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三人前脚刚从办公室前门出去,后门,庄若盈抱着试卷跟在马平椿后面进来。
      
      庄若盈余光中正好看到了穿着私服的庄深的背影,隐约觉得他旁边那人是沈闻,但来不及看清人就消失在门外。
      
      马平椿坐下:“把试卷放这吧,你上次的周记写得不错,以后要保持。”
      
      庄若盈低头笑了笑:“谢谢马老师。”
      
      庄若盈走到门口的时候听到马平椿与哪个老师说话的声音:“我早说了那个庄深是老鼠屎,这第一天来就和范盛打架?真是……”
      
      庄若盈还想听几句,外边同班的女生跑过来挽着她的手道:“若盈,你在这干嘛呢?”
      
      “刚才给马老师放试卷。”庄若盈翘着嘴角笑,“听说十班来了个转校生,把范盛打了。”
      
      “啊?”潘洁只是顿了一下,不太感兴趣地揭过:“你看学校论坛了吗?刚评完校草,今天他们又弄了个校花评比,你也入围了,下个星期应该会选几个人出来投票。”
      
      庄若盈问:“校草选的谁?”
      
      “还能有谁,沈闻啊。”潘洁一脸向往:“你放心,我叫上认识的人给你疯狂拉票,你要是能拿到校花的位置,没准还能因此认识沈闻,我就能沾沾光多见见他了!”
      
      庄若盈挽了挽头发,笑了:“也不一定……”
      
      *
      
      庄深出去后去教材室取了这学期的课本,抱着书回教室时已经上课十几分钟。
      
      里头在上物理课,黑板划开后的电子屏幕上,正展示着一道选择题。
      一个体型挺胖的中年老师正好低头看着讲台。
      
      庄深站在门口:“报告。”
      
      大家看到他打了范盛后又平平安安回来了,而范盛却不见踪影,课堂上议论纷纷。
      
      物理老师扭头看到他,见他穿着自己的衣服抱着书还是一张陌生的面孔,问道:“新同学啊?”
      
      庄深礼貌道:“嗯,老师好。”
      
      “那行,那就你来答吧!”老师精锐的眼里露出笑意,指了指屏幕上的题目:“先回座位,想好了就答。”
      
      庄深扫了眼题,是一道磁场看图计算题,虽然过程比一般选择题复杂点,但这种题型庄深很熟。
      
      原本等着老师点名的鸡崽们顿时松了口气。
      
      这口气还没吐完,就听到庄深说:“选C。”
      
      嗯???
      
      众人纷纷看向这个长得挺好看的新同学。
      难道是个学霸?
      
      物理老师挺惊讶,点了点头:“答案正确,不错,快回座位吧!”
      
      庄深顶着众人热烈的目光,坐到座位上。
      
      兜里的手机响了好几下,庄深一边放书一边把手机拿出来,上头显示了好几个庄辉业的未接电话。
      
      还有几条未读短信扑面而来。
      【刚转校就打架?庄深,你到底是来读书还是来当混混!有没有一点学生的样子?】
      【电话也不接,甩脸色给谁看?】
      【成天不学好,你以为我想管着你?下次要还打架斗殴不及格,你就别回家了!】
      
      还有这种好事?
      
      庄深放下手机,侧前方蒋淮就转过头来,拍拍他的桌子:“你学霸啊?”
      
      “啊,不是,”庄深诚实道,“我学渣。”
      
      蒋淮不信:“学渣还能几秒钟做出最后一道选择题?你唬谁呢?我知道你们这种学霸,就喜欢谦虚。”
      
      庄深:“刚才那题有技巧。”
      
      蒋淮好奇:“什么技巧?”
      
      庄深:“三长一短选最短,三短一长选最长,长度一样就选C。那题选项都是数字,那不就是选C。”
      
      “操。”听到学渣答题中的金句,蒋淮如遇知己,更加感动了:“同道中人!”
      
