吗?”
      
      屋里燃着幽幽烛火,照亮简陋的屋子,陶兮坐在那神色有些冷,按理说她本不该管,可就是狠不下这个心,毕竟每次有什么粗活重活都是紫珠抢着干,对她也算格外照顾。
      
      第一次见她生气,紫珠也知道这次是自己的错,也不敢说话,哪怕已经疼的额前冒汗,但依旧忍着不吭声,面上毫无血色。
      
      “我明日就要去主院做事了,以后让小莲来给你上药,你自己也要长点记性,要是再发生这种事我就再也不管你了。”陶兮叹口气,起身去拧干一条热毛巾给她擦汗。
      
      “陶兮……”
      
      床上的人眼眶一热,费力的抓住她衣角,声音虚弱,“对不起……我以后肯定不会再这样了……”
      
      没有再说什么,陶兮跟着就去正屋打算和云侍妾说一声,毕竟也是主子,不过对方显得格外淡定,只是送了她一个璎珞,算是全了她们的主仆情谊。
      
      璎珞很精细,起码可以卖五两银子,不过不到不得已陶兮肯定不会卖掉,这府中每个人都不简单,而这个云侍妾同样如此,进府以来她就从来没有出过院子,好像一点也不在乎外面的世界,这份随和淡定她永远都学不来。
      
      府中的消息向来传的快,特别是下午周管家还特意过来给那个贱婢说情,吴侍妾当然是大方的说着不计较,这周管家可是府中老人了,莫说府中众人,哪怕是朝中一些官员都不敢轻易得罪,她又如何敢不给对方面子。
      
      可是一想到那个小贱婢居然调到了主院,吴侍妾就气的满心都是怒火。
      
      “哗啦!”
      
      随着桌上一个花瓶碎落满地,屋内伺候的丫鬟都瑟瑟发抖的低下头,深怕主子又拿她们出气。
      
      “不过是个有几分姿色的贱婢罢了,周老头居然敢为了她处置了白芷,还将那贱婢放在主院,难道是怕我吃了她不成!”
      
      女人咬咬牙,猛地又将桌上其他茶杯扫落在地,“真是岂有此理!”
      
      屋内气氛有些紧绷,看着那满地狼藉,一个圆脸丫鬟突然端着热茶走了上前,她瞧了其他人一眼,后者们顿时如获大赦的退了出去。
      
      “主子何必为了一个贱婢气坏了身子,奴婢觉得周管家不是个多管闲事之人,更不会冒着得罪主子而去救一个小丫鬟,其中必定另有隐情。”
      
      懒懒的靠在软榻上,吴侍妾眼眸一眯,突然接过那杯热茶,脸色阴沉的拂着茶盖,“回来的那几个不中用的东西也都被打发了下去,明显就是那周老头在封口,白芷好端端怎么可能会偷梓蓝草,就算如此,也不该将人打死,打狗还要看主人呢!”
      
      说着她又气的将茶盏放在一旁,脸色极其阴冷,倒是丫鬟凑近道:“一个贱婢而已,奴婢听说厨房的马管事对那臭丫头垂涎已久,您看……”
      
      眉梢一挑,吴侍妾突然勾起唇角,神情趋向平静,忽然端起茶盏悠然自得的抿了起来。
      
      ——
      
      次日一大早陶兮就去了主院,平日这里无人敢靠近,就连巡逻的侍卫也是外面的一倍,毕竟是王爷住的地方,这是陶兮第一次接近主院,里面并没有多少人做事,更多的却是巡过的一队队侍卫,气氛格外压抑沉闷,
      
      主院管事的是一个叫玉竹的大丫鬟,等陶兮过去时就给了她两套新换洗衣物,还安排了一个小隔间给她住。
      
      到了主院就是二等丫鬟,月银也升到了五两,不过不是每个人都会有隔间的,只有经常守夜的丫鬟才会有,但很多人都不愿意守夜,很不幸,陶兮就被分到了这门差事。
      
      “夜里王爷很少有吩咐,不过你也不可以懈怠,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平日无事不要四处走动,白日你就与其他人清扫一下院子即可。”玉竹认真的看了她眼。
      
      陶兮连忙点点头,“玉竹姐姐放心,我一定会记住的。”
      
      深深看了她眼,玉竹没有再多说就去忙别的事,陶兮也赶紧去隔间里换新衣服,先前那套穿了两年,真的快洗发白了。
      
      主院很大,书房那边是禁地,主屋也不是她这种丫鬟可以靠近的,偌大的庭院并未种花草,只有一颗参天大树盘根深入,几个丫鬟在那里清扫着落叶与尘土,陶兮也立马过去帮忙。
      
      没有人敢说话,所有人都知道王爷喜静,也只敢做着手头上的事,不过当看到陶兮时,几个丫鬟不禁互相交换了个眼神。
      
      府中消息传的都很快,谁不知道这个陶兮背后是周管家,就连吴侍妾也拿她没办法,还有人说她是周管家远房侄女,可看着那张标志的小脸,几人眼中都闪过一丝妒色,呸,肯定又是个来勾引王爷的小贱蹄子。
      
      “咳咳,陶兮你去扫一下台阶那边吧。”一个肤色较黑的丫鬟突然看着她道。
      
      陶兮愣了下,跟着慢慢一笑,“玉竹姐姐不让我清扫别的地方,我可不敢去。”
      
      真把她当傻子了,主屋那片是她能靠近的吗?
      
      见她居然拒绝,丫鬟顿时沉下脸,“不过是扫一下台阶而已,又不是让你进去。”
      
      话落,另一个叫佩兰的丫鬟突然嗤笑一声,“蝉衣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人家多金贵呀,你怎么能让人家做事呢。”
      
      “是呀,人家可是周管家的人,你不要命啦?!”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冷嘲热讽着,陶兮就跟没听见一样做着自己的事,倒是那个圆脸丫鬟似乎有些气不过,正欲说什么之际,突然脸色一变,连忙与其他人一起跪倒在地。
      
      陶兮自然也反应极快的跪了下来,果不其然,只见院外突然进来两道人影,她赶紧低着头缩小着存在感。
      
      “晚些若是六皇子过来寻您喝酒该如何?”易木看着男人恭声道。
      
      眼看着王爷越走越近,佩兰嘴角一勾,突然伸手在陶兮背后推了一把,一边期待着对方的死期。
      
      霎那间,陶兮猛地往前跌去,下意识刚好抱住一条大腿,周围陷入死一般的寂静,她像是反应过来似的连忙松开手,跪在那赶紧低下头,“王爷恕罪!奴婢该死!”
      
      易木神色一厉,可当看到对方的脸后顿时有些不好了。
      
      那只手还碰到了不该碰的地方,男人眉间微蹙,可当看到那张娇俏清丽的小脸时不禁指尖微动,又是这个胆大包天的小丫鬟。
      
      “偷东西都偷都到本王这了?”他声音醇厚。
      
      陶兮:“……”
      
      果然有案底的人都洗不白了吗?
      
      佩兰几人脸色都有些不对,不应该呀,对于冲撞王爷的人,易侍卫不是该处置了她吗?
      
      “是周管家让奴婢来这做事的,奴婢……没有偷东西。”她垂下眼眸,一如既往的镇定。
      
      萧臻眸光微动,不咸不淡的扫了眼易木,后者也是心虚的低下头,看来王爷真不是那个意思,周管家又揣测错了。
      
      “那你是说本王冤枉你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