      庄深把书摆好,发现自己旁边并没有人。
      
      他的同桌桌上摆了不少书。
      随便一看,从古代诗集到外国原著小说应有尽有,就是没有课本。
      
      蒋淮察觉他的视线,闲聊道:“闻哥他经常翘课,上课时间不固定,考试也不来,老师不怎么管他。现在应该跑到哪里去画画了,听说他最近一直在找模特,唉,我也不太清楚他,总之就很浪。”
      
      庄深点点头,表示了解。
      
      蒋淮又解释:“不过他跟我们不一样!他是学神,上学期期末考他以为是上课时间,进来被迫考了场数学,半小时就交卷走了,结果你猜怎么着?那次十五校校联考,数学题目巨难!他是唯一一个!满分!选手!”
      
      庄深面无表情:“哇。”
      
      蒋淮激动道:“是不是贼厉害!”
      
      庄深毫无波澜:“好厉害。”
      
      坐在高二刚开学的教室里,老师讲的新内容对于他来说犹如九九乘法表。
      
      下课前,物理老师布置了每日作业,又加了一句:“练习通上的物理题完成情况不是很好啊,你们平时不是很喜欢玩手机吗?没事的时候就打开练习通玩一玩,轻松又涨知识!”
      
      底下想起大家苦不堪言的声音:“别了吧老师,作业都做不完……”
      “哪轻松了?哪里来的轻松?!”
      “我不允许有人把这种事情当做娱乐!”
      
      庄深不解:“练习通是什么?”
      
      蒋淮把手机打开,给他看:“喏,一个做题软件,各个学校老师都会上传习题,让我们刷题比赛,不过里面有个奥数创意大赛,就是你自己出一道奥赛题上传,要是出得好被评委组看上,到时候能获得高考加分,更有可能直接获得清北保送名额。”
      
      他嫌弃又加了一句:“反正这和我们没什么关系,一群学霸在里面遨游题海,想想就恐怖,下了还占内存。”
      
      庄深扫了一眼那个蓝白色的软件图标,点了点头:“知道了。”
      
      下课铃刚响,走廊外就过来了不少人,叽叽喳喳的议论声里,庄深都忍不住往外看了一眼。
      
      这一眼,外面更吵了。
      
      庄深莫名其妙,发现大家还都是看着他这个方向。
      往旁边一看,瞬间懂了。
      
      估计是因为今天沈闻过来上来,得知消息的女生们都想过来看看校草的颜。
      
      庄深拿上手机从拥堵的后门出去。
      
      后面的课他也不准备上了,想回宿舍清理东西。
      
      他前脚刚下楼梯,后面的女生顿时议论纷纷。
      
      “这就是新来的转校生?这颜我可以!”
      “论坛上那照片真不是P的吗?居然拎着范盛衣领用碎玻璃威胁?”
      “又美又酷,今天我要爬墙,男神换人。”
      “我还是喜欢沈闻那种……”
      
      *
      
      宿舍是两人豪华间,布置得跟五星级酒店一样,他房间里还有另一个人,不知道是不是本班的人。
      庄深将床刚铺好,接到了他哥的电话。
      
      “小深,到学校了吗?”庄尘煦的声音依旧温和。
      
      庄深用力坐在铺好的床上,被反弹了一下,上半身倒在柔软的被子,望着天花板。
      “到了。”
      
      庄尘煦带着笑意:“那就好,今天放学我来学校接你,一起吃个饭。”
      
      庄深虽然不是原主,还没办法完全接受庄尘煦的好意,但他能感觉得到,庄尘煦很希望一家人和和美美。
      他在努力维持着亲弟弟和继妹之间的关系。
      
      庄深只能应了:“好。”
      
      “行,那你下午好好上课。”
      
      庄深在桌前坐了一会儿,有些无聊地点开手机,下载了练习通。
      一进去就看到了那个奥数创意大赛,在首页占了挺大一块地方。
      
      点进去发现要登录才能看规则,练习通需要身份证注册,可以自由编辑昵称。
      
      庄深注册后在名称框内输入SHEN。
      
      再点开看了一下条件,上面说将编辑好的题目整理成Word上传就行,操作倒是很方便。
      现在只是公告阶段,开放上传的日子还在两个月后。
      
      设计题目,还挺有意思。
      
      庄深想了想,拿起笔,在桌前写了起来。
      
      午间,宿舍门被一把推开,一个戴着耳机的男生走进来,看到庄深一喜:“你真的和我一间宿舍!我上午还在想你是不是住校生,住校就你肯定和我一间。”
      
      庄深想题目的时候比较投入,听到他的话才停下笔,合上本子。
      
      “我叫刘帆,以后我们以后就是室友了。”刘帆把可乐放下,拿着根热狗坐到他旁边,“你在写什么?”
      
      庄深本子旁边还扔了几个揉皱的纸团,刘帆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记了点东西。”庄深才发现已经到饭点了,“现在食堂还有饭吗?”
      
      “有啊,现在正好人少,”刘帆说完,又眼睛有些亮地问他:“你今天把范盛打伤了,徐老有说什么没?”
      
      “我没打伤他,”庄深强调,他控制了力度,只是稍微威胁了一下而已,“徐老师只让我回班,没说什么。”
      
      刘帆眼里更加崇拜了,嘴里说个不停:“你真的太牛了!唉,你怎么一上去就敢怼他?我看着都觉得爽,不过你后来怎么没来上课?你知不知道我们学校女——”
      
      庄深把热狗塞进他嘴里:“我去吃饭了。”
      
      刘帆咬了口热狗,看着庄深离开的背影。
      他的室友的确挺酷啊!
      
      庄深随便点了两个菜吃完了中饭,想着奥赛题目正走着,树荫下好几个男生看他一出来,纷纷走过来挡住了他的的去路。
      脸上带着明显挑衅的打量目光。
      
      “让让?”庄深思考被打断,心里有点烦。
      
      为首的黄毛讽刺地笑了笑:“还让让?打了我们大哥还想回去睡午觉?上天台。”
      
      烈阳浇灌下,庄深皮肤被晒得雪白,他不太耐烦地垂了垂眼,浑身带着一股与气温不合的寒凉。
      
      那张脸上满是漠然:“走。”
      
      天台的门被黄毛一脚踢开,空旷的天际一览无遗。
      
      黄毛站在他面前,其他几人围在庄深旁边,眼里都是不屑与嘲弄。
      
      “念在你是初犯,给你个选择,是单挑还是群战,自己选一个。”黄毛捏了捏手指,发出清脆的“咔嚓”声。
      
      庄深没时间跟他们一个个耗,正要开口时,天台一角发出一点声响。
      
      一道令他觉得很舒服的声音传来,如同清流划过,减淡了他心里的烦躁感。
      
      “打架呢?我能加入吗?”
      
      所有人往旁边看去。
      
      天台一角立着画架,一旁的高脚椅上是打开的颜料盒。
      
      沈闻半靠着栏杆,手上还夹着一根点燃的烟。
      
      他站姿散漫,阳光下抬眼看人时,狭长的眼眸半眯,睫毛在下眼睑落下一小片阴影。
      漫不经心,又有点张扬,不是很好惹的样子。
      
      黄毛显然对沈闻有些忌惮,脸上的挑衅收敛了些:“这是我们的私事,跟你无关吧?”
      
      沈闻斜斜地睨了他一眼,将手里的烟扔地上,踩灭,向他们走来。
      
      耀武扬威的几人瞬间在他的靠近下,都神情紧张起来。
      
      “怎么是私事了?”沈闻目光落在庄深那,声音懒懒散散,“他,是我罩着的人。”
      
      沈闻轻轻笑了下,但眼底却冷得煞人:“你们要打他,也应该先过问一下我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